关于

地下情(周巡X关宏峰-恶搞)一章完结

        周关    不逆     

       作者比较放飞,大家看着图乐,请不要认真。

一、确认过眼神
  
  周巡认识关宏峰十五个年头,大家不用带脑子,只用眼睛瞅都知道,这个狼子野心的男人,觊觎关队多年,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周巡早已得手,俩人确认关系都已五年之久,望过去的眼神,不叫觊觎,那是在放电。
  
  - 老关,晚上约么? -
  
  周巡望过去一眼,盯着对方扔过去个眼神。
  关宏峰低头接过医用手套。
  
  - 约么约么老关? -
  
  周巡再接再厉。
  关宏峰带上医用手套,看着面前尸体。
  
  - 约么约么约么约么约么约么约么? -
  
  周巡不抛弃不放弃。
  关宏峰带好后上前两步,走到解剖台前。
  “噗嗤。”在旁边围观半天的高亚楠笑出了声:“信号不太好啊。”顺嘴嘲了一句过去。
  关宏峰因此回了头,打量靠在桌旁的俩人,不明所以,对上关宏峰视线的高亚楠收了笑,上前干活,周巡则是眨了眨那双多情的桃花眼,继续放着电,又讨好的笑了下。
  “晚上可能要晚点。”关宏峰应上一句,转而继续面前工作。
  “妥了,大不了当宵夜。”胜利的拍下手,周巡起身也走到解剖台前:“你说,咱哥俩晚上……”
  “老周。”
  “诶。”
  “嘟囔什么呢?我让你晚点去搜查。”关宏峰皱了眉头扫过去一眼,颇有种不争气的嫌弃感:“在红灯区多逛几圈。”
  “噗……”摸了摸鼻子,高亚楠忍着笑,侧头看向一边,调整好面部表情之后才转过来,又看回感觉牙疼的周巡:“周大队长,接根天线吧?”
  “得得得,干活干活。”被嘲讽的周巡放弃了哑谜,无奈的摇着头甩着刘海,打断奚落。
  关宏峰一直没被干扰,早进入了工作状态。
  结束后,关宏峰摘了手套洗完手便走了出去,周巡默默跟上,等俩人走到楼梯间,周巡不经意扫了眼墙上一角的监控器,走出范围时,伸了手,拽住关宏峰胳膊,之后把人推到角落,背靠了墙上,直接吻下……被躲了过去。
  关宏峰皱眉侧开脸:“闹够没?”
  “别介啊老关,你这不冷不热的,什么意思啊?”下身贴近对方,周巡觉得不够:“不会心思都放在跟关宏宇幽会上了吧?”
  “是不是还得给你登堂入室的理由,请你过来住几晚,好证明我家里没别人?”
  “嘿。”周巡甩了甩卷刘海:“那感情好。”贴到对方耳边:“我就怕到时候声音太大,你弟没地儿藏。”语气暧昧,意有所指,话说完,耳边听到楼梯间脚步声,连忙退后一步,松了人。
  关宏峰站直身,扫一眼那边还有些分寸的男人,俩人默契的没再说话,一同下了楼梯,跟支队其他兄弟在拐角碰到,对方喊着“周队、关队”错身而过。
  周关二人一路安静,直到会议室门口。
  “不是要吃饭?搜查完给我打电话。”关宏峰在进会议室前顿下脚步,说上一句后,推门进去。
  “嘿!不是老关,你看明白了啊。”嚷嚷着的男人一脸无奈也跟了进去。
  
  
  二、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送走关宏峰与周舒彤上火车的周巡,转身便往车站外走,身边跟着讨厌的叶方舟。
  “去不了几天就回来了,到不了如隔三秋的地步。”吐句槽,周巡觉得自己这送了老伴走的还没跳脚,他个已经分手的来刷什么存在感?!
  一边走一边听着身边人别有用心的说词,周巡漫不经心四处张望,然后……
  艹!
  瞧见一身黑,带着口罩的熟悉身影,对方抬头望过来时,周巡内心骂了句,拔腿就追了过去。
  “关宏宇!!!”
  喊着名字,周巡一路狂奔进停车场……
  跟、丢、了!!!
  于是气急败坏的掏出了手机,打了过去。
  坐在火车上看书的关宏宇听见铃声,掏出手机看了眼名字,翻着白眼按了接通键。
  “你哥在哪儿?!”
  关宏宇:“……”
  “不是,你弟在哪里?!他是不是送你到车站了?!”
  “你眼花看错了吧?”关宏宇压着声线,学他哥的语气不急不躁。
  “我会看错?我认识你十五年,睡了……”
  话没说完,一连串忙音传来,关宏宇拿开手机,奇怪看了眼,不知道那边发生什么,怎么说掉线就掉线了。
  而另外一边的车库,关宏峰拿枪指着周巡后腰,夺了手机挂断了。
  “……睡了你哥五年,诶你说你们哥俩啊,一模一样,现在连身形都一样了,谁扔人堆里,我也捡得出来吧?”
  被枪指着的男人,嘴上话只顿了一下,又贫了过去。
  “别动,哪来那么多废话。”关宏峰皱眉头,眼睛向不远处的刘音地方扫,示意对方马上开走车,他则是带着周巡又往里挪动了一下,避开了视线。
  刘音车一启动,声音就吸引了周巡,他刚要侧头,腰上的枪便又使了使劲,让他无奈转了回来。
  “帮手啊?”周巡扔了句过去。
  身后人没回答。
  “不是我说,犯得着么?”周巡却不在意,眼角余光打量着旁边,说的漫不经心:“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滴。”话落,突然转身,也没顾虑身后的枪抬起来指着自己,推着人,就把对方顶在了车上,惊动的车咿呀乱叫。
  “不是自己的车,就是TMD不方便。”嘟囔句,周巡挤到对方两腿间,探上了对方腰。
  关宏峰愣了下,反应过来:“周巡!你干什么?!”
  “我才要问你呢,玩什么呢老关?冒这么大险?”
  “……怎么发现的?”关宏峰也没急。
  “你说呢?你跟你弟交代过咱俩关系么?”瞒的这么深,却放个笔直的男人在自己身边,他就随便撩两下,地下情经验十足的周巡觉得,只看反应,他还不至于连是真不懂,还是装俩人关系清白都分不清吧?
  关宏峰皱着眉头,倒是不惊讶,他也确实没想在这事情上能瞒太久,好比关宏宇跟高亚楠,前不久不出意外也露了馅,又扫眼按着自己不放的男人,知道手里枪没威胁作用,但不能扣动扳机,不代表不能直接砸过去吧,关宏峰抬手就往对方身上招呼,完全没留手。
  感觉身下人令人窒息的举动,周巡反应迅速,后退一步躲了开去,关宏峰也因此得了自由,站直了身。
  “不是,他出差,你跑这来干嘛?外面不远还有支队兄弟呢!”从被耍的团团转,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周巡,望着面前带口罩的男人,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从接人到开车送到车站,周巡一再确认过,没错啊!是他家那口子啊!怎么就转个身,陪自己玩上酷跑了?!思来想去,都是厕所的错啊!
  爱上一个不信任你,还离家出走,上个厕所都能被调包的爱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收了枪,关宏峰没回,转身就要走。
  “嘿!行行行,我开车送你。”
  无奈妥协的男人撸着刘海,赶紧拉住了人,以免真出什么意外,就不只是如隔三秋了。
  “不过老关,咱俩是不是得好好谈谈了?”
  “……”
  
  
  三、锁上门的办公室是个好地方,但请量力而行。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2UWceQZ27EURcVyV/
  
  
  四、动不动壁咚、车咚、桌咚很过瘾么?!
  
  “很过瘾啊。”周巡直言不讳:“拿下你哥,是我最大成就。”
  关宏宇挑了眉毛:“耀武扬威?”
  周巡摸摸胡子,笑而不语。
  “他跟韩冰约会去了,你知道么?”关宏宇靠向身后的椅子,唯恐天下不乱。
  “诈我?”周巡看过去一眼,又低头去点烟。
  “我是在刺激你,他俩挺合得来的,你没看出来?”挑着眉毛的关宏宇,比他哥表情生动多了,语气也生动:“孤男寡男,夜深人静,共处一车,你说你这点成就,是不是要被人撬了啊?”
  “不是谁都喜欢男人的,关宏宇。”周巡不为所动。
  “对。”关宏宇点头,又问上一句:“前一阵子,你从我这截走的水,好喝么?”
  “什么意思?”周巡挑了眉毛。
  关宏宇一脸你不知道啊:“那杯水是人家韩冰怕我哥渴,特意给我哥倒的。”说完笑了声:“诶你说,大家都男人,没想法,你会不会对个大男人嘘寒问暖?”
  “……艹!”周巡骂了句,掐灭烟起身就走了。
  “人带不回来,你至少把衣服带回来啊,我还得去支队呢!”
  关宏宇后面喊了一嘴,奈何周巡懒得回,一边掏出手机,一边紧赶慢赶走了出去。
  不过电话并没打通,周巡出了音素酒吧,在门口就捉奸在车了。
  “……”
  “周队?”韩冰坐在车里向外望了望,看到人笑着打了招呼。
  关宏峰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什么事?这两分钟就打了两通电话?”
  “没,你弟从你要衣服。”周巡嬉笑接了句,然后帮对方关了门,又弯腰对车里的韩冰招呼了一声:“慢走不送了啊。”
  “……好。”韩冰笑而不语,开了车先走了。
  关宏峰扫他一眼,先进了音素酒吧,周巡紧跟上。
  “你跟他……干什么去了?”刚进门口,周巡就假装不经意问了句。
  关宏峰看过去一眼:“别管了。”
  “嘿。”撸着刘海,周巡皱着眉毛,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什么就别管了?等你跟他跑了,我再管啊?”
  这句话成功让关宏峰站住了脚,转头就看了过来:“周巡,你没毛病吧?”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怀疑的,你弟也这么说。”周巡感觉自己这次有挡箭牌:“你自己说说,你为着你弟事情搬出去后,是不是就老对我爱答不理的?还跑出去跟人私会,一问又什么都不说,你给我分析分析关大师,你不是有问题,是什么情况?”
  关宏峰因而侧了头,叹口气后,转回头推了周巡一把,直接让人靠在了身后墙上,然后贴上,吻过去。
  周巡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伸手扣住人不放,加深了吻,还嫌弃不够,手搂上人家腰身使劲,让俩人下体贴到一处,接着手又向下滑去,隔着衣物揉上臀肉。
  半旬,周巡才心满意足的松开手,关宏峰也才得了喘息机会。
  “……去提车,我跟宏宇交接完,你俩先去支队,有什么事联系我。”喘了两下,关宏峰离开一些交代句。
  “成吧……”周巡应下,点着头笑出来,跟偷腥的猫一样,这也才松了在人家身上的手,先走了。
  关宏峰看一眼对方背影,转身进了后屋仓库,一开门,就看到鬼祟的关宏宇。
  “……”
  “……哥,没想到是你先动的嘴啊。”关宏宇闪躲他哥的眼神,皮了一下。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惹麻烦?”关宏峰直接训了过去,教育他弟从来不给面子。
  “怎么叫麻烦呢?我看你治他挺有法子的啊。”关宏宇笑着:“再说了,我也没胡说吧?那韩冰今儿找你干嘛?”
  关宏峰没回话,直接开始脱外套:“你赶紧的,别废话了,周巡在外面等着呢。”
  关宏宇因而没再多言,只小眼神看着他哥,摇了摇头,开始交接。
  待出去上了周巡的车后,看着猛抽烟的男人,关宏宇顺便要了一根:“你怎么看啊?”
  周巡看过去一眼,撇了撇嘴,向窗外吐了口痰:“你哥就是有法子治我啊,就这么打岔过去了,不过说实话,你哥要甩我,也犯不上这么大费周章,他准还有事瞒着咱俩。”
  “我总觉得吧,哪里有问题,对了,这韩冰不是你那朋友介绍来的么?”
  “赵鑫诚!得,我得好好找他谈谈。”
  说着,车一溜烟奔向了支队。
  
  
  五、宝宝们生气了!不抱抱举高高,就不合作!
  
  关于双胞胎哥俩的武力值,那是毫无悬念的一边倒,周巡拿到第一手资料,逼供自家大佛失败后,打算去挑拨离间兄弟俩时,心里是有数的。
  “反正关宏宇也不会有那胆子吧?”同样在气头上的周巡,就这样说服了自己,说干就干了。
  于是关宏峰跌坐在天台上,脸上带伤的望着一脸怒气的老弟,单方面被家暴,也没让关宏峰气场减少半分,站起身去拾外套,拍了拍上面的灰。
  “就算是你想的那样,你能怎么样?”
  好嘛,关宏宇深吸口气,他还真不能怎么样!好气啊!
  气氛胶着时,不合时宜的嗤笑声传了来,兄弟俩闻声一起转了头,是紧赶慢赶而来的周巡。
  “那个……打扰二位了啊。”撸着刘海,周巡目光在关宏峰嘴角伤处徘徊了一下,皱下眉头又松开:“你们兄弟俩这家务事儿吧……”
  “周巡,跟你无关吧。”打断对方的是关宏峰。
  周巡:“……”
  这回换关宏宇嗤笑了声:“得,这弄半天,我一个表弟,你一个不记名男友,俩外人!”
  关宏峰没理睬俩人,转身便往出口走。
  周巡:“……”
  关宏宇:“……”
  门关上瞬间。
  “艹!”一口同声骂了出来。
  好气啊!!!!!不抱抱举高高!不陪他玩了!!!!
  于是乎……
  周巡递过去一根烟:“以我对你哥的了解,他肯定有苦衷。”
  关宏宇接过点燃吸上一口:“我出了事,帮我照顾好我哥。”
  周巡吐出个烟圈:“……”
  关宏宇吐出个烟圈:“……”
  “……艹!”
  又集体骂了句,双双走人。
  抱抱跟举高高?呵呵,不存在的!
  
  
  
  
  
                     【完】
  
  

评论(22)
热度(175)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