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三十四

         周关   不逆

        三十四

  周巡打着方向盘,带领支队往追踪到的地方开,而车里两个大男人抽起烟后,都没了动静。
  
  遭遇这么场意外,本是件令人焦心的事,却没成想一路上拿事的两个男人,硬生生唱了出沉默是金。
  
  “两位,咱不能就这么坐着吧,总要想个章程出来,关队这一夜了,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过的。”高亚楠先出了声,意指关宏峰患黑暗恐惧症的状态,就这点来说,也不比当年任迪的弟弟好到哪里去。
  
  “什么章程?绑架案也不是经历一次两次了,该做什么不都在做。”周巡回了一句,态度不算好,但也没恶劣到用吼,抱怨一句后,才说了句人话:“老关那手机,一直装着反追踪,过年那次他是知道可能出事,才故意卸了,好让支队能找到他,这次东西没拆,恐怕真是意外。”
  
  “这不废话,被绑匪像扔破抹布一样晾地上,还能是特意请他去喝茶聊天?”关宏宇开口也是没好气。
  
  周巡看过去一眼,见到那张跟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尤其现在打扮也一样,就莫名心烦,又转开了视线:“你们兄弟俩这点把戏,还真是够迷惑人。”
  
  “你跟我哥学什么不好,学会卖关子?”关宏宇白过去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李圌燕报案时,太镇定了,不像一个知道孩子被绑,惊慌失措的母亲。”周巡一口烟吐出来,小声说着:“刚刚更像一些。”
  
  “你是说,这绑架案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真的,李圌燕跟绑匪是通过气的,刚刚劫匪发过来的视频,才对李圌燕有了冲击力,如果真是这样,他图什么啊?这要真是我哥仇家,他人都绑了,有必要这么折……”关宏宇说着,看向周巡望过来的眼神,顿住了。
  
  “别说,你们哥俩儿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上次,你去找你哥,给他招了个烂桃花,惹怒了犯人去他家弃尸,这次你哥去找你,给你带了个仇家。”周巡难得还能笑出来,就是笑的有点嘲讽。
  
  关宏宇这时候也没心思开玩笑:“合着这是打算绑我,用来让我哥着急的?这绑匪也是个不靠谱的。”
  
  “那……如果绑匪知道绑错了人,关老师会不会……”后座的周舒彤听明白后开了口。
  
  “会。”周巡直接点头,这也是为什么他让周舒彤先偷偷去联系关宏宇,让他以他哥身份出现在李燕面前原因。
  
  “我哥这也是真能耐,每次惹的都是这种麻烦货色,不想着袭圌击我哥,还特意想着绑我,这绑匪唱的是哪出啊。”关宏宇就觉得他哥这些年抓的人,真是鱼龙混杂的很,什么类型的仇人都有,多几个神经病一点不让人意外,就是挺讨厌的,尤其在兜兜转转后,还是绑到了正主身上,让关宏宇非常不爽。
  
  周巡这车速没慢下来,脑子也在转,单手把烟掐灭,他眯下了眼睛:“这次……我还真有点谱。”
  
  “怎么?”
  
  “这事儿啊,有六七年了,当时在小巷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受害人是名女性,抢完钱又起了色心,欲实施强圌奸,被路过的一对夫妻撞见,便慌乱逃走了。”周巡回忆起当时的事,叹口气:“我们接到女方报案时,犯人已经没了踪迹,加上当时支队正有一宗连环强圌奸杀人案迫在眉睫,这孙子就喜欢找孕妇下手,我跟你哥忙了半个月没怎么合过眼,顺手把这宗抢劫案交给了其他支队兄弟处理,专心继续办眼前的大案,没过几天,那抢劫犯就抓到了,但后来那对撞破抢劫案的夫妻俩突然跑到支队,说我们肯定抓错了人,他们被当时的抢劫犯给盯上了,一定是打算报复他俩,正巧……我们终于找到了连环杀人犯的踪迹。”
  
  “抓错了人?”关宏宇听着,就觉得事态发展不太好。
  
  “支队兄弟重新确认过犯人讯息,也跟被害人反复确认了几遍,人没抓错,但那夫妻俩不信,没辙就又调了些人过去看看,没发现可疑人,倒是发现这夫妻俩所住小区,正好跟犯人所住地离的很近,紧挨着。”周巡皱着眉头,觉得这事情真是笔糊涂账:“当时那丈夫,对老关不亲自出面处理他们的案子,有些不满,直接找到支队来点名见支队长,说他们这是做好事惹了麻烦,为什么警圌察却对他们不管不问,你哥那脾气你也知道,非要跟人家耐着性子谈什么轻重缓急。”说到这,周巡就忍不住哼笑两声:“你哥啊,真是……这上纲上线的人,是那么容易说得通的?你越给他好脸色,他越胆子大,后来我们出任务要去抓那杀人犯时,这夫妻俩就非要跟着,说警圌察在哪儿,他俩就在哪儿,时间紧迫,也没空多跟这俩人纠缠,又怕出什么纰漏,发现犯人行踪的小区都已经四周布控,这大半夜的也不好让这俩人随意走动,就把人留在支队,你哥安抚人家,说等回来再谈,事……是捉捕那杀人成性的孙子时出的。”
  
  关宏峰带着人马赶到时,已经是深夜,几乎没有行人出没,他交代好大家后,带上周巡打了头阵先上的楼,却没想到那对夫妻俩等了一会儿开始不耐烦,突然反悔,也没在支队停留,吵着架走出支队,妻子仗着怀圌孕,支队人也不敢上前硬拦,眼睁睁看着俩人开车就走了,但支队兄弟反应也不慢,转身上车便跟了上去,等打来电话向关宏峰汇报时,周巡正要撞门进去,转头看接起电话皱眉的人,便没动,关宏峰收起电话这才抬头示意周巡行动,然而却扑了个空。
  
  “马上叫些人,去看看那对夫妻。”关宏峰站在犯人屋子里,转头对周巡交代上一句,想着犯人不会走远,又叫其他人在四周搜查。
  
  周巡反应也灵敏,明白什么意思,不说那夫妻俩是不是真的被人盯上,只说两个小区挨的近,如今犯人逃窜中,这大半夜的外面一个行人没有,小区都让警方戒圌严布控了,这种时候要是好巧不巧的,在犯人视线里进来俩活物,那最容易成为目标,何况……那对小夫妻的女方还怀着孕。
  
  然而周巡这边还是比犯人慢了一步,等寻到了那对夫妻俩,周关二人赶到时,只看到一路跟着夫妻俩的支队兄弟,被捅了两刀奄奄一息躺在那里,连忙叫人拨通了急救电话,关宏峰顺着痕迹,不做停留的带人追踪了过去。
  
  “人是都救回来了,那孙子我们也捉到了,不过……女方因为被犯人侵犯,还因此流了产,后来在医院闹了好几次自杀。”
  
  犯人不仅带走了夫妻俩,还有他早先就盯住的目标人,一起扔在了后车厢里带走的,三个人质成功牵制住了警方行动,这场拉锯战可以说两败俱伤,当时年轻妻子因为已经显怀,比犯人原来的目标看着肚子要更突出些,加上丈夫就在身边,也不知道怎么就激发了犯人圌兽圌欲,没有去碰早就选好的目标人,转而侵犯了意外捉到的女人,妻子被侵犯时,被犯人袭圌击重伤的丈夫还是清醒状态,因此也受了挺大刺圌激。
  
  当关宏峰带着人赶到时,事态已经很恶劣,却因为犯人把原来的目标人用一根绳子,吊在破旧楼外,他伸手就能用刀砍断绳子,让对方坠楼身亡,彻底牵制住了警方行动,这让关宏峰没法轻举妄动,只能在对方行兽圌欲时咬着牙错开眼,耳旁都是求救的声音。
  
  好在冲进来前,关宏峰也不是没考虑过会面对的境况,早让周巡在外侯着,一旦发现里面情况有变,另找路从楼外靠近,周巡行动敏捷早从外面靠近了窗户,但楼比较高,没有辅助工具只这么爬过来,就已经很冒险,自然没有办法给人质松绑救下,不过从窗户跳进来的周巡,足可以在犯人砍绳子时拉住,这给关宏峰突袭的机会,为此周巡身上挨了一刀。
  
  案子结了后,造成的伤害却是没法挽救的,当时受了刺圌激的丈夫就对不出手阻止的关宏峰怀恨在心,拿着刀在关宏峰家附近埋伏过,好在周巡从以前就常喜欢缠着关宏峰,这案子结束后,担心关宏峰状态的周巡,就更不放心,所以关宏峰前脚从支队开了车回家,后脚周巡就也上了自己车跟了上去,于是在楼道里周巡按住了对方,让关宏峰只受了些轻伤。
  
  事后关宏峰没追究,就当没发生过放了对方走,再过不久,听说女方出院后,在家自杀死了,但那之后她丈夫反而没再出现过。
  
  “这种事件,你是怎么按上的?”听了半天,关宏宇也没找到这跟现在这案子有什么必然牵扯,除了对他老哥的迁怒,但不管是迁怒还是真有仇怨,对他老哥想实施报复的,关宏宇相信不只这一个人,毕竟工作性质在这里。
  
  “对方也没打算瞒着吧。”周巡方向盘一转,手机正好响了,接起聊上两句挂断,看了眼关宏宇:“我其实一直觉得,今天来报案的李圌燕有点面熟,让小汪去查了查,刚刚得的信儿,嘿,还真就是当年抢劫被救的受害人。”当年的抢劫案周巡并没接手过,所以根本没怎么见过对方,只在后来二次确认犯人身份时见过两次,时隔多年后,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对方具体长什么样子。
  
  话说到这,事情也就都明确了,关宏宇也掐了烟,眉头跟脸一起皱着:“早就说他那棒槌一样的身手,不适合干刑警到处结仇,我看啊,那李圌燕的神情,顶多也就是被胁迫作案,就是不知道胁迫的成分里还有多少报恩想法。”分析局势时,也不忘记吐槽一下自家老哥。
  
  “追踪到的地方也不见得能找到人。”周巡回了一句,俩人只不过是以防万一去探探路:“从视频透出的环境来看,应该是废弃的厂楼,那种老旧程度,搜查地方也不算没目标,我已经派人去走访排查。”
  
  “对了,这货老婆挂了,却来绑我让我哥着急?”关宏宇听着对方的话,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愤愤不平的又望回周巡:“我这是平白替你顶锅?”
  
  “……艹!”周巡也迅速回看一眼,接着转头继续专心开车,嘴里骂上一句,也不知道怎么吐槽好了。
  
  后座的周舒彤没听懂,奇怪的打量俩人,而听懂的高亚楠翻着白眼没说话。
  
  关宏宇当然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也没心思开玩笑,只是想到对方找错了人这点,确实艹蛋,哪怕没找上周巡,而就真是找到自己,凭借他俩的身手,也不一定让对方得手,退一万步说,真得手了,也还有个聪明人关宏峰主持大局救人不是,总比让个身手是棒槌的人被绑,还束缚能力的强,现在可好……剩下俩动手比动脑拿手的。
  
  周巡则是安静的开车,打着方向盘又转了个弯,半天突然回了关宏宇刚刚那话一句:“真是我,你哥估计眼睛都不眨一下,专心救孩子。”
  
  关宏宇闻言侧头看去一眼,周巡脸上没什么表情,合计了一下话里意思的关宏宇挑了下眉毛,又扫眼外面的路,直接换了话题:“我们俩这边演着戏,也不知道我哥那边能不能接上。”
  
  周巡看着路面,倒不是太担心:“看造化吧。”
  
  而被惦记的关宏峰这边,人其实已经醒了。

  
  

评论(8)
热度(85)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