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关系(周巡X关宏峰)一、时光如昨

   周关  不逆

   中篇文,六章完结,加一章番外。

  当老周早就吃了老关,并且追到手后,白夜追凶的进程里会有什么……

  本文因为周巡吃到的比较早,可能稍微有点得意忘形(滚!),大家见谅。


   引子|关系


   “哥,我就奇了怪了,你跟周巡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宏宇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关宏峰没回答,是一时不好张嘴。

   兄弟俩分开时间太长,隔阂让他们对互相的生活所知寥寥,如今日夜相对,总要露出马脚,关宏峰很清楚。

   而他与周巡的关系,也确实不是那么好光明正大摊开来讲的,虽然关宏峰曾经说过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碍于双方的工作性质,现实来说,这事情确实不得不避讳。

   以至于两个人牵扯多年,一直到确认关系,甚至后来住在了一起,也无人知晓,保密工作做的不是一点半点的牢靠。

   至今为止,半点风声不露……



   第一章|时光如昨


   关宏峰与周巡的牵扯不清,是从十五年前开始的,具体日子关宏峰并不记得,但周巡一直牢记在心,甚至于连各种电子锁都用那天的日子做了密码,他把这个当做自己人生的转折点。

   浪漫爱情故事总会说,有那么一天,你会偶遇一个改变你一生的人,剪不断理还乱,这大概就是命运的相逢。

   不过周巡没这个浪漫少女的心,当初他只是觉得,自己在把生活过的一塌糊涂时,幸运的碰到了多管闲事的男人,这个男人在他人生最低谷,恰逢其时的出现,拉了他一把,并在之后的日子里充当了他的人生向导,一位长的还不错,带点奶气的人生向导。

   起初的关宏峰看待周巡,是枚可以挽救,还能雕琢的好玉,起初的周巡看待关宏峰,是个样板警察,好警察,仅此而已。

   然而雕玉的师傅会对玉倍加关注,不是因为情爱,是栽培,没有其他心思的关宏峰对混成一摊泥的周巡,所有扶持与照顾都化作了温柔的勾引,当然,这个形容词是后来周巡自己做的注解。

   关宏峰这个人看着很冷漠,还有点高不可攀的样子,实际上做事总有那么几分温柔细心,好比最开始请周巡吃饭时,会为对方打包,这跟他说话差不多,语气淡漠,但蒙住眼睛去认真听,总能在淡漠的语气里,拼出几分温和的词调。

   虽然周巡后来理智的把这些感受,归在了斯德哥尔摩心态下,大概是对方对徒弟要求太严格,以至于那些细小的温柔体贴,便被无形放大,当了浓缩糖块去品尝,因而不小心甜进了心里,化在了心头,黏糊糊的,擦都擦不干净。

   “我怎么就基了呢!”

   最开始察觉到情感变化那段日子,周巡问过自己无数遍,都问不出答案,只是目光开始更多的停留在关宏峰身上,常常留意每一个细节,看着看着,还走神。

   “发什么呆呢?把防弹衣穿上,进去后小心点。”皱着眉头,关宏峰回头看见明显走神的男人,扔下一句嘱咐,直接走了进去。

   回过神的周巡瞧向同事递过来的防弹衣,还是嫌弃的拒绝了,这东西太妨碍行动,他实在不喜欢,带好枪又望眼门口,才回身从另外一边绕到后门。

   任务有惊无险,成功捉捕凶手。

   “关老师,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案子破了,整个支队又放松下来,不算太大的案子也省了庆功宴,给了周巡机会邀约。

   关宏峰清秀的脸绷得很紧,抬眼看身边男人,打量了一下,摸了摸下巴才点了头。

   被打量的人咧着嘴笑,心里却是有几分心虚的。

   到了晚上,当了一年师徒的俩人坐在小饭馆中,点上几盘菜,一碗汤,不约而同望向了窗外。

   一月份的冬天,带来飘飘洒洒的白色精灵,这场雪不大,却下了两个小时,落了满地的晶莹,到底站住了脚,薄薄一层,是冬季特有的氛围。

   “这天气,喝点酒可以暖暖身。”饭馆服务员上菜时见缝插针,推销酒品。

   周巡笑出声:“别介,戒了。”

   “你最近有事?”没有废话,等饭菜都上齐,关宏峰直接切入了重点,他应约而来自然不是为了饭局,也不是联络师徒感情,而是对方最近的举止神态,处处透着奇怪。

   “啊?”周巡先夹了块肉进自己碗里,闻言迷茫抬头,心里却是一惊,这一年他别的没多少感受,最大印象就是他这个老师的观察力跟推理能力,为实让人有点坐立不安。

   关宏峰因而又打量对方两眼。

   “嘿,这审犯人的表情,看的我直心虚,没事儿都能被你盯出点事儿来。”拿起碗,周巡用动作掩饰心态,跟往常一样扒了两口饭,插科打诨:“我这可能是五行缺酒,一年没碰了精神恍惚,戒酒后遗症吧。”

   “要没什么其他事,把心思多放在案件上。”关宏峰没理这些胡说八道,也对扒人私事不敢兴趣,简单直接做了警告,别耽误工作就行。

   “成吧,我检讨。”除了认,周巡也接不上其他的词句,年轻人朝气蓬勃的面容笑嘻嘻的,还讨好般给对方碗里夹了口菜:“吃吃吃,这都下班了,就别教育我了吧,你也歇歇啊关老师,别成天的琢磨我哪里不合格,怪累的。”

   餐桌上的氛围一般,对面的年轻男人虽然有一张较好面容,奈何不是个知冷知热的人,连健谈都称不上,全程木着脸简单吃上几口,连句话都懒得说,这让同样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周巡不停腹诽,自己是上辈子造了多少孽,居然会对这么个男人,动了别样心思。

   但当两个人结了账,一同走出餐馆,周巡就知道自己栽的不冤枉。

   冷风吹散周身热度,望向站在雪景中的白净男人,周巡站住了脚,没马上出声,看对方抬头向天上望去,侧脸线条温润流畅,被泛白的背景衬托的有那么几分眉目如画,还没停的雪落在发梢肩头,嘴里哈出雾气,拢了拢围巾,带着手套的手重新插回衣兜后,关宏峰才转回了头:“我送你吧。”

   声音听起来都温和了很多,带着丝丝暖意,探入心头。

   “哦……也好,还是有钱人方便。”下意识点点头,接上一句,是一贯有点犯欠的词句,目光依依不舍,却还是挪了开,没敢直白的在对方脸上身上打转。

   是了,这个时候的周巡是个不停学习进步,像海绵一样稀释对方知识的年轻人,文的不如意,好在武力值满格,肯学且学的好,没车没钱,连吃饭的账单都是对方买的,脸皮跟工资同样成正比,还不值得一提。

   还好关宏峰并没太注意对方,扔下句话转身就去提车,只留下一个青年纤长的背影,周巡这才转着身,左顾右盼,又看回了对方。

   即便有件大衣,青年时候的关宏峰因为滑肩与消瘦,依然看起来身姿轻盈透着少年气,总跟他严肃的脸背道而驰,让人恍惚。

   其实,对于周巡这种直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弯了,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心动察觉简单,认清自己并且接受,花了他不少时间,甚至中间因为调职而分离,离开了关宏峰身边两年的周巡,用这两年证明了关宏峰的教育培养能力,跟自身的优秀资质,也反复证明了对方在自己心里的分量。

   出师的周巡表现优异,凭借自身能力,一年下来便当了北部地区队长,而关宏峰更是越级跳,年纪轻轻直接被任命为长丰支队队长,两年离别,周巡的内心没能平静下来,即便不闻不问对方的消息,也并不能磨灭对方在心中的位置,不只是老师、领导、同事、兄弟。

   当对方接任队长的消息,阔别两年首次传来时,他彻底认清楚,也接受了自己的感情,并在同时重新做了一个决定,放弃现有的职位,降职申调回关宏峰身边,任职支队长助理,以搭档的身份进了长丰支队长办公室,继续未完成的纠缠,打定主意要守着那个男人,直到退休。

   重逢的画面波澜不惊,关宏峰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勉强成熟些的面容甚至比以前还要严肃,周巡没在意,他就用与哥们儿重逢的姿态笑着,迎上对方。

   “怎么滴关老师,这么久没见,人家都说小别胜新欢,咱爷俩儿这两年多了吧,想不想我啊?”岁月是个好东西,可以磨练人的脸皮,这时候的周巡少了很多年轻气盛,开始逐渐成熟,也逐渐狡猾。

   关宏峰却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样子,抬眼扫面前嬉皮笑脸的卷发男人一眼,两年分别也没让他用起人来感觉陌生,直接扔了份报告过去:“没什么正事,你去把报告送法医室,交给亚楠。”

   “嘿!行行行,工作工作。”没有叙旧的重逢也在意料之中,周巡认命的拿起报告去了法医室,那是他第一次见高亚楠。

   寒暄的话周巡一直没正经说上过几句,分开两年的男人们,直接进入了工作状态,重新合作起来却不陌生,默契十足。

   这样的关系不咸不淡,却并未维持太久,憋了四年,带着热切心思回来的男人,总显得危险,情感在围墙边缘徘徊,跃跃欲试,想突围而入,理智却告诉他,管好自己,别轻举妄动才是长久,可情感与理智打架,往往都是冲动赢得胜利,即便那越轨行为并不是周巡故意为之。

   那是一次任务结束后的聚餐,不是庆祝,是用来消愁,案件虽然成功侦破,也捉到凶手,但代价是一位同事的牺牲,任务中周巡一直胆战心惊,生怕带头冲在前面的关宏峰折在里面,这让当时分头行动的他听闻枪声时,心脏骤停,直到赶到现场,见到对方完好无损蹲在那,而他面前躺在血泊里的,是另一位同事。

   “幸好不是你。”

   这句非常不应该的话,周巡埋在了心底,无处感慨,却在放松后,和着酒上了头,已经戒了四年酒的周巡,复喝时毫无分寸,直喝到酒精战胜了理智,让情感少了约束对手,蛮力胜了抗拒,拉着送他回家的关宏峰,便逞凶斗狠,成就了一夜风流。

   “你疯了!”

   关宏峰被身上男人死死按住,衣服已经被扒的差不多,不配合让动作粗暴的男人在拉扯衣物时,难免变成破坏,布料有些地方破损,裤子是最先被退下的,对于平常意外顾及形象的男人来说,如今形象非常不堪,气急败坏喊出的话语,都有些狼狈,让破了音的声线,透出了几分慌乱的奶气。

   周巡的身影却没停下,充耳不闻这句训诫,低头就先堵住了对方的嘴。

   这场肉搏,武力值被称为长丰第一的周巡占了上风,毫无意外,意外的是,落了下风的关宏峰,却没再抵死挣扎,抓着烟灰缸的手松开,到底没给周巡头部留下口子。

   因而,顺顺利利挤到对方两腿间的周巡,不再犹豫,摸索目标,把自己推送了进去。

   “周巡……你出去!”

   吃痛的关宏峰还是有些后悔,刚刚没砸下去的留情。

   周巡却早听不进去人话,理智丧失,只剩下本能去摸索亲热,让还有一张清秀容貌的男人,白了整张脸,去忍对方的胡作非为。

   这一夜的荒唐,为实不算个美好回忆,关宏峰也不想回忆,清醒时便推开身上的冒失男人下了床,回头望一眼睡的死死的麻烦,以及一床的狼藉。

   窗帘昨晚并没有拉好,让日光直直照了进来,打在裸着的关宏峰身上,以及床上裹着被子的周巡,逆光站着的年轻身形融进阳光里,模糊了边界,也看不清他皱起的眉头,撸了下头发,简单收拾好一切,关宏峰便逃离了现场。

   周巡一向是个敢作敢当的,但他那晚确实是喝断片了,很多事情都没记住,起床时身边早没了受害人的影子,周围连个痕迹都没有留下,除了一床的说不清道不白,于是周巡稀里糊涂,以为春梦一场,还连带梦遗,但春梦对象是自己的关老师,还如此真实,无疑让周巡有些消化不良、惊心动魄。

   当天带着宿醉再见到对方,扫去的眼神便有点负罪感,畏畏缩缩的样子入了关宏峰眼,他却难得什么都没说,连办案时周巡因不敢直视对方,以至于常常沟通不良,关宏峰除了皱眉递过去一眼,也没多余话。

   这让周巡抬头瞧着身边人,总有点跃跃欲试,想扒了对方衣服,看看是不是真跟自己记忆里一样,在肩膀头留下了吻痕。

   这么想着,便下意识伸了手去够对方,意外的被躲了去,动作敏锐,看表情……显然是比思维快了一拍,当事人都有些愣神。

   而敏感,真不是一件好事,周巡木着脸,突然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对方了。

   可看做派也明白,对方明显不愿意与自己纠缠那一晚的意外,这让负罪感满溢的周巡进退两难,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重提。

   关宏峰的脸比周巡还木,看都没再看他一眼,直接往前走去探查新的尸体。

   这事情……就算晾着了,没人再提。

   至于那晚关宏峰到底想了些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再后来,周巡变得越发一副讨好嘴脸,却把酒又捡了起来,但从不多喝,关宏峰说他烟酒两毒俱全,他只点头应下,却再没动戒掉的心思,大概是需要个依托,缓解这操蛋的局面。

   至于那点感情,一直在心里满满滋长,没能遏制,没想斩断,历经岁月后,漫上心头、味蕾,发苦的难耐,却觉得也是活该受的。


评论(12)
热度(110)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