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九、二十

        一直被和谐,无奈→_→

        周关   不逆

        十九    二十章的链接在文章后

  关宏峰推开法医室门时,高亚楠正在倒水,见到进来的人,便又多倒了一杯递过去:“怎么了关队,记得来上药了?”
  
  关宏峰接过水也没喝,放在了桌上,高亚楠不在意,先走过去查看了一下对方头上的伤,确实不严重,接着去取了药,简单处理了一下。
  
  “我猜八成还是周巡提醒你的吧?”高亚楠喝着水,靠在办公桌上做了总结。
  
  关宏峰只看一眼过去,没回答对方,转身就要走人。
  
  “关队。”高亚楠想了想,还是叫住了对方:“你跟周巡……”结果话只来得及开个头,就被关宏峰打断。
  
  “鉴定结果出来了,直接叫人送我办公室吧。”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高亚楠叹着气摇头,感觉以她大伯哥这个态度,可以提前为周巡默哀了。
  
  而另外一边被默哀的周巡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努力分析陆丰踪迹。
  
  他们这次遇见的凶手,虽然很喜欢故弄玄虚,但为实不算什么太聪明的人,从现场看起来有板有眼的陷害,但其实破绽百出便知对方一二,找到对方并不难,更何况还有关宏峰的定位做辅助,他们基本已经寻到大致方位,不久鉴定科也给了准确答案,死者身上的确实是花粉,这花也不算稀奇,是这个季节很多花店都会卖的,周巡望着定好的方位,这眼看走的越来越偏,花店是没有……不过提供花店货源的花房倒还真有一间,于是,周巡带着人马便跑去做了探查,但并没轻举妄动,先联系了关宏峰。
  
  “已经确认了花房老板的个人信息,与陆丰公司有业务往来。”关宏峰给了定音:“你在周围好好看看,对方能胁迫陆丰,对他妻儿的掌控度一定很高,应该也在里面。”
  
  “这黑灯瞎火的,还隔着四面墙,我光这么看着,可看不出什么啊。”周巡却有点犯难,地方是找到了,人在不在,里面什么状况,却一概不知。
  
  “我让小周过去了,让她装迷路的路人敲门探探情况,女性总会让人放松警惕,注意点安全。”
  
  “成。”周巡应了声。
  
  “叫辆救护车以防万一,说不准里面人质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关宏峰又交代一句。
  
  周巡回应着招手让身边人去跟医院协商出车,多备点血袋,挂断电话后没过几分钟,周舒彤就赶了过来,看这速度,是早就被派出来帮忙了。
  
  简单说了下情况,带上窃听器,对了几句暗号,周舒彤就上阵了,这种事情她也不是第一次,表现熟练沉着很多。
  
  开门的正是花房老板,看起来亲切和善,周舒彤找着借口进了屋子歇脚,说自己外地过年来探亲的,人生地不熟,一转身就走的偏僻了,连出租车都没有。
  
  花房老板还算热情,请她进屋又倒了杯水,但栽过跟头的周舒彤却没敢喝,找着借口转移了注意力,说起花房,问能不能参观一下,却被拒绝了。
  
  “花房里的灯坏了,天这么黑,也看不出什么。”花房老板的话刚落,后面就传来了声响,坐着的周舒彤愣了下,探起头,对方却还淡定,只笑了一声:“我养了三条狗在后院,有些闹腾。”
  
  “是么?什么品种啊?”脑子里转了转,周舒彤随意搭了句,站起身,打量起屋子里的花,不经意靠近了对方身边:“你种的花真好看。”
  
  于此同时,外面的周巡挂断了关宏峰的电话,指挥起支队人靠近花房,准备冲进去。
  
  当周巡破门而入时,周舒彤迅速做出反应,对身边的花房老板一个擒拿,对方措手不及被按倒,等对方反应过来挣扎时,已有其他警队人员从周舒彤手里接过嫌疑人牢牢制服,而周巡也没停下脚步,带着一部分人直接冲去后院花房,在那里果然找到了陆丰一家三口。
  
  周巡赶到时,三个人已一副奄奄一息样子,身体被多处划伤,大量出血,周巡没敢耽误,马上让早备好的救护人员进来,松了绑,把三人送上救护车,之后又走回前屋,看着被压制的男人,忍不住皱眉。
  
  “你们警察,也不是都没用的么。”这是被压着的嫌疑犯看着周巡说的第一句话,满是嘲讽。
  
  之后周巡把人带回了局里审讯,对方一反刚刚的姿态,惊恐的说着自己没杀人,只是见人受伤躺在自己家门口,拖进屋子里,就发现对方咽气了,他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处理,陆丰来家里又发现了尸体,他才绑了对方。
  
  而高亚楠看过陆丰一家三口身上的伤后,鉴定为右手行凶,跟之前死者的伤口有很多不同,并不专业,且放血口并不多,也不深,甚至多处是轻微划伤,以这个流血量来看,估计人还没死,伤口就会因为血小板凝固,而停止出血。
  
  这让同一犯人行凶的说法,无法成立。
  
  而陆丰,根本没见过对方杀人,就像对方说的一样,他因为业务往来,意外发现了花房里的尸体,才被敲昏,又被绑了妻儿,威胁他去抛尸,他会给关宏峰打电话,是因为对方突然要求陆丰打给熟人,引出来一个替死鬼,帮自己顶罪,陆丰思来想去,觉得不如直接给当警察的关宏峰打电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现场没有嫌疑人任何痕迹,花房也没找到可以定罪线索,就连凶器都是假的。
  
  从捉捕到审讯,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但案件还停留在进程中,无法结案。
  
  “关老师……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周舒彤眨着眼,思考起人性本善的哲学来。
  
  “真个鬼,前后变了两张脸。”周巡就不信这番鬼话:“我估摸着,他因为要让陆丰跟朋友联系,才让对方摸到了手机,等处理完现场栽赃后,在没收手机时发现了陆丰手机被调过包,所以在花房改变了作案手法,没致陆丰一家三口死地,只是做了惩罚手段出出气,还能给自己减轻罪行。”
  
  “那……现在定不了罪么?”
  
  关宏峰看了周舒彤一眼,没回答。
  
  “能,绑架胁迫,故意伤人,侮辱尸体罪。”周巡把抽完的烟顺手掐灭,没正形的瘫在椅子上,随口接句:“花房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一点痕迹没留下,老关,你不是说第一次犯案,总有遗漏么?”
  
  “就算花粉是死后沾上的,但是指甲缝里的泥土,肯定是活着时候才抓的吧?”周舒彤觉得肯定还有希望。
  
  “花土也不是只有他一个花房有。”
  
  “那……”
  
  周巡打断了还想继续的周舒彤:“着什么急丫头片子,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跑不了。”说完站起了身,穿上外套,活动了下身体看向关宏峰:“嘿,也甭睡了,这天都亮了,你跟我去趟花房吧。”
  
  关宏峰却没起身,只是抬头望着周巡。
  
  “怎么了老关?”
  
  “你刚刚说,对方见到你,说了句警察也不是都没用?”关宏峰坐在那里,摸了摸下巴。
  
  “这跟案件……”周巡话刚开个头,反应敏捷的意识到了什么,直接叫周舒彤带人去查资料,看看过往有没有什么类似案件,如果有,受害人跟犯人的身份一并查出来。
  
  关宏峰没在说话,周舒彤机灵的领命跑去干活,周巡也没再吱声,只又重新坐回去,坐了一会儿又起身,招呼也没打,直接出了屋子。
  
  大概十多分钟,拎着早餐回来了。
  
  “这门口儿,也没什么卖的,凑合一口吧。”周巡说着,跟上供一样把买来的早餐摆在了关宏峰面前,之后自己坐下先吃了起来。
  
  关宏峰目光从对方身上移到自己面前的吃食,叹了口气,却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吃了起来。
  
  等俩人填饱了肚子,又过去了几个点,周舒彤推门进来了,查证类似案件确实存在。
  
  “25年前,有宗案子,是一对夫妇的尸体在民工家被发现,身体多处划伤,流血致死,民工声称是自己看到受伤人好心捡回家,到家才发现对方死了,又怕惹麻烦,便一直把尸体搁置在家里,事发后,在民工家里没有搜索到凶器跟其他证据,也确实没有杀人动机,因此定的不是杀人罪。”周舒彤快速汇报着:“我们核实了一下当时受害人跟民工的身份,受害人正是嫌疑人的双亲,至于当年的民工,如今早上了年纪,去年就因为脑溢血去世了。”
  
  “那民工有儿女么?”周巡直接问出重点。
  
  “有个儿子,就当年的记录算起来,今年也四十多了。”
  
  “艹!”骂了句,周巡麻溜的起身就走了,关宏峰给周舒彤递了个眼神,周舒彤马上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周巡就打回电话做了汇报,找到了民工儿子的住处,这一家三口在三个月前就失踪了。
  
  “我现在在对方家里,老关,这好像才是第一案发现场。”周巡望着地上的全家福照片,相框已经被摔碎,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我马上过去。”关宏峰挂了电话,带上人员就赶了过来。
  
  现场并不太乱,甚至除了全家福相框,并没有其他血迹。
  
  “报复性杀人。”周巡觉得这事儿真操蛋,当年案子真相怎么样他是不知道,但这一家三口怎么说都没参与,何况还有个小孩子。
  
  “关队周队,现场有遗留指纹,是嫌犯的。”技术队跑过来报道。
  
  “好。”周巡放下了心。
  
  “定不了罪。”却还没等周巡高兴完,关宏峰下了结论。
  
  “什么?”周巡皱着眉头看过去。
  
  “我说过,死者应该是死在室外,这不是死者的家,你这证据怎么用?让嫌疑人配合调查失踪人口?”关宏峰目光定格在全家福照片上。
  
  周巡闻言顿了下,然后才回过味:“你意思是……这是其他受害者?”
  
  关宏峰望过去:“准确说,这应该才是他第一次犯案的现场,你说的,报复性杀人。”
  
  “……成吧。”周巡也没时间感慨,点着头望向关宏峰:“怎么样关老师?你还有别的招没?我是真顶不住了。”
  
  “去花房翻翻土吧。”关宏峰扫了一圈,站定身形。
  
  “啊?你打算学种花啊?”话虽然这么说,但周巡还是招呼手下,打算去趟花房,给人家做免费松土工。
  
  “这已经不单单是报复杀人,他也不只行凶一次,却只抛尸过一次。”
  
  “嘿,我马上去翻土。”听明白的周巡带齐人,就转了方向。
  
  周关二人带着支队人员一路直奔花房,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关宏峰是第一次过来,他在后院只转了转,注意着土质,最后指了地点,让支队人员挖,果然不久发现了一具女尸,还能辨认出容貌,正是全家福照片上的妻子,支队人员于是扩大面积继续挖起来,很快三具尸体都被翻出土。
  
  “齐活了。”蹲着查探完尸体,周巡站起了身,回头望向关宏峰时,从昨天晚上开始绷紧的脸,终于笑出来了:“这孙子总不会跑人家里去捡尸体吧?”
  
  “再挖挖。”关宏峰却没让停止。
  
  “还挖?”周巡向支队人招招手,让他们继续。
  
  过了十多分钟,支队人停下了动作,一把带血的刀,混着泥土躺在那里。
  
  周巡挑了眉,伸手就搭上了关宏峰肩膀:“老关,我怎么说来着,你可真是尊大佛啊,哥们儿得好好供着,未来升官发财,可都靠你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是话说出来的方式,总不对关宏峰脾胃。
  
  关宏峰递过去一眼,没理睬对方,看现场差不多,也定了局,直接转身就走了出去。
  
  例行被晾的周巡全不在意,有条不紊的指挥现场收尾,接着也先走出花房,刚出了门,就看到关宏峰坐在副驾驶位上闭目养神。
  
  周巡站在门口望着,也没上车,就靠着门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对对方乖乖坐在副驾驶位上等自己的样子,周巡心里是说不出来的受用,虽然等自己都是正常的,但有些事在有心人眼里,就总是会变了味道,蔓延在心头,最后发了酵,便会贪恋体会,迷了心智,把那些妄想当了真。
  
  烟抽到一半时,支队人员已经收拾好现场,陆续走出来,于是周巡掐了烟,醒了神,把那些梦通通驱散,走过去开门上了车,门被打开的动静,并没惊动关宏峰。
  
  周巡望眼身边的男人,探身过去拉了下对方座椅的安全带。
  
  关宏峰为此睁开了眼。
  
  “你再休息会儿,也没什么事了。”周巡笑着扔过去一句,自然的松开手,让关宏峰接过系安全带的动作,接着坐正身体,也给自己系上。
  
  大部队很快都上了车,支队的人敲了敲周巡车窗,示意已经结束,周巡点着头,踩下油门往回行驶。
  
  车里很安静,一宿没睡又折腾一白天的关宏峰确实有些累,虽然干刑警熬大夜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但他如今毕竟不再年轻,于是,便在晃晃悠悠的车里开始闭目养神。
  
  周巡扫过去一眼,见那张安静的脸,明显有几分疲惫,手里的方向盘一打,调转了方向。
  
  等车停下时,关宏峰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自家楼下,忍不住就皱了眉。
  
  “行了,案子都结了,你安心回家睡一会儿,明儿早点过来接哥们儿班。”周巡探身过去帮对方开了车门,开始赶人。
  
  关宏峰坐在那里,眼睛从周巡身上移到车外,眉毛就没松开,停了一下,才解开了安全带,临下车前,又看回周巡,唤了声:“老周啊。”
  
  “诶,怎么?”周巡的目光,其实就没离开过关宏峰,嘴里应着,一双桃花眼还带着笑意,这双眼睛因为顶好看,所以总显得有神有情,带着所有的关注力,似乎时刻等着你唤他一声。
  
  关宏峰被盯的一愣,错开了些目光,停顿了下才又开口:“以后接送的事儿,就不麻烦你了。”说完,扶着车门下了车。
  
  周巡仿佛被定在那里,一句话都没回出来,脑子里反应了一遍最近关宏峰的状态,还有刚刚的表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等关宏峰都已经上了楼,周巡才拍了下方向盘,骂了一句,之后便没再动。
  
  他说什么来着,对方要是真知道自己那点心思,准躲的远远的,周巡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五味掺杂,总之……难受的嘴里心里都泛着苦,恨不得冲上去拉住关宏峰……
  
  算了……找上对方能怎么样,还不是被不瘟不火的送客,这么多年,对方是个什么性格,他太了解了,捂不热,还能把你冻个透心凉。
  
  叹着气,周巡是被电话叫回了神,是支队人打来的,他挂断电话,点了根烟,想起还有案子等他回去了结,便也没再耽误时间,叼着烟,一脚油门开回了支队。
  
  车速很快,像是把油门当泄愤的工具,踩了下去。
  
  楼上的关宏峰望着周巡的车没了影子,伸手拉上了窗帘,这才脱了衣服,去洗漱。
  
  大年初二,关宏峰在家休息了一天。
  
  而周巡结了案子,到了晚上都毫无睡意,睁着眼在办公室坐了一夜,抽了一宿的烟,桌上是关宏峰送的茶,他下午就泡了一杯,却只喝了一口,今天泡的太苦,实在不对胃口。
  
  凌晨五点时,他把茶倒了,吩咐了一声小汪,便直接开车去了关宏峰家……
  


       二十 链接:https://shimo.im/docs/7T1fPvRG8v84kkHn
  

评论(21)
热度(84)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