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七

        周关   不逆

        十七

  最容易感慨时间如流水的日子,莫过于新年,并且是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感叹一年又过去了,然而大年三十儿还在执夜勤的周巡,却没时间感慨,也没时间跟家人团聚。
  
  在这个举家欢乐的点,总有人是还在工作的,甚至比平时更忙碌,周巡今晚就忙的前后脚直打架,电话接不过来,对讲机也各种频道来回切换,话都是用喊得了,抽空抬头看看时间,得,眼看就12点了,自己这年夜饭估计是没着落了,等人|民群众过完午夜睡觉后再说吧。
  
  这么想着,周巡脚下没停,又被对讲机叫了出去,与此同时手吅机又响起。
  
  “周队,有命|案啊。”机械化接起手机的周巡,听见电话那边的话,心里就咯噔一下。
  
  “怎么又是大过年的,这帮孙子是诚心的么?!在哪儿?”忍住了到嘴头的一句“艹”,周巡下意识又看了眼手机时间,问完地址,直接把对讲机切换了一个频道,让小汪召集人手去命|案现场,再看看法医室今天谁值班,赶紧过去。
  
  “喂,老关啊。”吩咐完小汪,周巡又马不停蹄的打给了关宏峰,本来这大过年的,加上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周巡就没打算让对方值夜班,但天不从人缘啊:“哥们儿这是真忙不过来了,这边都忙冒烟了,要不你去现场看看?我叫小周去接你。”扯着嗓子喊完话,人已经到了自己车前,把钥匙插了进去,转身又走了:“老关,太暗的地儿,你就别进去了啊。”
  
  周巡简单交代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马上又打给小周:“麻溜儿的,到我这来取钥匙。”
  
  这连串通话结束,周巡也到了目的地。
  
  “周队,就这小子。”穿着交警制服的男人手里压着个矮个男子:“鬼鬼祟祟的,我跟几个同事就注意了下他,果然是要偷车,还打伤了正好回来的车主。”
  
  “我去,这从偷眼看要升级到抢啊,还是个生面孔,你这样……”周巡抬头又对上交警:“受累把他带进去,里面还有人留守,交给他,我这还有件事儿得去办,你们顺便也进里面歇歇脚暖和暖和,里面有热茶咖啡跟吃的,麻烦各位了啊。”
  
  “好咧。”交警马上点头应和,然后跟同事一起压着小个子男人往支队楼大门走。
  
  周巡也没停脚,继续走着,手机又响了。
  
  “周队,我到支队了,你在那儿?”是周舒彤,还真挺快。
  
  “去我车那儿,钥匙在车门上。”给对方扔过去两句,周巡便挂了电话,继续赶往下一个地方。
  
  他这一通忙碌,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一直到人|民群众都过完三十儿,倒计时欢呼雀跃完,慢慢睡起了觉,才得到缓冲,而另外一边,关宏峰已经带着探查命吅案现场的另一波支队人员回来了。
  
  刚推开门进会吅议室,关宏峰就看到周巡正捧起泡面盒,康|师傅老坛酸菜口味,别说,就在方便面口味上,周巡还真是不偏不倚,雨露均沾,所以没事支队人就能看到他抱起各种颜色的泡面盒子,吃的热火朝天,颜色绝不单一。
  
  “老关,回来了啊。”周巡先打了招呼。
  
  “这大过年的,就吃这个啊。”关宏峰扔了一句过去,走了进来,后面是一同先回来的周舒彤。
  
  “年三十儿,我想买点其他的也买不到啊,凑合着吧。”周巡随便回了句,第一口泡面已经刺溜进了嘴里:“现场怎么样?”
  
  “给。”关宏峰倒是没着急说案件,直接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亚楠做的。”
  
  “得,我这还因为案子多了口福?”见到袋子,周巡马上放下泡面,伸手接了过来,袋子里是个保温盒,不用想也知道,关宏峰这是去关宏宇家过的新年,顺便给自己带了份年夜饭。
  
  “你借着案子,多口福的次数还少么?”关宏峰讪笑着给了一句,意指对方经常在现场就觅食的坏毛病。
  
  周巡望过去一眼,也没回,低头打开了保温盒,里面有些饺子、菜、熟食之类的,分了两层装在一起,周巡笑了:“嘿,还挺全。”
  
  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三人相处时间长,此类贴心事虽然不多,但也说不上罕见,周巡愉快吃起来,嘴上却又贫:“别说,关宏宇这口福还是不错的,改明儿,我得找个做菜好吃的,到时候过年就劳烦不到你们了,直接让媳妇送,那小日子多美。”
  
  关宏峰闻言,递过去一眼,就见周巡吃了几口,便直接向椅子后面靠去,基本是瘫在了上面继续吃。
  
  “关老吅师,人回来了。”周舒彤站门口,听见过道的声音往外望去。
  
  “没什么事,让值班的留下,其他人先回吧。”关宏峰收回视线,简单交代下去,周舒彤点点头就走出了会吅议室。
  
  “怎么?案子解决了?”周巡一边吃着,一边又问起案子。
  
  关宏峰这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说起案件:“激吅情杀吅人,还是熟人作案,被发现时,犯人都没缓过神跑呢。”
  
  “我靠!不说清楚,那何必还把你折腾来。”吐了句槽,周巡嘴下吃饭速度倒是没停下来:“那没什么事儿,让小周送你回去吧。”
  
  “嗯。”关宏峰点了下头应着,却没起身。
  
  周巡也没在吱声,专心吃起饭,等保温盒里的东西下去一多半时,周舒彤回来了,关宏峰也为此站起了身。
  
  “老关啊,这都挺晚了,明儿不用太早过来。”见对方要走,连忙嘱咐了一句。
  
  关宏峰忍不住回身又打量了一下对方,表情认真的让周巡都被看的浑身不对劲:“怎么了老关?”
  
  “没事。”关宏峰没说什么,跟周舒彤走出了会吅议室。
  
  被留下的周巡却没收回目光,又看了一会儿门口,才低头继续吃起来,等把东西都消灭掉,盖上盖儿时,门被小汪推开了。
  
  “师父,这大过年的,这帮孙吅子是诚心的么?又发生一起命吅案。”听听这话头,跟他师父如出一辙。
  
  “不会又是凶手正好还在现场吧?”周巡这次倒是表现平静,擦掉嘴上的油,只瞟了小汪一眼。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一群小年轻不好好在家过年,跑出来聚会,一屋子七八个人,突然死了一个,凶手在不在里面,我还真不好说。”小汪笑着接了句:“师父,要不要给关队打电话?”
  
  “打什么打,人刚走。”没再说废话,周巡直接往外走:“先去现场看看吧。”
  
  “得令。”小汪点头就跟上了他师父。
  
  现场是在住宅楼区里,一百多平的房子,八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死者是死在了卧室里。
  
  周巡转了一圈,没打斗痕迹,又扫了眼明显衣服凌吅乱的女性尸体,转身出了卧房,走到客厅,看着剩下的七个年轻人,就头疼。
  
  “师父,这摆明是他们里的人干得吧?现在这年轻人都怎么了?”小汪凑过来,皱着脸一副嫌弃的样子。
  
  周巡转头瞟他一眼:“废什么话,先带回去,挨个过堂审,尸体拉回去再说。”
  
  被怼了一句的小汪没在意,连忙点点头,开始行动起来,这次现场勘吅察的算是比较快,不一会儿大家就回了支队,剩下的就是审讯。
  
  本来时间就已经很晚,这七个人轮了一遍下来,天也大亮,一直等结果的周巡,便在会吅议室的椅子上眯着了,不一会儿,还是起了个大早的关宏峰,早早就来到了支队。
  
  而在椅子上睡着的周巡,是被吅关宏峰用脚踢了下小吅腿醒的,感觉到腿上轻微的触感,本来也没睡死的周巡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对方一身清爽的站在那里。
  
  “老关啊,这么早?”哑着嗓子唤了对方一句,周巡又闭了闭眼,才懒散的坐直身,对于对方不是用伞,就是用脚叫醒自己的方法,周巡莫名很受用,说不出来有种被挑吅逗的感觉,瞧着站在那里的人,腿上被碰的地上,连上心头,都酥吅麻麻的痒,全当情吅趣给消化了。
  
  “又有新案吅件?”关宏峰不知道对方想什么,只望对方一眼后,脱吅下手套放在了桌上。
  
  “没事,几个小年轻,好解决。”周巡揉了揉脖子,把脑子里那点不着调想法都揉散:“三四个人合伙要迷吅奸人小姑娘,药下猛了。”
  
  “死了?”关宏峰皱了眉,这种案子虽然不难,但如此又失去一条年轻的生命,着实让人没法轻松。
  
  周巡点点头就算回应了。
  
  关宏峰也就没再说这案子,又看了看对方连连打哈气一样,叫了对方一声:“老周,回家休息吧。”
  
  “是得回去了,从昨天折腾到现在。”周巡拿起身上的外套起身,抓了抓头发,把外套穿了上去,哈气还没断。
  
  “打车回去吧,你这样开车也危险。”关宏峰又交代一句。
  
  “嘿,不方便。”周巡没采纳这建议:“我刚眯了一会儿,没事。”
  
  关宏峰皱着眉,不过也没再说话。
  
  周巡回身扫对方一眼,看关宏峰又是那种不动声色却明显不赞同的表情,突然心血来吅潮,皮了一句:“关老吅师要真担心我,不如送我回家?”
  
  “成。”却没想到关宏峰直接点头应下了。
  
  周巡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关宏峰已经拿上手套,转身走出了会吅议室。
  
  周巡望着门口,回过神又抓了抓头发,才跟了上去。
  
  坐在副驾驶座时,周巡还有点恍惚,不过嘴却条件反射的贫起来:“我说老关,你开车可悠着点,这可是跟了我好几年的糟糠之妻啊。”
  
  “你用不用买点早餐带回去?”关宏峰没接话,踩了油门,不赶时间时,他的车开得还是很稳的,完全不用担心。
  
  周巡闻言又奇怪的看了眼身边男人,说心里不发毛那是假的,自从上次他偷跑医院,陪对方出了趟差后,回来这几个月,其实周巡就发现对方望向自己的审视眼神,便多了起来,这事儿周巡心里已经犯嘀咕有一阵子了,毕竟他在那时候干了什么,自己最清楚。
  
  为这事儿,心虚的周巡还跑去找过高亚楠,问对方有没有嘴欠,不会是把自己那点小心思捅出去给关宏峰知道了吧,得到了很肯定的一句:“我可什么都没说,这点上,我可以拿宏宇发誓。”
  
  “关宏宇可真不值钱。”周巡还怼了句回去。
  
  后来想想,也是,如果自己那点龌鹾心思真被对方知道了,还不得躲自己更远点啊,怎么会只是审视?更不可能突然好心送自己回家吧?
  
  想到这,周巡也就问了出去:“老关,今儿怎么了?都要化身贴心小棉袄了,有什么事需要哥们儿帮忙?”
  
  关宏峰递过去一眼,笑了下:“怎么?平常都你接送,不习惯啊?”
  
  “习惯,要不关老吅师,以后这车都借你开,我坐现成的?”当然这话纯是贫,关宏峰能那么方便开车,用得上他献殷勤么。
  
  “豆浆油条,还是粥?”关宏峰没接这句,看到前面有家早餐店,便问了句。
  
  周巡也看到了,抬了抬手:“我自己去买吧。”说完,在关宏峰停下车后,开门下了车,突然想起什么,回身弯下腰,望进车里人,又问了句:“老关,吃没?”
  
  “不用。”关宏峰直接拒绝了。
  
  周巡于是点着头起身,去买了份早餐,多带回一杯豆浆两根果子,回车里递给了对方,关宏峰扫眼没说话,接过来放到了一边,又发动了车子。
  
  早餐周巡在车里就解决了,一点没浪费时间,等车一路开到周巡家楼下,在他打开车门时,关宏峰叫住了对方:“我得去你家附近一趟,车借我一下。”
  
  “嘿,弄了半天,我这是一捎带脚啊,行。”周巡闻言回头笑了,连连点头:“直接开回支队吧,我这回家睡大觉的人也用不上。”话落,周巡就下了车,关上车门后,看着关宏峰启动吅车子开远,拐个弯没了影子,才上楼补眠去。
  
  

评论(5)
热度(80)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