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来得及,便重新开始(周巡X关宏峰)一章完结

        周关  不逆  少了一篇文,重新发而已


  有些事情,关宏峰不是不懂,有些情感,也不是从未存在。
  望着那个脸色苍白,身体逐渐僵硬的男人,关宏峰觉得自己确实错过了什么,却连追忆时间都没有。
  对于一个理性,并且求效率的人来说,很多不必要的人事物,在他们眼中都会变成可忽略甚至抛弃的存在,然后懒得给予对方一点关注与时间,让一切在没开始前,便匆匆迎接来了结束。
  好比周巡的感情。
  如果周巡的付出是飞蛾扑火,那么关宏峰这朵火,甚至都没给他可以着落的地方,他大概是6000度的蓝色火焰,看起来冰冷,实际不然,明明灭灭的火焰没有固定的形态,明亮炽热却难以捉摸,无法靠近。
  这一度让周巡烦躁,却不得发泄,寸步难行时,无奈的学会了接受这种妥协般的关系,并且日渐习惯。
  关宏峰与岁月中行走,用的一直是这样的处事原则,划分出所有需要与不需要的选项,然后冷静挑选去执行,毕业时体能课需要的分数,毕业后不再需要,毕业时侦破等学科需要的知识,毕业后的更加渴求,毕业前靠学分说话,并不需要的人际交往,毕业后凭借着个人突出的能力表现,他让领导一路给自己开了绿灯,弱化了交际能力存在的必要性,包括那些察言观色的能力,他通通从生活中摘除,只用在了他的案件中,关宏峰觉得,凡是那些没有太大用处的,于破案无关的,便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逐渐淡化,无需注意跟学习,直到彻底忽视掉。
  于是,他一度忽视了周巡这个人,周巡作为同事的符号化身,一直在关宏峰身边存在,理所当然了15年,直到213事件,他开始需要正视周巡,重视他因个人能力所展现的价值以及危险,进而不得不注意那双眼睛里的讯息,因为关宏峰需要从这些讯息里去分辨,哪些是陷阱哪些是退让,他们用多年的相处,换来互相的了解,难免也给予了对方更多可以制衡自己的可能。
  试探与伪装间,他们还有一种微妙的关系掺揉在里面,这是关宏峰逐渐在对方那里察觉到的,他却拿这种“微妙”用来做了反击,于是在窗边,阳光撒进来照在两人身上时,关宏峰看到抽烟的周巡为此满面心塞,并在这场角逐中连退一大步,掐灭手中烟,捻成灰再将它们吹散,稳了稳心神,便又反噬了回来,重新得到一个制衡的画面。
  因此关宏峰错过了可以得见的真心,两人重划阵营,各守一边。
  一个于暗处燃烧,一个于明处却被彼方的光源牵引,几次三番试图捕捉破绽,阻止对方把自己燃成灰烬。
  周巡警告过对方不要越陷越深,因为他坚信关宏宇是杀人凶手,而关宏峰为着挂念的亲情,在冒险靠近悬崖边缘,周巡却忘记检讨自己在这份牵扯中的泥足深陷,而关宏峰只当听了场笑话,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早就站在了深渊低,他只是在试图爬出来,把身边那些因黑暗看不清的人事物带出深渊,摊开在阳光下,但他清楚,首先被摊开的会是自己。
  周巡一开始不知道,他走进这局棋时很早,当他看清楚身边关宏峰的角色扮演时,却是不早不晚,开始时,他伸出手只想拉住那个正迈向黑暗的人,不早不晚时,他收回了手,选择迈开了脚步,决定继续跟上对方的步伐,好方便为对方遮挡枪林弹雨,一如既往。
  这大概就是他之所以会躺在冰冷的地上,血流不止的原因。  
  有些事情,关宏峰不是不懂,有些情感,也不是从未存在,只是没有机会,便没有注意。 
  关宏峰不是不会受伤,相反,他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无坚不摧,即便他习惯理智冷静,可也会惊慌失措、伤心恐惧,武玲玲是,周巡也是。
  但他又如所有人想象的坚强,明确的定好目标,若未达成,他便还能前行,负重与否都不是他停下的借口,除非他无力挣扎,他可以用理智一遍遍说服自己冷静,也可以用冷静一遍遍找回理智。
  周巡用最后一点气力握上关宏峰手时,他便在用自己的理智分析局势,思考救护的时间,对方伤势的情况,然而结论不容乐观,但关宏峰成功让自己在分析中冷静了下来。
  “你看……我可能不行了老关,兄弟还有句话……一直想说。”
  关宏峰望着对方,察言观色,然后他觉得,自己隐约知道对方会说什么,但他猜错了,周巡没有说那句,他只是握着关宏峰的手,交代他帮忙向高亚楠传一句话。
  “我呢,估计是最理解她的人了……值得。”
  为此,关宏峰一度以为,自己看走了眼,想错了周巡,也惊讶于,对方心里原来一直放着的是高亚楠,虽然这场误会只持续了两小时,当周巡的遗体被送往太平间时,关宏峰找到了高亚楠,叙述了遗言,而高亚楠愣了下,之后恍然大悟红了眼。
  “他曾经问我,为了一个关宏宇,值得么。”
  “……”
  “关队,周巡他……”
  关宏峰没听对方说完,便转身走了,他的时间很紧迫,要做的事情很多,他连停下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自然也没时间听这些,更无暇顾及已经逝去的人,以及那个人的情感归属。
  后来,关宏峰也躺在了血泊里,却难得轻松,因为关宏宇已经可以回归自己的生活,213事件得到圆满解决,他为此花费太多精力跟时间,支队也为此失去了太多同事,走到今天一切都将结束,这个结局似乎……并不很糟糕。
  关宏峰临闭眼前,总算有空闲可以想想周巡,不用着急把对方赶出思绪,以免打扰自己紧迫的策划时间,他想,如果现在周巡还能站在自己面前,他大概可以多注意一下那个男人,好好回应一次对方的呼喊。
  于是当他浑身发冷,累到都没有力气支撑住自己的眼皮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喊自己“老关”,还是拼命重新睁开了眼睛。
  “……?”
  “……老关,怎么睡着了?”周巡几近贴上对方的脸,说话时呼吸的热度都可以感受到,知道这个距离有些逾越跟可疑,但周巡依然镇定的站直身,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关宏峰因为对方的起身,看到了撒进窗户的阳光,这让他微眯了眼,逆着光的男人又挪动了一下位置,关宏峰这才看清站着的人,面前的脸逐渐清晰可辨,与唤醒自己的声音一样熟悉而有温度,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周巡看对方有些白的脸色,以及半天没有反应,发着愣的神色,皱了眉:“是不是太累了,身体挺不住了吧?你也一夜没睡,要不……先回去休息?”
  “……”
  “……老关?”
  “……周巡。”
  “诶,你说老关。”周巡甩了下刘海,站直了身,习惯性做恭听状态,以免错过对方一字一句。
  关宏峰因此笑了出来,嘴角轻轻勾起,脸部轮廓柔和下来,笑容清浅神态放松,脸色也因此看上去好了很多,却没再说话,只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便转身走了。
  周巡一愣,赶紧追了出去:“诶不是,老关,你这什么意思啊?给哥们儿弄糊涂了。”
  “老周。”
  “诶!”
  “刚刚我睡着时,你想做什么?”
  “啊?”心虚的男人,站住了脚,望着往前走两步也停下脚步的人,惊慌了,却还是笑出一脸讨好,满嘴混话:“瞧你说的,我能做什么,总不至于欺师灭祖吧,我这猴孙呢,就是看菩提老祖您老人家太累,想叫你起来回家休息,结果您老睡的那叫一个实在,难不成是做梦娶媳妇……”见到对方转过身,望着自己的眼神,周巡第一次说混话时,怎么都接不下去了。
  “也难怪我一直没注意。”都坏在了对方这张破嘴上,关宏峰总结着。
  “……没注意什么?”周巡小心试探,感觉喉咙有点紧。
  “老周。”
  “诶。”
  “我们认识几年了?”
  “今天正好第十个年头。”
  关宏峰忍不住笑了:“晚上吃顿饭吧。”
  “啊?哦,好啊。”周巡愣愣的点头应着,看见对方转回身继续前进的背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欣喜雀跃,不敢置信,撸了撸刘海,平复内心的慌乱,嘴边的笑却控制不住的扬起,关宏峰已经走出有些远了,察觉到后面人没有跟上自己,虽然前行的身影没停下来,却明显放慢了速度,周巡因此甩着刘海迈开了脚步,小跑着跟上了对方的步伐,与往常一样,不落下半分,紧跟不舍。
  走了几步,尝试去搭对方肩膀,没有被避开。
  “……老关,你这是同意给哥们儿追了?”
  “周巡,你降职过来跟我的事情,为什么没提过?”
  “啊?你听谁说的?”
  “我弟。”
  “关宏宇?他怎么知道的?不是老关,这主要不是我自己个人意愿么,跟你也没多大关系,找你说这些,显得哥们儿多娘不唧唧的。”
  “……”
  “……老关?”
  “……我再考虑考虑吧。”
  “啊?”
  
  
  
  
                                【完结】
  
  
  
  
  
  
  
  

评论(6)
热度(76)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