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六

        周关  不逆

       十六、

  周巡把事情定了板,就去找了刘队,既然人家支队长都发话了,刘队也没有办法,只能点头同意最初计划。

  之后周巡回到会议室,看见抬头望向自己的关宏峰,把跟刘队商量的事说了一遍,关宏峰没说话只点了点头,最后又扫了他一眼,才开口让他叫刘队组织开会吧。

  下午两点左右,刘队把支队的人都叫来,开始在会议室集合。

  关宏峰站在案板前指着死者的生前照片,开始做起分析:“首先我要修正一下,之前对女死者共同点的归类,所有死者年龄均在25到30岁之间,女性,长发,身高体重,在1米64,47公斤左右,五官容貌相似,已婚,从死者生前生活轨迹来看,会突然住在酒店并不是自主行为,经过上午的查探走访,确认了每位死者生前在住进酒店之前,都有过不自然表现,有两人与丈夫发生摩擦,指责其出轨,应该是凶手打着情妇的幌子,把死者引到了酒店,这是有选择性的预谋杀人。”顿了下,关宏峰才继续:“目前敢肯定的是,凶手是女性,从事性工作者,年纪应该跟死者差不多大,从酒店周围黄色据点走访中,已经得出酒店重叠客户名单,主要出自六家黄色场所,接下来,你们要去这六家,找一个身高在1米65,体重50公斤左右,年龄25到30之间,应该曾有一段失败婚姻,从事性工作的女性,而我们目前现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正对方,所以你们只能以扫黄的名义进去搜查,一旦发现可疑目标,先做汇报,不要打草惊蛇。”说到这里,关宏峰伸手接过了高亚楠递过来的报告,举了举:“我手里还有一份决定性证据,需要时间确认,一旦确认便可以给对方定罪。”

  周巡看关宏峰说完,马上站起了身:“刘哥,得麻烦你的人了。”

  “哪儿的话,这本来就是我们的案子,还特意让你们跑过来一趟,没想到啊,不愧是关队,这才来两天,马上就锁定犯人了,我老刘服气。”刘队连忙夸了几句,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打着扫黄的名义,我得先向上面通报一下,毕竟我年纪大了,真没你们的冲劲。”

  “不着急不着急,明天再去查也来得及,这范围都锁定了,还怕她跑了不成,正好老关这手里的证据,也需要时间规整。”周巡接下话茬,互相客套。

  刘队满意的点点头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给出的犯人搜索信息自然不全是真的,不过是为了动作大点,让凶手紧张,才能露出更多马脚。

  下午时,周巡又没了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后就又跑去找了小赵,俩人角落里聊了半天,关宏峰抬头扫了眼角落里的人,低头继续工作。

  事情定下后,晚上关宏峰准点下了班,毕竟他现在人设是身体不好,要作息准确,不值夜勤,同样准点下班回酒店的还有高亚楠与小徐。

  倒是周巡没回去,约了小赵一起吃饭,饭桌两个男人推杯换盏,因为顾念周巡的伤,到也没喝太多。

  “行,这事儿交给兄弟了,其实还真有个不错的人选,长的好,性格也文静,别看是干这行的,谈吐好着呢,她跟我那口,关系好,我明儿给你问问,改天约出来见个面。”聊的高兴了,小赵一口应承下去。

  “别改天啊,哥们儿后儿就回去了,改天我还在这地头么?就明儿中午吧,见一面就知道成不成了。”周巡嚼着花生豆,旁边的酒其实只下去了一半。

  “也对啊,行,我明天给你安排。”

  这事儿就算这么定下了。

  “王晓梅,25岁,身高165,体重不到50公斤,长发,没有婚姻史,目前也没听说有男朋友,父母在她15岁时去世,是自杀,死的时候背了一身高利贷都转到唯一女儿身上,没有其他亲戚出面帮助,所以为还债,16岁就出来干这行了,听说以前学校时成绩很好,但没钱念下去,与小赵的女朋友走的最近,混的跟亲姐妹一样。”其实下午时,周巡带着刘队的亲信,特意又去了小赵女友的工作地走访查探了一圈,没敢大动作,找了管事的,只翻了翻花名册询问,却没什么收获,看到小赵女友,周巡又多问几句,觉得能通过小赵得到警察动向的人,跟他女友关系肯定不一般,问了问人际关系,倒是被指对方跟另外一个店的女人走的特别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人呢,听着店名正好是他们划定的六家之一,接着周巡就奔了过去,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一位容貌与死者像似的女人:“晚饭时我听小赵说,王晓梅性格还算安静内向,非常善良一个女人,债务现在已经还的差不多了,小赵说他女友一直帮王晓梅拉客人,打算还完债务,就一起跳出来,干点其他行当。”周巡躺在床上跟关宏峰分享了今天的所得讯息:“多少真假也不知道,人我还没见着呢,上午去时,也只看到照片,中午时我还说缺个媳妇,让有人选就介绍个,所以我让小赵联系他女友,尝试把王晓梅介绍给我认识,明儿中午见一面。”

  “你下午就是跑去跟他聊这个?”关宏峰靠在床头,扫过去一眼又收回来:“太容易打草惊蛇了。”下了评论。

  “老关。”周巡没在意对方的评价,不过他这一出,也确实是带着点侥幸,能正好被推荐了王晓梅认识,算是周巡的幸运,转头看向旁边的关宏峰:“明天要是能确定,直接抓捕吧,也没有时间了。”

  关宏峰也转头看了过去,似乎思索了一下:“看情况吧,以凶手以往行动的速度来看,你明天中午不去,她晚上也该行动了。”

  “所以我才说,在她行动之前,把她拿下。”周巡就这么盯着关宏峰,笑了下:“你不常说,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证据总会找到的,何况对方也不见得能扛得住审讯。”

  关宏峰看了对方一会儿,最后转过头,只吩咐了一句:“明天中午,手机一直保持通话状态。”言下之意自己要监听全程。

  见对方不搭这茬,也是没辙,周巡只能点头应承了下来。

  第二天,也是关宏峰被下达三天破案期限的最后一天,刘队上午就说招呼打过了,上面也批准了,搜索下午就可以进行,毕竟那种场所,上午也没什么人在。

  而中午周巡应约小赵,去见了王晓梅,加上小赵女友,饭桌上一共四人。

  王晓梅长的清秀,目测身高165,应该不超过50公斤的体重,容貌清秀,与几位死者容貌确有几分相似,看起来文质彬彬,有些文静内向,但开口说出来的话,确实是经历过社会打磨后的得体,也不冷场。

  “其他话我也不说了,如果不是我对你印象还真不错,周队,我本来不想把这妹妹介绍给你,除了我亲妹,她可算是我另一个亲人了,我还真不舍得。”小赵的女友打趣了一句。

  “不舍得嫁去外地啊?俗话说的好,多个人脉多条路,在津港地头儿多个亲人,旅游都方便啊。”周巡跟对方你来我往,吃了口菜又闲话家常问了过去:“你还有个妹妹?”

  “怎么?这一个还不够,还惦记上我妹妹了?”

  “嘿,想哪去了,就是问问,朋友一场增进了解么,要是我问了什么你不想说的,见谅啊。”

  “开个玩笑,倒也没什么,我呢,跟晓梅差不多,算是个孤儿,就跟妹妹相依为命长大的,不是为了让她好好上学,再找份好工作,我也不至于干这行,不过我妹妹可出息了,现在在红庄园当经理,就是经销红酒,公司很大的,我们市大部分酒店啊,商场超市,包括酒吧,红酒出量基本都是她们公司。”语气表情里都是自豪。

  “你妹今年多大?看你年纪也不大啊。”

  “我那妹妹,跟晓梅同年,我可比小赵年纪大了三岁。”

  “女大三抱金砖,那是他福气。”周巡给王晓梅碗里夹了口菜,不忘为小赵女友的杯子里添酒。

  “还是周队会说话,比我家小赵强了不是一点半点,怪不得能当支队长。”对方显然很受用。

  “不能这么比,我像他这年纪,干得也是一样的活,小赵有得是前途呢。”当然这话纯扯淡,同样的年纪,周巡正在担任北部队长:“你跟晓梅关系这么好,你妹妹跟她又是同样年纪,关系也不差吧。”

  “周队,我怎么觉得你这像审犯人一样呢?”

  “还真让你说着了,我这真是工作习惯,每次相亲都被人说,所以才次次失败啊。”周巡笑着点了头,自我调侃了一下。

  “我跟小丹,就是李姐妹妹,是中学同学,算是闺蜜吧,关系自然算好。”王晓梅旁边插了一句。

  周巡闻言看向了一旁,被王晓梅称作李姐的正是小赵的女友,看着李姐,停了下,周巡才开口:“别怪我多嘴问一句,她干这行,是谁介绍的?”

  李姐也愣了下,但马上回过了味,脸色就有点不好了:“我没那么缺德啊,她俩那时候都好久没联系了,后来我工作地方遇见晓梅,才知道她遭遇的,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朋友,为这事儿,我妹还哭了好几天,怪自己当时没去寻晓梅,成天的走神自责饭都吃不下去,我这心算是彻底让她给哭软了,想着能照顾到晓梅一点是一点,就算只看在我妹妹面子上,我也不至于把人好好一姑娘往火坑拉。”

  “别气,我就是问问。“说完周巡又转过头看向王晓梅:“晓梅,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冒昧,你这边还有没有什么不舍的朋友之类?毕竟津港离这,虽然不远,但也是两个市,我那工作,也没法陪你过来住。”

  “啊,我在这里,除了李姐,也没什么留恋的朋友。”王晓梅似乎稍微有点紧张,虽然回答的快,笑的也很好看,但因为刚刚那段问话还是走了神,再被问到朋友时手下一抖,杯里的果汁就撒出来些。

  周巡拿了纸巾过去帮对方擦干净了桌子,又把果汁满上了些,才点着头,也回了个笑:“怎么说呢,其实我年纪比你大多了,这样,你要是真觉得我行,晚上我俩单独吃顿饭,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我给你留个电话,考虑好了,下午给我发个短信。”

  旁边坐着一直打量全过程的李姐到底是笑了:“我看周队行,细心还体贴,考虑什么啊,点头吧妹妹,别给他机会跟人跑了。”看起来气也消了。

  “这话聊的,我哪有你想的那么香锅锅,放心,没人抢啊。”

  “我看啊,你俩也是有缘分,说来巧了,听闻周队你刚到这儿那天,就是前天,正好是晓梅生日,本来约好四个人一起出去玩到半夜,但听说你们有任务,小赵加班没去成,只剩下我们三个女人,我呢又奇怪的犯困,睡了好久,就没出去成,剩下她们俩,只出去吃了顿饭就回来了,现在想想,是不是姻缘到了,老天爷都帮着周队你看住了她,不让作,周队,这看得可够严啊?”李姐喝了点酒后,话匣子就打开了,调侃了几句。

  “李姐。”王晓梅却在旁边叫了停。

  “没事,这被说有缘分是好事儿啊,不过李姐,你可真说错了,我这人啊,天生犯贱,就是对喜欢的人没辙,可管不住对方作妖。”周巡没在意,安抚了句,这边话刚落下,那边小赵的手机响了,对方接起来后表情有些奇怪,把手机递给了周巡:“关队找你。”

  周巡知道,这是自己手机一直保持通话中,实在不方便,关宏峰才打给了小赵,接过电话,就当没看到小赵奇怪的表情:“怎么了老关?”

  [我刚刚让人联网查了一下李丹的资料,所在公司与案发酒店都有稳定业务来往,公司位置在心理安全区内,命案发生酒店也确实都有王晓梅登记记录,王晓梅在刚刚提到与李丹时是什么状态?]

  “紧张吧,走了下神,我昨儿在酒店把水杯都弄撒了。”周巡回答着,又撸了下刘海。

  [看来,你今晚可能比我危险。]对面做了总结。

  “你确定了?”周巡皱眉问着。

  [回来吧。]关宏峰只回了三个字,就挂了电话。

  周巡却为此松了眉毛,嘴上带上了些笑,把手机递给了小赵:“得,我家关老师紧急召唤,对不住了各位,我得先回趟支队。”

  “那……”小赵听闻也要站起身。

  “没事没事,你陪她们继续吃,我这私事儿。”说完又对王晓梅笑了下:“记得给我发短信。”交代完又打声招呼就走了。

  没了司机小赵,周巡是打车回的支队,刚进会议室,就看到关宏峰递了份资料过来,李丹个人简介:“刘队已经叫人去走访酒店,查探她在案发当天,有没有出现在酒店中,目前看来,安眠药也许都注射进了红酒里,凶手离开时一并带走了,她做酒营生,身上有几瓶酒,完全不会引起人怀疑。”

  周巡翻了翻资料,就抬起了头:“你不会是要告诉我,李丹其实跟王晓梅有一腿吧?”

  “为了在对方生日当天可以二人世界,对姐姐跟准姐夫下药,应该是单方面,得不到回应的情感,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女性死者嘴唇跟乳头都有轻微红肿,身上有遗留吻痕,又没有被进入痕迹,凶手最开始会选用安眠药,可能目的不只是防止对方挣扎,而主要用来迷奸。你问到王晓梅跟李丹关系时,王晓梅回答闺蜜的语气不确定,后来说到留恋朋友,话里又只提了一句刘姐。”关宏峰看过去一眼:“你也说了,提起李丹她表现失态,生日当天的事情,她似乎也不太愿意提起,我想她是知道李丹对她感情的,但并不愿意接受,会来见你,也证明这一点,尤其你还是外市人,如果真的可以跟你相亲成功,她还能顺利离开这里,无论从她的工作性质方面,还是情感方面,离开这都是件好事,不出意外,一会儿她会回你一条同意交往的短信,你也算正式成为李丹的情敌了。”

  “嘿,我怎么觉着老关你语气里,有点幸灾乐祸?”周巡撩着刘海靠向了椅背。

  关宏峰笑了下,收回视线:“这前后不出一个月,相了两次亲,你周大队长也真是会钻营。”

  “什么意思?”周巡不明就里。

  “行啦,这局算是成功让你搅黄了,既然你非要自己去当这个饵,我也不拦着你,晚上自己小心点。”关宏峰也没接刚刚那话茬,嘱咐了一句,他话刚落下,周巡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掏出来一看,王晓梅短信,果然是同意了,然后周巡抬头看了眼关宏峰,对方又递过来一张纸,写着饭店地址:“李丹公司附近,西餐厅,环境好,与李丹公司也有业务往来。”显然早就帮周巡准备好约会地方了。

  周巡连连点头应着,照上面地址店名发了过去,约好时间,才又抬起头看过去。

  “现在只剩下,怎么能让李丹第一时间知道,她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个情敌。”关宏峰点了对方一句。

  周巡哭笑不得:“是是是,我马上去博存在感。”一边回着,手下也没停,直接播给了李姐:“能不能避开一下晓梅?就是求你件事,好人做到底,我约了个西餐厅,我这一个大老粗,也不会点红酒啊,你妹妹不是干这行的,能不能帮我取取经?你要能把她电话给我就更好了,我也能问的详细点,好咧,等你电话,千万别让晓梅知道啊,好好好,记着你的好。”

  这边周巡电话正聊的热闹,那边高亚楠跟小徐吃完饭回来了,手里还带了一份给关宏峰。

  “离老远就听到某人虚伪的声音,差点把午饭吐出来。”这准确的怼人方法,周巡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挂了电话,周巡回给高亚楠一个笑:“怎么就虚伪了,这王晓梅真心不错,单就说这脸吧,素颜都清秀的很,跟这样的美人约会,我可是认真在花心思。”

  听见这话,高亚楠忍不住扫了眼旁边突然抬头望向周巡,之后摸了摸下巴的关宏峰,不想对某男人做评价。

  在关宏峰开始用餐的时候,李姐回了电话,说跟他妹妹打过招呼,让周巡直接给她妹打过去咨询就行,周巡道完谢,又是一通打过去,简单清楚的介绍了自己王晓梅男友的新身份,以及明天要走的无奈,又展望了下打算把人带走的未来,最后给了对方自己订的餐厅地址,咨询起红酒的事情。

  下午,刘队的人就回来了,查到李丹确实在案发时,去过几家酒店,李丹是销售部经理,与几家星级酒店有很多业务往来,平常便经常会过去走动。

  既然原计划又改了变动,自然扫黄的借口也就作罢。

  “老关,你觉得能翻到残留安眠药的红酒瓶几率有多大?”晚上临去约会前,周巡摸了摸耳朵上的通讯器,问了句车上的关宏峰。

  关宏峰摇了摇头:“我不太抱希望,红酒没法重复利用,对她来说也太容易销毁。”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刚刚已经派人去李丹公司跟家里进行搜索,因为李丹本人,如今正在周巡预定的餐厅后厨中,并没有受到惊扰。

  周巡点了头,下车进入餐厅,关宏峰就坐在车上观察餐厅状态,王晓梅到的很准时,周巡只坐下等了一会儿,对方就进来了,相对于中午,显然精心打扮了一下,脸上是清雅的淡妆,看起来更清秀动人,周巡笑着夸了句,便开始点餐,服务人员推了两瓶红酒,遵照李丹说的,点了她推荐的搭配。

  一顿饭吃下来话虽然不多,还挺和谐,差不多时,周巡起身准备结束晚餐,送对方回去,餐厅人员却走了出来,说餐厅有活动送两位一瓶红酒,周巡笑着接过,刚道了谢,手机就震动起来,李丹的电话。

  [我也算好人做到底,红酒是给你们助兴的,酒店都帮你订好了。]

  “不好吧,这刚认识。”周巡看眼王晓梅,对这个操作不知道怎么吐槽。

  [我最了解晓梅了,你明天就要走,今天不给她吃个定心丸,她肯定不踏实,你也知道她做哪行的,不会扭捏的。]

  “……成吧,那谢谢了。”周巡又看眼红酒,挂断电话,然后对王晓梅做了邀请。

  王晓梅愣了下,倒确实没有扭捏,直接同意了。

  “别想太多晓梅,我就是想找个安静可以聊天的地方,一起把这红酒喝了。”周巡却还是解说了一下,看对方只是点头,周巡想,这估计是不信自己的说辞。

  不过也无所谓,脑子过了下酒店名字,离自己与关宏峰现在落座的酒店不远,想到关宏峰,周巡自嘲的笑了下,觉得王晓梅不信也对,作为男人,周巡也自认为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圣人,如果不是人不对,带着酒去跟约会对象开房,纯聊天什么的,简直梦幻。

  果然,等俩人到了酒店,刚进屋王晓梅就打算去洗浴,被周巡拦住了:“别介,你老老实实坐沙发上,跟我唠会儿就成,可别这么大动干戈,这是逼我犯错啊。”

  这下王晓梅是真愣住了,她在的行当遇见的男人很多,开了房真打算纯聊天的是真没有,但想了想便清楚了原因。

  周巡也没理对方,自己先坐到沙发上,然后开了红酒,倒出来后闻了闻,却没喝,直接放到了桌上。

  王晓梅看了他一会儿,到底走了过去,坐到旁边也倒上一杯,刚要喝一小口,被周巡拦住。

  “再喝就多了,放那闻闻味就行。”

  王晓梅又看看对方,什么也没说,放下了酒杯,于是俩人就坐在沙发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王晓梅见对方真的没打算更进一步,不仅如此,似乎聊天的时候,都不如吃饭时热情,看向周巡的表情就开始变的有些失落,话变的更少。

  周巡当然察觉到了,但没吱声,又随便聊了两句,电话响了,是关宏峰,虽然周巡带着通讯器,但用通讯器聊天,显然不如手机看着自然。

  [她应该刚取了凶器,正往你那儿去。]

  “藏哪了?”这东西在公司跟对方家里都没搜到。

  [应该是我们落座的酒店装酒仓库,她刚进酒店先找借口去了趟仓库检查酒,然后奔着你的酒店去了,现在人就在楼下大厅,你在的房间,正好是监控死角,她跟几家酒店都熟悉,弄到钥匙并不难。]

  “真当自己家后花园啦。”吐了句槽,周巡就挂了电话,看向王晓梅:“你不是要洗澡?”

  “啊?”王晓梅一脸懵逼,这翻来覆去的是怎么回事?

  “我改主意了,明天我就要走了,洗洗也行。”周巡站起身,伸手拉起王晓梅,一路推进了浴室:“锁好门。”说完就帮对方关上了门,听见里面没落锁,还敲门提醒了一句。

  王晓梅在卫生间里无奈的上了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左右犹豫半天,还是打开了水龙头,开始脱衣服。

  周巡听到水声,走到茶几旁将杯里的酒直接倒在了地上,然后就坐到沙发上闭眼往后一靠。

  不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等了几秒没有回应,李丹便开了门进来了,扫眼茶几上空的酒杯,又看眼沙发上的周巡,却没见到王晓梅,这让她皱了眉,仔细一听发现卫生间有水声,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她越过沙发来到卫生间门口,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包里掏出了刀,转过身时,却愣住了。

  “嘿,还真是同一把凶器。”周巡念叨了一句,眼睛从有损伤的刀刃上挪开,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扑了过去,虽然他带伤而对手还有把凶器,但对付一个明显没练过的女人,还是不费劲的,李丹反应还算快,看见扑过来的周巡,马上用刀做防御捅了过去,却被周巡躲过,三下五除二就卸了刀具。

  等王晓梅听见动静,只围上浴巾就要开门出来时,周巡已经把李丹压在地上,直接上了手铐,抬头就喊了一句:“穿上衣服再出来。”

  王晓梅一愣,回身都来不及擦拭,直接套起衣服,衣服穿的有些凌乱,但也顾虑不上,慌乱的打开锁推了门出来。

  入眼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李丹被按在地上,脸紧贴地毯,头发有些乱,双手被背在身后,被手铐牢牢拷住,还没等王晓梅说话,下一刻,她听见抬头看着自己的周巡说了句“进来吧”,门就被打开,眼见几个穿警服的人奔了进来,从周巡手上把李丹拉起来,李丹身姿踉跄,被一左一右夹住就要押走。

  “小丹……”王晓梅往前追了一步,却被周巡拉住了胳膊。

  听见声音,李丹头都没回,就这么被警察带走了。

  “你知道她犯的什么罪吧?”周巡松了手,看着被松开后,便坐到地上,捂住脸忍不住哭起来的女人,叹了口气:“你没做错,谢谢你配合警方。”说完,觉得也没什么其他话可以再安慰对方,转身打了电话给小赵,让他联系一下自己对象,他们家,出了点大事。

  收押犯人一切顺利,没有什么意外。

  等周巡走到楼下时,关宏峰正站在门口,背对着酒店,外面早就黑了天,但现在的都市总是不缺少灯光照明,尤其在酒店门口,亮的连地面石砖纹理都看得清,所以站在那里的关宏峰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他双手插在外衣口袋里,看着押李丹上车的警察,没有走上前,只跟过来报告的人点了下头,却还是没动,似乎在等人。

  周巡觉得自己就是喜欢自找罪受,这等自己不是应该的么,居然看个背影都能自我满足,还打算上纲上线,紧怕自己陷的不够深。

  周巡又扫眼押送李丹的车,脚下没做停留,几步上前从后面搭上了关宏峰肩膀:“你怎么看出来,王晓梅知道李丹杀了人,故意配合警方的?”

  关宏峰扫了眼搭上自己肩膀的手,才看向身边的男人:“一个相亲都不化妆的女人,目的显然不是为了约会,何况刚刚跟你相处时,你那么多奇怪举动,她却什么原因都没问,不过中午见到你后,她可能真有点动心了,晚上明显精心打扮过。”

  “看来哥们儿魅力还在啊,前一阵刚被相亲的人甩了,还以为这辈子媳妇都没着落了呢。”周巡甩着刘海,顺口贫了句。

  关宏峰打量对方一下,之后错开目光,往旁边挪动卸掉对方搭上自己肩膀的手,转身走了。

  “嘿老关,我们这是回支队,还是酒店啊?”周巡没在意的紧跟了上去。

  “回了津港,你这院还得继续住下去啊,肩膀的伤又裂开了吧。”

  “我现在这活蹦乱跳的,回家养也一样。”

  “也成,顺便把擅自跟来的检讨报告写了吧,这事儿瞒不住。”

  “行行行,不过老关,别说,你最近好像瘦了点?前儿抱你时,轻了些啊。”

  “周巡,少贫两句吧。”

  “好好好。”
  

评论(28)
热度(130)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