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五

  周关 不逆
  
     十五、
  
  第二天,关宏峰身上的药效已经都散尽,人精神起来,周巡却算长了教训,仔细嘱咐高亚楠看紧了,毕竟他还有其他事要做。
  
  高亚楠连连点头:“放心吧,我指定寸步不离,完璧归周。”
  
  也不知道哪里瞎学的成语。
  
  来到支队后,周巡便开始点人数陪自己出去跑起外勤,更详细查探死者生前情况,其中就点了小赵陪同,然后探查中开始借着机会跟小赵发展了一下革命友情,周巡这个人本来外表就看起来是个爽利、热血的那种男人,说起话来只要他想,总能透出一股亲切熟稔感,让你错以为跟他是兄弟。
  
  用这一招,周巡基本笼络了全长丰支队上下,当然关宏峰不算在内。
  
  如今他也用了同一招,一上午就建立了好感度,不错的印象分,中午带着人回支队后,周巡没跟着关宏峰几人去吃饭,而是直接跑出去巧遇了正跟女友腻在一起的小赵,打趣着来了次三人行的午饭,小赵虽然被打断了约会,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对方毕竟是支队长级别,跟自己还确实很聊得来,便高兴的介绍给了自己女友。
  
  周巡除了交际能力比他的关老师强外,套话能力也是他的一项优秀技能点,只要对象不是关宏峰,基本发挥都挺稳定,且有回应。
  
  于是一顿饭下来,聊着聊着,就把对方女友的职业聊了出来,现场便有些尴尬,周巡抬眼看去,笑了出来:“怎么了小赵,你这媳妇找这么好还不知足啊,甭在意那没用的,哥们儿到现在连个媳妇都没找到呢。”
  
  一句话,让小赵又放松下来,对面浓妆的女人打量着俩男人,也笑着开了口:“不能够吧,周队这职位,加上样貌,还有这张讨人喜欢的嘴,不像会找不到媳妇的人啊。”
  
  “会说话,不过我呢是真没对象,干我们这行,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这前一阵子我还被人介绍了一个,姑娘是真好,可惜我当时有案子,之后又受伤入院,还没热乎上呢,没两三天就催了。”周巡半真半假的聊了起来:“你要是有什么姐妹,只要肯跟我回长丰踏实过日子,介绍下呗。”
  
  “周队,这你可就假了,不嫌弃我们啊。”女人笑着回了句,神情是不信的,倒也见怪不怪,不在意这样的玩笑。
  
  “你看,你们女人就是爱多想,我这职位看着有面,但那工作是把脑袋挂裤腰带上过日子,命都不归自己,谁嫌弃谁还不一定呢。”周巡四两拨千斤,聊的热火朝天。
  
  “行,不管话真话假,周队说话就是中听。”在风月场所混过的女人,场面话都会说,也受用对方给面子的场面话,笑的到越发真心起来。
  
  饭吃的愉快,为了赶回局里,周巡跟小赵倒是先买单走了,周巡付的钱,并决定拿回支队报销,这顿饭毕竟是正经八百的工作。
  
  眼看到支队时,小赵支支吾吾,终于说出了口,要求对方别把自己女友的事情说出去,周巡不意外,也一口答应了:“不是我说,我们这怎么说也是政府机构,我看老刘挺想培养你的,如果你是认真的,听哥们儿一句,让她换个职业,这样容易耽误你前程。”
  
  “我知道,我都跟她说好了,她现在其实也没做……就是帮姐妹们拦活。”小赵说这个,还是有些抹不开。
  
  “嘿,还挺仗义,成吧,把心放肚子里,哥们儿不是多嘴的人。”保证完后,周巡就下车跟小赵一起进了支队。
  
  而下午,便把这事儿直接详细的转告给了关宏峰。
  
  “要说这女人的妆,我也很难看透,但跟死者绝对不是一款脸,是个爽快果敢的女人,不像你形容的凶手,不过你昨晚误喝的那瓶水,还真是这女人带过去的,今天她也带了两瓶过去,都给小赵留在了车里,我顺了一瓶回来。”周巡说着把水瓶递给了高亚楠,让她检查看看。
  
  “也不会天天给他下药。”关宏峰扫了眼,但也没阻止,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起来。
  
  “那我们是直接去查对方的交友人际关系呢,还是再等等?毕竟……现场连个指纹皮屑啊鞋印都没有,不好轻举妄动吧?我们都没法给你们出鉴定对比,弄个不好,这就算打草惊蛇?”小徐难得有参与侦破讨论环节的机会,还挺积极发言表现。
  
  高亚楠闻言瞪过去一眼:“把这水做下分析。”显然是在打发人,小徐于是蔫蔫的拎着水瓶走了。
  
  “两位领导,现在怎么办?”回过头,高亚楠就问了句。
  
  关宏峰放下摸下巴的手,看向了周巡:“把刘队叫来吧。”
  
  “得,我这算是彻底两面不是人了,行吧,你等着。”话落,周巡就走出了会议室,去把刘队带了回来。
  
  关宏峰对刘队交代了一下小赵的交友情况,以及目前局势,然后让对方不要声张,并讲起下一步的布局方向,周巡听完在旁边先皱了眉。
  
  刘队倒是没什么太多变化,只对小赵的事情消化了下,但马上点头表示会全力配合,接着召集来几个亲信,几人开始商讨起后面的细节,期间周巡一直皱眉不时向关宏峰那边扫几眼,欲言又止,关宏峰全当没看见继续吩咐,周巡没辙,最后只能开门见山:“老关,拿自己当诱饵啊?”
  
  “你都说,我怎么都是她目标,不过是让她加快行动速度。”关宏峰这句堵的周巡没上来气,张着嘴没接下去。
  
  “我其实也觉得有点冒险。”刘队左右看一眼,明白周巡担心自己破案升职的宝贝疙瘩出事,便体贴的开了口:“既然我们清楚对方选受害人的方式,找符合条件的人出来当诱饵,估计也行?毕竟听说关队你身体不是很好,放你单独行动,这确实……挺为难的,但伪装成凶手的目标人就不一样,凶手一向不在意目标人身边多个男性,我们多派个身手好的人过去也好策应。”而且实话,就利息关系来说,关宏峰如果出事对刘队的影响不是很好,他私心上,也并不想冒这个险。
  
  刘队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但关宏峰还是摇头拒绝了:“符合条件的人,在队里不是那么好找。”
  
  “我看……高法医就很合适啊。”刘队身后有个小伙儿小声说了一句,让刘队愣了下,然后扫了眼高亚楠,确实外形非常符合标准,不过考虑到她跟关宏峰之间的关系,刘队又看向关宏峰,果然看到对方皱了眉头。
  
  “呦,这主意还打到我身上来了。”高亚楠倒是没在意,笑着出声点了头:“行啊,能帮助破案,我倒是无所谓。”
  
  “亚楠。”关宏峰并不赞同:“没有必要。”怎么都是冒险,他犯不上让高亚楠去冒这个险,真出什么事,他也没法跟宏宇交代。
  
  “这怎么说的,我也是支队一员,何况照比关队你,我还能光明正大带个保镖在身边,就这么决定吧。”高亚楠麻利的敲了板。
  
  刘队看看在场几人,又留意了一下没出声阻止的周巡,想着怎么说人家周巡才是现在长丰支队一把手,既然对方都默认了,那自己也就没什么可犹豫,便在关宏峰又要开口前,也敲了板:“那就麻烦高法医了,关队,不是我说,要是你去,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排人手保护你,互相体谅一下。”说完,刘队不给对方下句话机会,转身就走了。
  
  高亚楠也觉得,这时候留下来给关宏峰说话机会,不是个好主意,也找借口去了法医室,看看那瓶水的鉴定结果。
  
  “周巡……”
  
  “老关,哥们儿烟瘾有点犯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打断要开口的关宏峰,周巡起身掏着烟就走了出去,跑支队门口吞云吐雾去了。
  
  自从受伤后,其实他很久没碰烟了,毕竟医院不让吸烟,出来后也只抽了两次,昨晚是第一次。
  
  周巡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刚刚的事,关宏峰想对他说什么,他大概心里都有数,刘队望过来的眼神,他也不是没看到,但他自己还没想好。
  
  这任务下来时,周巡的心其实就没消停过,两名刑警遇害的事实,就摆在那里,虽然干他们这行的本来就跟危险相伴,本来也不应该大惊小怪,但说真能放宽心不在意,是不可能,大家都是普通人,敢于冒死跟不怕死是两回事,敢于自己闯,跟看着身边人去涉险,又是另外一回事,为了这,213时周巡心理压力便不小,关宏峰亦然,他们奔走在刀尖上,很多时候差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失去的可能不只是自己的生命,还有他们拼命维护的正义,人民的生命利益,以及身边重视的人,他们敢于用自己的命去博弈,并非对生命麻木,正相反,因为他们足够正视跟珍惜,才会为了他人甘愿犯险。
  
  这是关宏峰跟周巡两个性格脾气都南辕北辙的人,最初会相识的原因,也是周巡会一路跟着对方走到今天的理由。
  
  然而无论多少原则跟正义,遇上情感时,总会发生不同的化学反应,好的坏的,一起涌上来,开始需要去划分平衡,这点来说,周巡一直觉得特别羡慕理智的关宏峰,不管他遇见什么事,总能第一时间就将这些情感摒弃,选出最理智的那条路走下去。
  
  忘记身边人感受,也忘记自己的。
  
  苦不苦,周巡不好评价,因为关宏峰这个人,让他不敢去思考。
  
  但一路过来的艰难,却是实实在在摆在面前。
  
  不过好在,周巡跟了对方这么多年,比上不足,但也学会了如何跟世界妥协,跟自己妥协,以达到所需的权衡利弊。
  
  也好在这类事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周巡觉得,自己做决定总不会太慢。
  
  果然,一支烟下去后,周巡就清醒了很多。
  
  有些事不管多不想选择,但都要面对,有把秤放在那里,是用来望而生畏,因为人心还有把尺去衡量分寸。
  
  显然关宏峰是在周巡心里的那把秤上,分量够足,让一头彻底失衡,也压的周巡喘不过气。
  
  但周巡心里的那把尺,放的不只是关宏峰。
  
  于是掐了烟,周巡撸了撸头发,跑去法医室找到了高亚楠。
  
  从里屋走出来的高亚楠听见开门声抬了头,她刚被某个情商有待商讨的男人,逼着交流了几句,转头就见又来一个熟人:“怎么周巡?跟我来联络感情?”
  
  “亚楠,这事儿不好玩,别瞎参合,回头我跟刘队说一声。”事儿虽然想明白了,但烦躁感还是没减,周巡进屋就又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才说话:“关宏峰我管不住,你就别添乱了吧。”
  
  高亚楠回了个笑:“怎么说?我就是尽自己义务。”
  
  “你一个法医,去第一线当诱饵算什么义务?”周巡紧跟了一句。
  
  “当初捉捕金山时,我怀着孕,你怎么没说太危险,别让我去跟着对方?”高亚楠也不让份,堵的周巡一口烟没吐出来,呛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再接再厉:“周巡,有些事,你不想坦白,我也犯不上逼你承认,但有些话,也不用我说的太直白吧?”
  
  怼的周巡没再说话,低头开始猛劲抽烟,高亚楠顾虑着后屋的人,觉得这话头还是有些危险,点到即止,便也没打算继续,只看眼低头抽烟的男人,想了想,怎么结束话题。
  
  然而她还没做出反应,周巡呼出口烟,抬了头:“高亚楠,你什么意思?”声音有些沙哑,还带些疲惫。
  
  看着面前这情商不欠费,但是顶磨叽个男人,高亚楠习惯性冷嘲热讽了回去:“这次我还真不是为了案子,我去,总比让你家关队冒险强吧,你一开始不也没阻止我,现在跑来担心我安全?周巡,你可真是性情中人啊。”
  
  “艹!”周巡紧跟着就骂出一句,别说,这句话还真是戳中他软肋了,难免让本来就烦躁的心,又乱了一拍,皱着眉看向面前的高亚楠,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最后吐口烟,撸了下头发,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烟头,点着头,压着嗓子,一字一顿到底承认了:“是,我TM喜欢关宏峰,怎么了?我还不至于为了这个,把你扔出去送死。”顿了下,烦躁的在桌子上掐灭了烟,直接扔到地上,周巡甩着刘海又抬起头看对方一眼:“我还是那句话,关宏峰,我是真TM管不住,你就别瞎参合进来了,这里有得是做好牺牲的前线刑警,你个有老公孩子的人,好好干自己本分的事儿就行。”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高亚楠站在那里眼看着关上的门,就皱了眉,感觉到对方躁动的情绪,想想也是,算算年头,这事儿要是真的,对方这感情线拉的也算够长,何况昨天关宏峰刚被药放倒,今天估计就要扔出去当诱饵,对周巡来说,着实不是什么好体验。
  
  不过……她是真没想到,死鸭子嘴硬的人,今天能这么果断的就承认了,这时机……也不知道该说是好还是不好,高亚楠回过身,果然看见从里屋走出来的关宏峰,见高亚楠望过去,错开了些视线,高亚楠顺了下刘海,也看向其他地方,一时真不知道怎么跟她大伯哥接话了,再望回去时,对方正下意识的摸着下巴,然后又看过来,向自己点点头算打过招呼,之后也走了出去。
  
  门再次合上的时候,高亚楠觉得,她应该给宏宇去个电话,共享一下这“不可说”的局势。


  
  

评论(8)
热度(96)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