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四

  周关 不逆
  
  十四、
  
  刘队赶回来推开法医室门,就看到周巡跟高亚楠笑着在那聊的正欢,没进门之前都能听见俩人笑声,而旁边是闭目靠在椅子上的关宏峰,场面安详和谐的,有点出乎意料。
  
  “刘老哥?怎么了,一脸着急样子?”周巡听见开门声便回过身,打声招呼。”
  
  刘队有点懵逼,还能怎么了,当然是因为关宏峰遇害啊,然后他看向那个遇害的人:“关队……”
  
  “啊,你看看我,把这事儿都忘记了。”周巡恍然大悟。
  
  逗我么?这么大的事也能忘记?!刘队皱了眉,刚要开口,又被周巡抢了先。
  
  “我家关队吧,前些年办案,受了点伤,这些年身体就不太好,所以在支队里都不值夜班,这昨天坐车折腾过来,今儿又值起夜班,估计身子就没缓过来,没事,别担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休息会儿就好。”口气里一副习以为常。
  
  “我就说,你回来我们就应该直接回酒店,天都这么黑了,在这撑着有什么意义?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喜欢逞强,没一个听话的。”高亚楠在旁边开始数落:“等小徐回来,赶紧带关队回去,真累病了,宏宇过后还得跟我急。”
  
  “亚楠。”靠在那里的关宏峰叫了高亚楠一声,算是配合对方的戏。
  
  于是高亚楠教训的更起劲:“关队,我这弟媳当的也不容易,来之前你弟可跟我嘟囔到耳朵长茧了,让我好好顾着你,别让你瞎折腾,你这身子现在折腾不起。”
  
  说的本来就虚弱的关宏峰闭了嘴,没再吱声。
  
  刘队听了半天,有点琢磨过味了,弄半天对方俩人还有这么层关系,行吧,只要不是被凶手下的手,身体金贵点就金贵点,长丰支队都供得起,让对方给自己破案立功,自己有什么供不起的,于是马上笑着插了句:“你看看,我这也是心粗,确实挺晚了,搜查什么的也不方便,而且你们也是刚到,不差这一晚上,要不先带关队回去休息吧,这不休息好,明天也没法继续啊。”
  
  周巡有点犹豫,最后在高亚楠不太好的脸色下,到底点了头:“成吧,那刘老哥也回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双方一拍即合,嘻嘻哈哈你好我好大家好,于是等小徐回来后,周巡扶起关宏峰上了刘队借给他们用的车,一行四人回了酒店。
  
  小徐带着自己那份饭菜先被打发回了屋子,折腾一圈关宏峰基本已经醒了,下车后便换了高亚楠扶着,也用不上周巡,毕竟他也算个伤员,接着三人带着剩下的晚餐一起回了周关二人的房。
  
  “你怎么样?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关宏峰坐下后,高亚楠就望向关门走进来的周巡,对方肩膀伤没好全,刚刚又用力抱了好几次关宏峰,她估摸着现在可能状态也不太好。
  
  周巡看眼自己肩膀,倒没拒绝,笑着点了头:“那成,省得我自己还得弄半天,一只手是真不方便啊。”
  
  接着高亚楠去取了药箱,周巡脱了上衣,果然纱布已经被渗出的血染红。
  
  “老关啊,你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给兄弟透个底儿呗。”坐下被换药的周巡嘴也没闲着,问那边靠在床上的人。
  
  扫了眼对方肩膀上又有些裂开的伤,关宏峰闭了闭眼,缓了缓一直不散的困意,声音都难得软的带上黏腻感:“这案子迟迟没有进展,是因为从一开始方向就定错了,凶手应该是女性,不出意外,就在从事特殊行业的这些女性当中,或者与之有关的人。”直接给了犯人锁定范围。
  
  “小赵那个女朋友?老关,你今天到底都吃了什么?”
  
  关宏峰摇了摇头:“没。”说完皱了下眉毛,又道:“只是晚上喝的那瓶水,其实是从小赵车里带下来的,下药对象应该不是我,不过看用量,应该也不是要杀小赵。”要不然他今天可能不会这么快醒来,或者能不能醒来。
  
  “艹,行行行,你先说说你目前的侦查方向吧。”周巡都懒得再跟对方掰小心安全这点事,觉得不如靠自己再看牢点。
  
  关宏峰看着周巡肩膀新换上的纱布,摸了摸下巴,才又开口:“凶手杀了四名女性,只有第二名与第四名女性死者身边有男性死者,没有连贯性,说明这不是凶手杀人行为的升级,而是凑巧多了个碍事的男人,凶手才顺便选择一起解决,从男性死者与女性死者的尸体伤痕来看,都布满性暗示,以及明显的情绪化,男性死者大部分为上身受损,下体完好,所有穿刺伤都杂乱无章,每一具发现的尸体也都是随便遗弃在地上,这说明凶手对男性死者极其不尊重,都不愿意花精力去思考怎么杀死他们,只是重复做着一个动作,导致对方伤重死亡,甚至可能带着泄愤的情绪,而没有伤害男性死者的下半身,是下意识的行为,从对男性死者没好感来看,应该是厌恶情绪。”顿了下,关宏峰看眼给周巡包扎好后,便给自己倒了杯水的高亚楠,从对方手里接过水杯,才继续说下去:“黑长发,白色连衣裙,一般都是对纯洁美好形象女人的想象,以及女死者死后被特意摆成双手交叠的保守睡姿,包括整洁的床单,都象征着凶手对端庄纯洁美好的执着,加上女死者只有下体大腿内侧伤口,不是在其他大动脉,而是选了一个靠近女性性器的地方,伤口又刚好可以被裙子遮盖,对比男性死者的下体规避,凶手应该对性非常在意,嫌弃甚至憎恶男性下体器官,却渴求女性死者那样纯洁示人,那么凶手自己,或者她在意的人,应该经历过,甚至现在依然持续与不同男性发生非常糜烂的不正当关系。”
  
  “可是牺牲的警察,同样身为男人,刀伤却越了界,下体也有摩擦等轻微伤,是因为凶手对警察这个职业的男人有莫名好感?所以不会过于规避,而小赵,正在与一名特殊行业的女子发生关系。”周巡刚穿好衣服,就把话接了过来,大概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怎么套路小赵。
  
  “那女人未必是凶手,但她一定与凶手有关系,所以我们得找到她,证实一些事情。”关宏峰靠在那里,说完这才得空把手里的水喝掉,然后喘着气闭了下眼,神情还有些虚弱,药效并没完全消失,接着下意识舔了下唇上的水泽,吞咽着唾液,皱眉又强打起精神睁开眼,让一直盯着他的周巡错开了视线。
  
  关宏峰放下水杯,继续做着分析:“就目前来看,几家酒店周围的黄色据点虽然多,但重叠的却只有六家,你今天也查出来,那五名女嫌疑人正好是出自这六家的员工,也与我在小赵车上发现的名片店名相符,警方受袭,也是因为在试图查探酒店发生命案时的人员重叠名单,只是重点不是那两个男人,而是这五名做特殊服务的女性嫌疑人,让凶手感觉到了紧张。”
  
  “能出入酒店,避开摄像头,知道什么房间在监控器死角,能把受害人引进去,之后混在客人堆里不突兀的,确实要非常熟悉几家酒店的人。”周巡点着头,确定好方向,便决定停止今天的工作了:“行了,我搞定小赵,今天就到这吧,其他事明天再说。”
  
  高亚楠看都商量完了,便站起身把晚饭拿出来,放在柜子上,招呼一起吃,关宏峰实在没什么精神,只吃了两口便撩了筷子,周巡跟高亚楠倒是食欲正常,期间又搭了两句闲话,等都吃完后,俩人又一起收拾了下,高亚楠便回了自己客房,临走前还嘱咐自家大伯哥多喝水,中和掉药效,关宏峰点头应了声。
  
  等高亚楠走出去后,周巡看着床上的关宏峰,就有点犯难,停了一下,才开口:“老关,没事吧?用不用兄弟帮你一把,总不能穿着这身睡觉。”
  
  关宏峰摇了摇头,接着坐起身开始脱衣服,动作虽然很慢,但手还算稳,周巡看了一会儿,上前帮对方把脱下的衣物规整好,脱到只剩下里衫时,关宏峰站起身走向了洗手间洗漱,脚下还有些发软,但也没什么大碍,周巡便也没上手帮衬对方,倒是又给对方倒了杯水放床头柜上,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顺便铺了床。
  
  等关宏峰带着满身湿气出来时,周巡已经坐在自己床上,拿着烟犹豫了半天,最后抬头看着已经冲完澡的关宏峰,把烟收起来,放在床头,起身进了洗手间去清理自己。
  
  关宏峰侧开身给对方让了地方,然后看眼铺好的床,走过去坐下,又扫了眼床头柜的水杯。
  
  周巡洗了头擦完身子出来时,关宏峰已经躺下,床头的水杯空了,看了一会儿,周巡甩着湿淋淋的卷刘海,又倒了一杯放过去,然后自己就躺在了床上。
  
  灯是没法关了,周巡想着,看了会儿天花板,屋内很安静,关宏峰的呼吸声也非常小,几不可闻,过了一会儿,周巡动了动身子,慢慢侧过身,因为肩膀的伤他也只能面向关宏峰方向,然而看到的不过是个背影。
  
  不过也正因为是背影,他才会感觉心安,周巡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盯了多久,别说,对方睡起觉来,确实安静,跟他醒着时给人感觉也差不多,连翻身都基本没有,反正周巡就着这个姿势,一直到困意找上,也没看到对方翻过身来的脸。
  
  


评论(9)
热度(84)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