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三

  周关 不逆
  
  十三、
  
  出了酒店门,周巡从对方特意要了一辆车,打算自己四人单独用,刘队也爽快,直接腾出来一辆说在这边的几天,就用这它代步,有辆车总是方便的,周巡谢过后,与关宏峰一行四人便坐了上去。
  
  司机当然不是周巡,毕竟他现在带伤,可以的情况下,他没想折腾自己,于是小徐被临时推去当了司机,跟着大部队开回支队。
  
  “你跟这刘队,挺熟啊?”坐上车就剩下自己人,高亚楠开始八卦了。
  
  “还成,肯定没跟你熟,不用吃醋啊。”周巡接了句,还没等对方怼回来又接下去:“我还是给你们科普下这刘队吧,别看他看着就是个脓包,实际他也确实是,但为人处世确实有一套,与刘长永不太一样,这刘队把上下级关系处理的都特别好,最会笼络人心,你看老关,他上来就对你那么热情,直接一副全权交给你处理肯定配合的样子,是不是感觉特舒心啊?这人啊,其他本事没人,就看人讨好人用人有一套,他是浓包,他手下可不都是,被凶手袭击那两个警察,就是他最信任的帮手,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帮他破了不少案子,立了不少功绩,这有能耐的人甘愿给个脓包干活,还尽心尽力,你们就知道这浓包有多少能耐了。”
  
  “这人设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啊,对了。”高亚楠侧脸看向前面副驾驶的周巡,一脸恍然大悟的接了下去:“这不就是你么?”显然没放弃怼回去。
  
  “嘿!那能一样么?我可是师从你大伯哥!埋汰谁呢?”周巡四两拨千斤,把球踢了出去。
  
  “所以你人际关系这一套,都是跟他学的?”关宏峰扫过去一眼,下了结论,他可没忘记周巡刚刚在屋子里对刘队说了句对方教导的好。
  
  “哥们儿是自学成才,我跟他一共相处都没有一个月,他教得着么?”要真说自己这点不务正业的能耐到底怎么来的,只能说是被逼出来的潜能,周巡很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原本是个什么脾气,一个心情不好就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人,跟过去的他说,你以后会学会假笑周旋,他估计一百个不信,如今被逼到懂得看人脸色,他家从来不喜欢打理人际关系的关老师真是功不可没。
  
  “总之,老关你还是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他肯定为了破案,会全力支持你,有什么需要直接提,不用跟他客气,不过,你要是有什么方案需要他冒险,就算了吧,他可怕见血。”周巡做了总结。
  
  “嗯。”关宏峰点了头。
  
  不一会儿,一行人便到了支队,高亚楠与小徐跟着先进了法医室,周巡与关宏峰则是去会议室开始研究起前几宗案件更详细的资料证据,及现有的侦破进展。
  
  “女死者的出身、工作、人际关系,都没有重合跟相似地方,要说相似,就只有性别,年龄,还有她们都是长发,每个发生事件的客房,又正好都在监控器死角上,根本没有可参考映像。”负责给两人讲解现有进展的姓赵,高高瘦瘦的一个小伙儿。
  
  “查过酒店的客人名单么?”周巡插一句。
  
  “查过,几家酒店确实有重复名单,最后核实有七个人分别在出事前后于这几家酒店登过记,有五名是女性,两名男性,就是在查这两位男性的时候,我们支队的探员出了事。”
  
  “查到了什么?”关宏峰合上了资料,抬头望过去。
  
  对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查到,那两名男性是化名,登记用身份证都是假的,我们后来根据监控摄像头,以及酒店服务人员的回忆,还原了这两名男性的体貌特征探查了一下,也没查到,线索就断了,这事情太怪异,也太凑巧了。”
  
  “剩下五人呢?”
  
  “啊?那几个女人?没什么必要吧,这种会偏爱攻击女性的犯罪者,一般都是男性。”小赵说完,看见刘队对自己使了个眼色,又马上接了下去:“不过为防万一我们还是查了,剩下这五个女人是从事特殊服务的小姐,所以才会经常在不只一家酒店登记,是领客人过去。”
  
  关宏峰坐在那里摸着下巴,思索起来,周巡看过去一眼,转向了小赵:“能给我们看一下这五名女嫌疑人的资料么?”
  
  “当然。”虽然不觉得有什么用,但人家要,小赵便在一堆资料里找了出来递过去。
  
  周巡接过翻了翻,皱眉:“只有这些?”
  
  “怎么了周巡?”刘队旁边看了半天,适时插了一句。
  
  周巡还没说话,关宏峰先站起了身:“先去法医室看看,之后再说。”说完转身就走了。
  
  小赵也机灵,马上起身跟上去带路。
  
  周巡撸了下刘海也站起身,先回头招呼了一声刘队:“刘老哥,一会给我派一队人吧,精明点的,带我走访一趟?”
  
  “你亲自去?那关队?”老刘对派人倒是无所谓,支持破案么。
  
  “老关就算了,他留在这,我跑习惯了,还是自己去方便。”
  
  “行啊,这都没问题,不过你带着伤,凡事悠着点,让我的人上就行。”刘队答的痛快,也不在意人家到底喜欢怎么办案,周巡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俩人便一起到了法医室。
  
  “今早的女性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凌晨1点左右,男性死者8点10分左右断气,两名死者死亡时间有明显误差,前面几名死者的尸体我也看了,男性死者身上都是穿刺伤,乱刀捅死的,落刀点杂乱无章,无迹可寻,可以说非常随意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伤都在肚脐上方,跟上面的一塌糊涂相比,下面没有一点损伤。”周巡跟刘队进来时,高亚楠其实刚刚开始向关宏峰汇报结果,听到门又打开,还抽空扫了眼进门的周巡,嘴下却没停:“而女性死者,都是割破大腿动脉放血死亡,所以穿上裙子摆在那里,根本看不到伤痕,嘴唇跟乳头都有轻微红肿,身体也有一些痕迹,应该是死前唇齿吸允造成淤血,俗称吻痕,不过下体没有被侵犯过,自然也不会有精液残留,不管是男性死者还是女性死者,都没有明显挣扎痕迹,早先也做了药物检测,是大剂量的安眠药,不过今天这名男性死者,显然被扎伤后清醒了一下,还爬行出一段距离,但身上指甲等地方,只有酒店地毯纤维的残留物。”
  
  “警察呢?”关宏峰指牺牲的同志
  
  “身体里同样有大剂量安眠药,乱刀扎死,所以我才说很奇怪,同样是男性,但他下半身却有明显被拖拉过的痕迹,也有轻微擦痕,而且有三刀明显过了肚脐,甚至有一刀还化破了大腿上侧,看创口切面,应该是刀不小心划破的。”高亚楠停下,从小徐手里接过份报告翻看了一下,又道:“不过凶手够专一长情的,这么多具尸体,应该用得都是一把刀,我刚刚重新检查了一下所有尸体创口面,发现杀害警察时,明显因为意外,让刀刃有了损伤,应该是有一块刃面缺口卷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有几道伤痕出现了撕裂伤,创壁不够平整,带有挫伤带,在这之后,几位死者身上的伤口,也出现了此类特征,以前的尸检报告,要看一下么?”说完把报告转给了关宏峰。
  
  关宏峰摆了下手,没有接。
  
  “关队,你不觉得这几具女尸,长得都很像么?”高亚楠收回报告递回给小徐,又插了句。
  
  “你这么一说,嘿,还真的跟你有几分相似。”周巡把话接了过来,换回高亚楠不善的一撇。
  
  关宏峰抬头也看眼高亚楠,接着转身面向了刘队:“刘队,你派一队人出去,查一下除了刚刚知道的五名从事特殊行业的女性,看看还有哪些此类行业的女性经常出入出事酒店,越详细越好,再有……”
  
  “老关,还是我去吧。”还没等关宏峰说完,周巡先站了出来。
  
  关宏峰看着他皱了眉,最后还是点了头:“成,你还有伤,小心点。”
  
  “没大事儿,放心吧。”周巡点头应下,就笑着拉走了刘队,关宏峰后面的交代便也省了下来,多年默契,不用事事都说的那么清楚。
  
  周巡这一出去就是一天,他刚走不一会儿,新死者的身份已经送到了关宏峰这里,但并没有太多用处,关宏峰只是扫了一遍,便看起地图,这个地方他确实不够熟悉,对几个酒店的方位需要重新认识分析,并不时接到周巡的汇报电话,标上酒店附近黄色据点的位置。
  
  等周巡快回来时,已经是晚上饭点,关宏峰拒绝了邀约说等周巡回来再说,于是其他人都先去用餐,会议室一时只留下关宏峰高亚楠还有小徐三人,而关宏峰面前的地图上已经标注了不少地方,并画分出了区域。
  
  等周巡回来时,没管其他的,先讨了杯水,之后才坐到关宏峰身边:“别说,地方还挺多,黄色事业发达,环肥燕瘦都有啊,要不是哥们儿还时刻记得自己是个警察,都想栽里面感受下了。”
  
  关宏峰皱了眉,最近周巡喜欢挑不中听的话,在自己面前说这一点,越发的明显,他想装察觉不到都难。
  
  高亚楠扫了一眼俩人,阻止了要插嘴搭话的小徐。
  
  “说真的老关,这凶手是谁我先不管啊,就凭他能找准办案出力的到底是谁,还能找机会作掉对方这一点,不奇怪么?”
  
  现在会议室里也没有别人,就他们四个,周巡便敞开了说。
  
  “查查那个小赵吧。”关宏峰放下地图,也喝了口水。
  
  “什么意思?”周巡皱眉,开始思索怎么能避开耳目,查支队里的人,毕竟这里可不是长丰支队,没有那么多他熟识了解的人在。
  
  “未必是内鬼,被利用可能性高,小赵身上,味道挺呛的,衣领上还有残留化妆品痕迹。”
  
  “不准人家有女朋友啊,不是都像我俩,一把年纪还是单身的,老关。”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那他的女朋友可能从事特殊职业,上午接触他时,身上还没沾染气味,中午饭点之后,他明显脸色更红,头发微乱,气息不稳,脚步发浮,衬衫有解开过痕迹,衣领沾了化妆品,皮带扣位置也有细微变化,袖口扣子被打开忘了扣上,说明他中午刚经历了一场性事,身上沾染的气味要比一般女性身上的化妆品味道浓重得多,然而他出去时间不到四十分钟,与对方接触时间最多三十分钟,所以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我问过,这周边没有旅馆,最近的住宅区也要步行十分钟。”关宏峰冷静分析着,周巡却听的有点头疼。
  
  “所以他要么野战要么找个无人的厕所解决了?不然根本不够来回时间啊。”旁边的小徐忍不住插了一嘴。
  
  “还有车,就他警察这个身份,在自己工作区域野战跟厕所都不安全,车的可能性最高。”周巡帮着解答:“但就算人家车震了,也不能说对方就是从事特殊行业吧?喜欢车震的一抓一大把,喜欢浓妆艳抹的良家女人,也不是没有。”
  
  “对对对,要是有机会,我也想试试。”小徐又插了一嘴,被高亚楠瞪的缩了脖子,不敢再插话。
  
  “我没说,这代表跟他发生关系的女性就是从事特殊行业。”关宏峰皱眉看向跟自己较劲的男人:“我只是说他中午这么短的时间内,跟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发生了关系,地点可能是他车里,所以下午我找借口让他开车带我去了趟最近的超市,在他车上发现了张名片。”说着从兜里掏了出来,典型的色情行业热线宣传名片。
  
  周巡只扫了一眼,又看回关宏峰:“老关,你今天还干什么了?”声音明显有点咬牙切齿。
  
  关宏峰眉皱的更深,疑惑的看过去,打量着态度奇怪的周巡,没说话。
  
  “这地方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人对你跟前跟后的伺候,但你现在却是犯人最大目标,知道小赵可疑,还跑去坐人家车出去逛?老关,你是真不知道自己身手几斤几两是么?”这语气已经明显不太好,除了213事件时俩人发生分歧冲突,周巡才会说几句重话,一般情况下,这样的语气是不存在的,尤其在还有其他人在场时。
  
  “周巡。”关宏峰因此,也有些恼,但还能维持住语气平稳:“你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休息。”言下之意,犯不着在这给大家找不痛快。
  
  周巡看对方一会儿,感觉自己这算是都打在了棉花上,撸了下刘海,烦躁的点点头:“行,我倔不过你,但是老关,你下次再走出支队时,告诉哥们儿一声,成么?”
  
  关宏峰也不想因为这事,莫名其妙跟对方僵持住,皱眉点了头,然后又喝了口水,看起地图,不再说话。
  
  他不吱声,周巡也没了动静,只是看看时间点,望了小徐一眼。
  
  小徐看见对方眼神,没明白,又望了回去,周巡无奈的转而看向高亚楠,高亚楠顺了下头发,转头喊声小徐:“那个……你出去买点饭呗?我们就不出去吃了,在这凑合一口吧,放心,周队报销。”
  
  “别,是队里报销。”周巡连忙纠正了下,被高亚楠翻了个白眼。
  
  小徐周围扫一圈,好么全是领导,还真就只能自己去买饭,也没法子,乖乖跑了出去,突然有点怀念有小汪跟周舒彤在的日子。
  
  小徐刚走,关宏峰也站了起来。
  
  “干嘛老关?”周巡马上问了过去。
  
  “去卫生间。”对周巡异常的紧张,关宏峰忍不住叹了气,回答完便走出会议室,周巡犹豫再三,到底没跟上。
  
  “你怎么了?用不用这么惊弓之鸟?我都替关队累的慌。”高亚楠在关宏峰走后开了口。
  
  “你今天看的那个警察尸体,硬了才七天,医院里躺着的那位,至今没醒,你觉得我拖着伤来干嘛的?”少了个关宏峰,周巡掏出烟抽了起来,说出的话都慢了半拍,全没了刚刚的急躁感。
  
  高亚楠用手扇了扇,疑惑的看他:“怎么?冷静下来了?刚刚那躁劲呢?”
  
  “嘿,我不躁点,老关能真当回事?”
  
  果然,高亚楠摇了摇头,又扇了下烟,忍不住怼过去:“伤还没好,少抽一根能死啊,把那点脑子用在戒烟上,你还能多活十年跟他嗑。”
  
  “是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寿终正寝,这话对我没诱惑力啊。”周巡笑了声,也没追究对方话里话外又在试探自己,全当没听懂,开始有一茬没一茬跟高亚楠闲聊。
  
  俩人聊了一会儿,见关宏峰还没有回来,周巡皱了眉,看眼时间,已经快过去二十分钟,没再说话,马上起身就奔向了同楼层卫生间,刚推开门,就看见关宏峰躺倒在了地上,卫生间并不昏暗,显然不会是黑暗恐惧症发作,周巡大步过去蹲下,先试了呼吸,还在,高亚楠随后也赶到。
  
  “关队?”跑过来蹲下身后开始检查,脉搏呼吸都正常,也没有什么其他症状,最后在周巡担心的眼神下松口气,对他摇摇头:“应该没事,先送法医室吧。”
  
  周巡于是背起关宏峰,直接跟着高亚楠去了法医室,也引来了更多人主意,消息马上传到了刘队那里,让他放下筷子,急忙赶了回来,这刚请来的大神,参与案件第一天就出事,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自己还打算退休前再跳一级呢。
  
  而周巡高亚楠这边,已经把关宏峰放在了椅子上,周巡站在旁边扶住,防止对方跌到地上,高亚楠取了药,为对方打了一针。
  
  “打的什么?”周巡发现关宏峰昏迷倒地后,眉头就没松开过。
  
  “促醒剂,我想着如果是凶手干的,关队多半是被下了安眠药,试试吧。”高亚楠回话的档口,药已经推完。
  
  而在刘队刚踏进支队院门时,关宏峰已经逐渐转醒。
  
  “老关,没事吧?”见对方终于醒了,周巡连忙问道,扶住对方的手又紧了下。
  
  关宏峰浑身还软弱无力,头脑有些昏沉,看着面前的人,眼皮都勉强睁开,大脑却没停止运转,微弱的喘了一会儿,强打起精神开了口。
  
  周巡耳朵贴近对方听着,点了头。
  
  关宏峰便又闭上了眼休息。
  
  

评论(8)
热度(89)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