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十二

   周关 不逆
  
   十二、
  
  临近津港,一起酒店连环杀人案引起轰动,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三个月犯人连续作案三次,皆是在星级酒店,目前共四名死者,三女一男,然而到现在,警方依然毫无线索可查,束手无策,甚至在执行侦查中,还有警员被凶手袭击,一死一伤,一时搞的人心惶惶。
  
  无奈之下,上面的人突然想起,他们还有个一心破案无心政治的实干警察关宏峰,对方那高达95%以上的破案率,更曾经有6年全年案件侦破的辉煌业绩在,都让他成为最适合借调人选。
  
  虽然因为213事件,关宏峰是被降职复聘,归队后担任了副队长职位,但上面是从来不会考虑之前有什么不愉快,能用上的人,自然要物尽其用。
  
  于是一纸调令,关宏峰从长丰支队被外派到了隔壁市,限时三天内侦破案件,于昨晚10点左右住进了现在这家带温泉的五星级酒店,鉴于长丰支队法医鉴定方面的领先技术,被临时借调参与侦破的还有法医室的高亚楠与小徐。
  
  “老关,这地儿的温泉是真不错,舒筋活血,这趟休假我没白来。”周巡泡在温泉池里,感叹了句,他两只胳膊搭在背后的大理石沿上,其中一只还带着绷带,连到胸前,是前不久的伤,还没全好。
  
  而关宏峰正在周围走动,打量温泉池四周围环境,闻言回过头看着一脸享受的周巡,不咸不淡的回句:“伤还没好,非要跑出医院跟着,你也算是玩命休假了。”
  
  关宏峰这次出来,是领命执行任务,然而周巡显然不是,挂着支队长职位的周巡,前一阵子因为任务受伤住进医院,至今还没伤好出院,要不是这起案件非常棘手,本来只剩下关宏峰这个副队长的队伍,怎么也不可能再把他外派,造成群龙无首的局面。
  
  至于周巡,一个还没批准出院,被医院几次三番告诫应该安心修养的病人,纯是自己擅自做主偷跑出来的。
  
  “难得有机会么。”周巡接了句,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伤确实不适合作妖,更不要说长时间泡温泉,于是意思意思,沾湿了身体便站起了身:“得,这绷带还得重新包扎,我回去弄下,老关,你也下去泡会儿吧。”对被自己硬拉来泡温泉的人交代了句,便转身回了房间。
  
  关宏峰望着对方背影,又四处打量了一下,想了想便也回了房,他来这本来就不是为了泡温泉。
  
  两人开的是一间有两张单人床的双人房,关宏峰一伙儿三人带着公家命令,自然花销全部公家报销,然而周巡不是,所以到了酒店,抠门一族的周巡,抱着能省就省的心态,就要跑去小徐那里挤地方,关宏峰看了一眼一脸为难,不想跟领导亲密接触的小徐,最后开口让周巡跟自己住了一间,于是便订了这间双人房。
  
  对此,周巡顿了下,说不上愿不愿意。
  
  等关宏峰也回到房间,打开门时,就看见周巡正拆着绷带,一只手操作多少显得笨拙些,于是关宏峰关上房门,走过去接手了对方工作。
  
  周巡也没矫情的拦着,这活自己干,是真不方便,索性坐在那里,看着关宏峰给自己换纱布上药再重新包扎的整个过程。
  
  “你还真一下没泡,就这么回来了?”周巡也是感觉无语。
  
  “我不是来玩的。”
  
  “是是是,工作么,老关,一会儿局里那边,我陪你去。”
  
  “再叫人发现长丰支队长偷溜出医院?”
  
  “嘿,这天高皇帝远的,还管得了我?”周巡笑着收回被包扎好的胳膊,把纯棉汗衫穿上,又套上绒衣,去拿夹克。
  
  “老周。”关宏峰抬头看向对方,到底把一路上没来得及问的话问了出来:“你大老远带着伤跟来,什么事?”对方带着伤跟过来,当然不可能真是为了蹭休假或者温泉。
  
  周巡转过身瞧眼关宏峰,笑了下,还是穿上了夹克外套:“我这不是担心你么,特意跟过来保护你,你可是我们长丰支队一宝贝疙瘩,我还指着你给哥们破案出成绩,好升官发财呢。”
  
  “你这带着伤,真动起手来,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关宏峰实话实说。
  
  “这话唠的。”周巡把关宏峰的外套扔过去,站那里看着坐床上不动的男人,笑的特好看:“别说,看你这么关心我,哥们儿特受用,给你当肉盾都得跟去了。”
  
  关宏峰看问不出什么,便也没再多废话,拿着外套起身穿上,不忘回一嘴:“当肉盾倒是无所谓,但下次再想当时,还是掂量掂量,把防弹衣穿上,我怕子弹把你打窜,我还得挨一枪。”
  
  “嘿!”周巡知道对方这是埋怨自己身上的伤,但他也没辙,不给对方挡刀,还能眼看对方挨砍怎么着,无奈的把衣架上围巾取下来递给对方,周巡连连点头认错:“行行行,谨记关老师教诲。”
  
  关宏峰带好围巾,扫对方一眼,见周巡那还是偏敷衍讨好的脸,也是有点无奈的错开目光,懒得理对方的走了出去。
  
  周巡看眼关宏峰背影,撸了下刘海,紧跟上。
  
  然而两个人还没走出多远,就停下了脚步,望着离自己住的房间只隔了五间客房的位置,那房间门下正慢慢渗出血。
  
  周巡跟关宏峰俩人互相望一眼,周巡马上转身去找了楼层服务员。
  
  “开了门就转过去,别往里看。”很多时候,周巡都算是比较细心的人,然而女服务人员却没管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门打开后,便听见了她的惊叫声,算是通知了本楼层还在的其他客人,发生了大事。
  
  周巡叹气,安抚了一下对方,然后叫她去通知领导,还有报警。
  
  关宏峰没管身后的状况,看着门口躺着的男人,还有他身下一滩还在流动的血,蹲下身试了试脉搏呼吸,已经停止,便起身避开尸体,顺着尸体身后的爬行血迹走进了室内,不出所料,客房的双人大床上还躺着一具女尸。
  
  相对于门口男人的狼狈,这具女尸却干净端庄,毫无血色的面庞一脸安享,一身白色衣裙纤尘不染,双手交叠在腹部,黑色长发梳理的整洁,披散在身后,连身下的白色床单都是经过整理,几无皱褶。
  
  周巡随后跟了进来,扫了一眼床,就转身开始查看屋内。
  
  “没人,但浴缸里有血迹。”结果毫不意外。
  
  “通知亚楠。”关宏峰走向浴室看了眼,整个浴缸注满水,腥红一片。
  
  周巡甩了下刘海:“还用我通知么?刚刚那服务员一嗓子足够了。”
  
  果然,话刚落,就听见门口小徐一声我靠,接着是高亚楠的冷嘲热讽:“领导给我们安排在这酒店,是跟凶手沟通好的?”
  
  “嘿,这句听着舒坦。”周巡接上一句。
  
  关宏峰听见,抽空扫了俩人一眼,又开始工作。
  
  “门口这个是刚断气不久啊,致命伤在胸口,看起来应该是……”高亚楠直接蹲下开始查看尸体,实话说这么热乎的现场,做警察的人能碰到的几率不算大,毕竟他们一般不会自己当第一发现人,然而高亚楠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喝问给阻止了。
  
  “你……你们干什么的?!”来人是被通知的领导,刚赶过来就看到一个男人在那里翻着尸体,一个女人探头扒拉着尸体,一时有点没明白现场人物关系跟状况。
  
  高亚楠抬了头,看对方一眼:“啊,小徐。”接着喊了声小徐,便低头继续查探尸体。
  
  憨厚的小徐只能站起身,笑着开始对来人解释起来。
  
  “初步判断,至少中了十刀,没技术没美感,跟死的那几个女性比起来,凶手非常敷衍了,与上个男性死者一样,根本是直接乱刀扎死的。”来之前,高亚楠已经看过前几名死者的尸检报告,于是结合对比了一下。
  
  接着她起身走了进去,开始查探重头戏。
  
  然而绕了一圈,却没法下手。
  
  “等他们来的吧。”关宏峰也知道,现在不是很方便,又不能大动作挪动尸体。
  
  于是高亚楠站到了一边,只开始粗略检查下可以探查的部分。
  
  还好不久便听到警察到场的声音,速度还挺快,周巡闻声探头看向门口,小徐已经跟对方交涉上,接着一位四十多的刑警探头往里看了眼,跟周巡正好打了个照面,然后又看到他身后那个身影,推开了小徐直接走了进来。
  
  准确停在关宏峰身后:“关队?久仰大名啊,你可算来了。”语气里的热情真诚,让闻声回过身的关宏峰愣了下。
  
  看看伸过来的手,关宏峰也伸手礼貌回握:“刘队,客气了。”关宏峰虽然不认识对方,但基本资料来之前还是看过的。
  
  “不客气不客气,这凶手算是把我们折腾的够呛,有你来我算是彻底放心了,想怎么干,你直接说,我们这边绝对配合。”刘队点头笑着,爽快的应承。
  
  “好,时间紧迫,我们开始吧。”对这样干脆的配合态度,关宏峰是满意的。
  
  刘队这才松开手,招呼人进来开始配合工作,然后转身就对上周巡,脸上的笑又大了几分,把脸上的皱纹挤的像朵菊花:“周巡,你小子怎么来了?”语气里是惊喜,接着走上来就是一个熊抱,却被敏捷的躲了过去。
  
  周巡在对方一脸疑惑下,指指自己肩膀:“老哥哥,使不得,兄弟这可是带伤过来帮衬你,一听到你这边有案件,直接从医院床上爬起来的,你不是还打算对我下狠手吧?”周巡这句话说完,继续查探现场的关宏峰就看了他一眼,其实对周巡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认识了一堆人这点,关宏峰一直觉得很奇怪,但也不太在意,便从来没深想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够意思,不枉我看好你小子一场,不过我看你不是过来帮我,是怕我亏待你们关副队吧?”长丰一宝,那也是远近闻名,同样靠着有好手下,才能一路升官的刘队,自然懂对方为什么能当个宝贝疙瘩一样跟过来。
  
  “瞧你说的,有老哥你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然后又凑近对方一点:“但不是我跟你夸耀,如果我家关队还破不了的案子,那估计谁来都白扯,所以你这心可以放肚子里了。”
  
  “这我自然信得过。”毕竟关宏峰战绩放在那里呢,可不是装饰品,说着拍了拍周巡另一边肩膀,换了话题:“行啊小子,有前途!”怎么个有前途法,没说下去,毕竟从一把手降到二把手的正主就在旁边,话说三分就够。
  
  “哪里哪里,还不是刘老哥教的好,受用。”周巡倒是不避讳的,反正关宏峰是肯定不会在意,自己对这职位也实在没所谓。
  
  “能过来个人,帮我搬一下尸体么?”高亚楠在旁边看半天热闹,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如果不是俩人站的位置有点碍事,她倒是也懒得管,纯耽误时间。
  
  “这位是高法医?”刘队闻声望过去,顺便让了让地方。
  
  “对,高亚楠,这有点能耐的人吧,都有点小脾气,队伍不好带啊,刘老哥多担待点。”周巡笑着打了圆场。
  
  “放心,刘哥明白。”刘队也不在乎。
  
  不一会儿,现场已经勘察完,没有过多线索残留,也没找到凶器,一直注意着关宏峰的周巡看对方停了下来,便知道差不多结束了,也不用等他开口,直接转向身边的刘队:“刘老哥,差不多了,回去再说吧。”
  
  “好,这就收队,马上回去。”刘队也不婆妈,直接点头,收队了。
  
  


评论(6)
热度(80)
  1. 彤彤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