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九

   周关 不逆
  
  你们没看错,这里是【老夫老伴】里案件的正确打开方式!
  
         
  
   九、
  
  临近黄昏的郊外荒野处,躺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衣衫不整,尸体残破不堪,仿佛被野兽撕咬拉扯过,已经不剩多少皮肉。
  
  关宏峰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又抬头看向四周环境,现场地处偏僻,但前面不远处到底是有可通车的宽广车道,也不能说渺无人烟,不过身后却是茂密的树林。
  
  “老关。”周巡从车道方向走来,站住脚时拍了拍手上的灰,才说话:“前面不远处,有一辆灰色的小跑,确认是死者的,证件齐全,财务都在,车里没被翻过,过去看看?”
  
  关宏峰点点头,向着周巡回来的方向走去,周巡瞟了眼地上的尸体,然后跟上脚步,给对方带路。
  
  车的大体情况与周巡描述差不多,关宏峰只看了一遍,没有更多有用讯息,便没多做停留,又折回了尸体这边,这种地方,旁边都是泥土地,最容易留下些脚印,但如今却什么都没有,考虑到前几日的连雨天,关宏峰从周围地面,又望向尸体,摸了摸下巴。
  
  “这不会真是野兽干的吧?这附近也没听说有什么野生动物啊?难道是发狂的狗?”小汪瞧着尸体上的撕咬痕迹,念叨了一句,直念的周舒彤向四周林子小心翼翼瞄了眼。
  
  “这撕咬是不是野兽我现在回答不了,但女性尸体上这几处致命创口显然不是利爪造成的,还有明显锈迹。”高亚楠站起身,说完向小徐摆了摆手才转向关宏峰:“关队,我就先带回去了。”
  
  关宏峰点点头:“收队吧,回去后再说,周巡,你再留点人,查探下周围环境。”
  
  “哦,好。”一直在后面跟前跟后的周巡听闻,马上应了声,接着回身下令,一起归队,再吩咐小汪带上几个兄弟,走访下四周环境。
  
  趁着天还没黑,周巡开着车带上关宏峰,先回了支队。
  
  高亚楠那边的尸检报告倒是很快,尸体情况稍微有些复杂,两名死者死亡时间至少一个月,女性尸体里残留精液,是男性死者的,死时俩人应该正在发生性关系,女死者的致命伤是刀造成,死后身体又被劈砍跟撕咬做了部分分割,而男性尸体身上虽然也有很多刀伤,但最后致命的是喉咙上的咬伤。
  
  “类似野兽那样,被咬破咽喉,气管破裂大出血死亡,之后尸体同样被劈砍跟撕咬做了部分肌肉组织的分割,这场分割至少七天前还在持续。”高亚楠脱下手套,拿起报告递了过去:“因为所有咬伤都有重复伤口叠加,包括刀伤,不太好确认,加上还有腐烂,我没法给出更多可供参考的答案。”
  
  “就是说……不能确定是什么动物?”周舒彤记着小本,抬头问了句,然后又奇怪的看眼尸体。
  
  “我是说,不排除是人的可能性。”
  
  “可能性多高?”关宏峰插了句。
  
  “这个不好回答,应该很高吧,野兽一般来说,牙弓照比人类的要窄,牙齿也更尖锐,咬痕较小而深,通常呈现椭圆形或长方形V形,尖牙常导致组织撕裂刨和挫裂创,且伴有较深的刨腔,就这方面来说,即使是腐烂后的咬痕,也没有过多明显的野兽痕迹,但相对的,也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不是因为其他原因,破坏了伤口的外在形状,毕竟错乱的刀痕跟腐败迹象,让创口已经很难辨认,而且……你看这。”高亚楠指了指几处没有切割伤,也没有啃食痕迹的伤处:“好几处还能辨认的创口,确实是动物习惯性的咬住进行撕扯后,导致了皮肉拉扯断裂。”
  
  “老周,周围环境查探的怎么样?”关宏峰合上报告,问向身后的人。
  
  周巡刚好挂了电话,闻言抬头看过来,稍微有点走神,看着关宏峰的侧脸顿了下,才点头应声:“哦,周围啊,三面环树,背靠大山,空气清新,交通也算便利,是个野战好去处啊。”
  
  关宏峰为对方的回答转过了身,眼神奇怪的打量起身后周巡,高亚楠就直接翻了个白眼,周舒彤大眼睛呼扇呼扇的,但是没敢做太多表情。
  
  周巡瞧着面前的关宏峰,向前走了两步,嘴角咧了个满不在乎的笑:“你看你老关,你还不信,那地方如果不是个野战好去处,就那眼看着要成深山老林的地儿,能半个月就被发现尸体?”
  
  这话倒也是不假,因为尸体第一发现人,就是一对打算去那里野战的情侣,不过现在问题显然不在这,关宏峰又看了一会儿明显故意话不往正题聊的周巡,这时法医室门被小汪推了开来。
  
  “师父,勘察完了,那地方真的都是林子,没有人烟,不过我们走了半天后,发现似乎有个房子。”小汪刚进来,就直接做了任务报告。
  
  “什么叫似乎?我叫你去是让你玩猜谜游戏的?!”周巡见了小汪就毫不留情吼了过去,俨然一副可算找到发泄桶的样子,引来关宏峰又一眼。
  
  被吼的莫名其妙的小汪缩缩头,也算习以为常,继续汇报起来:“就是离的有点远,看不太清到底是不是,那地方好像需要绕过去,这天都黑了,也找不到路,我就先带人回来了。”
  
  “行了,先到这吧,差不多就下班,明天再去看。”没等周巡说话,关宏峰先下了命令。
  
  小汪马上点头应声,瞟了一眼他师父张开的嘴又闭上,一脸被憋回去的样子,觉得还是不要留下来好,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
  
  “那……关老师,我也先走了。”周舒彤收起本本,也准备回家,毕竟现在关老师不归她送。
  
  关宏峰点点头,周舒彤便提着背包也走出了会议室。
  
  “一个个的,就下班最积极。”周巡没好气嘟囔一声。
  
  “你是怎么了?”高亚楠在旁边瞟了他好几眼:“接完电话,就跟吃了呛药似得。”
  
  周巡闻言,转头看高亚楠一眼,撸着刘海又转回来,看着已经穿上外套的关宏峰,直接换了话题:“今天关宏宇来么?”
  
  高亚楠也已经开始收拾起来,闻言又瞟去一眼,还没开口回答,关宏峰接了过去:“你有事?”
  
  “嗯。”周巡简单应了声。
  
  关宏峰带上围巾,抬眼看他:“老周……”
  
  “没大事。”周巡直接打断对方要出口的关怀慰问,笑了下:“就我家亲戚,没事做又闲不住,找我寻开心,非要把我折腾去见个姑娘。”
  
  关宏峰没想到是这么个事,愣了下,想起不久前卧底那次任务,对方似乎提过打算回来后相亲成家,想到这,便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这里也没别的事了,你先走吧。”
  
  周巡看了对方一会儿,在关宏峰又一脸疑惑的抬头望过来时,点了点头:“成,那我就先走了。”然后又向高亚楠打了声招呼:“你送一下老关吧,偶尔给你次尽尽弟媳爱心的机会。”
  
  “我还得谢谢你,是不是?”高亚楠笑了下。
  
  周巡没再说什么,手伸到裤兜里,一边掏着烟,一边转身拉开门走了。
  
  关宏峰望着关上的门摸了摸下巴。
  
  “怎么,关队?”拿起包,高亚楠走了过来。
  
  “没什么。”看眼已经收拾好的高亚楠,关宏峰先去开了门:“宏宇今天过来?”
  
  “外面等着呢,正好忙到现在也没吃晚饭,一起去吃点什么吧。”
  
  “嗯。”
  
  在关高一家三人高高兴兴去聚餐时,周巡经历了一晚上的暗潮汹涌,他自己作的。
  
  整个晚餐时间基本都让他用来跟自己作斗争,别说,他今晚见的女人确实不错,不错到早对关宏峰死了心的周巡,都难免考虑了一下可能性,于是整顿饭吃下来,对方什么感觉,周巡不知道,他自己是真心实意觉得,心累。
  
  等到终于客客气气送对方回家时,周巡站人家楼下就没走,抓紧时间抽了根烟,缓解缓解,靠着车身吐着烟圈,周巡抬头望向天空,也不知道自己在望什么,这里没有老关家的灯,也不是那片楼区,只能看到点点星光,还有皮肤上带凉意的风,几阵风下来,让他清醒不少,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楼上人发来的短信。
  
  [要不要上来喝杯茶?]
  
  简单几个字,显然对方注意到自己还没走,周巡看着字发了会儿呆,一时有些恍惚,在“茶”字上流连了下,最后叹口气,简单回了句。
  
  [不了,太晚。]
  
  发送后,周巡掐灭了抽到一半的烟,开车门坐了上去,一脚油门回了家,他确实得醒醒,他得先把白天的案子结了再说。
  
  

评论(8)
热度(65)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