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你是我的巨星(周巡X关宏峰-架空明星梗)一章完结

        周关  不逆
  
    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想试试流水账的明星梗,但这个梗还是好容易ooc啊,随便看看梗玩吧,不要认真……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突然让我觉得老关都会好追了OTZ。
  
   一、与你相遇时我还不是我
  
  影视娱乐圈是一个非常惹是非的地方,不管性格如何,进到这个圈子里,混的好便会有焦点,也便会惹上是非,只是或多或少之分而已。
  
  因此,周巡一直觉得关宏峰并不适合这个圈子,但他却是从出道开始,便一路串红到如今的,当仁不让的巨星。
  
  关宏峰的明星之路可以说非常传奇,二十岁刚刚出道,就接了一部小制作电影担当主角,那时候的他容貌清秀,长的奶不兮兮,这次拍摄,本以为只是一次积累经验的机会,却没想到凭借这部偏文艺的电影获得了最佳男主角,从此身价百倍,又靠着得天独厚的演技以及运势,从此好片片源不断,大奖也接到手软,基本把国内所有最佳男主奖项都领了一遍,一路走来可以说是星途璀璨,从来没有阻碍。
  
  25岁时,他的经济公司便单独以他的名义,成立了个人工作室,那时的周巡正处于低谷时期,抱着理想毕了业,却没有好的机会,也没有赏识他的人,浑浑噩噩在各个剧组里当着群演混日子,这个圈子里,如果你不是个腕,甚至有的时候都不是个人,周巡脾气不算太好,当被人推搡辱骂,或看着同伴被欺辱时,便更加暴躁,在各剧组里都有过打架记录,最高记录是打着打着,变成了群架,他打一群人,还赢了,后来直接被写入了黑名单,一时间没有戏可接,连群演的活也丢失,没戏时他便开始喝酒灌醉自己,每天的醉生梦死,后来的周巡每次在访谈中说这段日子时,常用眼白浑浊形容当时自己的状态,可见其时光的昏暗。
  
  而他与关宏峰的相遇是场意外,当时关宏峰所在的那个剧组,便是之前周巡闹事打群架被彻底拉黑的那部剧,那天晚上的大明星正好下戏早,而小群演正准备去哪里喝点酒,抬头就看到正躲记者的关宏峰。
  
  周巡没见过关宏峰本人,但对方的名气他不用见过,也认得出,看着对方穿着臃肿,带着帽子口罩,把自己捂的严实,明显特意穿了一身深色让自己尽量融在夜色里,却偏偏围了一条鲜艳色的围巾,而躲闪的身影也因为臃肿的穿着显得有些笨拙,甚至在一个转身下差点被脚下的台阶绊栽,眼看要被记者抓个正着。
  
  周巡说不好当初为什么会突然走出去,拉住对方勾肩搭背装着哥们儿,转个身进了附近餐厅,避开了身后刚听见动静转过来的记者。
  
  后来,突然被抱住的关宏峰扫了眼周巡,叫出了他的名字,还说要请他吃饭,周巡想也许好名声坏名声一样,都可以让人出名被记住,自己这估计是前不久一打成名了?
  
  这顿饭周巡吃的很舒心,难得没有喝酒,包间里安安静静,只有他一个人狼吞虎咽的声音,关宏峰倒很少动筷子。
  
  一直到吃完后,周巡听到对面那个清秀的男人说如果还想在这个圈子混,明天过来找他。
  
  周巡桀骜不驯惯了,尤其面对一个长相比自己还稚嫩年轻的脸,便还是那副不屌全天下的表情,问对方自己凭什么要听他的。
  
  到现在周巡还记得对方的回答,平平淡淡的一句:你没得选择。
  
  这句话说的清浅平静,跟关宏峰给人的感觉一样,也致命的直戳周巡死穴,让他半天没缓过劲。
  
  周巡那个时候不是很懂对方到底是处于什么心态,居然会对自己这滩烂泥伸出援手,后来他跟关宏峰时间长了,对其认识越来越多,了解越来越深,便懂了几分。
  
  那是关宏峰独有的惜才与悲悯心态。
  
  再后来的周巡成为第一个签约在关宏峰个人工作室名下的艺人,他开始尽量收敛脾气跟着关宏峰到处跑,最初的两年关宏峰总会利用自己的便利,为对方在自己的戏里偶尔谋几个配角出演,于是俩人总是一起进剧组工作,基本形影不离,虽然不是每次都有周巡戏份,但他却时刻在关宏峰身边,那时候很多人看到周巡甚至不觉得他是个独立的演员,而是关宏峰的助理。
  
  关宏峰是有眼光跟能力的,加上个人影响力,周巡跟着关宏峰的第二年,关宏峰成功为周巡在一部知名导演的电影中,介绍了个男配角色,戏份不算少,武戏比文戏多,而周巡是个平常就喜欢健身练习各种格斗技的男人,这样的角色可以说量身定制,因此靠着这部电影,周巡以武星头衔获得大量关注。
  
  更是在同年接了一部以他为主角的动作片,一炮而红,赢得最佳男主角奖。

  
  二、那些虚情假意的缠绵悱恻
  
  接着一年,周巡已经可以单打独斗,不用靠着关宏峰的人脉接戏,而关宏峰却整一年都没再上戏。
  
  这是因为两年前便有一个熟识的导演想冲击戛纳奖,而来找过关宏峰,他相中了关宏峰近30的年纪,却依然俊秀奶气的容貌,加上不俗的演技,非常适合担任自己影片的男主角,这是个涉及同性题材的电影,主要因为男主的一生中曾经有一位男性伴侣,对其影响很大,男主是个好家庭出身的小少爷,在海外认识了流浪艺人的男二,也就是唯一的一位男性伴侣,俩人这段感情所占据影片篇幅不是很大,但却有几场亲热戏,为了这个设定,导演花了大把力气才说服了很少演爱情戏码的关宏峰点头。
  
  为此他甚至经常拉着关宏峰一起磨剧本,让他更好接受影片的情感尺度,如今正是最后一年的冲击阶段,关宏峰因此放下了手边所有工作,陪同这个导演一起磨戏。
  
  后来这个剧本出现了一些变动,那个流浪艺人的选角总是让导演不满意,兜兜转转一圈,他相中了关宏峰旗下艺人周巡。
  
  而周巡当时正有一部极好的大制作找他当男主,可以让周巡的事业更上一层楼,总公司也在找他商讨,单独为他开个人工作室问题,作为一向以艺人前途为考量的关宏峰,是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阻碍旗下艺人发展的,导演知道这事,思来想去便耍了点滑头,没跟关宏峰商量直接找上了周巡。
  
  话里重点非常清晰,虽然是同性题材,但如果这次可以成功,关宏峰的名气显然会更上一层楼,直接走向世界,而且你也可以借着这次,走入国际市场,让全世界观众认识你,机会难得,所以希望对方能认真考虑一下。
  
  然而周巡并没考虑,直接点头同意了,虽然这听起来很荒唐,他甚至都有些难以想象自己怎么去跟关宏峰演一对恋人。
  
  至于个人工作室的事情,他早就拒绝。
  
  “是因为关老师是你的半个老板跟恩人么?”
  
  后来周巡在各种节目里都被这样问过,但他每一次都打混过去,从没正面回答,直到所有人都不在问,直接将这句问话当成肯定句,来描述他与关宏峰走过的那十多年。
  
  而那部电影在当年获得了大成功,不仅仅拿到戛纳电影节奖,更是斩获了国内外大小奖项无数,关宏峰也凭借电影将各个男主角奖拿到手软,因此在世界打响名声。
  
  周巡也并没为此耽误事业,凭借着这部电影,斩获多枚男配奖项,证明了自己除了武戏外,文戏上也有出色表现。
  
  再后来的俩人一路顺风顺水,一晃而过十多年,周巡在电影里流浪艺人的胡子卷发形象,深入人心,他也再没改过,这让他看起来越发成熟有魅力,常被称为行走的荷尔蒙,而关宏峰经历了岁月,丢掉了清秀奶气的外表,却又提炼出不一样的高冷气场,就连各个主持人都常吐槽说,每次对方皱下眉,自己这要出嘴的问题,就经常被噎住再也问不出口。
  
  关宏峰工作室旗下艺人不少,各个都有真才实学,然而这些年下来,最当红的还是只有周关二人,但两人却再没合作过影片,甚至连综艺或者访谈节目想请两位一起,都没成功过,除了各种颁奖典礼能看到俩人偶尔一同出现的身影,再也没有交集讯息,连互相采访时都变的很少提及对方,关宏峰说只想回答跟现在影片有关的话题,大家都懂这位巨星的性格,便不在提其他八卦,而周巡总能插科打诨把话题岔开,绕回要宣传的影片。
  
  这一切到底怎么开始的,众说纷纭。
  
  大家不清楚原委,周巡却很清楚,就是那部获奖的同性电影在作怪。
  
  他们两个本来就很熟悉,更不要提因为关宏峰人肉复印机的美名一直在外,所有台词剧本基本扫一眼便能记住,让跟他这么多年的周巡哪敢怠慢,虽然不如关宏峰,但也基本练就了两三眼便能背下l台词的能力,再加上搭档起来的默契度,经常让镜头一次便过,这让导演省下不少时间跟心力,但唯独几场床l戏卡了好几遍。
  
  周巡看着面前人,实在有些放不开手脚,每次刚碰到对方就下意识缩了手回来,生怕触动了什么神l经,让自己那点心思都暴l露l出来。
  
  关宏峰倒是还好,一直敬业的配合对方,每次发现对方顿住后收回的手,忍不住皱眉。
  
  “周巡,你没事吧?”在导演又一次喊卡后,关宏峰弯腰向坐在床l上的周巡看去,表情跟声音的情绪变化,跟他演戏时的波动比,只能说相当于无,还好周巡知道这就是关式关心了。
  
  周巡抬眼看了看那张28岁依然稚l嫩的清秀脸,又看看对方清冷的目光,最后站起身走向导演,谈了几句,导演沉默了一会儿,又走向关宏峰,在他耳边低语,关宏峰皱眉扫了眼周巡,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于是再开拍时,关宏峰的眼睛被布条蒙住,看不见那双清冷的眼睛,周巡知道对方也便看不见自己的,才得以放松了下来,接着伸手推搡着对方,让关宏峰的背抵上冰冷的墙,捏住下巴吻住那个男人,手从下面探l入对方衣服里向上摸去,然后捏下巴的手松开,拉住对方胳膊一带,俩人又双双跌进旁边的床l上,手拉了拉旁边的被褥盖住了俩人一部分后,分开对方的双l腿,探上去的手开始往下滑,把关宏峰挤在了床与自己身l体之间,周巡感受对方伸向自己背部抚l摸的手,便又加深了这个吻,这一次周巡没再停顿,一路从对方的唇吻到脖子,手在关宏峰身上抚过,听见对方的喘息声,在抬起对方腿做动作时,关宏峰眼睛上的布条,早因为俩人动作滑了下去,因此睁开眼不小心对上了一双带着欲l望的眼睛,关宏峰愣了下。
  
  床l戏当然不是真的,只是摆着动作做表情,方便导演捕捉一些角度镜头,但是周巡的吻却是实打实,当他看到关宏峰的愣神,便低头又吻了下去,舌l头在唇齿间滑过,藏在被里的手向下一探,捏上了对方的臀l肉,惊到的关宏峰下意识一躲,周巡便再没轻举妄动,这时也听到导演喊话。
  
  这组镜头第一遍已经结束。
  
  后面就是看有没有需要补拍的角度,来决定两位演员用不用重新演绎一遍。
  
  这场戏彻底结束后,再拍此类亲l热戏,周巡便颇有点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怕露了馅,可以说演的真情实感,也彻底让关宏峰皱了眉,开始经常摸l着下巴,用奇怪眼神扫向周巡。
  
  再后来,影片上映大获好评,虽然周巡演的是男主伴侣角色,论起戏份,却是货真价实的男二,但依然拿了不少奖项,影片不久后的一次颁奖典礼,俩人一同参加了,分别拿下了男主男配奖,下了场又跟其他工作室的人聚会喝酒,关宏峰那次难得没提前回家,大概是因为俩人是轻装出行,身边都没跟着经纪人之类的,同一公l司的只有他们俩位,因此最后周巡喝高后,是关宏峰送他回得家。
  
  那天晚上有太多巧合,巧的让周巡产生了错觉,于是当自己被送到床l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起身要走的关宏峰时,突然想起影片里对方的回应,便忍不住伸手拉住了对方,把对方扯倒在床l上吻了下去,又在对方挣扎时绑了人家手脚,还上l下l其l手,差点做到最后。
  
  如果那天晚上周巡不是真喝太多,最后昏睡过去,他还真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停下来,这就非常艹蛋了。
  
  第二天周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对方熟睡的脸,跟被自己绑在床头的双手,还有一身被撕扯开的衬衫。
  
  于是周巡捂着脸,骂了自己一句,便听到关宏峰一贯淡漠的语调传来。
  
  “松开。”大概是被周巡的动静惊醒的。
  
  周巡放下手看到对方没什么表情的脸,必须说,场面挺尴尬的,尬的周巡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跟动作,一直到对方看他半天不动后皱了眉,周巡才反应过来,马上伸手给对方松了绑。
  
  “老关……我……艹!”瞧着关宏峰坐起身,揉着手腕下床,周巡试图想解释清楚自己对对方多年的感情,但又无从开口。
  
  关宏峰听到对方的低骂回过身,表情都没变,扫了对方几眼才开口:“周巡,下次还是少喝点,这是我,要是昨天送你回来的是哪个女星或者女工作人员,甚至你的女粉丝,事情就不是骂几句能解决了。”一嘴的公事公办跟教导。
  
  周巡闻言抬头望了过去,眼神里颇有几分不可思议跟无奈。
  
  “收拾收拾吧,今天下午你还有工作。”关宏峰说完低头看眼自己已经被扯的没法看的衣服,又扫了眼地上被对方昨晚扔掉的外套,也皱的不成样子。
  
  没辙,他走向周巡的衣柜,随便挑出一件汗衫跟外套,脱了自己的上衣换上。
  
  “老关……”周巡看着对方的动作,到底没忍住开口唤了句,关宏峰却还是没说话,穿戴好后,没再看对方一眼,转身走了。
  
  房门关上的时候,周巡忍不住又捂脸骂了句,然后用手抓着自己乱糟糟的刘海,转身踢了脚床。
  
  而从那以后,关宏峰避开他的姿态便逐渐显现,到后来的,除非工作需求,基本要老死不相往来。
  

  三、害怕失去时才学会拥抱
  
  久而久之,也不知道哪里传出了两人不和已久的传闻,当事人一个不出来解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解释起好,传闻就越传越真,让两家粉丝也开始将信将疑,是不是俩人已经决裂。
  
  也不能怪八卦记者一直拽着两个人的关系大作文章,毕竟关宏峰与周巡在娱乐圈算是一股清流,完全抓不到桃色新闻的俩明星,便只能在俩人恩怨情仇上多着笔墨。
  
  要不是俩人拍完那部同性题材后,就一副不对付样子各自忙碌起来,媒体本来想着异性不行,同性桃色绯闻也可以撒撒,却在两方沈默拼事业下,不攻自破,溃不成军。
  
  然而,就在大家已经习惯了这几年俩人按部就班的工作新闻后,却传出消息,俩个人居然又将同时合作一部双男主警匪电影,分别饰演亦敌亦友的两位男主,展开殊死较量,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刚刚出来点信,便让不少媒体跟两家粉丝一起沸腾,更不要说那部同性电影招惹来的西皮粉。
  
  接着,看看影片导演,正是当年关宏峰第一部作品的执行导演,再看看投资方,却是让周巡第一次崭露头角的那部影片当年的投资人,大家于是明白了这次强强联合,大概是托了人情债的福。
  
  紧接着媒体开始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挖掘八卦,并且遵守某关巨星的规则,采访时都与影片相结合。
  
  什么两人再次合作什么感想,还有没有默契?
  
  什么上次演情侣,这次演亦敌亦友关系,会不会演技把握尺度不好拿捏?担不担心观众看着俩人会出戏成过往形象?
  
  什么这么多年没合作到底是因为什么?传闻俩位虽然在一家公司,还是上下级关系,但却一直不和,这次合作是不是因为人情债,才不得不重聚首?
  
  关宏峰在记者发布会上从头都木着脸,没怎么说话,大家也都习惯了对方寡言少语,表情淡漠,没关系不还有一位笑着撸刘海的。
  
  周巡看眼记者,又扫了眼不太想说话的关宏峰,自觉拿过了话筒:“这次还真是托人情债的福。”

       开口就给了媒体肯定答案,让下面的人聚精会神等更棒新闻,与此同时关宏峰扫过去一眼,周巡看到了,媒体也拍进了画面。

       “毕竟这些年关老师都不接动作戏了,让我们两个人一直没什么机会合作,难得他们说动了人,关于出戏……”说到这周巡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指了指身边已经人到中年,早没了白嫩的清俊容貌,气质又更冷了几分的关宏峰:“我觉得应该不会,坦白说关老师他真不是个会保养的人,你们还能从他身上看到那个白嫩少爷,我才真佩服。”

       说完,现场就传来笑声,场面倒是又轻松起来。

       关宏峰对拿自己容貌说事从来不在乎,倒没给什么反应,记者笑过后还是没放过俩人合不合的问题,估计是俩当事人今天都在场,还是为了新合作开发布会,媒体便有点前仆后继,一副不问出点什么便不罢休样。

       于是周巡想了想,在一片热闹的采访间突然侧身贴向关宏峰,咬起耳朵说悄悄话。

       “老关,糊弄一下吧。”

       关宏峰愣了下,之后侧脸看过去,接着也向前靠了靠,假意附在对方耳旁咬耳朵:“我还有事,一会儿我先走。”

       周巡笑了开来,控制面部表情,又贴过去:“这时候你就跟我聊这个啊?演戏也演全套吧,说几句开心的事?”

        “我没什么可说的。”关宏峰也嘴角稍微放松笑了下,回的却冷硬。

       俩个人举动在镜头下,似乎谈的很开心,然而周巡咬咬后槽牙,最后撸撸头发,把肚子 里的妈卖批都撸干净,抬眼还是笑嘻嘻,一双桃花眼望过去自有情谊,正对上浅笑瞟过来一眼的关宏峰视线,目光撞个正着,这一眼对视,让西皮粉先着了火。

       最后这些小动作便在记者的摄像头下记录的清晰,没得到答案的记者也算变相满足,第二天就发了文章。

  不外乎两主演在记者会多次走神私下相谈甚欢,不合言论不攻自破,记者会上周关二人私下交头接耳数次,还面带微笑,难道真是重修旧好?等等。
  
  电影拍摄过程倒也算一切顺利,两位主角都非常敬业,默契也不减当年,甚至因为这些年更多的经验积累,配合起来更加顺利,从走位表情到台词,都会回馈给对方精彩的细节,准确接住对方所有的戏。
  
  后来有一场室内戏,俩人互相拉扯缠斗,最后关宏峰身手不敌周巡,被按在墙上对恃,这场戏并不算武戏范畴,从头到尾都没有太多身手招式,仅仅是感情发泄时,两个男人凭借情绪的撕扯,停下后是彻底决裂的一段对话。
  
  周巡在拍这场戏之前,特意找了个安静地方坐了会儿,脑子里又想起早年那次合作,自己把对方按在墙上吻,之后又从墙上拉扯到床上。
  
  而这次这么近距离,甚至没有章法的撕扯剧情,周巡需要好好理清下脑子,他怕自己一不留神演的过火,就真的悲剧了。
  
  但还好,过程一切顺利,多年的磨练让周巡确实入戏快,把握准确,并没被其他思绪干扰,就算看着近在咫尺不停喘息的人,也没心猿意马,谢天谢地。
  
  在导演的一声卡下,周巡的谢天谢地就都不翼而飞了,捏着对方衣领的手迟迟没松开。
  
  “周巡!”关宏峰离他最近,自然是第一个察觉反应过来的人,于是他皱眉低声喊了句对方名字,是用来警告周巡。
  
  周巡听见对方不太开心的语气,到底是松了手,却没让开,反而直接靠了上去,一副太累找人支撑样子,就把人抵在了墙上动弹不得,外人看不见的那只手悄悄搂上了人家腰,嘴靠在对方耳旁呼气:“还真怀念能在镜头前吻你的日子,老关。”声音压的很低,却让关宏峰僵住了身体。
  
  等导演他们往这边注意时,周巡挥了挥手,只说着有点累,要缓缓,关宏峰皱眉算是演戏演全套,自然的伸手扶住对方,然后俩人互相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去休息区坐下。
  
  甩开周巡的瞬间,关宏峰的表情就更加难看,眉毛越皱越深,并且下意识的又摸上了下巴,周巡注意到了。
  
  这部电影虽然是警匪动作片,但关宏峰担任的主要还是文戏,周巡在电影中武戏比文戏多,几场重头打戏都在他身上,而相反,关宏峰的角色设定本身便是脑力工作者,文戏比武戏多一倍不止,但毕竟还是逃不过虽然少的可怜,却还是在的武戏。
  
  导演还特意放在了最后拍,那是一场集装箱枪战戏码,主角在逃亡时上了集装箱,后面追赶的敌人也紧跟追上去几人,而女配这时候上了大吊车,在男主与集装箱里的敌人搏斗时,吊起整个集装箱,男主顺势把几人相继推下去,之后集装箱被移出包围圈又放下,男主再跳下来,与女配汇合继续逃亡。
  
  然而戏却在这里出了意外,这场戏拍了三次,在最后一次时,集装箱吊上半空后,只剩下一名群演没被推下来的戏份,关宏峰与群演手里拿着刀具,互相撕扯,正被群演用刀抵住脸,链接集装箱与吊车的锁链却在这时突然断裂,整个集装箱往下坠落,因此群演手中的刀力度失了分寸,带出血,而集装箱下落时又磕碰到旁边吊着的一堆钢管,带动废弃的钢管晃了晃,最后倾斜着滑落出来,砸向集装箱。
  
  关宏峰因为一直站在集装箱偏门口位置,所以在集装箱落地瞬间,他就被甩了出去,落地后还有些头昏,也顾虑不上自己脸上的血,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钢管晃着倾斜到一边,便也想不了那么多,转头又冲了进去,把还在集装箱里的群演一把推出了集装箱,同时钢管已经借着倾斜的角度滑了下来,纷纷落下,将集装箱砸的不成样子,也将关宏峰扣在了里面。
  
  当时周巡的戏已经杀青,但他却一直没有离开剧组,时常跟近关宏峰的戏,所以发生意外时他便在不远处,他是第一个冲进现场,却束手无策,只能等着救援人将集装箱撬开缝隙,才在一片狼藉中抱出了满身是血的关宏峰,然而整个过程长达两小时。
  
      索性当他把对方抱上救护车送到医院,经过及时的抢救,一切都还来得及,这让周巡终于找回了呼吸,松了半口气。
  
  然后便衣带不解的守着关宏峰,关宏峰在加护病房整整昏迷了一个月,才彻底脱离危险期清醒过来,关宏峰睁开眼的时候,视线还有些模糊,适应了一下光线,便看到周巡坐在病床边,一身邋遢,双眼布满血丝。
  
  当感觉到自己手背上落下的冰凉液体时,关宏峰看着那个男人想,自己到底不是铁做的。
  

  四、十五年是我爱你的开始,不是放弃。
  
  这场意外可以说让媒体又炸了锅,但好歹结局是好的,没人员死亡,伤的最重的男主也安全抢救回来,而电影因为本来这次拍的就是最后一组镜头,加上同一片段已经有两版,倒是没为着男主的意外耽误进度,已经进入剪片环节,剧组人在关宏峰住院期间,也前后来探望过几次。
  
  如今已经清醒的关宏峰靠坐着,皱眉看床边某个男人削苹果,一脸的不认同。
  
  “别介啊,我好不容易有个光明正大理由休假,你还一副要赶我的样子。”周巡削好苹果,切下一块送到对方嘴边,关宏峰扫了眼没动,没辙,周巡自己美滋滋吃了起来,眼睛往面前人的脸上一瞟,又看到那刺眼的纱布,这嘴里的苹果突然变的没有味道:“不好吃啊,不吃也对。“
  
  “我没事,周巡。”关宏峰表达了一下,对对方长期留在医院的不满。
  
  “你有事没事,得亚楠说了算,老关啊,下次别这么拼,哥们儿都差点被你吓背过气去。”周巡笑着接了句,把关宏峰多年来的私人医生,也是如今的主治医生高亚楠抬了出来。
  
  “就是,哥,下回这种活,你不如找我去代打。”那边周巡话刚落,这边门就被推开,走进来的是跟关宏峰有张一模一样脸的男人,关宏宇。
  
  关宏宇,关宏峰的同卵双胞胎弟弟,可以说俩人从外表看,那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哪哪都一样,但内里就只能用南辕北辙来形容,关宏宇的存在公众是不太清楚的,毕竟他不算完全的公众人物,而关宏峰从不提自己的家人,然而业内都知道,关宏宇早年当过武替,后来因为身手好,年纪轻轻就当了几部电影的武术指导,然而年轻时候的关宏宇一向没什么长性,干着干着又跑了,便到处在其他行业混了几年,最后开了家物流公司,并且大获成功。
  
  这兄弟俩的过往感情可以说非常微妙,不是不好,但也实在说不上多和谐,平常两个人见面次数不算多,联系次数用关宏宇的说法是,还不如自己找新闻看看他哥动态,都比对方联系自己汇报近况快,还时常嘲讽他哥,自己作为对方仅剩下的唯一亲人,居然还赶不上他粉丝知道他动向来的详尽,自己把对方当亲哥,对方把他当表弟处,就可想而知这兄弟俩平常真见了面,都是怎么相处的,那架吵起来时,是真能翻了天。
  
  关宏峰受伤,关宏宇都是先从新闻上知道的,紧急新闻八卦新闻铺天盖地,之后才接到高亚楠电话,说需要手术,对方昏迷不醒,让他过来签字,然后关宏宇就琢磨着,自己要不是占着对方唯一仅存的血亲身份,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出面点头签字,是不是关宏峰入土为安了,自己都只能靠着看报纸电视或者网络平台知道,再文艺的缅怀一下对方?
  
  气虽然是气,但字还是要签,关宏宇马不停蹄就赶去了医院,之后便再没离开,一直守着他哥,当然其中还有一个赖着不走的周巡。
  
  “你说你那棒槌一样的身手,逞什么能,老老实实找个武替,怕露馅不还有我呢,小爷大不了为你重操旧业。”抓到话柄,关宏宇就再接再厉,他哥从小就太优秀,难得有机会敲打敲打。
  
  关宏峰皱着眉,对这种无聊,单纯只想怼自己的话都懒得回。
  
  关宏宇又打量几眼自家老哥的表情,最后还是闭了嘴。
  
  关宏峰的伤整修养了大半年才算基本痊愈,正好赶上影片的上映宣传,于是勉强出院的关宏峰首次做了亮相,而最吸引媒体的,却是对方脸上那道无法忽略的疤痕。
  
  以这个形象现身的关宏峰,算是让他的粉丝心疼的哀嚎一片。
  
  脸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对关宏峰不是,当媒体都在对着他脸上的疤大作文章时,关宏峰推拒了整容修复手术的提议,只尽心尽力做着电影宣传走访。
  
  而作为男主之一的周巡则一直在身边,拒绝了所有分开宣传的提议,基本全程担当了给对方端茶递水擦汗拿衣服等工作,与其说他在做些宣传,不如说是在给还没完全康复的关宏峰做陪同照料。
  
  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关宏峰对对方的举动倒是没有排斥,回到当年周巡刚跟对方时的光景,形影不离,宛如贴身助理般的关系。
  
  几次下来,大家慢慢把对疤痕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周关二人最近宣传时,常常出现的亲密动作里。
  
  记者刚刚提问导演一句,觉得对两位主演这次表现满意么?对哪方面最满意?然后导演点头后先看了眼俩主演,记者镜头一转,就看到那边周巡拿起矿泉水拧开盖后递给了关宏峰,关宏峰接过喝了一口,又还回去,周巡一边拧上盖一边侧头在人家耳边低语一句,关宏峰便点了点头。
  
  导演台词顿了顿:“……主演们的关系相熟,所以默契度非常好,互相的对手戏都非常精彩,也让拍摄异常顺利。”
  
  下一个问题问投资方为什么想凑这个阵容,镜头又扫过俩主演,周巡正脱了外套搭在关宏峰腿上,关宏峰为此凑近对方说了句话,周巡摇摇头,又反凑过去回了句,关宏峰皱眉往桌子上一扫,伸手够过了一盘花生递给了周巡,然后周巡就笑着开始剥皮吃起来。
  
  投资方:“……因为主演们关系相熟,默契度非常好,相信大家也非常想看两位能再次合作,看看能擦出什么不一样的火花。”
  
  紧接着记者又问向制作人,对于这部影片有多大把握卖座?制作人夸了下编剧导演,还有这次的几个角色都非常棒,尤其两位主演,镜头又扫过去,关宏峰低头扫了眼送到嘴边的花生,例行忽略掉,周巡也没在意又自己吃的开心,还一边吃一遍又贴过去聊了两句,关宏峰脸上隐约有笑意。
  
  制片人:“……关系相熟,默契度非常好,配合起来的化学反应非常精彩,大家可以去电影院感受一下。”
  
  “……”记者沉默了下,觉得不如直接问主演们吧,转身镜头直接对上了主演们,周巡正一边把花生皮放到盘子里,一边笑着回头望向关宏峰说着什么,完全没注意转移阵地的记者们。
  
  ……
  
  “咳咳,我想请问下,两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再合作,感觉跟上次有什么不同么?”记者带着微笑上阵,博回注意力。
  
      听见问话,周巡收回了手,转回头看向记者,又扫了眼身边不太想说话的关宏峰,自觉接过了话筒:“不同很多吧,上一部我当文艺爱情片演的,这次是当爱情动作片?”
  
  此话一出全场都愣了下,然后是集体笑声。
  
  关宏峰皱着眉扫周巡一眼,周巡没在意,又接了下去:“我这次打戏真的太多了,说好的警匪动作片,结果老关只负责了警,你说跟上次能一样么?”
  
  “刚刚导演投资方制作人一直在说俩位因为相熟,默契度非常高,我们刚刚也看到,两位一直在这边互动不断,但过往这些年两位都没怎么同时出现,甚至几次颁奖典礼,也基本全程无对话,甚至常常前后分开到场,是为什么?”记者再接再厉。
  
  “这问题不好回答。”周巡笑着撸了下刘海:“怎么说呢,毕竟我跟老关不是连体婴儿吧,很难做到没合作还同进同出,我也挺遗憾的。”
  
  现场给面子的又笑了笑。
  
  “也就是说两人关系一直很融洽,只是因为工作日程才经常错开,那么为什么过往一问到与对方有关的话题,便避开不言?”记者继续刨根问底。
  
  “跟我现在想避开的理由一样,它真的跟今天要宣传的影片没有关系。”周巡笑着答了一句,语气轻松,现场因此也没为他这句话尴尬。
  
  “那么请问关老师,你对两位关系这样的回答认同么?”记者没打算放过,目标一转直指另一个当事人。
  
  于是看了半天戏的关宏峰扫了周巡一眼,拿起了话筒:“我再重审一遍,我是来宣传影片的,所有跟影片无关的,希望尽量避开。”
  
  关宏峰话一出全场又静了静,就剩下周巡一个人笑了出来:“行了,别为难老关了,他这个人一本正经惯了,你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还是提些跟影片有关的问题吧。”说完又帮关宏峰拽了拽腿上的衣服。
  
  记者们静了一会儿,见好就收,纷纷开始采访电影事情,这场风波算是安全度过。
  
  后来影片上映,口牌票房双丰收,关宏峰接的片子从来没让人失望过,两位主演的表现也确实如导演投资方制片人说的一样,非常精彩值得一看。
  
  当然,最让周巡舒心的,还是他与关宏峰的关系,算是小小的回暖了下。
  
  但同样也有一件非常头疼的事,便是因为那段两小时在黑暗的集装箱痛苦煎熬的过程,让关宏峰患上了心理障碍,学名是感官性休克,也就是黑暗恐惧症。
  
  每每遇见没有光线,漆黑一片的环境,就会回想到那两小时的体验,感觉到恐惧,因而呼吸困难冒冷汗四肢无力,时间长便会窒息休克。
  
  这也是后来周巡会时刻跟着对方跑宣传原因。
  
  关宏峰的事业没有因为脸上的一道疤停歇,却因为黑暗恐惧症让他放慢了脚步,慢到甚至几年才会去接一部戏。
  
  实在是因为不分昼夜的拍戏,对于现在的他并不方便,与其去花精力在如何避免黑暗恐惧症身上,他开始花更多时间去挖掘新人,教授更多学子如何演戏。
  
  事业的转移,也并没有让他的名气折损一点,而周巡也一直陪着对方,为了方便照看,还自作主张搬家去对方隔壁,更是在对方偶尔接戏时,充当助手全程陪护。
  
  这样跟了几年后,周巡觉得自己除了没陪睡,俨然是一副男友样子啊,为什么老关还是不为所动?
  
  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的周巡,就这样陪着对方过了四十岁生日,两个人都不在年轻,戏路也有一定变化。
  
  如今周巡每次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脸,想想认识老关那年的自己,便觉得时间如流水,十五年一晃而过,自己真的还要等么?再等下去,估计自己连睡人家力气都没有了。
  
  修理着胡子的周巡摸着下巴,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放下剃须刀,洗把脸,撸了撸卷刘海,转身走出去,敲响了隔壁关宏峰家的门。
  
  关宏峰家的房门跟平常一样,总开的不快不慢,然后扫了眼门外的男人,就转身进了屋,对对方的到访算是习以为常。
  
  周巡刚敲完门就有点泄气,进屋关上门后,转身看着对方的背影,又开始给自己打气。
  
  “什么事?”关宏峰坐回沙发上继续翻着没看完的书,喝了口茶,随意问了句。
  
  “老关啊。”周巡酝酿了一下,决定选择直接点好:“我们俩认识十五年了吧。”
  
  关宏峰因为这句话,回了头。
  
  “十五年啊……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周巡单刀直入,难得没有拖泥带水。
  
  “……”关宏峰就保持这个姿势看着对方,半天没回答,既没点头,倒是也没拒绝。
  
  周巡也保持这个距离,看了对方一会儿,这个状态大概能有维持了十分钟之久,之后周巡突然低头骂了句“艹”,几大步走上前,跪在沙发上就吻了下去,果然对方没反抗,舌头偶尔还回应了一下。
  
  周巡吻的温柔绵长,逆着窗外的光,让两个人的身影看起来更像是拥抱,两人分开时,都有些轻喘,周巡看着对方动情的脸,忍不住笑了出声:“你可真能忍啊老关,就眼睁睁看着我急的团团转?”
  
  关宏峰难得表情柔和,笑了下:“如果你是抱着想睡我,才来表白,就算了吧。”
  
  周巡愣了下,对这窒息的操作一时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时,便再也没听对方拒绝的话,直接扑了上去,把人压倒在了沙发上。
  
  周巡觉得,虽然自己没吃过对方,但演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熟门熟路,所以不用再犹豫,今天就直接办了对方!什么拒绝的矫情话都通通摒弃掉!
  
  “周巡!”
  
  “别啊老关,你还真打算让我守活寡一辈子啊!”
  
  “……啊……你轻点…”
  
  “行行行,你说了算。”
  
                 【完】
  
  
  
  

评论(24)
热度(167)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