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七

   周关 不逆
  
    
        七、
  
      
  
  关宏峰没看见周巡,只听到了车窗外的雨声,跟周舒彤接的电话,挂断后关宏峰睁开眼看了过去。
  
  “关老师,周队说他们找到死者与可能的新受害人共同认识的人,是同学校的学生叫吴俊,但已经排除嫌疑,现在在去他家酒吧的路上。”
  
  关宏峰望了望窗外,又下起雨,天也阴蒙蒙的,但车里的灯够亮,这灯其实是213事件后,周巡特意换过的,比以前的亮很多,不管外面是阴天还是黑天,车里都能通明,不会让关宏峰感觉难受。
  
  “跟过去看看吧。”关宏峰听着雨声想了想,还是叫周舒彤开车过去。
  
  周舒彤点点头,瞟了眼过中午后关宏峰的脸色,似乎没像那几天似得,因为高烧呈现病态的红晕,那应该是没事了,于是一脚油门开往刚刚周巡给的地址。
  
  关宏峰打着伞先下了车,旁边的警车让他知道,周巡已经先到一步,等周舒彤锁好车门后,俩人一起进了酒吧,这个点一般都还没开始营业,但门已经打开,刚进去就看到周巡正跟一个男人在聊天,对方还给周巡倒了杯酒。
  
  身后的几声“关队”,让周巡转过了身:“老关,过来啦,外面雨下的挺大,你没事吧?”
  
  关宏峰点头,走到近前,打量了一下吧台后的男人,可能是经常夜晚工作原因,皮肤晒不到太阳,有些苍白,容貌清秀看不太出年纪,气质看着很好相处。
  
  “吴俊父亲,也是这儿老板。”周巡介绍了下,退拒了对方的酒,然后挪了挪身体给关宏峰让了个座。
  
  “能帮上你们警方的,我肯定帮,但是希望别耽误我做生意。”声音跟气质感觉差不多,说话时因为五官的生动,苍白的皮肤看起来都有些鲜活了。
  
  不是他,关宏峰蹙眉,没坐下,开始打量四周环境。
  
  “放心,吴老板,我们有分寸。”周巡接了句,他愿意的时候,总是看起来真诚有说服力。
  
  “你雇了几个员工?”关宏峰突然插一嘴。
  
  “七个,别看我这地方小,生意还不错。”吴老板看过去答了句,这问题其实刚刚周巡进门就有问过。
  
  “他们的性取向呢?”关宏峰又扔出一句,其实他一进来,就知道这是个gay吧,室内有很多有迹可循的痕迹,更不用说外面就立着个招牌,标的清清楚楚。
  
  吴老板顿了下,似乎在思考,然后笑开来:“这我真不好说,我就知道有三个肯定是同,以前本来是我店里常客来着,至于另外四个,我这招聘员工,毕竟不是招客人,只要人家愿意赚这份钱,我也不在意对方是不是跟我们一样。”
  
  “他们是一起来上班,还是会串休?”看关宏峰向自己点点头,周巡自然接过话继续问。
  
  “今晚应该只有一个人休息,其他都会来,你们要见见?”吴老板问了一句后,目光看向关宏峰的侧影,之后转身倒了杯温水放在桌上,又看向周巡:“我看你同伴身体好像不太舒服,喝口水坐一会儿吧。”
  
  周巡看看水杯,又抬头看老板:“嘿,我可劝不动他,那休息的是谁啊?”
  
  “一个小男生,外地的,刚搬过来也就半年,在我这工作也有五个月了,虽然人看着有点阴沉,也不是很机灵,但我看他跟我儿子差不多年纪,又正好跟他一个学校,一个人在这儿边打工边上学也挺不容易,就一直用着。”吴老板对被无视的好意并不在意,依然积极配合警方询问。
  
  “那是仓库门?”关宏峰停下脚步,他面前有一扇小门,因为门上与旁边墙壁用的是相同的壁纸,在昏暗的角落里,倒是不太容易被发现。
  
  “啊,废弃的酒窖,好久没用了,刚开业时用来放红酒,后来发现也卖不动,就把它锁上废弃了。”
  
  “你多久没开过这锁了?”周巡也走了过去,看着上锈的锁上新添的痕迹,又看了眼关宏峰。
  
  “三四年了吧,我后面还有个大仓库,想堆东西也用不上它啊。”
  
  “你还留着钥匙么?”
  
  “这……我还真不知道放哪里了,毕竟太久没用。”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得看看里面。”周巡皱了眉,没再说其他废话,喊了周舒彤过来,周舒彤也机灵,从老板要了根铁丝拿过来,周巡接过,开始对着上锈的锁弄起来,周巡这一身开锁技能确实经常能用到,倒是没白学,三下五除二就听见“咔”一声,锁开了。
  
  这门一开,看着有些昏暗的酒窖通道,周巡伸手就拦住了要下去的关宏峰:“得老关,还是我一个人下去吧,我看啊,八九不离十,你不如好好问问他那几个员工的家庭地址。”说完矮身走了进去。
  
  这地窖还是挺深的,周巡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看到另一扇门,也难怪上面没闻到尸臭味,站在这里,味道可就非常明显了。
  
  这扇门倒是没有锁,周巡只轻轻一拉,门便开了,还没等走进去,他只看了一眼,就骂了句,转身原路返回。
  
  刚上来,便冲关宏峰点了点头。
  
  吴老板已经走出了吧台,脸色不太好:“不是吧?真……真有尸体?”
  
  “别激动,你还得配合我们抓到凶手。”周巡上前安慰一句,效果不算太好,但吴老板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还能好好配合警方,继续详细的交代自己员工的讯息。
  
  周巡交代周舒彤联系支队过来取证,那边关宏峰很快筛选出可能的嫌疑人,周巡于是又打给小汪,让他直接去嫌疑人家附近监视。
  
  高亚楠来时,先看了眼关宏峰,才跟着人下了酒窖,过道确实有些昏暗,所以关宏峰一直没下去,坐在吧台边等着技术队跟高亚楠,周巡在下面带了一会儿,先上来的,甩着刘海直接坐到关宏峰身边。
  
  “下面有残留脚印,应该是凶手的,从脚印来看跟我们锁定的目标讯息匹配。”周巡刚坐下,就交代起下面情况,剩下就看高亚楠那边结果。
  
  站在俩人后面的吴老板虽然是满面愁容,但做服务行业的习性,习惯了察言观色,用服务示好,瞧着就知道俩人是这里的头儿,便又倒了两杯水递了过去,都是温开水。
  
  “这连雨天,是感冒了吧。”其中一杯偏热的推到关宏峰面前,吴老板礼貌的寒暄一句。
  
  关宏峰看眼水杯,只点了头,还是没接。
  
  “谢了,我们这正工作呢,也顾不上。”周巡帮着客气一句,之后望向关宏峰,从刚刚开始,他就发现关宏峰脸色更差了些,如今对方那不太好看的脸色,似乎还有点不正常的红晕,皱了眉,周巡伸手探向关宏峰额头。
  
  关宏峰看见突然伸出来的手一愣,之后举手挡了一下:“没事儿,小汪那怎么样?”
  
  “已经找到了,就等这边下令。”周巡收回手,但还是皱眉看关宏峰:“不是我说老关,这外面还阴着天,下着雨,你说你来凑什么热闹,我叫小周开我车送你回去吧,别一会儿你晕倒了,哥们儿还得分心照顾你。”
  
  “等亚楠出来再说吧。”关宏峰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行行行,我犟不过你。”周巡甩着刘海,再次投降,烦躁的掏出烟刚要点上,侧头瞟见关宏峰看过来不赞同表情,麻溜又把烟放了回去,忍不住笑出来:“成,我算是怕了你了,你一会儿要是真晕倒了,可找准人靠,别说哥们儿没提醒你,这要真摔地上,可就有损关老师你这端着的形象了。”
  
  “老周。”关宏峰眉皱的更深,他现在正烧的头疼,并没心情听周巡犯浑:“你少说两句,我就好很多。”
  
  “好好好。”周巡也不介意,脸上的笑反而更舒展了几分。
  
  身后听了半天的吴老板,扫了俩人一眼,把水杯跟之前倒的两杯一起收了起来。
  
  “全身上下就没几个讨喜的点,这嘴尤其碎。”敢又喜欢这么直接损周巡的,也就高亚楠了。
  
  见高亚楠从酒窖上来,关宏峰马上问了过去:“怎么样?”
  
  “死者大概死了三四天,身上的戳刺伤与第一名死者相同,而且同样被性侵过,应该是同一人所为,两具尸体都有凶手精液残留,这具还留有指纹,带回去比对就好。”高亚楠说完,周巡就打了电话让小汪行动,把嫌疑人先带回局里再说。
  
  “这下老关你总能回家等消息了吧?”周巡放下电话就扔过去一句,然后伸手招来周舒彤,想叫她先送对方回家。
  
  关宏峰没说话,拿起旁边的雨伞站起身,却在起身的一瞬间,晃了身形,头昏眼花的差点就躺倒在地上。
  
  周舒彤紧张的喊了声“关老师”,还没迈出步子,时刻注意关宏峰的周巡已经一伸手扶住了对方,关宏峰还没缓过来,周巡便没有阻碍的探向对方额头,接着就低声骂了句“艹”,难怪对方今天一路都防着自己碰触,周巡烦躁的甩了下刘海,给高亚楠使了眼色,嘴里习惯性的碎:“这就叫退烧了?你打的那针不会是假药吧?”
  
  “这外面什么鬼天气你心里没数么,你还领着个不听话的病人到处乱逛。”高亚楠也习惯怼回去。
  
  等她靠近试了试体温时,关宏峰已经稳住身形,推开周巡的手,又拒绝了高亚楠进一步检查:“晚些再说吧,先回队里。”
  
  “成。”周巡没说废话,一口答应了,让小周扶着点关宏峰先上车,然后马上指挥起大家收拾归队。
  
  “周警官,你家那位的手套。”周巡前脚刚要走出去,后脚就被吴老板叫住了,声音不大,也没太多人注意这边,但话里的用词还是让周巡神经都绷紧了一下。
  
  周巡回过身,看到对方手里关宏峰之前放在吧台上的手套,尬笑了一下接过来:“可别乱叫啊老板,不能因为这里是你地盘,进来的人就都带伴儿。”
  
  “啊,不好意思,忘记了,你们还在工作中。”吴老板显然对周巡的话,理解的不太一样,以为对方是在避嫌。
  
  周巡好笑的撸撸头发,也没再纠正对方,反正也不会再见面,没差别,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周警官有空过来玩。”吴老板又客气一句。
  
  周巡回头摆摆手,没回答。
  
  站在不远处的高亚楠回过头,看周巡一眼,没说话转回身又唤法医室的人快点,而另一边下完命令的周巡,早了一步坐上自己的牧马人,从后视镜里看眼后座的关宏峰跟周舒彤,也没等支队其他人,一脚油门,先走了。
  
  

评论(5)
热度(76)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