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六

   周关 不逆
  
   六、
  
  长丰支队最近的日常比较清闲,几个月下来没再遇见什么棘手的案子,因此周巡跟关宏峰这两个做领导的,也无所事事起来,托清闲的福,周巡新添的伤得以好好修养。
  
  然而安宁日子总有结束时候,此时周巡手里正拿着大砍刀,看着上面血迹,他比划了两下,吸引来高亚楠的白眼,之后望眼地上那巨尸体的伤,手一伸把砍刀移交给了技术队。
  
  “这看起来不像凶器啊。”周巡发表了下自己试挥的感触,虽然刀身上有残留血迹,但尺寸跟可造成的创伤面,都与死者伤口怎么看怎么不吻合。
  
  “那得回去后,再仔细比对。”高亚楠随意接了句。
  
  对于这种敷衍式回答,周巡没太在意,只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挥手招来小周:“你别在这转悠了,这都十二点了,去趟老关那里。”
  
  “啊?哦,好。”周舒彤愣下,便反应过来,也看了眼手表,果然已经十二点,于是马上收起笔记本,拉了拉背包带就要走。
  
  “等等。”周巡及时喊住对方,又不放心交代一句:“别跟老关说有案子啊。”
  
  周舒彤乖巧点头,接着转身跑了。
  
  高亚楠停住动作看了一眼周舒彤背影,回过头给周巡一个眼色:“我觉得你瞒不住。”显然对于周舒彤的演技,并不太看好。
  
  周巡撸着刘海没回话,瞒不瞒的住,他也没辙,这队里上下也没其他人去照顾关宏峰合适。
  
  “倒也没大问题,昨晚打了退烧针。”担任打针任务的高亚楠又接一句。
  
  关宏峰的身体虽然看起来一直没有关宏宇与周巡硬朗,却嫌少生病,许是因为连续了好几天的阴雨天,不小心淋了雨受了风,前几天突然病倒了,生病少的人一病起来,往往就有些重,于是关宏峰直接躺在家里,就没起来,已经休了两天病假。
  
  “来了再说吧。”周巡随口做了结语,没再纠结这点事,继续勘察起现场。
  
  高亚楠点下头,便也领着法医室人员继续工作,不久现场侦查收证都做的差不多,周巡领着大部队回了支队。
  
  案件其实进行的不是很顺利,这倒不是因为周巡能力问题,只是尸体已经被抛尸在外一天一夜,而连续几天的雨,现场早被冲刷干净,虽然现在放晴了,但显然为时已晚,如果那把砍刀不是因为在树荫下,得以残留一点血迹,估计就更不剩下什么了。
  
  可惜的是,凶器上的血迹鉴定结果并不是死者所有,这点残留线索也变成了脑筋急转弯,需要破解。
  
  “这是还有巨尸体没找到?”周巡拿着报告皱眉,如今证据基本损坏,线索也没有,周巡只能指挥人先走访排查死者身份。
  
  “死者致命伤在咽喉,其他戳刺伤都是死后造成,并且是不同时间段,而且……”高亚楠没接周巡的话,只是继续报告验尸结果,看着这巨年轻的尸体,停了下,抬眼瞧见喝水的周巡,又接了下去:“在他身体里发现精液,就尸体表现来说,是死后被多次性侵过。”
  
  周巡因此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看眼性别男的尸体又看眼高亚楠。
  
  “怎么?”高亚楠挑眉,又递过去一份报告:“都在里面了,我到点下班,先去关队那看看,有事再联系。”
  
  “行。”周巡接过报告,消化了新讯息,然后点点头:“老关那有需要,打个电话过来。”又嘱咐一句后,周巡才带着报告出门,继续工作。
  
  出外勤又忙碌了几个小时,死者的身份还没有确认,然而天色已晚,走访变得不方便起来,周巡看看天色,先给高亚楠拨了通电话过去,问了问关宏峰现在情况,得到的是有见好转,但高烧还是没退,并且已经知道了案件事情,包括被破坏的现场,以及不太顺利的侦破过程。
  
  “我估摸着,你明天就能看到晃悠悠的关队。”高亚楠打趣一句。
  
  周巡撸着刘海,也毫不意外,他们两个认识关宏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十多年相处下来,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带病工作这事儿,关宏峰不是第一次。
  
  “行吧,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周巡招招手,收队决定下班了,明天再继续作走访排查。
  
  果然第二天快中午时,像高亚楠所说的一样,周巡在会议室里看见了关宏峰,到还好,不是晃悠悠的。
  
  周巡打量了一下对方,脸色确实不算太好,但精神还不错,站的也算笔直,没什么问题的样子,想了想,这病也有三天了,估计是有了好转。
  
  “老关,你来这点也准,我刚查到死者身份。”周巡也没废话,直接切入了正题,上前几步拉开椅子,自己先坐了下去,然后冲关宏峰招招手,让对方也先坐下。
  
  关宏峰坐下后,周巡才把新到手的资料扔了过去:“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外地人,失踪都三个多月了,居然没人报警。”
  
  关宏峰翻看两眼,就抬了头:“我刚看了尸检报告,去趟抛尸现场吧。”其实关宏峰到支队能有一小时了,本来是打算看完验尸报告跟现有收证后,就直奔抛尸现场,结果周舒彤吱唔半天,最后来一句“周队说关老师你要是过来上班了,要去哪儿都等他回来再说。”
  
  关宏峰想想对方查探死者身份,算昨天到今天,也有段时间,应该会带回些有用讯息,便也没说其他的,在会议室等起人。
  
  如今该看的也看过了,自然是催起对方来。
  
  周巡这凳子还没捂热乎,见关宏峰起身就要走的架势,叹口气,认命的站起来去提车。
  
  关宏峰去现场,自然不是为了看什么残留痕迹,毕竟该被雨冲刷的都冲没了,剩下的周巡带着人也都取证带回支队,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抛尸地的地形位置。
  
  “以抛尸地为中心,我已经派人撒网出去找。”周巡在关宏峰背后一步一步跟着:“但是不知道找什么啊,老关。”他们对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基本一无所知。
  
  “一个有恋尸癖的男人。”关宏峰接了句,看着地形皱了眉。
  
  这地方地形复杂,七拐八扭的小巷有很多,方便藏污纳垢,抛尸的地方已经算是最宽阔地儿了,还能有几棵树占据空间。
  
  “这周围,鱼龙混杂,光吸毒品的就占了不少,脸色苍白一脸死气来回晃荡,我总不能看着人家像,就都抓回去审。”言外之意,还得多给点讯息。
  
  严重恋尸癖的人,从外表就能品出端详,这周巡是知道的,而凶手杀完人的多次奸污行为,以及死者死后身上的多处戳刺伤,都说明对方对尸体有性欲,甚至是肆虐的性欲,但这个大方向在这肮脏小巷中,并不容易排查。
  
  周巡说着说着,给自己点了根烟。
  
  “受害人已经死了有三个月。”关宏峰当然知道这些讯息还不够,扫了抽烟的周巡一眼,又看回现场:“身上伤口也是死后不同时间段造成,这说明他被凶手一直藏在身边,更不要说现场遗留凶器上的血迹,很可能是另外一名受害者,结合所有讯息,凶手不仅有恋尸癖,并且是会为满足性欲而亲自动手的杀人奸尸狂,当尸体放置三个月,被肆虐到有些破败后,凶手找到了新的猎物,来代替第一名死者,我们至少知道,他还有可以藏尸的地方,那里还有新受害人的尸体。”
  
  “得,老关你这是指望我挨家挨户,敲门检查人家有没有密室?”周巡笑了下,甩着刘海原地转半圈:“我尽力查了下这周围的失踪人口讯息,符合第二名受害人可能的失踪时间,又与第一名死者相似的有三人,恰巧有一名跟死者同校,你看会不会是新受害者?”
  
  “老周啊。”关宏峰叫了声在那瞎转悠的周巡,等对方回过身才继续询问:“那学校离这里多远?”
  
  “不远,别看这地方乌烟瘴气的,都快赶上学区房了,一个没名气的职专学校,学生也大多是学习不好,又太小没有一技之长,才送去混日子的,住在这片儿人,基本不是在那里毕业的,就是孩子在那儿上学。”
  
  “那就是了,去那儿看看吧,在学校环境下,一个有恋尸癖特征的人,总要好找些。”毕竟学校里除了学生都是老师,外貌特点不会过于混杂。
  
  “你是说凶手很可能是同学或者老师?”周巡掏出了电话,准备打给小汪。
  
  “还有家长,没法确认,你说有同校的新失踪人口,查查跟死者的关系背景之类的,这个凶手并不是很聪明,一直在凭着欲望心血来潮做案,如果不是大雨帮了他一把,可能早落网了。”关宏峰总结了一下,半转过身要往回走,却突然顿住身形,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才呼出一口。
  
  正给小汪打电话交代的周巡察觉到,抬头看过去,又交代两句小汪,挂断电话走上前几步:“怎么了老关?回车上坐会儿?”说着伸手要去扶有些晃悠的关宏峰。
  
  “没事。”关宏峰挡了下对方伸来的手,倒是站的还笔直:“还是先去学校啊。”
  
  “你看你。”被挡回来的周巡也没在意,就盯着人家脸开始吐槽:“你去也没什么用啊,排查工作也用不上你,这一个恋尸癖的犯人,新受害者肯定也早死了,而且他刚得到一具新尸体,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出来狩猎,要不我还是先送你回家,等有新进展,我一准通知你。”
  
  “谁跟你说,短时间不会再出现新受害人?”关宏峰只接了重点话题。
  
  周巡闭了嘴没再说什么,大概也懂了对方今天跑出来,着急破案的原因。
  
  “他杀人越来越顺手,也许喜新厌旧的心态也会跟着滋长,去学校吧,你比小汪他们眼睛毒。”意思很明显,主要是让周巡过去参与排查。
  
  “成成成。”周巡没再说别的,跟着关宏峰一起上了车,顺便打给了小周,让她到学校门口等自己,然后开车直奔学校而去。
  
  到的时候不仅是小周在门口,还有小汪跟几个支队的人,周巡下车交代了几句让小周留下陪在关宏峰身边,便带着其他人先一步进学校开始走访排查。
  
  关宏峰也没拦着,这事儿交给周巡去办他放心,于是坐在车里就闭上了眼睛休息。
  
  周舒彤看眼自家关老师的睡颜,自然是不会打扰对方,安静坐进车里陪着。
  
  而另一边的周巡,开始仔细的对着全校师生挨个排查,并叫小汪去询问下死者与可能的新受害者关系。
  
  排查没多久,小汪先回来了,算是带来了新进展,可能的新受害者与死者并不是零交集,虽然两人既不是一个系,也不是同宿舍,但是他们两却认识同一个人,叫吴俊,是死者同宿舍朋友,而这个吴俊跟“可能的新受害者”是从小长大的那种儿时玩伴,都是本地人,家在这附近。
  
  周巡于是直接就叫来了吴俊,那是个有点虚胖的小伙子,小眼睛滴流转,看起来机灵滑头,更不要说开口说话时,跟个动态表情包一样,太过生动鲜活。
  
  周巡摇摇头,知道不会是这家伙,又问了问,见没见过什么看起来让他不舒服的人。
  
  吴俊又笑了下:“周警官,不是我夸口,我家一个开酒吧的,什么人我没见过,这不舒服的就海了去了,可我也不认识啊。”是少年人常有的无畏无惧。
  
  “哦?你家酒吧在那儿啊?有空我也去玩玩。”周巡笑着接话,对年轻人的态度完全不在意。
  
  “这……不好吧,你一个警察?”
  
  “谁跟你说警察不能去酒吧的,下了班,我就是普通的人民群众,放心吧!”
  
  “不是……行吧,别说我没提醒你啊,那不适合你这样的男人去,不过你要真去,提我准有用,就离学校不远。”吴俊指了指路,周巡笑应下说有空一定过去,就放了人走。
  
  “师父,又断线索了?”小汪看人走了,便又凑过来。
  
  周巡皱眉琢磨了一会儿,拍了拍小汪肩膀:“你继续,我去那酒吧看看。”
  
  “啊?师父,这点……还没人呢吧?”小汪一脸的“不好意思说你傻”。
  
  “我又不是去玩的!”没再理睬对方,周巡带走几个人,向校门口走去。
  
  

评论(2)
热度(72)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