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五

   周关 不逆
  
   五、
  

  取得了信任,之后的事情开始顺利起来,这一次的交易地点,其实警方早就掌握到,之所以还会派周巡前往卧底,是因为主犯明哥,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每一次交易都不在现场,就算收网,能抓到的也不过是手下的虾兵蟹将,而警方目标不止于此。

  如今周巡一路跟着,就是希望他能锁定明哥的位置,把他逼到风口浪尖。

  周巡与关宏峰靠着电话联络,一唱一和带着明哥一帮人顺着自己布控好的地方引,周巡又是寸步不离明哥身边,一副没拿到钱,就不放心你的样子,赖上了他。  

  明哥每次见到周巡满嘴脏话,抽着烟撸着卷刘海瘫在那里时,都觉得对方是进错了职业,怎么看都不像个警察,倒是像极了地痞流氓。  

  一直到交易当天,两个人坐在车里,离交易地隔着一条大街,望着身边的周巡例行没个正形的瘫在座位上吞云吐雾,明哥再次觉得,他比自己更像混子。  

  “这是那天杀张亮的人吧,枪法不错。”周巡看眼司机座位上的年轻人,没话找话。  

  “谢谢周哥夸奖,我叫刘海。”临时司机刘海笑着回应了句,不绷着脸的时候,看着居然有点傻气。  

  “谁他妈管你是谁,反正我走后,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们了。”  

  “交易结束,今晚上你就可以带着钱逃出生天了。”明哥笑着搭了句话 

  “要记得给现金。”周巡闭上眼回一句。  

  “自然。”明哥答的爽快,又瞧了对方一会儿后说:“如果不是你被通缉,其实跟你合作还是挺痛快的,以后要是有机会……”  

  “别。”周巡睁开眼打断对方,顺手接起了响起的手机,关宏峰打来的。

  [你人呢?]  

  “不是说好了晚上走么,怎么了老关?”  

  [你没瞒着我干别的勾当吧?]关宏峰的声音似乎有点压抑的怒气。  

  “瞧你这话说的,我对你那是忠贞不二,咱俩这么多年,我哪次斗得过你了,能背着你干什么啊?”吐着烟圈,周巡给明哥一个眼神,让他打电话问问交易情况。 

  明哥点点头,拨通了电话。  

  [你最好是没骗我,我只说帮你逃出津港,别给我惹乱子。]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们怎么回事?过去就是互相递个破箱子,也能搞出大动作么?”被挂断电话的周巡脸色显然不太好,转头就冲着明哥来了句,当然口气也只是稍微冲一点。  

  “那边没什么动静,交易已经成功。”明哥挂了电话转回头,也有几分疑惑,倒是对周巡的语气没在意,这几天相处下来,大概知道对方就是这么个混蛋性格。  

  “跟你联络的人,信得过么?”周巡不依不饶。  

  “你什么意思?”明哥脸色显然不太好了,对周巡质疑自己手下这种不礼貌行为,给予警告。  

  “你换个人问问,现在不是讲究面子的时候,你不是派了两个得利手下过去?给另外一个打问问。。”周巡没理对方脸色,又催了句。  

  明哥想了想,安全起见到底又拨通了另外一通电话。  

  [喂。]  

  “……”这个声音太熟悉,明哥愣了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周巡挑眉。  

  “……听起来像关宏峰声音。”明哥也不太敢确定,只是刚刚第一个反应便挂断了。  

  周巡也不去猜,掏出手机给关宏峰打了过去:“老关,你在哪儿呢?” 

  [……电话是你打的?]  

  周巡看一眼脸色难看的明哥,笑了下回对方:“什么电话?我问你在哪儿呢,哥们儿今晚就走了,想再见你一面。”  

  [……不用了,你来也不安全,我还在执行任务,没事先挂了。]  

  “别啊,怎么说我俩也这么多年了,冒险我也得看看你,说吧,你在哪儿执行任务呢,我去找你。”  

  [……]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了地址,之后停顿一下又道:[你还是别轻举妄动了,我还在现场,目前只抓到买货一方的人,没能阻止双方交易,另一方人马大部分人员逃离,估计要一路往北推进捉捕,我不管这事跟你是不是有关系,你要是在这附近,别靠近北路口,赶紧走,等结束后我去找你吧。]  

  “也成吧,那晚上八点见,没我护着,自己小心点。”周巡皱着眉应下,最后一句嘱咐颇有点脉脉温情。  

  [……嗯,你也小心。]对方顿了下,回上一句就挂断电话。  

  明哥脸色不算好看,倒也没太难看,毕竟知道自己人马估计都没什么事,落网的应该只有几个,于是明哥又拨通第一个联络用电话,又再三确认了一下,对方还是说什么都没发生,明哥点名叫另一个得利手下听电话,对方却说刚刚路面出了车祸,对方被车主纠缠住了,目前没在身边,但大部分兄弟们都安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可不正在赶过来么,警察一路往北布控,正是我们在的这条街,你这兄弟说好听点可能是被控制住了,难听点就是想黑吃黑,带着你的钱跑路了,不可信。”周巡插了一嘴,拍了拍前座的刘海:“小海子,去交易现场,在那边绕过去接近,南面入口进去。”  

  “你干什么,那里现在都是警察。”明哥拉了对方一把,刘海因此没动。

  “没听关宏峰说,你的人大部分没被抓,已经拿着钱逃离现场了,这地方就南北两个路口,警察向北这么久都没找到人,我们从南面接近,准能拦截你手下,老子没拿到钱怎么跑路?”周巡有点气急败坏。  

  “冒这种险,这钱我可以不赚,而且如果他们拿到钱,没被抓,过后会回来找我的。”明哥也有点心浮气躁,但并不为所动。  

  “你不是吧明哥,这局面你还信你那帮兄弟会回来找你?就你这两通电话,第二个明显是被警察控制住了,第一个那位,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安抚你,是早就拿着钱跑路了吧?你的白面子可算是都赔进去了,干这行这么久,这点胆量都没有?你就算光明正大出现在交易现场,只要你没参与交易,他们能拿你怎么着?何况警察现在是往我们北面来,就在这等着才有问题吧,南面根本没有警察。再往糟糕上想,如果发现行事不对,我们就马上离开也赶得急。”气急败坏的周巡不停拍打前座司机的座椅:“快!我还真怕你那几个手下黑吃黑,直接匿了我的钱。”  

  然而明哥看着他,却不说话了。  

  “什么情况?你不会是这个时候怀疑我吧?”似乎刚反应过来,周巡皱着眉瞪着眼珠子望向明哥。  

  “我自己的手下,跟两个警察,你觉得我应该相信谁?”明哥直言不讳。

  周巡望着明哥看一会儿,最后被气乐了:“得,算我他妈的倒霉,你们有得是钱往外撒,我能怎么办,操!”说着踢了下椅背,让司机刘海吓一跳回了头,周巡见他回头从车后伸手去拽人:“带枪没?给我!”  

  “周大队长,你要枪干什么?”明哥也皱下眉头。  

  “干你那群手下,你不差钱,老子差,反正那笔钱你也是不打算要了,那我一个人去拦,拦到多少就都揣我腰包,你可别过后找我麻烦,这买卖也做完了,我俩算彻底没瓜葛,后会无期。”说着手上又用了力,催了一遍刘海:“赶紧的!别浪费我时间。”  

  刘海不知所措,看向身后明哥。  

  “你还真是为了钱,命都不要了。”明哥感叹句,对刘海招了手:“开车。”  

  刘海心领神会,一脚油门冲了出去,正是南面路口方向,周巡因此松了手,却还在催促:“用力踩!没吃饭啊!”  

  周巡几人从南面进入,但明哥仍有怀疑,让刘海早早停了车,在路口观望,不久果然拦截到了人,远处赶路而来的只有部分人员,自己第二次联系被关宏峰拦截的手下并没在其中,明哥因此黑了脸,下车迎上,看着自己打了两通电话联系过的手下,一脚就踹了过去,将对方踢翻在地:“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想黑吃黑!”  

  “不是,明哥,我不是!”  

  对方喊了几声,周巡就不耐烦起来:“钱呢!”  

  明哥于是停下脚,看了眼躺在那的人,对方麻溜站起来,从身后人手里接过箱子,递了过去,明哥上前几步接过,把箱子放在车上打开,一叠叠的钞票摆在那里,这是答应周巡的现金。  

  “嘿,可算齐活了。”周巡撸着头发感叹句,明哥闻言转身,也笑了:“现在不担心了?”  

  “不担心不担心。”周巡答着,笑得开心便又靠近对方一步,伸手去搭对方肩膀,这手刚搭上,周围行驶的几辆车突然停下,车门被迅速打开,从车上冲下数名便衣警察举枪上前,紧接着几辆警车从外围驶来,将后中间人马团团围住。  

  “瓮中捉鳖,你说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周巡说了句,搭上对方肩膀的手,加重了力度。  

  他与关宏峰这也是绕了好大一圈,才收了尾,从一开始警方就只在交易地与南面路口做布控,并没有像说的那样往北推进,警方是在交易结束后才行动的,故意放走了明哥的卖家一方,明哥的手下没有说谎,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交易时也确实什么都没发生,他们是平平静静安安全全进行完的交易,然后与买家分头后,一方被人脏俱获,一方高兴的带着交易成功的现金准备去跟明哥汇合。  

  而刚刚抓捕完买家一方的关宏峰,只是在给周巡打完电话后,顺便又拦截了明哥的第二通电话,故布疑阵,给周巡更多筹码发作演戏,而明哥的手下们之所以会从南面走,是因为北面后来被警察摆了修路标示,已经全面封锁住,而车祸自然也是警方杰作,关宏峰与周巡通过口述晚上见面的时间点,以偶数奇数确认第二通电话明哥打的是两位得力手下的哪位,并将其拦截在路上,于另一方人马走远时,直接扣住了。  

  警察在南口一路监视着明哥的手下行动,只等双方汇合,明哥出场,当面与现金接触这一刻,证据才算充足,也才有理由出警,施行下面的任务。  

  明哥在几辆车停住时便愣了下,而在便衣警察开车门下车后,周巡已经先动手攻向了明哥,人高马大的明哥还是有些身手的,虽然一开始被先发制人有些狼狈,但反应过来后马上伸手抓住对方禁锢自己的手臂,一个矮身转动卸掉力度,接着迅速回击,动作迅猛力度十足,让周巡不得已避开锋芒退后半步,又挥拳而上,而明哥身边的手下也纷纷举枪对准警察,一时间这段路口变成了交战口,幸亏地方偏僻,也早被警察控制住做了清场,要不然保不齐会有误伤。  

  警方这次准备的还是很周全,不一会儿现场基本被控制住,而周巡的身手,也是拿得出手的,很少有败绩,于是只与明哥缠斗了一会儿,便将对方一拳揍倒在地,又抓住对方头砸向车门,几下后,明哥头昏倒地,已有些站不起身,周巡上前刚要抓住对方做最后一击,却被一辆突然杀出来的车慌忙逼退几步,混乱中正是刚刚周巡与明哥坐的那辆车杀出来,里面坐的便是枪法不错的刘海,车侧门被打开,明哥勉强站起来坐进去,周巡眼疾手快拉住车门,却在刘海掏出手枪时,松了手,侧身躲开,但到底被子弹划过胳膊,带出血花。  

  接着车门被关上,车一路横冲直撞,刘海开着枪冲出包围圈。  

  “拦住他!”有人下令,几个人上了警车,开始去拦截。  

  而明哥剩下的手下,已经被全部控制住。  

  关宏峰坐在车里,远观了全过程,一直到周巡从开战中心走出来,他才开了车门,周巡因此发现他的所在位置,走了过去。  

  “诶老关。”周巡打着招呼,甩甩卷刘海,脸上跟身上都是搏斗后的伤,更不要说胳膊上还有子弹擦伤,样子就难免狼狈一些。  

  “没事吧?”关宏峰向里挪了个位置,好让周巡坐进来。  

  “没事,小伤。”周巡坐下后,关上车门,一抬头看到前座还坐着个施广陵,马上变了脸,咧嘴喊疼:“我去!这明哥还挺能打,还有你家那个小海子,开枪时根本没顾虑下我这老人家啊,这要慢半拍,别说,我刚刚就能直接交代在那里,施局,我这命脆,你下回用我时,可得精心着点。”  

  “你这是在向我邀功呢?不过这事办的漂亮,我会帮你们记着的。”施广陵对周巡这套,也见怪不怪。  

  “那谢谢施局了。”周巡马上迎合。  

  “施局,替补的人已经帮你送进去了,你下次如果再有用得上我们的,直接说就行。”关宏峰扫眼车窗外,插了一句,言外之意,别弄那些弯弯绕的手段。  

  施广陵后车镜看关宏峰一眼,笑了下:“一定,那你们俩先回吧,后面有人收尾。”说完就推门下了车。  

  “这老小子坐进来,就为了打发我两句?”周巡吐了句槽。  

  关宏峰没接,只转过头又打量一下对方的伤:“你是去医院,还是回支队让亚楠帮你处理?”  

  周巡也打量了下自己,然后抬头冲对方连连点头:“回支队吧。”  

  于是,临时司机载着两人开回长丰支队报道。  

  车一路向支队开,车内异常安静,关宏峰闭目养神没说话,周巡一时也没什么话说,只能默默坐在那里,坐着的姿势倒是比在明哥车里板正了很多,不到瘫的地步,坐了半天的周巡实在没什么事做,便摸摸鼻子又撸撸头发,再扒拉扒拉胡子,又捅捅自己的伤,最后伸手去掏兜里的烟,却在刚摸上烟盒的时候,想起旁边还有个关宏峰,这车里空间狭窄,对方就坐自己身边,但凡有点烟味,估计都散不去,想想便又放弃的收回手,空下来的手,又跑去撸头发。  

  “你属猴的?”关宏峰察觉到对方一堆小动作,忍不住出了声。  

  “啊?要不哥们儿怎么说,自己是孙猴子呢。”周巡愣了下,打趣一句,然后又坐板正了一些,这次不怎么动了:“对了老关,我那只猫怎么样了?”这忙地都忘记还有这么个小家伙了。 

  “小汪养着呢。”关宏峰难得笑了下,扫他一眼:“你那‘侄女’看来也是不能领走了吧。”  

  “嘿,那只猫,我真是给我侄女买的,过后我就给她送去。”  

  没计较对方“寄放”跟“送”前后不一的说辞,关宏峰又重新闭上眼。 

  周巡也瞄他一眼,说起来,这次他卧底演戏给关宏峰打电话时,确实借着机会说了不少混话废话,暗戳戳的占了对方几次便宜,如今对方这安静不想说话的样子……  

  心里确实没底啊。  

  周巡学着关宏峰摸下巴,然后变成摸胡子,最后眼角余光扫到前面打量俩人的司机。  

  “看什么呢?开你的车!没见过师徒冷战啊!”  

  “周巡!”  

  “诶,关老师你说。”周巡马上转回头,一个尬笑扔过去。  

  “你一身的伤,还是安静休息会儿吧。”瞧见对方的脸,关宏峰皱了眉,对方这嘴,估计一辈子都改不掉,又看眼一身的伤,便没说其他话。  

  周巡于是识趣的也没再惹对方,向后靠学着关宏峰的样子闭目养神,不久,到底憋出一句话:“老关,这几天的话,别当真,哥们儿都是为了任务。” 

  车内静默了一会儿,半天关宏峰才“嗯”一下,算是回答,这一声嗯,让周巡的手下意识又去摸自己口袋里的烟盒,指腹顺着烟盒的菱角划了一圈,最后到底是顾虑身边的人,收了回来。 

  耳边是车发出的声音,突然觉得有些吵耳,周巡皱着眉,这一刻几天的疲劳侵袭而来,居然有了些昏昏欲睡的冲动,于是他放任自流,不一会儿便随着车的起伏韵律熟睡过去,手臂没知觉的从身上滑落,碰到身边同样闭目养神的关宏峰。

  关宏峰因而睁开眼,看过去一眼,那是个满身狼藉的男人。


评论(17)
热度(113)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