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四

  周关 不逆
  
  四、
  
  第二天,周巡还是如实汇报了整个约见过程,并且表示对这漏洞百出的交流方式,很、是、为、难。
  
  听汇报的人瞟了他一眼,脸色都没变,只扔出一份鉴定报告。
  
  “什么东西?剧本?”周巡打趣了句,却没去碰对方扔出的报告。
  
  “死者嘴里头发的DNA鉴定结果,是你的,周巡,你那天晚上10点左右在哪里?”
  
  “……我艹。”周巡觉得关宏峰说的对,这剧本起稿不仅仅早,而且自己这戏份还TM挺重!
  
  关宏峰再见到周巡,对方已经被收押了,但精神状态良好,还能说会笑,活蹦乱跳。
  
  周巡的事情,是施广陵找到的关宏峰,或者说关宏峰是手里捏着死者嘴里残留物的真实鉴定报告,一直在等着对方来找自己,解释下事件原委。
  
  说起来,事情倒是也不复杂,死者确实是被派出的卧底,但上面并没怀疑他变节,相反的是如今再逃的嫌疑人张亮,才是他们一直锁定,怀疑变节的人,张亮本来是一开始被警方派出去卧底进敌方的人,却阴差阳错在取得对方信任后,又被对方选中反卧底回警局,没办法,上面于是才又派了一个人,让他作为张亮下线,两个人互相策应,搭档多年,但如今看来,张亮可能回到警队那时,就已经变节。
  
  如今正是围捕贩毒团伙的重要阶段,上面并没想追究变节事件,只先通过其他渠道通知了死者小心对方,没想到他会感情用事,自己跑去约张亮出来试探,虽然到底藏了心眼,赴约后,居然弄到对方头发含在了嘴里,算留下了证据,但任务执行一半就折损了一员重要卧底,这个损失才是重点。
  
  “这是你们收押周巡的理由?”关宏峰就坐在那里听着,不动声色。
  
  “要造一个对方完全信任的卧底送进去不容易,没有个年头事件什么的,根本不行,我们的目标可不是抓几条小鱼或者鱼头,我们需要一个人替补上去,补上这个缺,目前周巡是最合适人选。”施广陵算是对周巡能力既认可又用的顺手的领导之一,基本事件一出来,首先就考虑到他,第一次接洽人选,也是施广陵推荐的。
  
  “什么身份?”
  
  “那个打电话的人。”
  
  一句话,关宏峰就明白了,也就是张亮心心念念要找的,知道他跟死者卧底身份,还打电话过去告知他的人,看来是个黑警。
  
  “他是我们最近才查到的黑警,一直跟贩毒团伙有私下交易,单纯的金钱来往买卖警察围捕消息,他不知道张亮到底是哪边的,才打了电话过去试探,结果变成了事态催化剂,我们现在收押了他,敌方也不清楚这个黑警身份到底是谁,但却合作了有六年,信任度还是很高的,不出意外,张亮如果回去了,会暴了自己的羊,而他摇身一变成杀人灭口立功的人,顺理成章取得信任,周巡可以用这个黑警身份,暴了张亮立功,重新潜入继续任务。”
  
  话基本都谈完了,关宏峰点了头,站起身:“我现在能去见周巡?”他很清楚,对方跟自己说这么多,显然是给自己也安排了职务。
  
  “当然,毕竟你要策应他这次行动。”施广陵笑了下,有过几次合作,他对这两人可以说非常放心。
  
  因此关宏峰现在才会坐在周巡对面,顺便递了根烟给对方。
  
  “这次哥们儿是真觉得有点憋屈,莫名其妙就被摆一道,有什么事儿不能直接说么?”周巡接过关宏峰递的烟,点上深吸一口,话里虽然说着憋屈,神态却放松的很。
  
  “估计一开始,没有给你找到新身份,看来这黑警是昨天落网的。”如果上面早做了让周巡卧底决定,犯不上这么大动干戈套路俩人,直接下令也就罢了。
  
  “那我只能找张亮,暴打一顿了。”周巡笑了下,又吐口烟圈:“还逼得我要当一次逃犯。”
  
  闻言,关宏峰皱下眉毛:“你还是小心点,要取得对方信任不是那么容易。”
  
  “你还是担心张亮这孙子吧。”周巡应完这句话,就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关宏峰,对方正摸着下巴显然在思考什么,那张脸总是没什么波动,皱眉时是这样,偶尔笑时也轻轻浅浅,总要是一副波澜不惊沉稳冷静,什么都掌握的样子,让人摸不到底,心里便也没底,每次周巡想一探究竟都是无功而返,狼狈不堪。
  
  估计是周巡看对方时间太长,关宏峰抬眼奇怪的打量了他几下,周巡因而叼着烟眯了下眼,叹息般说了句:“哥们儿要是这次全须全尾的回来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下去相个亲?”
  
  关宏峰愣了下,对周巡有时候的不着四六,也是无奈,头转到一边都有些懒得理对方。
  
  “嘿,我可是认真的,你说我俩都这把年纪了,指不定哪天就牺牲了,连个后都没有。”周巡在烟雾缭绕下笑着,透着烟雾看对方表情难得从波澜不惊变成无奈,隐隐还有些不耐烦,于是变本加厉感慨起人生:“这每天回家往床上一躺,都没个热乎的人能抱着,你家好些还有条肺鱼呢。”说到这,想起什么般,又接了句:“哦,让你给吃了。”
  
  “周巡。”关宏峰觉得还是要阻止一下对方的胡说八道。
  
  “老关……那鱼好吃么?”显然周巡没想停,问完自己都笑了:“别说,还是你关宏峰财大气粗,哥们儿记得那鱼挺贵的。”
  
  关宏峰皱着眉又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想消停,关宏峰不得不承认,虽然两个人相处时间不短,但周巡这点嘴上的臭毛病,他还是挺讨厌,既然该谈的都谈完了,关宏峰没再理睬对方,招呼都没打,起身便走了。
  
  看着被关宏峰关上的门,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下周巡一人,他坐在那里,动作都没换,安静抽掉剩下的烟,火苗一点点燃烧,侵蚀细长的烟身,然后掐灭,再用带着烟味的手撸了把刘海。
  
  “幼稚。”这是周巡给自己下的评语,好像小学生不知道如何吸引喜欢的人一样,总想着法子去惹对方。
  
  周巡巴拉下自己的胡子,低头扫一眼桌下还冒着火星的烟灰,仿佛看到已经认清现实决定放弃的自己,明明什么都已经熄灭了,偏偏还要燃着看起来有希望的点点星火。
  
  于是他忍不住,下脚碾了碾,让他们变成彻底灰暗的烟灰,铺散在冰冷的地面上。
  
  晚上时,按照设计好的剧情,周巡越狱逃脱成功,接着寻找到对方的老巢,暴出自己的身份进行洽谈,不出意外在那里遇见了张亮。
  
  其实这类任务,周巡不是第一次接,要说经验是有的,但这种事情再多的经验,也要看局势跟应变能力,好些周巡本身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性格,论审时度势应变能力什么的,他都不缺。
  
  尤其他手里还拿着那把杀了死者的手枪。
  
  “人是我杀的,我本来是想栽赃给你,借警察的手把你给灭了,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命大,居然提前醒了。”周巡拿枪指着张亮的头:“还记得这把杀了你兄弟的枪么?不如我现在送你去见他?”
  
  “别相信他,这枪是他昨天从我这里抢去的。”张亮后退一步,还在挣扎。
  
  “你们昨天见过?”光头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身形高大,但穿着气质却偏斯文,鼻梁上的眼镜让他即使梳着光头,也看起来没有什么匪气,询问的话更是沉稳,不紧不慢,对这样的局面倒是不着急,他便是这里说话算的领头人明哥,明哥两边打量一眼,显然并不打算阻止他们互相咬。
  
  张亮被问的一顿,关于自己找警察事情,确实不好开口。
  
  “用不用我帮你说?”周巡笑了下,没等张亮给反应,直接一脚将对方踢翻在地:“我们当然见过,这小子联系了他的警察同事,恰巧那个人是我的搭档,我便陪着去会了他,他说自己的羊变节了,而他是被你们陷害成了凶手,让他同事查清楚事件前后,给他证明清白,是不是这么说的?我就搞不明白了,既然你觉得是明哥陷害的你,怎么还有胆子回来?弄了半天,是把脏水都泼在了你的羊身上?只不过你不知道,陷害你的人是我,还记得我给你打的那通电话么?”顿了下,周巡在对方抬头看自己时,压低了嗓子:“我知道你们的身份,想活命证明自己,先把你兄弟杀了。”
  
  “是你!”张亮脱口而出,说完便知道完了,但为时已晚。
  
  一声枪响,张亮已经躺在了血泊里,站在明哥身后的人,收起手枪重新站好。
  
  周巡望着张亮的尸体皱了下眉,嘴里骂了句:“便宜这小子了,害得老子优质日子都没了。”
  
  “周大队长?”听见他的抱怨,明哥笑了下唤对方一句:“我是真没想到,一直帮我们行方便的,会是刑侦队长。”
  
  周巡四处看了一眼,找了个椅子坐下去:“我也是刚混上去,还没过几天安逸日子呢,就被这小子摆一道。”
  
  “摆你一道的是关宏峰吧,听说是他找到证据把你送进去的。”黑白两道挂了号的前支队长,很多人都认识。
  
  周巡因此看了对方一眼,慢慢开口:“你可别打他注意。”
  
  “怎么?我倒是听说过,他挺不好弄,这次我们到津港做买卖,难免要跟他过两招吧。”
  
  “实话说,我不觉得你们能斗得过他。”周巡摆弄着手里的枪,抱怨起来:“去哪儿做买卖不好,非要来津港,别的不说,老子人脉就是广,我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你去哪里做买卖,我都能靠着关系给你开开后门,哪次没让你交易成功,大家开开心心赚钱不好么?津港这地头儿,有一个关宏峰就够你们一呛。”
  
  “周队长是不是跟他共事时间太长,才高估了他。”
  
  “敢混到津港地头儿来,你连警方老底都没查过啊?”
  
  明哥望着周巡,没再说话,他自然是查过,也知道对方身上多少光辉事迹,但也只顿了下又道:“不过现在我们不是还有你周大队长,怎么说最后还是你当了刑侦支队长吧。”
  
  “嘿,我周巡自认是不如他关宏峰的,要不然也不会落到这地步。”周巡一点不觉得难以启齿,承认的果断,倒反而让对方卡壳了一下。
  
  “那我就找人做掉他。”
  
  “好主意,预谋干掉刑侦副队长,也不用让警方费劲找你的贩毒证据了,我俩一起被通缉。”
  
  明哥终于皱了眉:“周大队长来,就是为了劝我改邪归正束手就擒的?”
  
  “艹!”周巡先骂了一嘴子:“老子倒是想在你们没来前就改邪归正,倒省得沦落成这样。”吐槽完终于收起了枪,说了正经事:“我呢,是来劝你听我安排,换个时间地点交易,我保你能平安交易成功,但我要拿一半,以后大家一拍两散,我也友情提示你以后别在这做买卖。”
  
  “你一个被通缉的前支队长,怎么保我?”这听起来确实天方夜谭。
  
  “哥们儿混迹这么多年,靠的都是人情债。”周巡也不急着说服对方。
  
  “不是我不信任你的能力周队长,像你说的,我们合作这么多年,确实靠着你行了不少方便,不过如今这局面,你总要拿出什么可以信服的证据吧?”明哥这话才落下,周巡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准确说那手机其实响了不只一次了,但周巡一直没理睬,如今他终于慢悠悠掏出来看了眼,明哥也扫了眼,上面显示“L老关”,显然是关宏峰,明哥身后的人因此掏了枪,却被他阻止。
  
  周巡瞟过去一眼,动作没停的接了电话,按下免提。
  
  “周巡,你在哪儿!”对面是关宏峰难得有些着急的声音。
  
  为此周巡笑了声:“怎么了老关?想我了?”
  
  “……周巡,我劝你自首。”关宏峰明显停顿了一下,再开口声音平稳很多,压低的声线却还有几分焦虑。
  
  “别呀,我这好不容易才逃逸成功,你还真打算把我往死路上逼啊。”
  
  “你逃不出津港的。”
  
  “你追踪我手机了?”周巡又扫眼突然紧张的明哥,撸了把头发。
  
  “我没必要做无用的事,你手机会没装反追踪器?”对方已经有点不耐烦
  
  “我还真没装。”周巡笑的更开了些。
  
  “周巡,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回来自……”
  
  “老子也不想听你说没用的废话!”周巡突然打断对方,炸了毛般:“你除了劝我自首,还能说点其他的么?!”
  
  “……”
  
  “老关,你没开着免提吧?”
  
  “……没有。”
  
  “那就好,哥们儿也是怕说太多,牵连你,老关,我跟你这么多年了,也没麻烦你什么吧?今儿我有难,你就不能帮兄弟一把?我保证,你只要帮我出了津港这地界就行,我肯定再也不回来。”
  
  “周巡……你犯了法。”
  
  “甭一副正直的样子跟我提这个,林嘉音当初变节,是你掩护她诈死逃逸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是我在施局那里帮你隐瞒的!”周巡停顿了下,叹口气,声音更低了几分:“老关……是不是轮到我这,就换不来你的好啊?”
  
  “……”为了这句叹息,对方沉默了很久,周巡也有耐心等,过了一会儿对方突然挂断了电话,周巡看着手机倒是没什么其他动作,还保持那个姿势不动如山。
  
  “周大队长,看来没谈拢?”明哥见电话挂断,才开了口,得到的是周巡不咸不淡的一个抬眼,结果话音刚落下不久,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关宏峰,周巡等了几秒才接通。
  
  “你到底在哪儿?”这次关宏峰声音压的很低,似乎在避开人说话。
  
  “朋友这。”周巡懒懒回答对方。
  
  “告诉我你想走的路线,我帮你清人。”
  
  “……我信得过你么,老关?”
  
  “你想怎么样?”关宏峰显然这次特意耐着性子,尽量把语气放到平稳:“你拿着林嘉音的事情威胁我,还嫌不够?”
  
  “成,等我电话。”说完,这次周巡先挂断了。
  
  明哥看对方收起手机,然后又烦躁的点了根烟,决定这次不动声色,就先不开口说话了,于是周巡抽了两口烟,首先表了态:“我就直接说了,我要不是因为跑路缺钱,犯不上跑回来找你,他给我清路,你就跟着我做交易是最安全的,我要拿现金,事后大家各奔东西。”
  
  “这方案听起来确实可靠,我跟你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信不过你,但是关宏峰信得过么?”明哥并没为此就点头同意。
  
  周巡自然知道这些还不够,笑着撸起刘海,下了最后一剂药:“是不是觉得自己不跟着我走,也能交易成功?津港这地界,怎么也不可能是龙潭虎穴?”说完,他向明哥招招手,自己身子向前凑了凑,明哥挑眉坐起身,也随着凑向前,听着对方在自己耳边说的交易地点跟时间,第一次白了脸色。
  
  “警察的消息,准不准,你心里最清楚了。”悄悄话说完,周巡又靠回去吸口烟:“不是我,你就只能等着被收网,我给你时间考虑。”
  
  结束了这次谈判,周巡开始在椅子上一瘫,吸着烟眯着眼望着天花板,因为仰头的原因,偶尔有烟灰落到脸上,他赶紧扒拉下去,然后又是那个姿势继续抽烟。
  
  明哥瞧着他有恃无恐的样子,也没理睬,第一次站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一会儿,显然在认真思考,走走停停二十分钟后,他站稳了身形,回头看着那个又点上一支烟的周支队长。
  
  “周队长,我还有个问题。”
  
  “咳咳,你问。”被自己烟呛了一下的周巡咳嗽了两下,撸着刘海坐起来看对方。
  
  “你们电话里谈到的那个叫林嘉音的,是关宏峰女人么?”
  
  “……艹!”周巡万万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被扎心,忍不住骂了句,然后在明哥不解眼神下,扯着嘴角自嘲笑了:“你还真是想多了,她跟我差不多,都是关宏峰半拉徒弟,别说,他选的徒弟,似乎天生都是反骨,前面一个变节警察,后面我一个黑警。”
  
  “原来如此。”明哥似乎因为这个回答反而放心了:“如果不是他女人,那我姑且信他也会帮你。”
  
  “心放肚子里吧,林嘉音的事情,如果把我逼急了捅出去,关宏峰也吃不到好,他不是个会分不清事态的人。”
  
  “好,那合作愉快,不过周大队长,分成的事情,我只能给你三成。”明哥伸出了手,笑的亲切,一脸只等对方妥协样子:“你要清楚,我可以不做这桩买卖,直接安全撤离,而你还需这笔钱救急。”
  
  周巡抬头看他,眼睛眯了一下,把嘴里的烟挪开,呼出一口烟圈,大概晾了对方能有一分钟,明哥没收回手,最后周巡终于妥协,握了上去:“成吧,虎落平阳,我也没其他办法。”
  
  交易就此达成。
  
  

评论(4)
热度(87)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