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三

   周关 不逆
  
   三、
  
  跑步机嗡嗡做响,合着周巡跑步时的脚步声与喘气声,汗水顺着皮肤滑下,然后再用毛巾擦掉。
  
  这是周巡升职当队长后,长丰支队长办公室常有的风景,与他吃零食的风景比起来,出现次数也不低。
  
  “你大清早把我叫来,看你跑步?”侧着头看了半天,对方还是一句话没说,坐在那里的关宏峰终于出声了。
  
  “得,我还以为,你比我能忍。”周巡笑了出来,话里有喘息声,他转头看着坐在身边的关宏峰,嘴角笑又深了几分:“老关,兄弟有件私事想拜托你。”
  
  关宏峰用表情示意对方继续。
  
  “前几天我小侄女寄放我家一只猫,我吧,最近几天有点事,请假报告都打好了,你看……”周巡话没说完,喘着气用毛巾擦拭着汗液,从跑步机上下来。
  
  “送宠物店吧。”关宏峰却没等对方说完,直接做了拒绝。
  
  走到办公桌面前喝水的周巡看了眼关宏峰,擦了擦嘴:“你看你老关,没让你帮我养。”说着又活动了下胳膊腿,接了下去:“明天她就来支队取走了,我这不是马上要出去一趟。”
  
  关宏峰扫了眼桌下的纸箱,那里有只白色的猫,关宏峰刚进办公室时就察觉到了,他抬头看着桌对面的人,一脸不解:“这事你找小汪更适合吧?”
  
  可不是么,周巡点点头,找小汪自己不用绞尽脑汁低声下气周旋:“他家有条狗。”
  
  “……”这算理由么?
  
  “我这是只幼猫,胆小。”
  
  “周巡。”关宏峰打断对方,认真看过去:“特殊任务?”
  
  “……”自从213事件时,周巡跟关宏峰提过自己经常有被借走出特别任务后,关宏峰就开始可以根据周巡各种表现等讯息,分辨出他何时是真有事,何时又是出任务,周巡尬笑了下:“老关,跟那没关系吧,我在说猫。”
  
  “我也在说猫,今晚上我有事,你找小汪吧。”说完,关宏峰起身就走。
  
  “老关!”没办法,周巡喊住对方,直接切入主题:“你就非要参合进来啊?”
  
  关宏峰因而回过身,看着对方没第一时间回答,下意识摸了摸下巴。
  
  三天前,长丰支队又接到一起命案,一男子丧生在郊外,死于手枪射击,一枪击中头部毙命,钱财证件衣物全部丢失,只剩下一具裸尸,无法第一时间确认死者身份,只能根据尸体体貌特征等,推断死者生前工作生活,再根据失踪人口讯息,大面积撒网走访确认死者,然而网还没怎么撒出去,技术队早一步根据子弹弹道分析确认是登记在案的警枪,再一查持枪的警察是其他县市的刑警人员,叫张亮,男,37岁,最近请了假突然到津港来,但已经失踪两天,根据种种迹象,关宏峰觉得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命案,于是让周巡直接向上面汇报,继续追查还是罢手,果然不出所料,上面接手了案件,下令停止所有追查。
  
  事情本来应该就此结束,没想到周巡却在上面通知罢手时,同时接到一个潜伏寻找张亮的命令,这显然又是个特殊任务,更加没想到的是,一直失踪的张亮居然主动联络了警方,准确说是联系了关宏峰本人。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突然找了上来,要求单独见一面,说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他谈,不能惊动其他人,今天晚上就是约定时间,恰巧也是周巡领命要去潜入的时间点,这就哪里都不太对了。
  
  关宏峰放下手,又看了周巡一眼:“一摊子浑水,也由不得我。”
  
  “什么由不得,你就甭理他,你关宏峰这三个字就是太出名了,他指不定遭遇了什么困难,想着能不能找你出个主意脱险,或者就是要对你不利,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你都没必要理睬他。”既然话说开了,就好办,周巡厉害关系摊开讲,说得不紧不慢,但句句都是重音,坚决反对关宏峰涉险的可能性。
  
  “我去见他,总比你去找他容易。”就多方面考量,关宏峰也不是很想单独去见对方,如果不是怕真有什么事关重大的事儿,他对这种明显是失控后的局面,没兴趣冒险的。
  
  “你把地址给我,比什么都快。”
  
  “成,我俩一起去。”
  
  “……”俩人话赶话接到这里,周巡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清早没套路上对方,倒是被对方套路的实在啊,静默两秒,周巡把汗湿的头发用手梳理了下,感叹一句:“老关,我还是不如你啊。”
  
  “你准备下吧,我觉得你猜的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更符合现在局势,如果对方确实需要帮助,能找当警察的我,至少从侧面印证,他变节几率很低。”关宏峰只关注事件本身,对周巡的感叹全不在意。
  
  “你怎么知道他是卧底?”
  
  “你领的不是潜入接洽他的任务么?”
  
  “……嘿,你还想套我话,今晚他不拿枪指着你头,我就信。”周巡做了结论,再不结束这次试探,老底都能被对方翻出来。
  
  然而当晚,周巡瞧着对方那把黑黝黝的枪对上关宏峰,就想扇自己两嘴巴,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我希望你能冷静点,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关宏峰面对这个局势心里是有点准备的,毕竟自己还多带了一个人。
  
  但明显已经受过惊吓,疑神疑鬼的张亮,对这样的安抚没法马上吸收消化,从激动后加重的喘息声就能知道,他多紧张无措,张亮双眼紧紧盯着周巡,手里挟持关宏峰的动作又加几分力度。
  
  “我觉得你该听老关的建议,毕竟,我俩可是冒险跑来帮你的。”何况还是这种偏僻地方,如果不是还挺灯火通明的,他早载着关宏峰跑路了,想到这,周巡举起双手试探着往前挪了一小步,因为他的前进,对方受惊一般把枪从关宏峰头上移开,转而指向周巡,因而让周巡有机可乘,侧了下身子躲开枪口,直接往前冲扑向张亮,迫使对方松开关宏峰,与之缠斗起来。
  
  关宏峰被松开时没站稳,手下意识一抓,顺下张亮几根头发,踉跄几步站到旁边扶住墙,差点摔倒,然后抬头望着那边已经决定先武力镇压的周巡,倒是没阻止,这点上周巡跟关宏宇行事风格差不多,仗着自己身手好,很多时候都习惯先打服气了再说,如果不是俩人都认识关宏峰,先后多少受了影响,这习惯估计会持续发扬光大,一发不可收拾,果然不出意外,周巡的好身手起了作用,将对方直接压在了地上制服。
  
  “这下,我们能冷静谈谈了么?”周巡甩着刘海,做了结束陈词,而另外一边被揍倒的人,却真的比开始冷静多了。
  
  关宏峰向前走几步,示意周巡放开对方,周巡捡走了对方手枪,才松了手,张亮喘着气缓了缓坐起身,倒也没站起来,就那么坐在地上,向后挪了挪靠向身后的墙壁。
  
  “所以,你能对我们透露多少?”这是关宏峰第一句开场,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对方真的带着任务在行动,就算求助自己帮忙,估计能坦白的话也是有限。
  
  果然,张亮扫了眼关宏峰,眼神犹豫的开了口,避开了所有关于自己任务的话题,只说前几天发现的死者不是自己杀的,那本来是他的羊,一直被下派做卧底工作,而自己是对方的牧羊人,最近他的羊被对方怀疑是卧底,可笑的是,警察这边却认为他的羊已经变节,于是他约了对方见面详谈,却没想到自己被人敲昏,再醒来对方已经死了,是被自己的手枪射杀的,他慌乱下不得已清理了现场,扒了死者衣物拿走证件钱包,销毁所有的残留证据,他怀疑警局里有内鬼,回去被调查可能就有去无回,所以才落了个无处容身逃亡的局面。
  
  他找到关宏峰,是想让他给自己还清白,他对警局里的同事不算信任,对陌生的关宏峰也说不上来就有信任度,但关宏峰这个人,在警界都是传奇人物,论起破案率,与其坐着等死,找到他也是多一线生机,何况他们都有过类似经历,他觉得关宏峰能理解自己。
  
  这故事,何其似曾相识,周巡听完就扫眼关宏峰,对方正摸着下巴低头沉思。
  
  “我觉得你小子实在不够坦诚。”周巡先开了口,视线从关宏峰身上转移到坐着的男人脸上:“你是不是忘记交代什么了?上面让我潜入对方地盘去找你,显然知道你现在有容身之处。”一个身份清白的警察,怎么可能在敌对方有容身之地。
  
  张亮被对方看的低下眼睑,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我没法透露太多,只能说我有个双重身份才方便行动,我跟他搭档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事的,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怎么可能杀他?我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看待,就算他真的变节了,我也不会对他下手!”
  
  “你也应该清楚,现在情况确实不容乐观,死者头部一枪毙命,位置在眉心,从皮肤烧焦程度看,枪口是直指眉心开火,并且身上没有打斗痕迹,如果不是你这个他完全没防备的熟人,你觉得杀他的会是谁?”关宏峰在旁边插上一句。
  
  “我不知道,也许是他认识的其他道上的熟人。”张亮随口回答一句,之后抬头直视关宏峰:“现场都被我清理的很干净,估计有什么线索也都破坏了,我也不觉得还会有更多讯息能让你找到凶手,你不如从是谁打晕我查起,我们没约见面前,我有接到一通电话,说他知道我的卧底身份,你找出他,也许就能找到是谁陷害我,证明我的清白。”语气急迫。
  
  关宏峰点点头,想了想,又问一句:“你觉得你兄弟变节了么?或者说,你认为哪边给你的证据更可信?”
  
  说到这,张亮自嘲笑了:“如今这一出,我还真是不知道该信哪儿头了。”
  
  “显然上面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你。”周巡接了句,看向关宏峰等他做决定。
  
  这事儿牵扯的地方太多,很多厉害关系他跟关宏峰都不清楚,擅自行动已经是件非常不妥的事了,如今还要做决定?周巡觉得,这种需要大量消耗脑细胞的事,还是交给这方面行家的关宏峰就好,自己等着配合就行。
  
  关宏峰又摸了摸下巴:“要证明你清白,其实不难,这次现场看起来没有任何痕迹,但死者似乎也想给警方留下线索,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了重要证据。”
  
  “什么?”因为关宏峰的话,张亮皱了下眉毛,抬头看过去的表情认真专注,身体紧绷起来。
  
  关宏峰扫他一眼,也没卖关子,继续说了下去:“尸体嘴里其实有残留纤维跟皮屑,应该是凶手作案时,与死者缠斗,被死者咬住遗留在嘴里,如果不是停止了调查,我们只要找到与死者嘴里残留物DNA相符的人,便能抓到凶手,你自然也就清白了。”
  
  “是么?那你能帮我?”知道有希望证明清白后,张亮眼睛动了动,似乎松了口气,然后又望回关宏峰,然而关宏峰下句话,让他知道自己这口气松早了。
  
  “但我不打算帮你。”关宏峰说完,也没等别人有反应,直接转身走人,周巡顿了一秒便反应过来,手里还拿着对方的枪,也是不能还了,毕竟条件没谈妥,实在不安全,于是收进自己腰包转身跟上关宏峰脚步。
  
  “关宏峰!你就眼看着我走投无路?别忘了,你也曾像我这么无助过!我只是没有你幸运,有一个可以栽赃陷害的双胞胎弟弟!”张亮不甘心的吼了出来,吼的周巡想骂娘。
  
  “艹!”他确实骂了一句,撸着刘海看身边的关宏峰一眼,对方脸上没表情,步调都没停顿一下,于是周巡也没理睬身后跳起来的男人,跟着关宏峰结束了这次失败的会谈。
  
  上了车,周巡发动起车子往回开,开出这偏僻地方后才开口:“怎么着老关?发现什么了?”
  
  “没有。”关宏峰下了肯定句。
  
  “啊?那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周巡扫一眼过去,看见灯光下对方皱起的眉。
  
  “对方的说辞漏洞百出。”关宏峰回了一眼,眉毛还是没松开。
  
  “怎么说?”周巡问了句,看关宏峰没说话,又自己回答了自己:“不过也是,如果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被冤枉的,那么只有可能是他警察身份暴露,被敌方陷害铲除,这样的话,他怎么可能还回得去那地方?”
  
  “如果今天是我被枪杀,你被陷害,你会怎么做?”关宏峰没正面回答,扔出去一个假设,这假设让自觉带入的周巡,心都抖一下。
  
  “嘿,你这说法就考验哥们儿想象力了,无非是找到凶手,送他进监狱,怎么说我俩也共事这么多年,肯定给你报仇。”周巡手打着方向盘,稳稳的一个右转,说完又笑了下:“不过哥们儿可能没关宏宇那小子快,你弟可是比我下手冲啊。”
  
  “他一直在反复强调自己跟死者的关系是换命兄弟,进而反复证明自己不可能杀对方。”关宏峰没接那话茬,认真做着分析:“却对杀他兄弟的凶手是谁,完全不感兴趣。”
  
  周巡又看一眼对方,点了点头:“确实,他回答的语气很随意,倒是拼命让你去找给他打电话的人,这小子有问题啊。”
  
  关宏峰停了下继续:“而且我在说有证据找到凶手时,他看起来,不像惊喜,而是紧张,当我说到证据是死者嘴里残留物时,他马上平静下来,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你前面有说死者身上没有打斗痕迹,后面又说死者嘴里有缠斗后的残留物,同样是警察,他不可能没察觉到,但他什么都没表示,他在避开话题,是心虚。”周巡接了一句,望着前面路两旁的路灯,皱下眉毛:“不在乎凶手是谁,却担心有证据找到凶手,心虚到特意避开话题,又能知道死者没跟凶手缠斗,也没咬过凶手的……只能是凶手本人了。”
  
  “上面让你潜入接洽他,他没有否认,只说自己有双重身份,但是语焉不详。”
  
  “他变节了?”
  
  “最怕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是黑的。”
  
  “一个剧本加上一个演员,满嘴谎话,嘿,拍电影呢这。”
  
  “但他能找人证明自己清白,说明还是想回警队。”
  
  “得,这是无间道看多了吧,还打算洗白自己怎么着。”周巡敲了下方向盘乐了,又扫了眼还皱着眉的关宏峰后,喊了对方一下:“老关,这事儿就到这里了,明儿我往上一汇报,就算结束,这水多深可不一定,别多想。”
  
  一次213事件,就折腾的够呛,那算是长丰支队主场戏,避无可避,这次可是牵连到外市,更不要说还不清楚上头什么态度,实在没必要参合进去。
  
  “死者嘴里的残留物,并不是假的。”虽然不是皮屑,关宏峰接了一句:“如果是剧本,起笔时,我们就在里面了,这事情还没完。”说着,关宏峰从兜里掏出一个装证物的塑料袋,然后将另外一只一直放兜里的手拿出来,手里握着的是几根头发,准确说是张亮的头发。
  
  周巡因此又骂了一句,其实他也清楚,这次俩人估计算是被摆了一道,不是说能抽身就抽身的。
  
  


评论(15)
热度(88)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