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二

   周关 不逆
  
   二、
  
  做了技术处理后,犯人容貌基本确定,法医室的报告还需要时间等,而对犯人的身份核实,却在联网的如今快速确认了,然而具体住址进一步排查工作,只能等到天亮后,众人忙碌一阵,便在支队凑合了一宿,就等天亮一起行动,赶紧结束了这案子。
  
  支队长办公室里,周舒彤捧着从周巡那里拿的泡面,给关宏峰泡好送到手边,这让周巡望着自己手里的桶面不得不感慨,差别待遇,但想想没小周,估计也是自己亲手伺候对方,便也没多嘴,安静吃了起来。
  
  “关老师,你家里……”周舒彤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关宏峰,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案件结束后,我去帮您收拾一下吧。”
  
  “你先去休息吧。”关宏峰接过泡面没接话,只交代一句,小姑娘左右看看,尤其看到周巡时,神情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点头走了。
  
  “嘿,我是能吃了你啊。”看着关上的门,周巡坐在办工桌上,刺溜一口泡面进嘴里,还没咽下去就忍不住吐槽。
  
  “你给她留下的印象,看来需要检讨一下。”关宏峰皮了一句,引得周巡侧目,但也没回嘴。
  
  “吃吃吃,一会儿泡面泡发了,吃完抓紧时间在我这沙发上眯一会儿,你那办公室太规矩,连个能休息地方都没。”说完,周巡几口解决了自己的泡面,从桌子上下来,倒了杯水喝,又给关宏峰倒一杯:“我去趟亚楠那里催催报告,你抓紧休息,兄弟明儿还指望你呢。”又吩咐一句,接着起身便开门出去。
  
  关宏峰都没来得及回答一句话。
  
  等周巡到了高亚楠那,果然报告还没出来,于是当场坐下,决定等。
  
  “你在我这熬着,有意思啊?”高亚楠翻了个白眼。
  
  “老关那毛病,我回去一准儿醒,我在你这待会儿。”对于黑暗恐惧症后敏感的关宏峰,周巡心里还是有点数,因此才借口出来。
  
  “他在你办公室?要不我给你推荐个地方?你去他办公室待会儿?”高亚楠不管那些,就觉得对方在这里一坐,非常碍眼,支队这么大,又不是只有一间办公室。
  
  周巡笑了下,点上根烟开始吞云吐雾:“好主意,等会儿我过去。”就关宏峰那办公室,不是周巡想吐槽,未必有高亚楠这舒服,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都不会有其他多余配置,法医室这还有个能聊天的人呢。
  
  “少抽根是能死啊。”高亚楠皱眉一脸嫌弃,却也没再管对方,继续工作,今晚要说工作量,还就法医室最多。
  
  周巡坐在那里,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会儿,等抽完烟周巡就有些犯困,毕竟这两天他是真基本没睡过的人,不一会儿高亚楠就感觉到身后的人没了动静,回身看眼,对方在椅子上眯了起来,高亚楠也没叫他,继续工作。
  
  天蒙蒙亮时,周巡是一个激灵惊醒的,身体动作有些大,让他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高亚楠因此转头瞧了他一眼,对方只低着头喘了几下,便用手梳着头发起身去了卫生间,再出来时已经神态正常,但打量几眼,还明显能看出脸色有些发白。
  
  “我去,这次不是你给我下药吧?”周巡旧事重提的打趣一句,脸上刚用水洗过,还有没擦干的水泽。
  
  “做噩梦?”高亚楠挑下眉,倒是没接茬,直接问出主题。
  
  周巡愣了下看过去,然后皱眉抱怨:“梦见被这孙子肢解了,这犯人要再抓不到,我都能魔怔。”说着又点起一根烟。
  
  “哦。”高亚楠点下头,似信非信的回句:“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人,就不会做噩梦。”
  
  周巡没再坐下,靠着桌子望过去,这口烟吸的深,烟圈吐的比较慢,烟雾散开时,都模糊了表情,一会儿,烟雾后面的男人叹息似得应了一句:“那是你不够了解我。”说完,自己扇了扇烟,又问了句报告好了么。
  
  高亚楠探究对方一眼,转身取了报告:“我这边,基本也就这样了,先回家了,小徐一会儿来接手。”
  
  周巡接过报告,看两眼:“成,犯人脸也拍到了,没其他什么意外,这些够了,你回家好好休息。”点点头周巡又看一眼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便走出法医室。
  
  “你知道你有说梦话习惯么?”
  
  周巡拉开法医室门,刚要走出去,身后的高亚楠轻轻抛出一句,让他僵住了身形,停下脚步的周巡半侧回身看着对方,又吸口烟才说话:“高大法医,你可别玩我,我偶尔还得接潜入任务呢。”显然对对方说辞不相信,说完挥挥手,转身走了。
  
  高亚楠面对被关上的门摇摇头,对没诈出实话并没在意。
  
  周巡拿着报告回了办公室,开门的时候,果然惊动了关宏峰,见着对方坐起身,周巡先倒了杯水过去,然后把报告放对方面前茶几上:“亚楠先回去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走访也用不上你,到时候听我电话。”
  
  关宏峰翻看报告,已经有了可以定罪的证据,案件走到这一步,其实只差捉拿犯人,这活基本周巡就可以完全搞定,关宏峰是不担心的。
  
  “要我说,你今晚先去我家休息,明天我叫兄弟一起帮你收拾家里。”周巡把这个提议又重复一遍。
  
  “不用,我一会儿回家收拾。”关宏峰习惯性拒绝。
  
  周巡忍不住啧了声:“你看你,那满屋子尸体味,不得放放啊。”然后觉得估计自己也劝不住对方,折中了个办法:“行行行,我也不拦着你,这么着,我一会儿找清洁工给你收拾屋子,下午你再回去,这孙子不还没抓到,你先在支队指挥。”接着没等对方反对,直接起了身,去拿对方外套里的钥匙。
  
  “周巡。”关宏峰皱眉喊对方一句,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把下句阻止的话说出口。
  
  于是周巡拿了钥匙便走人了。
  
  周巡前脚刚走,门便被高亚楠敲开,作为关宏峰正经八百的弟妹,高亚楠觉得在关宏峰无家可归的时候,理所当然应该带对方回家,不过也理所当然的得到婉拒。
  
  “那成吧,我先走了。”见说不动,高亚楠也不是磨磨叽叽那种女人,直接决定走人,末了又交代一句:“要不然,我看周巡提议也行,去他家住段时间,反正他也是一个人,你也不用怕打扰。”
  
  “再说吧。”关宏峰不咸不淡回了句,没再多说,高亚楠也没再劝,关上门走了。
  
  在犯人身份确认后,一切开始顺利起来,周巡带着队风风火火的对其进行搜索追捕,别说,对方还真是个开屠宰场的,杀猪屠宰场,男性,38岁,离异,老婆倒贴了小白脸跟人跑了,多年来一直一个人过,最大爱好是在情侣酒店约炮,无意间看到一个酷似自己前妻的女人跟男人纠缠,于是着了迷一样尾随俩人一路,一直到男方到家楼下,总算用借口把女人打发走,犯人心里骂着“女人犯贱,就喜欢倒贴小白脸”,一边继续尾随那女子,直到对方去旅馆,又换了个男人去开房,受到刺激的犯人因此起了心思,在外面蹲等两个人出来,一起杀了泄愤,之后便上瘾般开始找那些偷情出轨的女人与情夫下手,短短一星期,就杀了四对偷情男女,抛尸却是在家放了两三天后,才开始的,而说到关宏峰家的尸块,起因却不是挑衅,而是迁怒。
  
  说来也巧,关宏宇的桃花债一向满天飞,一样脸的关宏峰,常常是这方面的背锅侠,而这次恰巧死的一位女性就是关宏峰过往桃花之一,好巧不巧,死之前还遇见过一次,被纠缠不休,但更巧的是,这个女子便是最初那个像犯人妻子的死者,遇见那天,关宏宇在去老哥关宏峰家的路上。
  
  对于这个已经结婚,却还勾搭自己“老婆”的男人,犯人记恨在心,才来了这么一手,却没想到是在给警察送人头,行为非常愚蠢了。
  
  然而周巡听完这段口供,倒没考虑对方蠢不蠢,而是开始犹豫要不要去迷信了,这哥俩运势还真是相辅相成藕断丝连的啊。
  
  想着,拿起响半天的手机,是上午雇的保洁公司,接了电话聊几句,挂断电话后,周巡转身去找了关宏峰。
  
  “老关,你家收拾完了,这效率,哥们儿够意思吧。”敲开副支队长的办公室门,周巡也没走进去,就在门边靠着邀起功。
  
  “多少钱,我打给你吧。”关宏峰抬头接上一句,说完起身去拿外套,案件结束后,大家差不多便先提前下班了。
  
  “这就见外了。”一向抠门的周巡笑着客气,在关宏峰不信任目光下,坦白从宽:“我那点工资,可请不起保洁公司,我让队里报销了,怎么说你也是我们支队的功臣啊。”
  
  关宏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满脸不赞同,却也没再说什么,穿上外套规整了一下办工桌,起身便走出办公室。
  
  周巡也没说话,帮对方关了门,一起往外走,走到大门口时,关宏峰停下了,转身奇怪的看着对方“你干嘛?”
  
  “送你回家啊。”周巡回答的理所当然。
  
  “天还没黑,你还是回家先休息吧,疲劳驾驶也不安全。”关宏峰皱眉。
  
  “我昨晚可是睡觉了,得得得,你别给我这表情,哥们儿精神着呢,赶紧的。”周巡催逐着,没理睬对方的拒绝。
  
  关宏峰因此没再坚持,跟对方上了车,同一天第二次被对方送回家,这次周巡跟着上了楼,开门进去走了一圈,觉得收拾的还不错,才安心。
  
  虽然兄弟当不成,但顾虑跟照顾对方基本已经成为周巡的生活习惯,还好,他倒是并不打算改。
  
  “老关啊,要不泡杯茶?”
  
  也不知道怎么的,周巡逛到关宏峰家厨房,看到那个在小汪手下幸存的水壶时,便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之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回身就见关宏峰也略有所思的正看着自己,周巡马上摆了摆手:“下次吧,都挺累的。”然后走出厨房,摸了下胡子又道:“得,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走了啊。”说完,没等对方表态,便打道回府。
  
  “老周。”
  
  周巡走到门口扶上门锁时,关宏峰喊了对方一句,周巡因而转回身,看见对方几步从厅里走过来,黑色的衬衫加上一件黑色套头针织毛衫,在逆光下显得周身气质异常安宁,周巡每次看到关宏峰穿这件衣服,都觉得心头特别痒,说不出的好看跟乖巧,后面这个形容词,周巡觉得大概是自己魔怔的杰作,关宏峰的性格,从来跟乖巧不沾边,即使他常常在心里这么形容对方的神态。
  
  乖巧的关宏峰走到门口,抬手递上一个灰色墨绿纹纸袋:“想喝茶,可以回家自己冲,不用到我这来。”
  
  “……”周巡望着对方,静默了两秒,接过对方的纸袋看了眼:“成,那我先谢过了。”说完笑着又打声招呼便拉开门走出去,再轻轻带上门。
  
  他说什么来着,关宏峰确实跟以前对自己稍微有些不同,友善了很多,至少赶自己时,还会扔个礼物,不像以前一直是生赶。
  
  周巡坐在车里,扫了眼身边的茶袋,哭笑不得,索性自己也认清楚现实了,就没打算奢求什么。
  
  “艹!”骂了句,周巡点根烟,一脚油门,离开了关宏峰家。
  
  黑色牧马人开离的速度很快,拐过弯道时,都没有减速,打着晃的车身,甚至是有些狼狈。
  
  

评论(24)
热度(115)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