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并肩而行(周巡X关宏峰)一

   周关 不逆
  
  
  看过磨叽的,我要说,这个可能比磨叽更磨叽,一切重头来过,这次想试一试,如果大家都没主动出击,周巡还是那个怂到家的货,老关不能指望他自己开窍出击,那么如何终成眷属。
  
  大概就是这么个文,所以……看的各位做好磨磨叽叽的耐心吧。
  
  一、
  
  213事件已经结束一年,长丰支队跟着事件兜兜转转一圈,人事也跟着起了些变动,少了刘长永这个常驻副队,带领支队的领导却还是关宏峰。
  
  213结束后不久,关宏峰就复职回了支队,接任了空下来的副队长职位,周巡还是队长,然而说话算的,大家心里都有数,关于上面这种决定,支队人员虽然私下有讨论,却也不觉得有问题,毕竟当事人是个多没政治野望的人,大家都清楚,能带队破案做贡献,估计才是正经事,于是全支队高高兴兴办了欢迎关队回归的庆祝宴。
  
  庆祝宴上周巡喝的有点高,高兴的拉着关宏峰讲过往两个人那些峥嵘岁月,追忆往昔畅想未来,直到爬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被小汪送回了家。
  
  关宏峰倒也是好脾气,估计因为心情好,全程只是皱眉,没扒掉对方一直拽着自己的手。
  
  后来周关两个老搭档也算是各归其位,又开始不停领着支队奔走案件第一线,生活并没有太多不同,一晃又是一年。
  
  “小周,你家关老师呢?”周巡站在尸块旁边,扯着嗓子叫住周舒彤,这现场勘察半道,自己转个身就丢了个大活人。
  
  周舒彤拿着个证物袋走近了几步:“关老师说去看看周围环境,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把袋子递了过去,又加一句:“应该是凶手扔掉的凶器。”
  
  周巡接过来看了几眼,转身给了技术队人员,抬头看看天色,一遍掏出手机,一遍嘟囔了一句:“这天马上黑了,他一个人跑出去看什么周围环境。”说话间,号已经拨了出去,周舒彤站在旁边看一眼,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便转身去帮其他同事忙。
  
  武玲玲事件虽然彻底结束了,但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并没完全康复,这一年里都在看心理医生,效果倒也不是完全没有。
  
  关宏峰电话接的很快,还是那平稳冷静到淡漠的语调,周巡没等下句话,直接问了对方现在方位。
  
  “我马上回去了。”关宏峰也直接,回了一句就挂断电话。
  
  周巡看眼手机,撸了把刘海,开始指挥起现场收尾。
  
  这场大规模抛尸案,是两天前发生的,那时候因为黑暗恐惧症原因,看着下班晚了的关宏峰,周巡自告奋勇的送对方回家,顺便上楼蹭了杯茶,却跟213时一样,茶没蹭到,就先被一通电话叫到了抛尸地,两天时间,一场花样抛尸秀就开始了,尸块之碎,抛尸地点之多,让周巡觉得自己这次遇见的犯人,大概是个卖肉的,才这么喜欢到处捣腾肉块玩。
  
  关宏峰回来时,天还没全黑,大家都收拾妥当,只等着下令回队,周巡这一会儿功夫抬头看了好几次天色,直到最后一次目光移开逐渐黑暗的天空时,低下头看到走回来的关宏峰。
  
  “你看老关,也差不多了,收队吧。”周巡冲走近的关宏峰招呼了一声,也没再提对方这不太妥当的行为,直接切入正题。
  
  关宏峰转头又打量一遍现场,点了头,周巡这才下了领,打开车门让关宏峰先上了车。
  
  大部队就这样又浩浩荡荡开回支队。
  
  周巡的车里开着灯,外面天色已经全黑,关宏峰坐在后座闭目养神,这案件拖了两天,说不上难破,但犯人杀人数量以及抛尸次数之多,却让支队疲于奔波,支队其他同事还能轮着休息,关宏峰跟周巡却是连轴转的没怎么睡觉,如今坐车里晃悠,难免有些疲乏感上来。
  
  “老关啊,要不我送你回家吧。”周巡在后车镜里看了眼后座的关宏峰,还是开了口询问,一个是因为对方的疲劳,一个也是因为黑暗恐惧症。
  
  “没事,等亚楠把尸块拼起来再说。”关宏峰回了句,倒不是很在意,支队上下知道他这毛病的不多,但有几个人帮衬,确实要比他一个人瞒着大家行事方便,这一年来他夜晚出勤机会还是很少,不得已时,也都在支队指挥。
  
  周巡没再劝,也习以为常,开着车就回到了支队开始工作。
  
  高亚楠的效率一向很好,跟着关宏峰时间长也养出了足够的默契,两个人对着尸块摆弄了一会儿,很快拼凑完。
  
  “左腿跟头都凑齐了,这几巨算是可以锁定死者身份了,这孙子,到底肢解了几巨尸体。”周巡站旁边做结束语,然后抬头看看俩人,笑着接下一句:“我看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黑灯瞎火的也没法走访。”
  
  高亚楠看过去点头,打着哈气开始收拾起来,这两天抛尸块太多,她难免也要跟着一直连轴转。
  
  “你明天叫小汪走访时,主要探查下情侣旅馆。”关宏峰打量尸块,摸着下巴交代。
  
  “成。”周巡应了声,看着收拾差不多的高亚楠,撸着刘海喊了对方一句:“天挺晚的,你给关宏宇打个电话来接你吧。”周巡嘱咐着,又重点交代最后一句:“正好捎带上老关,还省得我送。”
  
  关宏峰因而站直身,转过头:“不用,我打车回去。”
  
  “别呀老关。”周巡嘻笑着回身,自然搭上对方肩膀:“人家关宏宇来接老婆,是正常秀恩爱,你就是一捎带脚事情。”
  
  关宏峰看眼对方搭肩膀的手,没吱声。
  
  “我倒是想在你这单身驴面前秀一下,不过宏宇没在家。”高亚楠收拾妥当后,接了句,拿起包的同时对关宏峰示意了一下:“我送你吧,关队。”
  
  在场三人,那说起来都是有车的主,只是关宏峰的车坏了后一直没修理,一个是真需要时,总有人担任司机接送,另一个也是因为黑暗恐惧症,夜晚最需要时,又不能开,并不方便。
  
  而高亚楠,自从跟关宏宇结婚后,基本被车接车送,在支队也算大秀了把恩爱,大部分时间自己的车都是被搁置着。
  
  “得得得,还是我来吧。”还没等关宏峰表态,周巡先站出来拒绝了:“我去提车,你先走吧。”
  
  “别呀,我哥还是我自己送吧,省得还得劳烦周大队长你。”高亚楠不依不饶怼回去,话里倒是没有什么火星味道,都是调侃。
  
  “这是埋汰我呢,他没成你哥前,就是我接送了,你快点回去吧,关宏宇不在,孩子还在吧,再说了,明天还得起早工作。”周巡没太接茬,于是高亚楠扫他一眼,倒也没再说什么,跟关宏峰打声招呼就走了。
  
  “老周。”看着走远的高亚楠,关宏峰唤了句。
  
  “诶。”周巡转过身看身后的人,关宏峰还是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周巡也没等对方说下句拒绝话,直接凑近一步重新搭上对方肩膀往外走:“走走走,这又折腾挺晚,赶紧回家睡觉休息,昨天就为这破案子没睡吧。”
  
  “小周人呢?”被打断的关宏峰因而换了句话。
  
  “早走了,现在全支队就剩下我俩。”
  
  等周巡把关宏峰送到家,已经过了12点,看见走进楼梯道的关宏峰,周巡点了一根烟,也没走,靠着车身吞云吐雾起来。
  
  这一年多下来,周巡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像是回到了以前,又像梦里般不真实,213事件发生太多事,导致很多都发生了改变,包括周巡的心态,关宏峰的态度。
  
  在213之前,周巡看起来就像个勤勤恳恳的徒弟兼任下属,那时候他叫对方关老师,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喊关队,说着把对方当兄弟的话,心思揣着什么心思,自己最清楚,但他守着分寸,不敢上前,他们一起工作搭档,虽然喊出来的称呼带着尊敬,但周巡从来没把自己当外人。
  
  213时他们变得生分,互相试探猜疑,带着多年相处下来的了解与默契,摸索着碰撞,之后又和好如初……
  
  周巡撸着头发,对“和好如初”这个想法低头嗤笑了声,如初什么的都是个比喻词,不过是个同事而已,连兄弟都够不上,什么和好不和好的。
  
  虽然这么自嘲着,但依然忍不住庆幸213能成功解决,关宏峰能回支队,而且他得承认,回来后的关宏峰对自己,似乎比以前友善多了。
  
  周巡吐口烟圈,借着烟雾弥漫眯了眼,他大概猜到,关宏峰对自己的转变,估计跟他在关宏宇面前那段掏心窝子话有关系,这兄弟俩经历过那段互换的日子后,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虽然关宏峰没提过,周巡也没提。
  
  所以他们还真是“和好如初”了,如了周巡以往以为的那个“初”,虽然还没到他设想的出生入死过命兄弟那样,但关宏峰对他的态度稍有不同,亲近了一点,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变化,却还是让周巡敏锐察觉到了,仿佛赏赐。
  
  可惜的是,周巡现在不敢接,也不敢想了,哪怕只是兄弟。
  
  又抬头看一眼对方家的窗户,直到那里的灯亮起,周巡才掐灭烟,转身开车门上了车,然而这脚油门还没踩下去,关宏峰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关?”
  
  “老周,上来。”对面的声音有点疲惫,但话里的意思却让周巡愣了下,刚刚的惆怅都散开,心猿意马,但只是几秒,马上清醒过来,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毕竟关宏峰总不会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开窍,想约自己上楼喝茶谈心。
  
  果然下句话,印证了周巡的猜测。
  
  “我家里进过人。”
  
  周巡因此迅速下了车,锁上车门就飞奔上楼。
  
  关宏峰的家里何止是进过人,这简直是变成了抛尸现场。
  
  没办法,周巡掏出电话把支队的兄弟们都从床上叫起来,到关宏峰家集合工作,这一折腾,彻底是不用回家睡觉了。
  
  “这三天的功夫,七八巨尸体了,人体屠宰场啊?”周巡嘟囔一句,翻着关宏峰家的冰箱,只看到水果,便拿了两枚橘子剥起来,抬眼时看到小汪差点碰倒水壶,又喊句小心着点,别给关队家里东西砸了。
  
  喊完转身看着坐沙发上皱眉的关宏峰,这满屋子栽赃陷害的样子,莫名让周巡想起213的事,那时候醒来看到满地尸体的关宏峰,估计是满脸的惊慌吧,做完手脚再来现场时,神情也有几分恍惚,只是当时自己没太在意。
  
  如今又遭遇一次栽赃陷害的关宏峰,表情却品不出什么来,也是,手法太低端了,都没法成立,更像是凶手故意的泄愤。
  
  看了一会儿,周巡走到沙发边,关宏峰因而抬头看他一眼,周巡拿着剥好的橘子,递了过去,看着对方接过,低声唤了一句“老关”,又引的对方看过来。
  
  “别说,你最近这运势,哥们儿用不用找人给你批批八字?做做法什么的转转运?”当然这话算是调侃,周巡是不信这些的。
  
  “那大概宏宇也要一起才能准。”毕竟俩人出生时间相差不到一小时。
  
  “嘿,他我就管不了了。”周巡笑了下,结束这没营养的话题,手上又开始剥起第二枚橘子,接着说起正经事:“你这地方没法住了,去我家凑合几天吧,回头案子破了再说。”周巡觉得何止没法住,就应该直接搬走,这新家也就住了两年多,不是被凶手直接找来肉搏,就是被凶手抛尸,他都要思考起来是不是地理位置出了问题,这周围有这么乱么。
  
  关宏峰显然觉得不是地方问题,而是人,于是只摇了摇头:“不用,估计也没什么时间休息了。”
  
  “有进展?”周巡因此坐在对方身边,边问边吃着橘子,这满屋子的血腥味,倒是没耽误他食欲。
  
  “这地方,我总比凶手熟悉。”面对犯人的这次大胆举动,关宏峰并不觉值得夸奖,他也没想到这次这个犯人,会直接到自己家来抛尸,作为一个可以被称为控制狂的人,关宏峰对于自己家里的管理,那是更为细致,213事件时尤其,各种小设备满屋子装,之后他拆除了一部分,又留下一些更隐蔽的。
  
  周巡想了想,重新看回关宏峰:“没明白,你还在家做了什么手脚?”对于关宏峰家那些设备,周巡算是吃过亏的,但刚刚检查了那几个监控器,很早就已经被拆除了。
  
    不过周舒彤马上给了答案,她手里拿着三个迷你摄像头走了过来汇报:“关老师,这几个摄像头没被犯人发现,保存完整,我刚刚跟技术队看了眼,拍到犯人了,但有些模糊,需要回支队做锐化处理。”
  
  周巡打量一眼那几个小玩意,嘴里嚼着橘子忍不住骂了句:“诶我去,你家这是龙潭虎穴啊,老关,你到底安装了几个?”
  
  关宏峰看对方一眼没说话,倒是在对方吃完最后一口橘子时,把自己手里的又还回去,周巡低头看眼,接过继续吃起来。
  
  “关队,这应该就是剩下的那些尸块了,一共8巨尸体,都齐全了,目前看起来,不多不少4男4女。”高亚楠搬弄完尸块,也走过来汇报,说完扫了眼吃得正欢的周巡,又看眼关宏峰,想到了什么:“你俩是都没吃晚饭呢吧?”
  
  “哪儿顾得上。”周巡接一句,一直忙碌到现在,刚想送人回家休息,都能变成勘察抛尸现场,哪儿还有时间吃饭。
  
  “要不,我去买点?”周舒彤旁边小声问了句。
  
  “不用了,先回支队吧。”关宏峰做了拒绝,眼看大家都结束手头动作,决定回支队继续工作。
  
  周巡闻言站起来,冲周舒彤挥挥手:“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大晚上一个人出去不安全。”说完拉了把也站起身的关宏峰:“你也别嫌弃了,回支队跟我一起吃泡面吧。”工作性质原因,周巡除了个人爱好喜欢在支队堆零食,也会堆泡面。
  
  于是大家收拾收拾,又回了支队。
  
  

评论(13)
热度(141)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