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番外三、我是新来的,你们不要驴我!

       周关   不逆

       番外三、我是新来的,你们不要驴我!

  继上次王大鹏事件后,支队又来了一位新人,赵新丁作为一枚既不是学霸,也不是体能全优,纯靠运气毕业的小白新人,凭借一贯的幸运值,被分配到了年年破案率第一的长丰支队,可以说是各个有野心的警察最向往之地。
  而做为一枚心无大志,混日子毕业的纯小白,赵新丁并不知道自己的幸运,他只当自己终于落实了工作,以后可以拿着稳妥的收入继续混日子了。
  于是,新人赵新丁的懵逼日常就这样开始了。
  
  一、铁血汉子,关宏峰
  赵新丁刚到支队报道时,并没看到支队长,听闻是出差开会已经走了几天,于是乎他被小汪直接领进了副支队长办公室报得道。
  看着面前气质冷脸冷态度也冷,脸上还带疤的男人时,赵新丁打心底紧张了起来。
  不为其他的,就因为他昨天晚上曾经目睹过这位勇士见义勇为,力擒抢劫犯全过程,天虽然黑,但那身手那侧脸,赵新丁还是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正主!居然就是长丰支队副队长!
  看这气场威压,脸上还带疤,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浴血而生的铁血汉子么!只看脸就知道经历过怎样铁血的生涯,才留下属于男人的勋章,看来副队是个有故事的野性男人没跑了。
  赵新丁在内心做了注解评价,就是周身气温有点冷啊,又补充了一条。
  “你先带他熟悉下支队吧。”这是赵新丁进办公室后,铁血汉子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不咸不淡,就打发走了俩人。
  于是当天晚上,跟周舒彤一样喜欢记小本本的赵新丁,就在自己的本本上记了一笔。
  我的偶像,铁血汉子关宏峰。
  第二天,有了新案件发生,队长不在,副队理所当然成为了最大领导,指挥坐镇,赵新丁被叫到身边跟着学习。
  开始他全程观望偶像的路程,偶像那有条不紊又雷厉风行的指挥风格,现场转一转,走路都带风,不说一句废话,每次开口都是明确指令,并且威望足,令到即执行,不可谓不威风。
  “就是有点严肃。”赵新丁忍不住嘟囔一句,然后继续拿着塑料口袋吐,新人必经之路,看现场时先吐上一波再说。
  周舒彤:“没事没事,会习惯的,我也这么过来的。”
  小汪:“拿着袋子去那边吐,别破坏了现场。”
  高亚楠对法医室新来的招招手:“王瘦子,你把这个装上,给关队看一眼。”
  关宏峰看眼面前的尸块,向高亚楠点点头,又转身看了眼后面吐完的新人:“你怎么看啊?”
  赵新丁看着面前的副队长,可以说是一脸懵逼了,什么怎么看?看什么?我刚刚吐完,现在还没消化完现场讯息,要有什么看法?!
  “呃,副队,这……是入室抢劫么?我看家里被翻的挺乱。”赵新丁小心翼翼发言,毕竟对方是偶像,而自己是新人,偶像问啥答啥,肯定没错!
  关宏峰没回话,又打量了一眼新人,转过头走进卧室。
  自己这是……被偶像嫌弃了?赵新丁僵在那里,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上前。
  领导不好侍候,新人苦,偶像不好侍候,新人苦上加苦。
  赵新丁内心感慨一下,看向温柔的小师姐周舒彤求助。
  “屋里财产并没有丢失,不可能是入室抢劫,你看那边还有死者的钱包,里面所有现金都在。”周舒彤耐心指点,说完便又麻溜跟上了她家关老师的脚步。
  望着周舒彤跑走的背影,赵新丁内心又叹口气,鼓励自己在偶像面前再多好好表现一下,挽回颜面,便也追了过去,打算继续观摩学习铁血汉子的办公过程。
  后来案件很快被侦破了,没出什么问题,在赵新丁的心里,最大问题就是偶像的形象越发高大起来,这是文武全才啊!不过在最后,捉捕时出了点小意外,脱缰的犯人不知道怎么就看出来抓他的主要输出是偶像,奔着铁血汉子副队就冲了过来。
  赵新丁觉得犯人脑子一定有问题,没看到自己身边这男人一身冷威压,气场一米八,脸上还带疤,那是你想撂倒就撂倒的么?
  于是乎……
  “关老师!”
  “峰哥!”
  “关队!”
  铁血汉子被一推……撂倒了,赵新丁差点没反应过来,但还好他反应的不算迟缓,鉴于自己离偶像最近,反应过来的赵新丁一大步上去,还是比其他人早一步拦住还想下手的犯人,一个擒拿制服了。
  呃……犯人武力值一般啊。
  “傻愣着干什么,让你跟着关队,就是让你保证他安全的,你刚刚发什么呆!”小汪看着周舒彤扶起了关队,回头就劈头盖脸冲新人一通吼,破马张飞样子,颇有他师父周巡架势。
  新人赵新丁眨眨眼,一脸无辜,然后看着那个虚弱的被扶起来,还喘了两下的铁血汉子,感受到偶像的人设崩塌了。
  于是,当天晚上,赵新丁拿出小本本犹豫了一下,最后下笔划了划。
  我的偶像,(划掉)铁血汉子(划掉)关宏峰。
  
  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
  经过几天的相处消化,赵新丁终于认清了偶像的真实技能点都点在了哪里,虽然有些遗憾,但其高大形象并没完全崩塌,顶多武力值上难以满足爱做梦青年的心。
  于是赵新丁决定,除了副队长,再找一个职业偶像填补这失落的梦,目光支队里扫一圈……
  “这要是周队在,估计两三下就解决了,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劲才按住这小子。”押解犯人的师哥嘟囔着从身边走过。
  赵新丁思考了几秒:“小周师姐,周队跟关队弟弟的武力值比,如何?”
  周舒彤眨着大眼睛:“你说小关老师?听说俩人打架输赢全靠谁更走心。”
  “走心?”
  “你玩游戏么?”周舒彤耐心讲解:“好比PK游戏,每个人都有绝招‘抛出一个关老师’,砸中对手后,会让其百分百分神,分神期间不能攻击,甚至没法防御,但绝招蓄力时间长,谁心机重能偷摸完成蓄力,准确使出‘抛出一个关老师’砸中对方,谁赢面就大。”
  “哦哦哦!”听完更懵逼的赵新丁,选择性消化了一下,把听不懂的剃出去,然后觉得自己的新偶像即将诞生了,掏出小本本在上面记录:可能的新偶像,支队长周巡,观望中。
  后来又有了新案件,赵新丁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次元?比如柯南或者黑猫警长剧场?为嘛这个支队这么多案件,还都如此血腥?
        忍住不吐的赵新丁眼光一直跟着现任偶像,就听到有人突然高喊一句:“发现嫌疑人。”
  小汪带着人马就串了出去,赵新丁也奔出屋子,嫌疑人逃串出楼道,此时就看见一辆黑色牧马人突然刹车停在楼旁,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行动迅猛,一步跨到嫌犯身边,抬起一脚就把对方踢翻在地,武力镇压,小汪及时赶到拷上嫌犯。
  接着赶来的一堆人喊着:“周队。”
  “忙你们的。”男人把嫌犯移交出去,点点头打了声招呼,眼镜摘下来四处看了眼,卷刘海向后一撸,便往楼里走,夹克卷发墨镜高腿皮鞋,关宏峰那是走路带风,这是带着范就进来了,甩甩刘海风尘仆仆,这是刚下火车的周巡。
  赵新丁麻溜的跟上,知道这是支队长回来了啊,这暴力值气势风度,这范!是真男人没错了。
  之后,他就被小汪介绍给了真男人周巡,对方看过来点点头,就把赵新丁交给了小汪带。
  “我?师父,你没在时我带他见了峰哥,然后峰哥出现场一直带在身边来着。”
  赵新丁看看浑身散发荷尔蒙的支队长又看看小汪。
  “老关?”周巡皱了下眉,又扫了眼新来的:“算了吧,王大鹏事还不长教训?你带新人,老关那不需要,有什么事让他跟我说。”
  对对对,就是这个气场!说话爽利,做事爽快,一不做二不休,嗯,血腥汉子!赵新丁对周巡行崇拜注目礼。
  小汪也不好说什么,直接领了命,然后对着周巡指了指:“峰哥在卧室那边。”
  “这现场一清二楚的痕迹,差不多就收队,别磨磨蹭蹭的。”交代一句,周巡就向卧室走了进去。
  在支队长走后,赵新丁又掏出小本本,想了想前后俩偶像的身份地位重新记录:我的新偶像长丰支队长周巡,是个长丰一霸真汉子,我的偶像副队长关宏峰,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男人。
  后来大部队一起回了支队后……
  “小汪师兄,不如先去吃午饭吧?我早上也没吃,这顿我请。”赵新丁饿的前胸贴后背。
  小汪转头看过去,向对方招了招手:“来来来,小赵啊,你要记住,我们支队最大准则是破案第一,用我师父周队的话说就是,当警察的以人民群众的安危为最大职责,在这个职责下,其他人事都得靠边站,包括关队。”
  哦哦哦,果然不愧是我的新偶像,就是这个范,不过跟关队有什么关系?
  “所以啊,案子没破怎么可以说吃饭?”小汪再接再厉:“别说早上没吃,就算昨晚没吃,也得挺着,我们周队,那是出了明的脾气狂野,这话要是让周队听见了,他怎么想?”
  “民以食为天,怎么就不能吃饭了,老关?”周巡人还没进来,声音先传了进来。
  “案子还没结束,你就要拉着我去吃饭?”关宏峰走进会议室, 脱下手套放在桌子上,对身后的人没做理睬。
  “很过分么?你不经常说让下面的人多点锻炼机会,这案子都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让他们处理呗,国家供养他们,又不是用来混日子的,我这一走七天,都没跟你吃上一顿饭,什么事吃饱回来了再说。”
  赵新丁:“……”
  小汪:“……关队今天早上就没吃。”
  赵新丁:“……”不是说好了案件第一,人事平等,关队也不例外?
  “周队,刚刚压回来的嫌疑犯,一直没招供。”就在周巡一直劝关宏峰先吃饭时,小赵推进门来汇报。
  “啥?”被打断的周巡回过了身:“没审出来?没审出来就继续审!不是还有指纹鉴定报告没出来么?出来就砸那孙子脸上让他招,这么久了,基本流程还用我教么?!我是不是还得帮你们穿衣吃饭啊!”
  赵新丁:“……”这有点太狂野了吧?
  小汪安抚新人:“没事没事,习惯就好。”
  “你吃炮仗了啊,老远就听到你嗓门最大。”此时高亚楠拿着报告进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你是猪还是驴,除了脾气就剩下吃。”走到关宏峰面前把报告递了过去,讽刺的不紧不慢,身后跟着的周舒彤忍不住笑了声,在周巡转头看过去时,收敛了表情,乖乖走到关宏峰身后站着。
  “欺负孩子算什么能耐啊?”高亚楠又添了句。
  “嘿,我找老关吃顿午饭是怎么天怒人怨了?一个个跑我面前找存在感。”周巡撸着刘海,怼了回去:“怎么着?关宏宇不在你嫉妒我啊?”
  “小关老师在,也轮不到你请关老师吃饭啊。”周舒彤在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句。
  “嘿,我这小爆脾气!”
  “周巡!不看看场合,你跟她置什么气。”关宏峰适时喊住了对方,也不知道今天周巡是怎么了,浑身火药味,一点就炸。
  “我跟她有什么气可置!你赶紧的,收拾收拾跟我走,别一天到晚在那端着。”周巡回了一句,语气特别不好,不好到会议室所有人都侧目了,包括刚刚安抚新人的小汪。
  高亚楠也认真看了眼对方,没再插话。
  赵新丁小心翼翼碰了碰身边的师兄:“那……那个小汪师兄,要不要上去劝劝?”
  “别吱声。”小汪适时拉住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赵新丁因此不甘心的看着自己的偶像关队一脸忍气吞声样,突然觉得新偶像这脾气也太糟糕,太不好相处了,怎么让偶像这么憋屈呢。
  关宏峰看着周巡,其实脸上并没什么憋屈表情,因为完全就没表情,也没说话,看了一会儿,回身拿了桌上的手套转身就走了,虽然是不情愿的,但显然是同意了对方的邀约。
  周巡也跟着走出去时,赵新丁的心可以说非常不平静了,新偶像这脾气……受不了受不了,感觉偶像被欺负了啊,心疼。
  然而他的同情心还没来得及更泛滥,终于吃到午饭的赵新丁,手里正捧着泡面吃的欢,会议室门就被不温柔的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浑身带冷气的关宏峰,看脸色就知道,对方心情不愉快。
  赵新丁小声的把嘴里的泡面吸进肚子里,碰了碰身边淡定的小汪:“师兄……关队这是在周队那里受气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像关队这样的男人,居然也要受领导的气么?
  小汪吃的正香,只用眼神安抚了对方。
  “老关。”此时会议室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周巡,手里拿着关宏峰的围脖跟手套,没停下脚步的直接到对方桌边站下:“你看你老关,我不就多问几句么。”
  与刚刚出办公室门的飞扬跋扈相比,如今的周巡只能用低声下气形容,然而关宏峰不吃这套,周巡没办法,烦躁的转了下身,就扫到周围看戏正欢的同事,一嗓子就喊了出来:“该干嘛干嘛,看什么?!案子结了么?这点破事儿都审不明白,脑子都是用来喘气的啊!”
  赵新丁:“……”党,我现在换工作还来得及么?!
  “周巡。”关宏峰终于开口,拉住了像疯狗一样的周巡,省的他大面积伤害。
  “诶,你说老关。”周巡转过身,表情切换自如,瞬间从疯狗变成家犬。
  赵新丁:“……”觉得哪里……不对劲?
  “把案子结一下。”关宏峰直接分配任务,一脸除了工作,并不想搭理对方的样子:“你有那时候,不如把犯人审了,要不然就去把上个案件报告做下,你走七天,文件都堆在那。”
  “行,我马上去!”周巡也没说废话,笑着应了声,转身就走。
  “等等。”
  “诶。”周巡又转回身,看着对方的目光,突然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对方围脖手套呢,想到刚刚餐厅里,对方直接起身走人,围脖手套都没带,还是周巡带着追出去的,上车后对方脸色就没缓过来,下车也没顾上拿,带着风就进了支队,周巡也知道自己这次……确实有点过分,便没说什么,放下了对方东西,讨好的笑了下转身去审犯人。
  而全程观望的新人这边……
  赵新丁:“……”刚刚发生了什么?
  周巡刚出去,小汪看了眼陷入迷茫的新人,决定关照下对方,搂过对方肩膀,好好教育起这个明显被关队带的不通人事的赵新丁,语重心长道:“小赵啊,别说师兄不照顾你,把这几天接收的不当信息都格式化一下,现在我就好好教教你长丰支队的生存法则,在支队混,你只要记住这三注意三原则,就一路畅通无阻万事OK。”
  嗯嗯嗯,赵新丁一脸迷茫的点点头:“您说您说。”然后下意识拿出小本本记。
  小汪:“三注意,注意一,周队发脾气时,冲着犯人要拉,冲着手下要忍,冲着关队就躲,反正师父也磕不过关队,没差。”
  赵新丁:“……”跟我想象的……哪里不一样?
  小汪:“注意二,出现场时,只要有关队在,他冲你就拉,犯人冲你就挡,你冲就让关队躲,凡事以关队安全为重。”
  赵新丁:“……” 是了是了,第一次出现场是这样的。 
  小汪:“注意三,周队讨好关队,你要帮着,外人讨好关队,你要拦着,你要讨好关队……你自己掂量着。”
  赵新丁:“……那师兄,三原则是什么?”
  小汪:“三原则,第一,周队才是长丰支队队长,但凡他的命令,都要照做,甭管你理解,还是不理解。”
  赵新丁连连点头:“是是是,一切以领导的准则为原则。”话题好像总算正常了起来呢。
  小汪满意点头:“第二,关队永远是对的,不管发生什么案件,一切以关队的推断为最终结论,贯彻落实,不许自作聪明。”
  赵新丁继续点头:“是了是了,关队是我永远的偶像!”
  小汪:“第三,当两位领导的命令发生严重分歧时,请参照第二条第一句话,严谨执行。”
  赵新丁:“好好好……呃,啊?什……什么意思?”说好的支队长威严呢?!
  小汪:“字面意思。”
  赵新丁:“……师兄,我不是很明白,在支队……不是以周队为首么?”  
  小汪:“你要记住,在我们长丰支队,不管谁做领导,关队做不做领导,那都是太上皇的位分,太上皇你懂么?总之供着就对了。”说完,转身就走了,独留下新人一个人慢慢消化。
  赵新丁:“……”我在哪儿?我是谁?我刚听到了什么?
  于是当天晚上,又纠结了一会儿的赵新丁,在小本本上多划了几条。
  我的新偶像支队长周巡,(划掉)是个血腥真汉子,我的偶像副队长关宏峰(划掉)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男人。  
  
  三、我真不是媒婆!
  后来,赵新丁终于搞清楚了新环境的人事情况,以及食物链关系,可以轻松的避开炸弹区愉快生存,并且异常羡慕支队长跟副队的铁血情分,独属于男人的那种,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情意。
  不过兄弟归兄弟,但看到周队每天接送关队上下班,听说还都一起吃早中晚三餐,赵新丁还是不赞同的,这还有时间跟女朋友腻歪了么,于是拉着和气的小周师姐感慨了句。
  “我这有点忙,你说。”
  “……”
  “怎么了?我记得你早上带了啊。”
  “……”
  “你人没事吧。”
  “……”
  “行行,那你先回家休息,我这还得去接个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一会儿叫人把钥匙给你送过去吧,你先吃饭,不用等我。”
  看吧,女朋友回家没钥匙,为了送哥们儿下班,都不能及时回去送温暖。
  “小周。”周巡挂了电话转一圈寻找目标,周舒彤理所当然被点了名:“你把钥匙给老关送去,我晚上还得去趟施局那,你送老关回家。”
  “嗯。”周舒彤乖巧领命。
  “……”等等,刚刚不是女朋友打电话么?
  接过钥匙的周舒彤看了愣在那里的赵新丁一眼:“这里可能有误会,周队跟关队不是接送关系,只是一起回家。”
  “……?”
  “就是住在一起的意思,而且他们都没女朋友。”
  “……”也难怪,这样老跟兄弟腻在一起,甚至还跟兄弟成了室友,能不单身么:“其实我有个姐,人还不错,也是警察。”真是为了偶像们操碎了心啊:“可以介绍给关队。”
  “……”周舒彤奇怪的看了眼赵新丁,又看了眼那边指挥的周巡,想起前不久对方出差开会,因为碰到了关老师以前的女性徒弟之一,嗯……还是那种跟关老师告白过,并且追求过,至今未结婚还要电话号码,当着自己面就拨通跟关老师调情的女徒弟,回来后那浑身炸开的毛:“不要了不要了,关老师那性格,根本不解风情,要不你真想介绍,可以给周队看看?”反正关老师应该不会介意的。
  “嗯嗯嗯。”说的很有道理,经过相处一段时间后,赵新丁也发现,其实周队不是个乱发脾气的人,对高法医这类女性也常礼让三分,绅士风度非常明显了,何况温柔的老姐,配这样又有男人味又知趣的人,刚刚好。
  于是某一天……
  “周队,你喜欢什么样的啊,我是说择偶标准。”趁着刚结案没事做,赵新丁大胆试探。
  “我?”周巡看了眼新人,又看了眼旁边坐着的关宏峰,笑出一脸讨人嫌:“长得要好看。”
  嗯嗯嗯,明白,男人么,都想要漂亮女人,带出去倍有面子,我姐颜值还是够用的。
  “最好是奶不兮兮那种长相。”
  “……?”那是哪种?
  “得是同行,我这命成天挂裤腰带上,要互相能理解是不是。”
  对对对,我姐也是警察。
  “还得聪明,怎么着也要比我聪明吧,我这人贱皮子,一天24小时没人怼我,跟我发号司令,就浑身不舒服。”
  “……”24小时?发号司令?所以还要在一个支队?这个不好操作吧,比不比得了聪明先不说,转职申请批不批是个问题啊,何况我姐也不是刑侦科。
  “最重要的,能温柔贤惠点,识情趣就更好了。”
  “……”呃……这跟前面要求的怼,是不是有冲突了?而且你跟我说话,眼神老看偶像是什么意思?
  “周巡。”一边坐着的关宏峰开口了。
  “诶,怎么了老关?”坐在那里一直看着对方的周巡应的不慌不忙。
  “你要没事,把报告送法医室去。”关宏峰头都没抬,手下动作也没停。
  “这不是大材小用么,送个报告还用我啊。”说着扫了眼关宏峰面前的杯子,那杯茶已经凉了,便没再闹下去,他笑了下站起身:“我啊,还是给关老师倒杯热茶,才是正经事。”说完,拿了杯子就转身走出了会议室,倒掉凉茶,再重新泡一杯回来。
  “其实周队也挺温柔贤惠的么。”混熟后,赵新丁也敢跟领导们开玩笑了,打趣评价了下后看向偶像关队,决定从这个认识周队时间长的身边人取取经:“我看着他对高法医,也是很有分寸的,对关队你也体贴,对伴侣应该会不错吧?其实,我想把我姐介绍给周队看看的,周队有没有什么恋爱史可以借鉴?”
  关宏峰扫了眼新人,没搭话,只扔了文件过去:“把这个送法医室交给小徐,你可以问问他。”
  “啊?”问什么?一脸懵逼的赵新丁虽然没听懂,但还是乖乖的抱着文件去了法医室。
  刚出会议室门,就被拿着热茶回来的周队拉住了。
  “周队?”
  “小赵,刚刚话别当真,哥们儿工作就是对象,支队就是家,不过小汪倒是正单着呢。”说完拍拍对方肩膀,就走进了会议室。
  “……”
  路过的周舒彤驻足下,看着一脸懵逼的新人,觉得还是帮对方一把:“我觉着吧,小汪估计不行……他好像一直在追我师姐。”
  “……”
  “小徐还是可行,虽然胖乎乎的,但是性格特温和。”
  “……”赵新丁觉得,是有什么误会吧,我真不是媒婆,就是想帮偶像们脱离单身。
  
  
                                   【完】
  
  
  
  
  
  
  
  

评论(19)
热度(177)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