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番外二、前女友与小舅子(下)

       周关    不逆

       番外二、前女友与小舅子(下)

  两个人回支队后不久,小汪那边回来汇报,并没有进展,但技术队在学校监控器中,确认了宋老师出现时间,作为值班人员,宋老师分别是在夜晚10点15分跟凌晨2点46分时出现在宿舍,第一次二十分钟后离开宿舍,第二次将近一小时后才离开,有充足的挪动尸体时间,接着是关宏峰带着周舒彤回来了,周巡看看小周的表情,便知道应该很有收获。
  “这三名死者还有没有对其他学生有过欺凌行为,我们没查到,但经过同事反应,曾目睹过宋老师有嫖娼行为,我跟关老师根据他同事提供的地址去了一趟,证明宋老师确实是那里的常客,不过几个月前好像是遇见了自己的学生,以后就没再去过,我们给那里的人员看过照片确认,证实是三名死者。”
  “你……跟老关进去问的?”周巡觉得那种场所,就他家老关一身正气进去,还不把人吓的矢口否认自己有卖淫行为?能这么老实交代?
  “呃……其实是小关老师去的。”周舒彤毕竟是个实诚的好姑娘,实话实说的汇报了工作流程:“那时候正好小关老师打电话过来,地方又离小关老师的公司近,他就自己跑了过来,说替关老师进去打探。”说完,抬头看了看关宏峰的神色,便决定把两位关老师的谈话内容省略掉,与案件无关的,就不仔细交代了。
  “所以现在是,宋老师有把柄落在死者手里,很可能被威胁过,最后愤而杀人灭口?”周巡推测了下。
  很快,法医室的毒液检测报告给了这种推测更高的可能性,周关二人带着小汪跟周舒彤一起来到法医室,关宏峰翻着报告,瓶子里的液体虽然含有过量的亚硝酸盐,但杯子中残留的液体却并没有亚硝酸盐,更不要说过量。
  “看来,要请宋老师过来聊聊,半夜去学生宿舍查寝,都干了什么。”望着校园监控器中宋老师昨晚两次去宿舍的身影,周巡冲小汪使了眼神,又交代小周一句:“记住这件衣服,取些纤维回来,交给法医室做比对,看看跟死者指甲里的吻合么。”
  交代完任务,看着小汪跟周舒彤走出法医室,周巡觉得可以拉他家老关好好聊聊了,关于自己被卖去请吃饭这码事。
  于是法医室外面走廊。
  “老关,是不是有点过分啊。”周巡点了根烟,就往人家脸上喷,然后抬头看着对面直皱眉的男人。
  关宏峰表情都没怎么变,就扫了眼,后退半步躲开烟雾:“解决了?”毫无惊讶。
  “……嗯。”
  “没什么事,我先去趟食堂。”言下之意,自己还没来得急用午餐,准备补上。
  周巡却没退让,又抽口烟,吐出来后走上前几步,就把对方逼到了窗边,脸往前凑了凑。
  “周巡,这里是支队。”关宏峰显然看出对方意图,出声阻止,声音倒还是不瘟不火的样子。
  周巡盯着对方,笑了下:“没事儿,这走廊上监控器坏了,刚报上去,还没来得及修呢。”又靠近了一点。
  看着面前耍无赖的男人,关宏峰忍不住笑了下:“打算一起提前退休?”显然对这种说词,并不信服。
  “诶不是,逢场作戏一下不行啊老关。”其实也没敢真亲上去的周巡,到底是退了回去,看对方的眼神都透着无奈。
  关宏峰没多说话,只笑了下,既然对方让了道,他便转身打算去食堂吃饭了,周巡被这清清浅浅的一笑,撩拨了下,看着对方走掉的身影,转头在窗户边掐灭烟,就跟了上去。
  一副打算陪对方再吃一顿的架势走到身旁,关宏峰扫了他一眼,没吱声,觉得反正案件还要等一会儿才有进展,一起去食堂也没什么,结果刚刚路过卫生间门口,就被对方突然伸手抓住胳膊,一使劲直接拉了进去,劲道有点大,关宏峰差点没站稳。
  小徐:“……!?”
  关宏峰:“……”
  周巡:“……还有谁在?”
  洗手中的小徐反应过来,连忙擦了擦手,回应:“没、没人了,两位领导有什么要事尽管谈,那个……我就先出去了。”说完勉强尬笑了下,麻溜出去带上了门。
  “你到底要干嘛?”
  “放心,反正不是干你。”关宏峰话刚落,周巡便答了一句,声音有些哑,让关宏峰有些警觉,但周巡速度更快,转过头,也不去看对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表情脸色,决定先做了再说,直接吻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俩人还身在支队,这种偷情感多少在心里上带些刺激,让周巡吻的特别热情,还有些色情,舌头灵活的划过唇齿,勾上对方的,纠缠不休,关宏峰在对方靠上时,便顿了下,向后躲开一点,伸手过去尽量让两人拉开点距离,关于周巡的各种接吻方式,关宏峰早就习惯了,因此已经很少会有躲避推拒行为,但这里毕竟是支队,虽然卫生间里是没有监控器,但还有随时会进来的人。
  但周巡没理睬,顺着对方拉开的距离,也伸了手出去,推搡着就把关宏峰推靠在了水池边,后腰撞上的关宏峰脚下有些不稳,便马上用手扶住了水池边缘,用来稳住身形,这倒是给周巡钻了空子,手伸进外套里,顺着里面的针织衫就探了进去,摸上对方的腰身。
  关宏峰终于皱了眉,腾出一只手向腰处,按住了对方的得寸进尺,周巡也识趣,手没再前进,只在原地打了个滑,接着松开对方唇舌,听着努力平复的喘息声,扯下了对方围巾,吻上了脖颈,一用力,耳边的喘息声停顿了下。
  “老关,扯平了。”舔了一下战利品,又舔下嘴唇,周巡这才从对方衣服里收回了手,站直了身,观察起对面人的表情。
  扯平个头。关宏峰一边顺着气,一边用手背擦拭着对方留下的水泽,转身扫了眼水池上的镜子,脖子上的红痕非常招摇了。
  “周巡……”
  “知道知道,得寸进尺么。”周巡接过对方话茬,笑着从后面贴了上去,其实刚刚确实有点激烈了,激烈到他有些起了反应,尝过的滋味,半个多月没再碰到,心里那点燥热被勾一勾,便都起来了,这半个月来,周巡不是第一次被勾起心思,但因为种种原因,都忍住了,这次确实感觉更敏感,但他毕竟不是个真不分场合瞎胡闹的人,所以周巡贴过去的身体靠上关宏峰的,紧密到能禁锢住对方行动,却没再做其他更过分事情,只帮关宏峰理了理衣服,围好围巾,遮住那些不合时宜:“天挺冷的,你这体质,围上点不惹眼。”
  还没被放开的关宏峰从镜子里打量身后的周巡,皱起眉认真思考起来,是不是自己让步次数太多,让周巡有什么误会,进而有点忘乎所以胆大妄为?这约法三章也不知道都给谁定的。
  从一开始对方的表白,到后来每一次冒犯,关宏峰都处于被动状态,并且是被动后妥协了,包括对方假装醉酒逞凶,甚至于前一段时间,直接把自己堵浴室里便发起难。
  想了一会儿,关宏峰感觉到身后人让开些后,转过身又扫对方一眼。
  “别啊,老关。”察觉到变化的周巡,咧嘴笑出一脸讨好状:“你这表情兄弟就有点没底了。”
  “你没底?”关宏峰望着周巡的表情,眉毛就没松开:“你没底的事情做的可真多。”
  “诶不是,我……”
  “行了,我也没时间现在跟你谈这个。”关宏峰打断了对方,又动了下围巾:“你留下等结果吧,如果没出什么问题,纤维鉴定就可以让你定案了,我吃完饭去一趟宏宇那。”说完,转身便走出卫生间。
  “……”得,这是故意晾自己了?周巡看着对方带气的背影笑了下。
  行吧,全当情趣,被晾就被晾,又不是不让回家了。
  后来案件跟关宏峰说的差不多,纤维鉴定足以让周巡审讯清楚宋老师,这基本就是一出学生威胁老师,甚至突然好奇心一起,让对方出去给自己买迷幻药回学校嗑,尝试一下新鲜刺激的感受,为此,还借口让同宿舍被欺负的同学买了果汁回来,又撵走了对方,结果迷幻药没有嗑到,宋老师直接送了三包的过量亚硝酸盐制品,一个小时后毒发作,宋老师半夜后才又有时间赶过来,查看结果,而其中一个因为撒掉些药,服的相对于其他人要少,因此还没断气,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却在宋老师靠近时,抓住对方衣服最后挣扎了下,才留下唯一证据,后来宋老师气极,把尸体都摆成了忏悔自杀状态,还留了一封一看就是伪造的遗书,但思量着毒死肯定会被一眼看穿,便把剩下的亚硝酸盐倒进了剩下的果汁里,却没顾虑到杯里的残留液体。
  案件简单的侦破后,周巡去敲了关宏峰的办公室门,发现人还没有回来,也没多想,回了自己办公室处理结案后续工作。
  然而,一直到下班,关宏峰也没回支队,周巡就不得不打个电话过去了,电话是关宏宇接的。
  “……老关呢?”
  “哦,你找我哥啊。”
  废话!我还能找你不成!周巡抽着烟,耐着性子等对方回答。
  “我哥啊,现在没空接电话,被他前女友拉去一起取东西么,你看,自助餐就是麻烦。”关宏宇那边不紧不慢吐出一句。
  “……关宏宇,我跟你哥认识十五年,马上就十六个年头了,他有没有前女朋友,认识几个异性,我不清楚么?”咬着牙,周巡慢悠悠一字一句吐出来。
  “这话说的,林嘉音你清楚啊?”
  “……”
  “信不信随便你,反正呢我把人送到,吃两口就走人了,我是不打算当电灯泡,你自己看着办。”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周巡手里的烟还燃着,他却一动没动,只双眼瞪着手机发呆,不到一分钟,关宏宇用自己手机发过来条信息,是一张图片,老关跟一个女人站在一起的背影,那女子看着关宏峰笑着在说话,周巡收起手机骂了句,扔掉手里的烟头,二话没说起身拿上外套,根据照片提供环境开车便找了过去。
  与此同时,自助餐厅里。
  “谁?”拿了些食物回来的关宏峰,一落座就发现自己桌面上的手机有被动过,随口问了句坐对面的弟弟。
  关宏宇吃着东西,忙里偷闲抬头看一眼老哥:“还能是谁,周巡那臭小子查勤呗,看的还挺严,跟我出来你还能跑了怎么。”说完,看着他哥拿起手机,忙又加了句:“我告诉他你在哪里了,估计一会吃完,他正好赶来接你。”
  关宏峰疑惑的看一眼对方,见对方又低头吃起来,也没多想,放下了手机。
  “哥,这眼看着过年了,你可别忘记给咱儿子包个大点的红包,讨个吉利。”关宏宇吃饭闲暇开始没话找话聊。
  “你在你儿子面前要是也老咱儿子这么叫,怕以后见到我俩,就真分不清谁是他亲爹了。”关宏峰笑着回了一嘴。
  “也不用他分得清,亚楠能分清就行,爹不怕认错,认错老公可就糟糕了。”打趣的接上一句,说完突然想起自家大哥的爱人是周巡,脑补了一下,忍不住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别说,也得亏跟你交换那段时间,周巡还没敢跟你怎么着,要不然我早解决了那小子。”
  听闻,关宏峰手停了下,想到今天下午周巡的行为,再想想那段他跟关宏宇共用一个身份的岁月,看看对面一脸受不了皱紧五官的关宏宇,笑了下:“你自己想出来的场景,怪谁?”
  “真的哥,你真不打算给我换个嫂子?我看刚刚跟你搭讪那个就不错。”关宏宇还不死心。
  “她搭话,是因为很多年没见了。”
  “咳咳。”刚喝口水的关宏宇被呛了一下:“不是哥,你俩还真认识啊?!”
  关宏峰扫了眼弟弟,又低下头,回答的很淡定:“以前同学,毕业后做过半年同事,不是很熟,你也不用在那乱猜。”
  “哥,这不是重点吧?”关宏宇并不放弃游说,扫了眼他哥脖子上那刺眼的红印,反而更激动几分:“重点是,对方好些是个女人,而周巡?就那小子的身手,只比我差一点,到时候认真起来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我怕你吃亏……呃。”关宏宇一激动说漏了嘴,说完看着他哥抬眼望过来的眼神,就怂了。
  “关宏宇。”亲哥叫了全名。
  “不是哥,我不是那意思。”表弟傻笑着。
  “……”关宏峰觉得在情侣性生活这件事上,并没必要跟自己弟弟讨论,也不想说太多:“你少给我惹点麻烦,管好你自己就行。”
  “这话说的,我早浪子回头了哥,不给你惹桃花很多年。”在周巡那给你制造点假桃花除外,后面这句关宏宇没说,只笑着乖乖吃起东西。
  关宏峰本来就是个寡言的,没什么其他事情,又少了关宏宇的骚扰,便也安静吃起来。
  周巡来的不算晚,大概就在关宏宇迅速解决完食物,说了句亚楠找他,让他哥等周巡来接,便迅速溜走了,他刚走,周巡就杀了进来,可谓风风火火,前台交了自己那份钱,服务员都没来得及说下句话,他就冲了进来,四周扫一眼,看到关宏峰背影,几个大步走了过去。
  听见动静的关宏峰转过头,周巡刚要开口说话,警察的习惯让他先扫了眼对方餐桌上的碗筷,还有周围其他桌子上的客人,侦查下现场痕迹,得亏看了一眼,溜到嘴边的话算是咽了回去,直接换了句:“老关,关宏宇呢?”这臭小子,随便拍张照片就想让自己跟老关发生家庭矛盾!找练啊!
  “你倒是来的快,他刚走。”关宏峰说着,对对方一来就四处打探的神情,打量了几眼。
  周巡笑了下,收回目光,避开关宏宇的位置坐下,笑容里还是一贯混账中,带着些讨好的那种:“倒是很久没跟他吃顿饭了,可惜。”溜得倒是快!
  “……他跟你说什么了?”关宏峰已经很确定这里面有猫腻了。
  “谁?关宏宇?说你们俩在这吃饭啊。”周巡打着马虎眼,说完站起了身:“别说,我也正饿着呢,先去叫服务员加下餐具啊。”
  关宏峰没再探究下去,反正也不太在意,周巡拿着一堆食物去而复返时,桌面已经被服务人员清理,把关宏宇的位置腾出来,上了新餐具,周巡坐了下来。
  这顿饭吃的比较安静,关宏峰话少,周巡难得也没说几句话,只来来回回取了几次食物,吐槽了下麻烦,半个小时后……
  “关学长,我那边吃完,要先走了,不如留个电话方便以后联系吧?”照片里的女人突然出现,笑的温柔甜蜜,拍上了关宏峰的肩膀。
  周巡:“……”说好的假前女友呢?!
  关宏峰:“有事,可以往支队打。”
  假前女友:“哎,就知道要不到,关学长你还真是不好追,我当年的情书算是都白写了。”
  周巡:“……”!!!!!
  假前女友:“呵呵,不聊了不聊了,等我什么时候再燃起勇气,直接去支队找你,缠到你松口,那我先走了,拜拜。”
  关宏峰平静的转过头,把最后一口吃完。
  周巡:“……”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愚人节么?!还是鬼节?什么蛇精妖魔鬼怪都能遇见?!!
  “宏宇跟你说我来约会的?”关宏峰放下筷子,喝口果汁。
  “呵呵,你看你,是不是多心了,就算关宏宇真这么做了,我也不能信啊。”周巡嘴里嚼着刚剥好的虾,笑的一脸真诚:“不过老关,对着我,你不能总这么端着吧?”端的周巡,这半个月没再敢碰对方。
  关宏峰放下果汁没回答,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倒是低头拿起手机,半天:“成。”
  “啊?不是老关,这什么意思?”周巡觉得在一起了,还是要多点坦诚啊,有话直说不挺好,试探多累。
  “周巡,下班后,我不跟你端着,这之前,你别把约法三章当纸空谈。”说完,把手机放在桌上,画面正是关宏宇给周巡发的那张“偷情”照。
  周巡望一眼,然后抬头看着对面说不端着,还对自己轻轻浅浅笑的关宏峰,觉得桌上食物完全不顶饱了,刚刚烦躁时犯起的烟瘾也都消失殆尽,剩下的都是欲火,当然更顾不上被揭穿那点小事儿。
  “……那还得劳烦关大队长,放、低、姿、态啊。”周巡慢悠悠,一句一字吐出来,清清楚楚又暧昧至极,直听的关宏峰收了那点笑,皱起眉头,看了对面周巡一会儿,周巡也不躲闪,眼睛里有多少吃人的热度,都坦诚相见,最后关宏峰错开目光,低头伸手拿起手机放进口袋里,却没说也没做什么拒绝的举动。
  望着对方明显不算很乐意,却忍着什么都没说的表情,周巡觉得跟刚刚的笑不遑多让的要命,也不再多废话,点了头应下对方,然后草草结束了晚餐,载着关宏峰就回到了家。
  开门、亮灯、落锁、扑倒,一气呵成。
  关宏峰挪动下身子要坐起来,却被按住动不了,周巡想着下午就被勾搭起的欲望,加上半个月没碰到对方,还带着一天受惊的心态,如今得到首肯后,哪里还需顾念太多。
  关宏峰其实也没真想推开周巡,既然谈好的,便也没必要矫情,只是被突然推倒,身体接触床后,下意识想坐起身,抬头对上一双带着欲望的眼神,他很清楚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该有的欲求频率,结果周巡因为顾念很多东西,倒是通通都忍了下来,在这方面对方确实做的出乎关宏峰预料,也不能说没有动容,而如今关宏峰已经松了口,刚应承下的事情,自然不可能马上反悔,便也没再做多余动作,任由对方吻了下来。
  半个多月没吃到一口肉腥味的周巡,就像小狼狗一样啃了起来,但终归是比第一次更有耐心,不管是褪掉对方衣物,还是抚摸亲吻跟扩充,都用足了耐力与时间慢慢研磨探究。
  等周巡终于进去的时候,手机却响了,周巡的,这让俩人心里都咯噔下,好在显示的名字不是小汪或者周舒彤,而是关宏宇。
  周巡愤而按掉电话,回过头继续投入进去,然而关宏峰却被吸引走了注意力:“……是宏宇?”
  “别分心老关,多想想我。”
  “把手机给我……啊嗯。”
  “老关,你这样不太好吧,这状态给关宏宇打电话?我怕他受不了这刺激。”
  “……”关宏峰皱眉,对周巡劲一上来,就说出各种混账话,还是做出了不赞同表情。
  但现在周巡不用顾念这表情发出的讯息了,他也没打算再多聊跟关宏宇有关的话题,俯下身吻过去,更卖力在身下人身上,好让对方再没工夫分神细想。
  而另外一边,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关宏宇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高亚楠擦着刚洗好的头发走过来。
  “……”关宏宇看了过去,顺势亲了一口:“没事,就觉得我是不是,歪打正着又帮了周巡那臭小子一把。”
  高亚楠扫眼对方手机,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回亲了口关宏宇安慰:“这不简单,你有空,可以再约他出来打一架。”
  “你从支队借把枪给我吧,回头我直接崩了那小子。”省得他老占我哥便宜。
  俩人正聊着,高亚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显示是崔燕。
  “周巡那前任?”
  高亚楠想起什么,笑了下:“说起来,崔燕可是以为我跟你哥是一对。”
  “那感情好。”从高亚楠手里拿过手机,按了接通键:“喂,我是关宏峰。”
  高亚楠:“……幼稚。”
  第二天。
  “真是不好意思,昨晚我正洗澡,没接到你电话。”高亚楠笑的一脸真诚。
  “没有没有,倒是我昨晚打扰你跟关队了,还劳烦关队帮我传话。”崔燕回着,看眼高亚楠,又看了看关队围脖低下偶尔露出的印记,大概猜到对方真正因为什么没接电话。
  拿着报告的关宏峰听到俩人交谈内容,抬起头望过去,周巡也抬头看过去。
  “这可能有点误会。”高亚楠笑着接了句。
  显然啊,昨晚怎么可能是老关接高亚楠电话。
  “我们这种工作也不分打扰不打扰。”
  “……”什么情况?周巡看向高亚楠。
  “……”关宏峰也看了眼高亚楠,最后没有表情的低头继续看起报告。
  “也是,毕竟人命观天的,不过这中午饭点,也没有什么大事,还是应该准时用餐,你跟关队先去吧,我跟周巡把这边整理下。”
  “……”这怎么划分的阵营?法医室的东西,犯得着我收拾么?!周巡皱了眉。
  “也好。”关宏峰倒是答应的爽快,合上手里的报告交给崔燕,决定先去用午餐。
  高亚楠同样停了手里业务,点头应一声,然后站关宏峰身边,准备一起走。
  “老关……”周巡记得约法三章里应该没有避嫌这一条吧,觉得还可以挣扎下,结果看到对方一脸公事公办表情,便闭了嘴。
  这时就听到崔燕吐糟了一句:“我就不明白了,你跟关队两个大男人,又不是小情侣,天天腻在一起图什么?你就算是雏鸟情结,也给对方点空间吧?”
  周巡:“……”
  关宏峰跟高亚楠望了眼站住的周巡,关宏峰摸了摸下巴,高亚楠咳嗽了一声,然后一起转身走出了法医室。
  周巡:“……?!!”现在什么情况?!!
  看着走掉的人,崔燕回过头,见周巡一脸无奈,忍不住教育起来:“你自己不想接受新恋情,还不准人家谈情说爱啊,去当什么电灯泡。”
  “我当什么电灯泡了?谁告诉你他俩是一对?!”周巡就不明白了,对方都自己脑补了个啥?!
  “你跟他认识这么久,不知道他们俩是情侣?我昨天晚上打电话都是关队接的,那么晚还在一起,显然同居了。”
  “那不是老关……”昨天晚上老关哪有时间去关宏宇家接电话!
  “不可能,关队亲口说的自己是关宏峰!还跟我抱怨,说我跟你好些是前男女朋友身份,沟通起来不生分好说话,帮他多拦着你点,别没事中午就拉着他一起吃饭,都没时间跟高法医亲近。”崔燕恨铁不成钢:“你这支队长是怎么当的,自己手下是个什么状态,都察觉不到?”
  “……”
  “总之,以后你还是跟我一起吃午餐吧,别老缠着你关老师,还让不让人家伴侣好好恋爱了。”
  “……”关、宏、宇!你还真是皮痒了!!
  周巡脸色黑了一度,原地转一圈骂了一句,还没法出口否认。
  艹!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倒霉催的小舅子!!!
  
  
  
                              【完】
  

评论(13)
热度(175)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