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时间错乱一日游(周巡X关宏峰)一章完结

       周关  不逆——别名-周巡鼓励篇&被剧透的周巡不要大意的往前冲!

      一章完结,与磨叽并不算一个时间线,非番外。

  周日,早上八点,周巡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小汪……小汪?
  “喂?”
  “师父,有命案,你快点赶过来吧。”
  得,休息又没了。
  瞬间清醒的周巡坐起身应了声,也没问清楚对方是谁,直接要了地址挂断电话,起身去洗漱,然而……
  这是哪儿?周巡看着四处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感觉自己脑子有点断片,这特么不是关队家吗!!!
  认出来自己所处地方的周巡又四周转了一圈,没错了,除了床有点不一样,比记忆里的大,四周摆设基本跟关宏峰家一模一样,何况那还有关家兄弟俩的合照摆在柜子上呢,不过……关队什么时候开始摆上他跟自己的合照?等等,这脸……
  察觉到不对的周巡顿住了拿起照片的手,跑去了镜子前……
  与此同时,另外一面。
  “老……关队,凶器被凶手扔到楼下垃圾堆了。”带着证物上楼报道的周巡卡了下壳,却也不尴尬,看着面前奶不兮兮的脸,笑出了喜庆感。
  关宏峰扫了对方一眼,隐约觉得奇怪,却也没说什么。
  面对现场大量残留痕迹,以及凶器上遗留的指纹,所有人都松口气,觉得案件应该不会太难侦破,周巡更是毫无紧张情绪,对于早经历过这些案件的过来人,他就好比预言家,不夸张的说,他都知道现在那凶手人在哪里干什么呢。
  但这不重要,面前这个奶不兮兮的老关才是重点!
  “收队吧,技术队回去做下比对,这是熟人作案,周巡,你去走访查看,随时向我报告。”关宏峰看差不多,便下了命令走人。
  错误判断,快点抓到凶手很重要,要不然他估计会一直被外放走访,冲锋陷阵,还怎么接触现在奶不兮兮的老关!
  重新认识事态的周巡,领命带着人马说走就走,没让关宏峰失望,中午就锁定了目标,进行捉捕拘留,就等着鉴定结果下来合着口供一起结案了。
  于是正值中午饭点。
  “关队,一起吃饭吧。”周巡敲响关宏峰支队长办公室房门,看着办公桌对面坐着的人,那是一张二十多岁还带着奶气的脸。
  关宏峰抬头看了周巡一眼,又看了下时间,倒是没拒绝,也就是一起去趟食堂,实在没什么拒绝的必要。
  接着俩人便一起共进了次午餐,周巡全程主要是观赏,饭倒是没吃几口。
  而对面的关宏峰手里吃饭动作没停,不紧不慢的开了口:“你今天想跟我说什么?”这一上午,关宏峰就算对除案件外其他事都迟钝,也不至于感受不到对方不掩饰的奇怪眼神。
  “老关,有人说过你现在这张脸,真特么好看么?”周巡不管不顾的蹦出了一句话,咧着嘴看对方反应。
  老关?关宏峰皱着眉,停了手下动作,抬头看过去的眼神严肃正经:“你要是没事做,闲得无聊,就把过去几年的档案整理一下。”
  “别啊,我哪里看起来闲了,我这说的都是真心话,你看看你这张脸老关,前儿还有姑娘向我打听你呢。”周巡笑的特混蛋,话说的更混:“我可都帮你挡回去了,毕竟肥水不能流外人田,我还想着哪天认个妹妹,好许配给你!”
  “周巡!”
  “诶,你说老关!”
  “吃错药了吧?”关宏峰总结。
  可不吃错了么,睡一觉起来就回到好几年前,周巡也觉得自己是吃错药了,但他不能这么回对方啊。
  “嘿,我检讨,开个玩笑么,你就是太严肃认真了老关,我帮你放松放松。”说着,周巡终于开始专心吃起面前的饭菜。
  “下午市局的会议……”快吃完时,关宏峰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件事没办。
  周巡瞟对方一眼,还没等对方说完话,就自然接了过来:“两点,我去吧,这边你也走不开。”走不开是假,但基本与案件无关的会议啊人际关系什么的集体事件,能不去时,这些年基本都是周巡代劳了,加上关宏峰的破案率,领导们倒也睁只眼闭只眼。
  这么想想,后来周巡做了队长,对方做副队长,一个负责在前面周旋局里上下,一个负责专心破案,倒是合适一举两得了。
  关宏峰点点头,也没多想,吃完饭俩人便回了工作岗位,周巡看见对方关上的办公室门,抓了抓头。
  虽然自己这莫名其妙回到几年前也不是太糟糕的事,但想想自己花了大把时间跟力气,才把老关搞到手,如今却……烦躁啊。
  但想了想,突然有一段新的记忆在大脑中慢慢成型,自己似乎多年前也有过那么一次,去了未来?记忆模糊不清,隐约是停留了一天,便各自回到了人生轨道,所以倒也是不紧张,就当是来观光旅游,顺便吃吃年轻老关的豆腐,嗯,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周巡美滋滋的转身走开,准备先去帮老关开个会。
  这边周巡正美呢,另外一边的周巡却是在真懵逼。
  “周队,视频处理完了,确认死亡时间监控器拍下的是他室友。”技术队拿着新结果过来报告。
  周巡看了眼,没说话。
  “师父,峰哥都走半个月了,你这一副无心工作的状态才出现是什么情况?反射弧太长?”小汪看了看半天没反应的周巡,忍不住吐槽了句。
  周巡瞟过去一眼,小汪马上缩了缩脖子,面对这个便宜徒弟,周巡也没说什么其他重话,就点点头让对方捉捕罪犯,小汪因此领命麻溜的带上人马跑去办差。
  会议室一下子清了场,只剩下周巡一个坐在那里,陷入沉思,这下案子算是解决了,周巡也才有更多时候思考今天的经历。
  所以……他这是一觉起来跑到了多年后?
  逐渐接受了新设定的周巡,开始接收更多其他信息,这一天的信息接收告诉他,自己目前是长丰支队队长,而关队是副队长?这跟预想的不一样啊,他对未来的设想是一直跟着关宏峰脚步走,当对方副手一直到退休!怎么变成高人一级了?是醒的方式哪里有问题么?!更有问题的是,他为什么会在关队家里睡醒?而且关队家居然有自己的衣服用品之类的?!!
  不不不,冷静周巡,也许都是误会,就算是梦,事情也不见得是你想象的那么美!
  “周巡。”
  周巡正在做自我唤醒服务,却被推门声打断,抬头一看,走进来的是高亚楠,她手里拿着个盒子,刚站住脚就递了过来。
  “……?”
  “拿着啊,看什么呢?”高亚楠皱了下眉。
  周巡看了眼对方递过来的东西,接了过来:“为嘛送我手机?不要告诉我你暗恋我?”即使大脑思绪还有点乱,与高亚楠互怼的本能还在。
  “那是宏宇送他哥的。”高亚楠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过去:“关队今天不是回来么。”言外之意,知道物件主人要回来,才让你带回去的,高亚楠简单交代完,转身便要走。
  “等等。”周巡叫住对方,这一醒就像电视剧结尾字幕一样,直接“多年后”了,支队里不认识的人比认识的多,其中高亚楠是最熟悉的,自然也最方便下口:“那个……你跟关宏宇,挺好的?”听这意思,都好到成情侣了?
  高亚楠奇怪的回身:“反正没离婚,怎么?你不会是跟关队出什么问题了吧?”高亚楠又打量对方几眼,说起来今天周巡确实有点不对劲,精神恍惚的,能让他这么恍惚,估计也就只有关宏峰了。
  “没没没,我们能有什么问题。”周巡笑着摆了摆手,在对方怀疑眼光下一不做二不休:“他今天几点回来?”
  于是高亚楠不走了,正过身体面对周巡,表情难得认真严肃:“关队走的时候,你们就吵了一架,他这都走半个月了,还没解决?”
  “你都说他走半个月了,我跟谁去解决?”顺着话接一句,周巡摸了摸鼻子,等对方反应。
  “我要不是看在关队份上,都懒得理你,你这段时间连电话都没打过?”
  周巡回忆了一下自己手机通话记录,确实是打过好几通:“不是,打不打电话,跟解不解决问题,不发生冲突吧?”说着,还喝口茶水润润喉,一副没当回事样子。
  而对面的高亚楠翻了个白眼,凉凉扔出一句:“混到连自家男人几点下火车都不知道,还有脸提。”
  周巡为此差点被茶水呛到。
  “下午四点到站,你什么脾气自己知道,关队的脾气不用我给你科普吧?”高亚楠鄙视眼神越发明目张胆:“见好就收,他吃软不吃硬,你心里没数么。”一脸好自为之的看了对方一眼后,转身走了。
  望着对方背影,周巡吞了口唾液,慌乱的放下手里的杯子,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他……这是多年后,拿下了……关队?!我艹,自己这么有出息么?!!!!!
  昏乎乎的周巡下意识先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二话没说先起身,拿上车钥匙直奔车站,不管如何,先接到人后再说!
  同样时间点,另一边的周巡已经开完会回来了,本着旅游观光,以调戏为主要任务的周巡,刚回来便直接杀进了关宏峰办公室,门也没敲。
  “关大队长,工作也要有度,不如让我请关队长吃顿饭吧。”
  周巡一开门,就看到有个比自己还不要脸的追求者,几乎贴上了老关身体。
  “咳咳。”周巡咳了声,其实他没咳,就推门动静,对方也注意到他进来了,奈何女人没理睬,想理睬的老关,却是挣扎半天,被对方缠的理睬不了。
  哎,他说什么来着,关宏峰年轻时那张脸,再怎么严肃正经,都没杀伤力,完全不构成恐吓作用啊!
  “诶诶诶,这里是警察局,干什么呢?”没办法,周巡只能走过去,拉着女人的手臂就从关宏峰身上扯了下来。
  “你谁啊?!”女子显然非常不乐意。
  周巡笑着回身:“同事同事,这不正好有点正事,不方便外人在场,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只能用妨碍公务为由,先拘留你几天了。”
  女人看了看对方,又扫了眼对方后面不吱声的关宏峰,哼了声:“警察了不起啊,睡都睡了,现在给我摆姿态!”说着就一脸不愤的离开了。
  周巡挑眉转过头,看对方一脸没事人似得整理被扯歪的衣服,撸了撸刘海:“关宏宇还真是会给你招烂桃花,她怎么进来的?”用头发丝想,周巡都知道睡了人家的肯定不是关宏峰。
  “证人家属。”关宏峰随口回了句。
  “你别说,关宏宇这网撒的就是广,证人凶手受害人还有家属,都能碰到啊。”
  关宏峰皱了眉。
  “也亏得高亚楠能治住他。”
  “高亚楠?”关宏峰抬头望去。
  “老关,她这饭没请成,我弥补你吧?”反应过来的周巡岔开了话茬,拉开椅子坐到对方面前,也没管对方不好看的脸色,继续硬撩:“脸别黑啊,趁着天好,一起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么。”
  天好?“周巡,外面下着雨呢。”
  “我带伞了。”
  “……”因此关宏峰觉得,对面人又开始不定时犯混了,可以不用理睬。
  “嘿,无视我。”看着再次专心投入工作的关宏峰,周巡向后靠去,倒也真没再说其他混话,就那么坐着看着。
  一个小时后。
  关宏峰终于妥协的放下手里工作,抬头正视面前的周巡,决定好好关心关心同事:“你到底是怎么了?”今天的周巡真是哪里都不对劲。
  “没。”周巡笑着,看面前关宏峰年轻的脸,基本没什么岁月痕迹,那张脸上也还没有疤痕,如今的关宏峰,周巡还能拉着对方去黑暗的小巷里找偏僻店铺吃顿便宜的小吃,想着,周巡的笑又温柔了些:“就想找你吃顿饭,真的老关,一顿饭。”
  周巡说的认真,关宏峰不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但看了会儿面前的人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周巡不愿意说,他也没兴趣多问,反正只是一顿饭,他又不是没跟对方吃过。
  周巡因此笑的更开心,心满意足的起身走出关宏峰办公室,再赖着不走,他怕真把老关给惹急了。
  而另外一面,在车站接到关宏峰的周巡,却笑的有点勉强。
  关宏峰写满岁月的脸绷着,确实要比年轻时唬人,周巡看了看对方脸色,接过行李。
  “天不早了,先回家吧。”关宏峰对本就阴着的天皱了眉,奔波后的疲劳,加上昏暗的天色,都让他不太舒服。
  “诶,好嘞关队。”周巡应着,殷勤的关上车门,却因为一句“关队”引得关宏峰侧目。
  车子启动后,关宏峰偶尔侧过脸打量对方几眼,周巡感觉到了,但不知道说什么,关于自己现在这个角色,他还没找准定位,不过关宏峰脸上那道疤,其实比自我定位更引周巡的注意。
  当时看到家里照片时,除了岁月的变迁,他也发现了那道疤痕,如今见到本人,这道疤让周巡更加不舒服,这些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周巡一无所知,他缺席了太久,非自愿的,这让现在的他面对如今经历过风雨的关宏峰,有点无所适从,他对这些年的过往一片空白,只看到了结果,这感觉说不上来好不好,只是有点憋屈。
  当车开进黑暗的隧道,并且堵在里面的时候,一直目不斜视的周巡感觉自己手臂被对方碰了下,转头看过去,却是一张有些难受,冒着冷汗的脸。
  “老周……开灯。”关宏峰尽力忍着不适,抬手碰了碰对方手臂说道。
  周巡急忙打开了车里的灯,看着关宏峰慢慢缓了过来。
  “关队…没事了吧?”周巡一脸担忧。
  关宏峰睁眼看对方,又闭上缓口气,不是太想理周巡。
  周巡因此也没法多说什么,听着后面车催逐的喇叭声,转过身继续开车,等车在路上又行驶了一会儿,关宏峰才看了过去。
  “你就为了跟我置一口气?”关宏峰语气平淡,表情也平淡,但周巡就是听出了不满。
  闻言转过头去看对方,想了想刚刚的事情,便笑了下:“哪儿能啊,我跟谁置气,也不能跟你啊,就是一走神忘记了。”
  关宏峰还是那副表情。
  “真是忘了。”又强调了一遍,看见对面人没什么表情的脸柔和了下来,周巡脸上的笑就更深了:“回家前买点菜吧,你走这几天,家里是又空了,晚饭还没着落呢。”家里其实空没空他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还需要点时间消化一下自我定位,以免回去那个只有俩人的家,尴尬。
  看关宏峰点头,开着车就转向了超市。
  “关队。”周巡拿着茼蒿转过头,习惯性唤了句,却发现对方皱了眉,于是他乖乖住了嘴,知道自己估计喊错了称呼,而且还喊了一路不自知,也难怪对方经常打量自己,也是,以俩人现在的关系,肯定不会还在叫对方“关队”了,那……
  “宏峰?”
  “……”
  “峰?”
  “……老周。”
  “诶,你说。”
  “吃错药了吧。”关宏峰这下脸色确实不太好了。
  “别啊,我这不是换换称呼,调节下气氛么,看你一下火车脸色就不好。”周巡反应迅速,胡扯的能力也堪称一流。
  关宏峰皱眉望过来,看见的是对方不正经的嬉皮笑脸:“心理医生我已经联系好了,明天我先过去一趟,再回支队。”
  周巡想了想刚刚隧道的事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敢过多接话,多说多错,关宏峰多敏锐的人。
  “还是叫老关吧。”说完,关宏峰转过身又从架子上拿了些调味料。
  “诶,老关。”周巡琢磨着,之前难道俩人就是为了去不去治疗吵的架?也没多想,接过对方手里东西,又开始逛起来。
  逛了一会儿后,似乎俩人气氛好多了,买齐了东西,两个大男人开始大包小包的拎了回家。
  周巡对这个充满两人生活痕迹的家,是非常满意的,看着对方进了浴室清洗,周巡便进了厨房去忙碌。
  周巡跟关宏峰可以说是同时结束了各自的事,一起坐到了餐桌前。
  “老关,今天早点休息吧。”
  关宏峰顿了下手,看着对方,周巡自己说完话,想到俩人如今的关系,突然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歧义。
  “不是老关,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这赶路怪累,吃完饭就早点睡。”虽然遗憾,自己似乎错过了占便宜的机会?
  “嗯。”应了声,继续吃饭:“最近队里怎么样?”
  “还那样,有我在你放心,你就当放个假么。”
  “犯人可没节假日。”
  “别说,今天还真是被个孙子大早上给我弄醒的。”
  “案子破了就好。”
  “老关,关宏宇托亚楠给你带了部手机。”
  “前两天,他电话里跟我提过。”
  “不会还是部情侣手机吧?”周巡突然想起这哥俩可能用的是同款,停了下吃饭动作又想了想高亚楠:“你们哥俩用情侣手机,那改天我跟高亚楠也凑部?”
  对于这种幼稚提议,关宏峰只是抬下眼,没回应。
  饭吃的很愉快,愉快到周巡更加不甘心错过的那些年。
  看着关宏峰果然如谈好般,早早躺倒在了床上,周巡站在床边,看着那道背影,慢慢也躺了上去,转过身贴上那人后背时,对方动了动,但没躲闪,因此周巡抬起了手,却在落下时犹豫了……
  “有什么可犹豫的,老关我跟你说,就这小巷子里的馆子,菜才地道!”拉着关宏峰走进黑暗的小巷,周巡一路胡说八道,关宏峰也没在意,反正就是吃一顿饭的事,在哪里都一样。
  等俩人坐下点好菜,周巡还要了些酒,人少上菜也快,不一会儿便饭菜都齐了,
  “来老关。”周巡给自己满上一杯,然后把其他的菜往关宏峰身前推了推。
  关宏峰没说话,就静静吃着,周巡也没说话,就静静喝着看着。
  小餐馆里没有几个人,就属他们这桌最安静。
  “老关……”半天,有点微熏的周巡才开口喊了句对方,关宏峰抬头。
  “你现在真TMD好看。”
  “……”看来对方病的不轻,关宏峰觉得对面的人估计最近是受了什么打击,又不好跟自己说,这是另类发泄方法?
  作为认识好几年的同事,关宏峰决定就当没听到,今天随便对方发疯,估计明天就恢复了。
  于是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吃完了这顿饭,送关宏峰回到家楼下时,有些醉醺醺的周巡拉了对方一把,晃悠的身体趁机靠了过去,结结实实抱上对方:“老关,记得明天提醒我去哪儿提车,我估计我今晚可能会喝断片。”年轻的老关手感也不错啊,苗条。
  关宏峰闻到对方身上的酒味皱眉,却还是没推开只点了点头。
  周巡因此依依不舍放了手,没多说什么,只看着那年轻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然后回身上了出租车,这次倒是不晃了,顺利回到自己现在的家,躺床上就睡了过去,他要好好睡一觉。
  嗯,明天睡醒了,他还有一位一路陪伴着走过来的老关,正在等着自己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当周巡醒来时,再不是独居的卧室,怀里搂的是关宏峰,捏了捏手感,没错,是他家老关那软软带肉的腰,然后……
  “周巡。”关宏峰喊了句,阻止对方又往上探的手,然而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慵懒,合着他奶气的声线,反而起到了反效果。
  “老关。”周巡压着嗓子在对方耳旁低语:“你受伤我激动一下,都是可以理解的,架吵过就算了,你这一趟去讲座,可是晾了我半个月啊。”
  关宏峰没回对方,就算是默认了,周巡因此笑着一转身,把对方压在了身下。
  “我上午9点约了医生。”关宏峰提醒了句,对要发生的事情也谈不上喜恶,只要不耽误他的行程安排,就由着对方来了。
  雨过天晴后,空气一向更新鲜,二十多岁的关宏峰还有年轻人的轻盈身体,他步伐轻松的来到支队,还没进大门,就看到一旁走出来的周巡。
  “老关,早。”周巡笑着迎上来,声音却很轻。
  难得,一个厚脸皮的男人,脸上居然有点发红,关宏峰想对方估计是对昨天的失态有些窘迫,倒也没在意,点头错过了对方身边往里走。
  周巡看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不反感,笑着转身跟了上去。
  “老关,晚上不如一起吃顿饭?”
  关宏峰看过去一眼,没理。
  “油泼面怎么样?”
  “没空。”这病是还没好?
  “别啊老关,同事不得多联络联络感情么。”
  关宏峰转个弯,躲过对方要搭上肩膀的手,直接进了办公室。
  周巡看看面前关上的门,想了想,也没在意的笑了下。
  另一面,阳光透过窗帘撒在床上,周巡卖力的挑逗服务着,手撑着对方的腿,配合着身下缓慢温柔的撞击,时不时再唤几声“老关”引起对方注意,当周巡又唤着对方名字低下头吻上时,见到周巡那张因情欲潮红的脸,关宏峰难得回应了这个吻。
  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雨过天晴的早晨,本是厚脸皮的男人,在自己进支队前走了出来,也是这样红了脸。
  “老关?”分开唇舌时,周巡感觉意外的唤了句。
  恍惚像多年前那个早晨,对方嘴里轻轻唤的那一声“老关”,关宏峰难得还记着,那句的语气不熟练,却温柔。
  于是关宏峰,把对方又拉下来点,让这场缠绵带上不同的温度……
  
  
   
                            【完】

评论(8)
热度(158)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