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十二|我才是支队长

       周关     不逆


  12|我才是支队长

  

  从上次周巡说着自我检讨以后,他确实收敛了很多,俩人基本恢复了过往相处模式,除了私下里周巡还是会故意亲近,跟试探着接吻,关宏峰也算给足了耐心跟面子,并没抗拒,只要对方有度。

  

  半个月下来,周巡没搬出关宏峰家,算是赖定了,关宏峰看起来也默认了对方存在,但有些事没有解决就是没解决,关宏峰只要留心,就能在周巡眼里看到隐隐流动的暴风雨,却不想思考太多,直到,两个人又忙碌起来,忙到没时间思考。

  

  最近的长丰支队气压很低,一桩连环杀人案已经拖了三天没有任何进展。

  

  “老关,这都死三人了,怎么样,有进展么?”周巡看着现场泼墨一样的血迹,心里就烦。

  

  这三宗案件一开始的两宗是同一天发生的,似乎是为了做个盛大的表白,在两个地方特意各留半份血书,拼起来才完整,血书是写给关宏峰的,而其他线索却留的很少,现场被非常好的清理跟伪装过。

  

  三天后,第二宗命案又发生,除了手法一样,被确认凶手就是同一人外,三名死者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这怎么看都像无差别杀人的疯子。

  

  最糟的是,每次可以锁定犯人的线索,总在最后出了问题,周巡觉得自己是没辙了,全靠老关有没有什么新招。

  

  “峰哥……又是给你留的信。”小汪拿着血书走了过来,对这血淋淋的留言方式,真是浑身不舒服。

  

  关宏峰接过来看了眼,依然是挑衅,于是把信当证物交给了技术队做比对。

  

  “犯人这么幼稚,怎么可能没进展。”关宏峰做了点评,语气里是明显的高傲。

  

  周巡为此挑了下眉望过去,打量了关宏峰表情几秒,接着马上笑起来点头应和,还配上手舞足蹈:“别说,老关你这形容还真是精准啊,我他妈一直想说,这犯人大概是个幼稚鬼,可能心理年龄都没满周岁。”

  

  周巡说完,关宏峰看向对方,见周巡笑嘻嘻望着自己,难得好心情回了个笑:“这凶手纯粹把杀人当乐趣,手法看起来讲究,却毫无无美感,摆放尸体不讲究,伤口都这么难看,还故意留下带血的挑衅信,我破案这么久,这算是我碰到最自以为是的犯人,以为自己是个天才,想向人炫耀,却不过空有排场,本来可以这么随意挑受害人,还能方便登堂入室的职业也没有多少,这第三名死者,算是坐实了凶手身份,三名死者身份虽然没有共同点,但这几天家里收的快递倒是同一家公司,收网吧,周巡。”

  

  “得嘞。”周巡答应的爽快,拍着手叫小汪马上行动。

  

  “关老师……”周舒桐喊着关宏峰,也想跟着去跑现场,关宏峰转头看过去点了点头:“你带王大鹏一起去吧。”

  

  周舒桐领了命令,便拉起王大鹏一起去跑了现场。

  

  “老关,这招行吗?”

  

  “回队再说。”

  

  望着跑走的俩年轻人,又互相看一眼,关宏峰见对方对自己挑眉,摇了摇头先离开了现场,周巡紧跟而上,俩人一同回了支队听消息,下午1点左右,周舒桐跟王大鹏先回来了,但是凶手没抓到,本来发快递的人就一直东奔西跑,没法准确定位,于是警察直接找到快递公司,让其用借口招回所有员工,再施行捉捕,但犯人不知道听了什么风声,居然半路逃了。

  

  “关老师,怎么办?”周舒桐觉得这次任务没办好,一脸着急。

  

  “还能怎么办,找呗。”周巡旁边接了一句,直接打给了小汪:“把人手都派出去,我不信找不到这孙子!”

  

  “你也去吧,能抓到更好。”关宏峰看着周巡点下头示意,似乎话里有话,周巡挂了电话望了关宏峰一会儿,最后站起身:“行老关。”答应完便转身又交代起来:“小周,你跟小王留下,保护好了,我去看看。”

  

  周舒桐点点头答应着,周巡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下午三点时,关宏峰接到周巡电话,说是追捕过程中找到了对方住处,关宏峰因此带上周舒桐与王大鹏又赶了过去,关宏峰到的时候周巡已经又带着人马撤离,继续去追踪了。

  

  “周师姐,能麻烦你件事么?”王大鹏整个人都心没在这,不好意思的去碰了碰周舒桐,说自己女友怀疑他大周末根本不是出来工作,希望她能帮忙用自己手机给自己女友打个电话证实下。

  

  周舒桐觉得也没什么,便掏出手机打了过去,说了两句话后,把手机直接给了王大鹏,让他自己去解决。

  

  接着回身开始四处探查,毕竟他们来主要是破案的,然而还没看完,只在屋子里转了半圈,就被只扫了一眼屋内的关宏峰叫走了。

  

  “关老师?”

  

  “没什么用处,犯人都快抓到了,这住宅也没什么看头。”语气里都是不削,说完关宏峰没多停留,在周舒桐诧异的眼光下走了出去,打算带着身后的俩个尾巴上车回支队。

  

  周舒彤皱着眉毛看她家关老师背影,有点懵,但还是跟了上去。

  

  结果,御用司机周舒桐掏出车钥匙时发现,手机没在。

  

  “啊,好像是落在桌上了,不好意思周师姐,我马上去拿!”王大鹏一脸抱歉,转身就要去取。

  

  “没事,关老师你先上车等下,我自己去吧。”说着周舒桐给车解了锁就又原路跑了回去,速度快到王大鹏刚迈出一步,对方就串了出去,于是他把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关宏峰手插在兜里,看了对方一眼,小伙儿子红着脸,尴尬的笑了笑,接着俩人先上了车。

  

  结果刚坐下,王大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眼手机,又抬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关宏峰,才开车门下了车,走远些接起电话。

  

  “不是,真不是,我没喜欢其她人。”王大鹏越走越远,点头哈腰的声音从车外隐约传来。

  

  关宏峰对这些不感兴趣,便转头闭目养神。

  

  “真的,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不是你跟我说,要找人证实一下我是在出勤么?那我今天就是跟她行动啊,身边没有其他男同事了,而且我还要叫她一声师姐呢,哪会有非分之想。”王大鹏努力的给自己女友做着解释,不厌其烦一遍遍说:“再说了,她就算喜欢,也是喜欢关队,怎么看得上我,不是不是,我真不喜欢她,她看得上我,我也不喜欢她!”

  

  “小王!小王!”

  

  这边还没解释明白,那边下了楼的周舒桐就叫了起来,小王于是匆忙挂断电话,转头跑了回去:“怎么了周师姐?”

  

  “关老师呢?”

  

  “啊?在车里……”王大鹏往车里一望,愣住了:“刚刚还在车里呢?!”

  

  周舒桐连忙又看了眼自己的车门,明显破坏痕迹,知道这是糟糕了,于是着急的掏出手机给周巡打了电话。

  

  “什么?!老关失踪了?你们两个人是干嘛用的?!废物啊!两个人看不住一个?”那边问讯的周巡瞬间炸了毛,噼里啪啦一通骂,掉头便赶了过来。

  

  周舒桐自知犯了错,一声没有听着被训,但也顾不上检讨,挂了电话便与王大鹏先分头四处找了一遍,周巡来的很快,带回一群人,也没时间跟俩人计较,先指挥大家分开探查,人多搜查便加快了速度,不久便发现了关宏峰踪迹。

  

  他是被两个二十多岁的混混打昏带走的,一路带到了偏僻的胡同里,话里透出的讯息两个人是被人用钱收买,来教训教训他的,那下手自然是没轻只有重。

  

  周巡他们赶到时,关宏峰难免受了皮肉苦,被打的有些头昏,趴在地上就没能站起来,打的兴起的两个年轻人,甚至拿起了地上的水泥管就要挥下去,好在周巡急时赶到,才没酿成更可怕后果。

  

  “关老师!”周舒桐躲过打起来的几人扑了过来,眼睛都红了。

  

  关宏峰抬眼皮看了眼,便被对方扶着站起身,脚下却有些不稳,差点又跌倒。周巡看到老关的样子,一股子邪火就串了上来,对着两个混混下去的拳脚就没手下留情,周围赶来的队员也没拦着。

  

  “周巡!”最后还是关宏峰喊住了对方。

  

  把两混混交给手下,周巡黑着脸接手了关宏峰,上车便带对方去了医院。

  

  高亚楠、周舒桐、王大鹏、小汪四人随后也赶了去,高亚楠还没告诉关宏宇,到医院跟关宏峰碰了下头,于是更没法告诉了,只能等案件结束后,再让关宏峰自己去说。

  

  看着关宏峰没什么太大问题,高亚楠先回了支队,周舒桐几人却没有。

  

  如今犯人身份已经彻底锁定,从被捕的两个混混嘴里也确定了,雇凶恶意袭击报复的就是犯人,听完后,周巡在医院里就踢了脚墙泄愤,暴躁点满值,还跳起来要揍领命留守,却突然跑去接电话谈情说爱的王大鹏,被小汪拦住了。

  

  “行了,回支队吧。”关宏峰被周舒桐扶起来,也阻止了周巡的戏,他其实感觉好多了,除了被打的几个地方还疼着,倒是没什么大事。

  

  “老关,你还是回家休息吧。”周巡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如今犯人明显记恨着老关,让他一个人回家?周巡烦躁的撸了把头发,决定还是带关宏峰回支队,拴自己裤腰带上才放心,便没再说下句话,向关宏峰点了下头,先转身往外走。

  

  关宏峰执意要回支队,周巡没再劝,大家互看一眼,没撤又一起带着关宏峰回了支队,而整个长丰支队在看到受伤的关队回来时,也进入了愤怒期。

  

  外面奔波的队员熬了一夜,却没能找到犯人踪迹,关宏峰倒是没在意,只让周巡叫来媒体。

  

  “老关?”

  

  “总不能老坐以待毙。”关宏峰摸了摸下巴,周巡盯了他一会儿,点头去办了。

  

  第二天,关宏峰选择主动出击,利用媒体向外宣传凶手的手法漏洞百出,而且幼稚,警方已经掌握全部证据,并透露出犯人的基本特征,如今正在围捕,算是给犯人做了挑衅回应。

  

  不出关宏峰所料,第三天他就接收到又一封挑衅信,是直接送到支队的,好胜心强并且报复心更强的犯人,决定单独约见关宏峰,做个了断。

  

  “小王,你去把周舒桐叫来。”关宏峰吩咐完王大鹏,等对方出去后,又看了眼对面绷着劲的周巡,把信扔了过去:“我同意了。”

  

  从各方的考量来看,这种单纯因为娱乐杀人的犯人,还是不记代价越快解决越好,为了减少损失,和以后必然会出现的受害者,关宏峰决定独自前去,或者说,他就等着这封信呢。

  

  “同意什么?同意跟那疯子约会?”一直绷着根神经的周巡瞬间就崩了。

  

  “周巡,你别在这犯混。”关宏峰皱眉喊了句,对对方感情用事的用词非常不满意:“别忘了……”

  

  “甭跟我提约法三章!”周巡直接打断了关宏峰:“我告诉你关宏峰,说什么都没用,这事儿你得听我的!现在我才是这里的支队长!”周巡在会议室就忍不住跟关宏峰大小声了,文件砸在桌子上,也没管其他人的侧目,因为激动的动作,刘海滑下来遮住眼睛,又被他粗暴的撸回去。

  

  “你冷静点。”关宏峰倒是一直沉稳有余,衬托对面的周巡更暴躁了:“对方好胜心强,我去了,他一开始也不会做什么。”

  

  周巡忍不住又摔了下桌上的文件,看着关宏峰脸上的伤,这沉稳就变了味道:“不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那你脸上的伤他妈的是怎么来的?!!”

  

  关宏峰皱眉,觉得跟现在的周巡讲理,都没什么太大用处。

  

  周巡又开始烦躁的原地转圈,最后指着会议室还剩下的几个人开骂:“该干什么都他妈给我干什么去!犯人抓不到,都在这闲逛什么?!”

  

  “周巡!”关宏峰喊住了暴走的周巡,周巡最后回身坐了下来,半天又不出声了,良久:“老关,没别的法子?”

  

  关宏峰没回答,答案显而易见。

  

  “行!”点着头,手指忍不住不停敲打着桌面,到底是妥协了:“我送你过去。”说完站起身开始下命令布控。

  

  周舒桐跟王大鹏回来时,送关宏峰去见犯人的御用司机位置,已经定给了周巡,于是周舒桐被关宏峰安排在支队留守。

  

  “对方让我一个人去,我们也没法布控,何况对他也用不上,你跟小王就留下吧。”关宏峰随口交代了句,态度随意,随意到自信的过于自大。

  

  随意到周舒桐又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关老师,开始怀疑面前的是不是小关老师?却还是乖乖点头应下,没多问什么。

  

  王大鹏作为个新人,也没什么好问的,就站在一边听命。


评论(10)
热度(113)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