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十一|躁动

        周关    不逆


  11|躁动

  

  第二天早上,当关宏峰准时起床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周巡做的。

  

  关宏峰吃着早饭,把倒好的牛奶推倒周巡面前,周巡在他对面坐下,一边观察着关宏峰一边慢悠悠吃着,觉得老关开始对自己整个人都友善了很多,并不停告诉自己,一定不是错觉。

  

  之后的几天,周巡开启软磨硬泡模式,因为一直接送关宏峰的周舒桐,这几天被指派出差,给了周巡更多机会亲自接送关宏峰,进而有时机继续登堂入室,赖着不走。

  

  关宏峰许是因着对方那晚的失态,多少有放纵意味,并没完全拒绝,经过几天后发现,对方在超市里买的零食确实不多,这是给他自己备足了口粮啊。

  

  然而,一个赖上一个没赶人,这样相处了几天后,关宏峰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决定,倒不是对登堂入室排斥,而是周巡在跟他正常相处了三四天后,突然变的比以前更粘人了。

  

  周巡赖成功的第七天早晨,关宏峰开门从卧室出来,早就换好衣服的周巡喂着小虎,听见开门声便回头交代了句:“老关,先吃饭吧,省的一会儿凉了。”

  

  关宏峰应了声拐进洗手间,洗漱好后没去换衣服,先坐到桌前,用起早餐。

  

  “老关,考不考虑换张床?双人的那种?”吃饭中途,周巡突然冒出一句。

  

  关宏峰抬了抬眼皮。

  

  “没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错开目光,周巡唾弃自己。

  

  早饭吃的很快,周巡在外面收拾桌面,关宏峰进屋去换衣服,时间其实还有些早,但两个都不是讨厌上班的人,早早过去也没什么,这时门铃被按响,按铃的是周舒桐。

  

  “来了。”周巡懒洋洋应答着,走去开门。

  

  一直坚持接送她家关老师的小周同志,昨天终于结束了出差,想到好几天没有见到的关老师,今天便出门的特别早,也没在楼下等,直接上了楼敲门。

  

  然而按了几下铃声后,门里面发出的……好像是周队声音?周舒桐又看了眼门牌,没错啊,是关老师家。

  

  正诧异时,门被周巡拉开了,一看到门口的周舒桐,他才想起接老关上下班这种事情,好像最近确实一直是小周姑娘在做啊,于是牙又痒痒了。

  

  “周……周队?”周舒桐喊出的话,都是诧异的。

  

  “老关,小周来了,正好我今天也蹭蹭便利车。”

  

  关宏峰出来时,就听到周巡一嗓子喊来,也没理对方的幼稚行为,对周舒桐点点头,就一起下了楼。

  

  一辆车,三个人,周舒桐莫名觉得别扭,作为司机她还不能跳车。

  

  “老关,不换床,至少换个沙发呗,那沙发真太小了,我睡的不舒服啊,就这几天,我这老腰都要断了。”说不上什么时候,周巡那劲一上来,似乎胆子就大了,说出的话也不看环境,有时候还特别混蛋。

  

  关宏峰瞧过去,觉得最近对方就一直在犯混。

  

  而周舒桐握着车把的手,差点一滑拐错路口。

  

  “怎么了,老关?”周巡笑的跟没事人似得,一副完全无辜脸。

  

  “你房子是太小,装不下你?”时隔几天,关宏峰到底把这句说出来了。

  

  “没没,就是吧,我房租就快到期了,想着不如省点钱,反正你也一个人住,不差多一个人吧?”到期什么的,都是假话,周巡那房子正儿八经自己的署名,队里人都知道,不过反正关宏峰对这些私下的事情都不关心,自然不会清楚,为了能近水楼台,说租的就租的!

  

  “诶?周队,大家不是都说,你是有车有房有存款的黄金单身汉么?”周舒桐瞪着大眼睛时,那表情才是真无辜,就是转头询问的话,让周巡磨牙。

  

  关宏峰因此挑眉看过去,嘴角却带上了笑。

  

  “……我卖了!”瞄着关宏峰表情,周巡半天憋出一句话,觉着老关看过来的神情应该不会跟自己斤斤计较。

  

  周舒桐的大眼睛在后视镜里打量了一眼脸不红气不喘的周队,知道这话哪里都不太对,大家好些都是正经八百的警校毕业,还跟了一个老师进修,要不要撒这么烂的谎敷衍啊,但又看了看自家关老师的神情,抿了抿嘴没再插话。

  

  关宏峰转回头,没计较也没回应,全当对方什么都没说过,为此周巡也是无奈,出师不利啊。

  

  车到支队时,关宏峰手刚碰上车门把手,周巡梳着刘海开口叫住了周舒桐。

  

  “周队?”

  

  “这接送的事儿吧,今后就不用了。”

  

  “可是……哦。”周舒桐刚想反驳,看了眼动作都没停一下,开门直接下车走人的关宏峰,似乎懂了什么,便点了点头。

  

  于是周巡笑着下车跟上关宏峰脚步,周舒桐一脸心事的锁车也跟上,却故意慢下一步,从后面望着周队伸手搭上关队的肩膀,内心感受到卧槽卧槽的惊悚,自己是想多了想多了吧?!一定是想多了!!最近的周舒桐已经不只一次这么告诫自己了。

  

  跟老关分开后,周巡刚进办公室,就叫来了小汪,直接把车钥匙扔过去,让他到老关楼下给自己提车,毕竟晚上他还得用来送人。

  

  小汪觉得自己就是命苦啊。

  

  打发走小汪后,周巡在自己办公室转悠了一圈,发现没什么事儿干,但没找到理由,也就没敢去副队长办公室转悠。

  

  不过还好,一个小时后,小汪带来个年轻人敲响了周巡办公室,是今天调进队的新人来报道,看见新人的周巡笑的格外开心热情,没听对方介绍完自己,拉着新人就去敲响了副队长办公室。

  

  “这,我们的副支队长,关宏峰,你叫关队就行。”周巡热情洋溢给新人介绍,然后又指了下新人:“老关,今天报道的新人,你叫什么来着?”周巡回头问着一脸懵逼的青年。

  

  “王大鹏。”青年还是挺乖巧,而且一身正气。

  

  “老关啊,你看看小伙儿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这纯没话找话聊。

  

  关宏峰看了一眼周巡,又转头打量起新人,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先出去吧。”见关宏峰没理睬自己,周巡也没太在意,直接打法走新人,自己留了下来,门被关上时,周巡瞧回坐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笑了下刚要开口,被关宏峰打断了。

  

  “人你也介绍完了,没什么事出去吧。”直白的赶人。

  

  “别呀老关,我这……”周巡再接再厉,可惜刚开个话头,就被敲门声打断了,回身看到推门进来的周舒桐,以及她身后一脸尴尬的小汪。

  

  “关老师,周队,有人报案。”

  

  因而,周巡回忆了一下自己这辈子都做过了什么,是不是孽造的太多?

  

  被打断的周巡认命点点头,同关宏峰一起带着支队迅速赶到了现场。

  

  死者是名男性,三十五岁,宁宁物流公司经理,死亡地点是公司停车场,身上多处刀伤,致命伤为心脏处一刀。

  

  “关宏宇同行?”周巡站在关宏峰左右不超过一米的位置,嘟囔了一句,眼神同时又扫了眼检查尸体的高亚楠:“做这行这么招人恨么?你可让关宏宇那小子晚上走夜路小心点。”

  

  “没事,你都还能健在,他便安好。”论怼人,高亚楠也没怕过谁。

  

  “说的像他跟我有一腿似得,他这未亡人当的可没保险抚慰金拿,冒脸顶替也没用。”周巡也不输阵,笑着接一嘴。

  

  话刚落,关宏峰转头瞟一眼,周巡不笑了,高亚楠胜利的冷哼。

  

  “师父,没找到凶器。”小汪适时出现,汇报了一句,转身把自己手里的其他物证交给技术队。

  

  “关老师,停车场的监控摄像都坏了,什么也没拍到。”周舒桐带着王大鹏也回来汇报了。

  

  “得,什么都没有。”周巡看现场侦查的差不多,望向关宏峰:“老……诶?老关你去哪儿啊?”见唤的人突然往门口走,周巡紧赶两步,又贴了上去。

  

  关宏峰站住脚扫他一眼:“我去趟监控室。”

  

  “我陪你吧。”周巡接的自然,也不管现场指挥,抬脚就要往门口走。

  

  这让关宏峰又打量他一会儿,再看了看现场工作的支队兄弟,最后目光停在周舒桐身上,示意了一下:“你带新来的出去转转,看能调取多少周边监控带回支队。”说完,又看了眼周巡,再看现场:“差不多了,收队。”竟是直接下了命令。

  

  周巡尬在那里一秒,周舒桐对王大鹏招了下手转身走了,王大鹏则是好奇的左右看了眼两位队长,才跟上脚步。

  

  等俩年轻人走后,周巡目光也在准备收队的同事身上过了一遍,转过身时笑的跟没事人一样,又粘上关宏峰,套着近乎送对方上了车,载着关宏峰就先回了支队。

  

  等大部队都回来后,关宏峰习惯的先进了法医室,后面是一直寸步不离的周巡,高亚楠让开位置,好能让关宏峰看的更仔细,于是三个人围着尸体分析起来。

  

  周舒桐带着新人王大鹏进来时,关宏峰正在扒拉着对方被捅出来的肠子,王大鹏站住脚没两分钟,先奔去厕所吐了一通。

  

  “没事啊,我最开始也不适应,吐着吐着就好了。”周舒桐贴心的送去纸巾。

  

  “致命伤确实在心脏,其他很多砍伤都是死后造成的,刀法么,怎么说呢,完全没有章法,不是内行人干的,但都下了狠手,人死后,至少还多砍了七八刀。”对新人的表现大家都习以为常,高亚楠只专注眼前的尸体。

  

  “多大仇啊。”周巡站在一旁感叹句,手里是关宏峰刚刚摘掉的皮手套。

  

  “先从人际关系着手吧。”关宏峰接了一句,把案件先定性为了仇杀,瞟了眼又靠近自己一点的周巡,皱下眉但没吱声,脱掉医用手套交给了高亚楠。

  

  这时小汪敲门进来,说大家都到会议室了,周巡看眼关宏峰,又扫眼高亚楠。

  

  “你们先过去,我去取报告。”高亚楠说完先走出了法医室,于是关宏峰等人又转移到会议室,周巡自然坐在关宏峰身边。

  

  人员到齐后,小汪先汇报了一下走访来的死者人际关系网,接着是周舒桐交给技术队的周边视频录像,最后是法医室刚刚送下来的初步鉴定报告。

  

  像往常一样,大家都汇报完后,关宏峰开始根据现有的可用线索,做凶手侧写,不过今天的关宏峰明显没给周巡什么好脸色,在大家讨论案件时,不是晾着对方,就是一个眼神冻住对方。

  

  让今天的周巡果断放弃了主持会议纪律,全程一言不发,只在会议结束后指派了工作。

  

  会议结束后,大家带着疑惑眼神扫了眼俩领导,便各自去行动了,周巡这次没参与走访翻垃圾,而是守着关宏峰。

  

  “你这是怕我走失了?”关宏峰对这几天特别粘人的周巡,非常不满意。

  

  “这话怎么说的,我是看时间正好,该吃饭了,怕你就惦记着破案。”周巡陪着笑给对方拿围巾:“再说了,这案子也不费劲,让他们自己练练手么,我就不参合了。”

  

  这话说的倒是没什么毛病,关宏峰接过围巾带好,没再给对方脸色,一起去了食堂吃饭。

  

  不过这顿饭吃完之后,周巡就想打自己嘴巴,这下还真不需要他跟关宏峰过多参与那宗案件了,因为没有时间。

  

  下午2点,另外一起案件分走了两个人所有注意力,是一场被定性为激情杀人的案件,犯人用斧头在一对偷情男女家中,将二人砍死,现场一片狼藉,血迹斑斑。

  

  关宏峰初步分析,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激情杀人,犯人还会犯案,如果他们不及时捉住对方,12小时内会出现下一波受害人。

  

  没辙,周巡让小汪跟周舒桐带一队人专心办物流公司经理的案子,而自己单独带一队,要亲自跑去走访翻垃圾。

  

  左右看看也没剩下什么人了,再看一眼关宏峰,周巡百般不乐意的伸手,招来新入职的王大鹏:“你,身手怎么样啊?”

  

  “周队,我体能全优毕业。”

  

  周巡满意的点头:“行,你记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负责跟着老关,保护他的安全,天太黑了,就带老关回支队看看鉴定报告之类的,机灵点,像太上皇一样伺候周全了。”

  

  “啊?哦,是。”王大鹏站直领命。

  

  关宏峰没理睬周巡的胡说八道,继续探查现场,周巡也没更多废话,领着其他人都撤离了。

  

  现场只剩下王大鹏一个人跟着关宏峰来回走。

  

  “关队,我该干点什么?”王大鹏跟了一会儿,觉得迷茫了。

  

  关宏峰转个头,看了对方一眼:“你对案件怎么看?”问询跟引导新人,这基本是关宏峰做惯了的事情,毫不生疏。

  

  王大鹏四处又打量一下,说了说自己的见解,关宏峰一边听着一边继续探查,偶尔插上几句引导跟讲解,最后在梳妆柜前站住脚,梳妆台下面有一颗纽扣露出,关宏峰蹲下身查看,是小区物业工装上的。

  

  案件的性质虽然恶劣,但凶手并不是太难找,这个拿斧头的嫌犯最后证实是死者小区保安,听闻昨夜里曾经出去过一会儿,是给熟悉的业主送东西,回来后就一直行为奇怪。

  

  从物业要了对方记录在案的家庭地址,却并不是真实的,周巡于是开始奔走搜查,期间关宏峰基本是在现场与周边做侦查,天快黑时回了支队坐镇,时不时接几通周巡的骚扰电话。

  

  是真实的骚扰电话,搜查有没有进展,都不时打来一通没话找话,于是到后来,发现没什么实质内容时,关宏峰就直接挂断了事,也没留面子。

  

  经过一夜的行动,当第二日上午10点左右,小汪与小周那边通过死者关系网跟周边监控视频锁定住嫌疑人时,周巡这边已经确认了犯人住址,并找到了对方老巢,奈何人去巢空。

  

  关宏峰于是又带着新人,从支队赶到犯人老巢,根据现场足迹等线索,分析起犯人下个落脚点的可能位置,关宏峰刚到,周巡便不得不带着人又跑了,四处搜查更多可能性,而小汪就在此时,带着人寻了过来。

  

  “峰哥,嫌疑人锁定了,没证据不好办啊。”小汪苦着脸求助。

  

  嫌疑人是死者同事,还是多年好友,结果却勾搭上了死者老婆,绿了好友一头,甚至连孩子都不是死者的,后来东窗事发,死者用这事威胁嫌疑人给封口费,要不然就让嫌疑人老婆也知道一下他都做过什么。

  

  嫌疑人因为娶的是领导女儿不想离婚,就一直被胁迫,后来被索要金额越来越大,步步紧逼,从嫌疑人审阅时激动的情绪看,已经到了临界点,杀人动机非常充足,但对方失口否认自己是凶手,警方也没有充足证据可以定罪,便在对方律师来时,放了嫌疑人回家。

  

  于是自认为确实不如自己师父那么精明强干,更加不要跟关队比的小汪,在与周舒桐研究半天也没找到破解法后,果断决定场外求助。

  

  关宏峰听着汇报,带着新人又在犯人家转了一圈,打量着室内物品,没有一张照片,翻找抽屉时,却看到了一张一家三口的合照,有曾被撕毁后沾好的痕迹。

  

  最后关宏峰视线停留在一条掉落在角落的钥匙链上,他蹲下身,从王大鹏手里接过镊子夹起,钥匙链上还有明显的血迹,而链子上还有一个装饰品,上面是个商用标示,写着“宁宁物流”,再往桌子底下一望,躺着一把带血的刀。

  

  “我去!这俩案件弄了半天是一起的不成?”那他跟小周忙半天,岂不是找错了嫌疑人?小汪立场非常不坚定的否决了他与周舒桐对嫌疑人的推理。

  

  “小汪,交给法医科鉴定下血迹是不是你们死者的,不出意外,还有你们锁定的嫌疑人指纹。”将证物都交给小汪,关宏峰站起身:“叫上周舒桐,这个犯人很可能下个目标是你们锁定的犯罪嫌疑人,时间不会太慢,他可能正在赶去的路上。”说着,就向外走去。

  

  “等等峰哥,你不是这就要去下个现场吧?”这犯人跟疯了一样砍人,就关宏峰那身体素质?早被周巡交代过的小汪哪敢反应慢,直接拦住了人。

  

  关宏峰看着面前拦住自己人的脸,没说话,气场表明态度。

  

  “这追捕犯人的事,我还是跟师父说一声吧。”小汪尬笑着没放行。

  

  “关队,我觉得小汪哥说的对,这么大事,还是跟周队汇报一下吧,毕竟他是队长,我们不好擅自行动。”王大鹏旁边插了句,他觉得关宏峰虽然是副队长,但人没架子还是不错的,就是一路跟下来,发现他做事有点自作主张,完全不给队长面子,为了这些得罪队长,总归不太好,便没忍住站出来提醒一句。

  

  小汪听着一愣,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接了下去:“对对对,我马上赶去现场,顺便通知师父,小王你看好关队啊,别擅自行动。”说着风一样跑了。

  

  关宏峰于是慢了半拍才赶到的现场,王大鹏自然是拦不住他的,谁也没指望真拦得住,但只要周巡能比关宏峰先到一步,那任务就完成的非常棒了。

  

  期间,周巡打了一通电话过来慰问,关宏峰只谈了工作进度,确认犯人应该是于昨天夜里去过宁宁物流停车场,目睹了第一案发现场,他应该与第一宗案件的死者熟识,多少知道两个人纠葛,而他自身应该也曾有过类似经历,因此受了刺激,回小区后,看见偷情的小区业主带着情人回来,一时情绪激化,动了杀机。

  

  “犯人显然非常痛恨偷情男女,如今情绪还处于激动状态,很可能把第二目标,定在第一宗案件的嫌疑人身上。”关宏峰说完分析,直接挂断了手机,没给周巡说其他废话机会。

  

  周舒桐是最先到现场的,其次是小汪,而周巡到的时候,犯人正提溜着斧头跃跃欲试,被布局埋伏好的周巡一下按倒在地,这时候关宏峰才赶了过来。

  

  现场被完全控制住,周巡马上把犯人交给了支队兄弟。

  

  “老关,这人也抓到了,一宿没白忙活。”周巡带着笑脸,甩着刘海就迎了过来。

  

  关宏峰手插在口袋里,绷着脸,看过去的眼神说不上友善,瞄了眼周巡身后被压走的犯人,等周舒桐小跑过来后,刚下车没站几分钟的关宏峰,在周巡要抬手搂过来时,转身上了周舒桐的车,周舒桐愣了下,赶紧跟上,一直跟着的王大鹏也愣了下,不知道该不该跟上。

  

  “……”被晾在那里的周巡死机了两秒,转头时看到身边同事全部一副看戏状,就爆了:“看什么呢!没活干了啊都!”

  

  众人鸟兽散,各自忙碌去了。

  

  “关……关老师,回支队么?”复宠的周舒桐小心翼翼问着,又瞄了眼后视镜,见关宏峰点头,也顾不上心里的疑问,开车就走。

  

  于是周巡望着绝尘而去的车,撸着刘海烦闷的原地转了半圈。

  

  “师父,鉴定报告出来了,那钥匙链跟刀上都有死者血迹跟嫌疑人手印。”小汪乍着胆子靠近烦躁的周巡汇报。

  

  周巡这次倒没骂人,只摆摆手,叫他直接抓人,然后赶紧收队。

  

  大家行动起来速度很快,一会儿功夫就都回了支队。

  

  两宗案件顺利的侦破,结了案,大家松口气的各忙各的,而支队长周巡,站在副支队长办公室门口徘徊了十多分钟,也没敢敲门进去。

  

  “周队,小汪哥说,让我把这文件给你。”王大鹏本来是要去支队长办公室找周巡的,结果却看到对方站在副队办公室门口,于是一嗓子就喊了出来,满走廊都能听清。

  

  周巡转身看过去,内心忍不住叹了口气。

  

  “周队是要找关队?高法医也有一份报告说让我送关队这里来。”王大鹏走过来把报告送到周巡面前,然后拿着另外一份,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也送过去,反正对方也是要找关队的。

  

  周巡默默接过报告,看了眼对方犹豫的脸,自己反而不犹豫了,伸手敲了两下意思意思,便推开了房门。

  

  关宏峰翻文件的手停下,抬头看着进来的两个人。

  

  “行了,报告给我,你先出去吧。”周巡拿过所有文件,赶走了新人,接着关上门。

  

  关宏峰低头继续手边的工作。

  

  “老关。”周巡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顺手把文件放在了旁边,关宏峰瞄了眼,拿出高亚楠的报告看起来。

  

  室内安静一片,只有翻阅报告的纸张声,周巡坐在那里,多少有点坐立难安,就凭借他的脸皮,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只有关宏峰了,他多少也明白对方态度转变是为了什么,也知道这几天自己是有点反常的,并且他很清楚自己的反常出于什么,不过是急于占有的欲望骚动,因而紧追不舍,宣布主权。

  

  但他不能说,毕竟让他骚动的那个人,是无欲无求的关宏峰。

  

  于是,周巡只能不尴不尬的,坐在这里半天,愣是一句话没憋出来。

  

  关宏峰看完手里的报告后,终于抬了头,打量对方:“你特意过来,有什么事?”

  

  周巡眨了下眼,错开点目光,然后又看回来,扯了扯嘴角笑:“老关……”

  

  “没有工作上的事,就算了吧。”关宏峰打断对方。

  

  周巡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就那么坐在对面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关宏峰,没离开,也没再说话。

  

  又过去了一会儿,关宏峰察觉对方不打算走,停下手里所有动作,又抬起头。

  

  “老关。”周巡唤着重新关注自己的关宏峰,声音懒散又沉着。

  

  关宏峰皱眉,等着对方下步反应。

  

  “我承认,这几天我确实有些反应过度了。”周巡的语速很慢,每句话都说的认真:“你要是真觉得不妥……”

  

  “周巡。”

  

  “诶!”

  

  “我没时间陪你谈这些。”关宏峰最后一点耐心算是彻底熬完,不过见对面周巡脸色确实有些难看,顿了下,又加一句:“有什么私事,回家再说。”接着就低头又开始工作。

  

  对面的周巡愣了一下,看了一会儿继续工作的男人,然后笑开了花。

  

  “你先别美。”关宏峰头也没抬:“我们的约法三章还算数么?”

  

  “算算算,我肯定做自我检讨,工作不掺杂情感么,明白。”周巡应的爽快,接着站起了身:“不过老关,你这成天给我下马威,怪吓人的,能不能也改改?”

  

  关宏峰抬眼扫他一眼,又错开目光,并不想理睬对面的男人。

  

  周巡也没当回事,转身就打算走人了。

  

  关宏峰却用拿笔的手突然敲了敲桌子,很久没手忙脚乱的周巡回过身,看了一眼对方的桌面,才想起还有报告没拿,走回来拿上报告后,便退出了关宏峰办公室。

  

  门关上时,关宏峰忍不住皱眉,思考起周巡这反常的紧张,到底是出于什么。

  

  而另外一边,周巡拉着门关上的瞬间,手都是抖的,他抓抓刘海,觉得自己这心态确实该调整调整,不然再在老关家住上几天后,自己冲动下会做出什么事,可不一定,人还没追到手,倒是自己先乱了节奏。


评论(8)
热度(150)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