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九|最适合的伴侣

     周关     不逆


     09|最适合的伴侣

 

     周巡再醒来时,看到的是白色的屋顶,意识恢复的很快,马上分辩出自己是在医院,而身边坐着快睡着的男人……是小汪。

     有点失望呢,周巡唾弃了一下自己。

     “师父?你醒啦!”昏昏欲睡的小汪感觉到被人碰了下手,精神一振就看到自家师父翻着白眼对自己,于是笑着喊了声,必须说声音中的喜悦,还是叫周巡很欣慰的,徒弟没白收!

     随着小汪高八度的声音,周舒桐推门进来了。

     “人还挺齐……”周巡望了眼,却不是想见的人。

     其实周巡昏迷时间不算长,也就五六个小时,因此声音只有点沙哑,说话倒不费劲,被小汪扶着坐起身喝了口水,背靠着枕头时,他还能感觉到一些头晕,但不算严重,于是简单问起了自己昏迷间的事情。

     “我们赶到时,你就躺在那里了,犯人已经被炸死,之后亚楠姐充当陪护跟着救护车送你来的医院,你放心师父,案子的事情,峰哥回支队做后续工作了,然后亚楠姐走后,我跟小周就一直在医院陪你,不过也没什么事,医生说就是点脑震荡,没太大问题,手臂上的枪伤也处理好了,没伤到要害,休息休息就行。”小汪简单交代了一下这几个小时里都发生了什么。

     周巡听完,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怎么感觉他家老关对自己……不闻不问的呢?最后的记忆,难不成是幻觉?

     周舒桐看着对方脸色,倒是难得机敏,向前一步:“关老师交代了,你好好休息,其他事不用担心,剩下那几个下线绑匪捉到后,他再过来,跟你好好谈谈。”说着又掏出一盒梅子糖,接着道:“关老师说,住院期间,还是戒烟吧。”

     周舒桐虽然不知道他们要谈什么,但她明显看到接过梅子糖的周巡,脸色好上了那么一点。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周巡也没再废话,挥手赶走了忙碌很久没得休息的两人,打发完俩人回去休息,周巡又躺回病床,看着被拉上窗帘的窗户,脑子里是犯人最后一句话。

     以命换命。

     闭上眼,那个声音又变成自己的,是他当年跟关宏宇说过的,有时候越亲近的人,越不见得可信,包括你哥。

     周巡扯扯嘴角,想起当年他劝关宏宇,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苦衷么?

     周巡劝关宏宇时,底气满满,因为他知道关宏峰是个好警察,他也知道,关宏宇是关宏峰弟弟,他总会为对方留下一线生机,不管于公还是于私。

     但也正因为他是个好警察,还从不是个做事死板的警察,处于事态所需,会用周巡去当诱饵,无可厚非,何况进仓库前,他有提醒过,周巡也从来不把这些当回事,但……周巡要承认,犯人最后一句“是关宏峰主动找我谈的条件”,确实让他动摇了一下,这份动摇不是对关宏峰的人品怀疑,而是不确定自身在对方心里分量的恼火。

     他猜,当年关宏宇也是为此愤愤不平,唯一的不同是,关宏宇的地位名正言顺,有血缘做靠山,于是质问起对方也更有底气,而周巡不是,他有的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跟随的十五年,他早就知道,要在对方心里搏个位置的困难,如今还要被个犯人反复提醒……操!

     周巡翻个身,他决定先睡上一觉,大概是脑震荡造就的胡思乱想,睡一觉准能好,而且他还要等关宏峰来跟自己谈谈不是,谈谈……能想跟自己谈谈,至少说明自己在对方心里地位有进步?对对对,谈谈,这次要谈明白了!

     谈明白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一向最讨厌住院的周巡表示,老子一天都待不下去了!足足三天啊!再不来,他就要出院自己去找对方谈谈了!

     还好,第四天夜晚,关宏峰终于来了,他还是那样一身中长款外套,一条围巾,一丝不苟的穿着打扮,一层不变的表情,但周巡就是能看出来,对方刚刚肯定还在忙碌奔波中。

     “老关,案子刚结束?”周巡啃着苹果,望着走进门的关宏峰问了句,姿态随意的好像焦急等了人三四天,就快想跳起来的不是他,顺便伸手把还剩一半的苹果递过去分享,然后理所当然被对方打量一眼,无视掉。

     “嗯,这次小汪跟小周都有立功,你可以写在报告里。”关宏峰走到床边望着对方,声音很稳。

     “这么晚,你怎么来的?”周巡可没忘记对方的黑暗恐惧症,大晚上出没,真不适合现在的他。

     关宏峰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望着对方,最后他坐下来,伸手给吃嗨皮的周巡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周巡受宠若惊接住,苹果胡都差点从手里掉下去:“别啊,有事儿你说,老关,我这心里怪没底的。”

     “周巡。”关宏峰看着对方跟平常一样的嬉皮笑脸唤了声。

     周巡扔掉苹果核抬头,认真等着下文,然而对面的关宏峰却迟迟没有下句话,眨了下眼,周巡到底忍不住叹了口气。

     “得,老关你也别说了,也是我难为你,你这性格本来也不善于解释,其实这也没什么,策略么,何况你也不是没提醒我,再说兄弟这么多年,我也不在意的。”

     周巡在那边声情并茂,这边关宏峰愣了下才明白对面人在说什么,于是看周巡的眼神可以说非常奇怪了。

     “呃……”周巡也有点察觉到不对了:“你不是……特意来跟我说这个的?”问完,周巡就发现对方的眼神从奇怪,又变成波澜不惊。

     作为脑震荡患者,周巡表示老子现在不想动脑玩猜猜猜游戏!于是单刀直入:“老关啊,我真不在意的,真的,但我就是想问一下啊,你都跟那孙子聊了什么?”

     “我不知道他埋了炸弹,也不是我提的交易。”关宏峰何等聪明,刨除情感后,他的敏锐度一向强,从周巡的表现到话里讯息,他已经明白过来,估计犯人死前说了什么挑拨离间的话。

     关宏峰是不太在意对方说过什么,反正案件已经破了,但对面这个突然跟孩子一样较真的大男人,显然为这事烦躁不安中。

     周巡盯着对面的关宏峰,一秒就把自己笑成一朵花,笑的关宏峰站起身就想走。

     “诶诶诶,刚来怎么就走了。”周巡伸手拉住人,把半站起的男人再按坐回去,顺便挪挪身体,又拉近点俩人距离。“我说老关,不为这事,那你今天来,到底是想跟我谈什么啊?”

     周巡看着关宏峰时,眼神一直是非常专注的,不管笑不笑,眼里的专注都带着一种重视跟亲近,关宏峰以前没太注意,如今每次看到对方的眼睛,就难免多留意些,进而会有被逼迫感,比如现在。

     关宏峰错开目光,将手插入外套口袋,用来回避对方抓着不放的手,周巡没在意的一笑,用重新空下来的手理头发。

     “周巡,我们得约法三章。”沉默了一下,关宏峰才开口。

     周巡疑惑望过去:“不是老关,怎么又是约法三章啊?我没做什么吧?还是关宏宇那小子做了什么?听着心里怪发毛。”

     关宏峰也没管对方反应,自顾自说下去:“一,办案时,别掺杂私人感情,做出格的事。”

     “……”周巡僵持住,有点明白了对方来干嘛。

     “二,我实在没精力处理感情问题,我希望你能理智冷静点对待。”

     “老关……”周巡觉得自己脸色肯定不好看,他感觉自己声音都有些沙哑干涩,听见在意的人这么明确且冷静的拒绝,任何人都不会好受,周巡明显尝到了慌乱与窒息的滋味,他突然分神的想,自己吻关宏峰时,对方会不会也是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大概也不会好受吧。

     “三。”关宏峰没停,说最后这句时,还上下打量了周巡一眼,最后视线定格在对方包扎好的胳膊上:“再出这种危险任务时,防弹衣还是套上吧,不是每次都正好打在胳膊上。”

     “啊……?”在冰冷的话语里,突然插进来一句关心,周巡有点没反应过来,更加反应不过来的是接下来这一句……

     “如果能做到,我们可以试试。”

     “……!!!!!!”周巡完全处于死机状态,他觉得自己大脑CPU估计已经超负荷过热,还是脑震荡没恢复好,产生了什么后遗症出现妄想了?

     关宏峰不知道对方大脑运转着什么,他只想着对方大概需要考虑一下自己提出的要求,其实关于这次交谈,他思考了很久,这对于一向习惯快速下决定的关宏峰来说,已经非常拖沓了,他考虑过完全拒绝,最开始的无视便是一种尝试,然而他发现似乎并不太成功,两个人的碰面相处是必不可免,而周巡显然没法控制住波动的情绪,甚至因为自己的疏远跟无视,波动的更大,这往往让俩人有独处空间时,造成了更多的麻烦,并且这个麻烦在身边已有长达十五年的记录,且一副还会熬下去的样子。

     一个似乎很难摆脱的麻烦,就这么摊在关宏峰面前,敲响了拉长战线的警钟。

     于是,关宏峰重新想了想,周巡这个人他其实已经太过熟悉跟适应,生活跟工作中有一个周巡,对于关宏峰来说是种自然,当关宏峰意识到,身边多个周巡存在他并不感到为难时,他就在考虑接纳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法,只要能让两个人回到过去的正常相处,而不是动不动的逼近犯混,便也是个办法。

     尤其当他看到受伤昏迷的周巡时,关宏峰感受到的心情浮动告诉他,十多年的同事情分本来就在,那再多一份牵绊也不是不能接受。何况这个男人同自己一样,早身在危险中,并不是他需要过多顾念牵挂的存在,从另一面来讲,可能是最适合的伴侣。

     于是,他选择今晚解决这不上不下的关系。

     说完了要说的话,关宏峰觉得可以回家休息了,最后看了对方一眼,决定让周巡也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开出的条件,关宏峰起身就走。

     医院一向很安静,衣服的摩擦声在此时格外清晰,就在关宏峰走到门口,伸手要拉开门时,周巡总算醒过了味,恢复了行动力,鞋也没穿,从床上下来后两三步迈到关宏峰身后,伸手猛的拉住对方,把人推到没来得及拉开的门上,力度有点大,关宏峰因此皱了眉,觉得自己可能下错了决定。

     “老关,现在可不是工作时间。”周巡瞬间懂了对方表情意思,但他的情绪还有些躁动,他有点控制不住力度,也做不出平时的嬉皮笑脸给对方看。

     关宏峰见到对方难得一脸严肃的表情,没说话,他该说的都说完了,而周巡是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是保持这个姿势盯着对面的男人看,一直看到对方眉毛皱的更紧,抬起一只手像推开自己,周巡才松开手,又在下一秒抱住了对方,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做环抱状的双臂确实有些颤抖的。

     有些喜悦等的太久,盼望的太多,又来的太突然,总显得不太真实,于是喜悦的情绪里夹杂着不信任与惧怕,这让周巡迫切需要对方的应和安抚,在周巡的念头里,虽然渴望对方的点头,却从来没有真的相信过会成真,于是更加没有踏实感。

     而关宏峰是个感情太过被动的人,这让周巡没法得到更多回应,慌乱中,他只能靠对方的体温来确认,靠着时间给情绪做抚慰。

     他抱着对方,很久很久,久到关宏峰有点琢磨明白该做些什么回应,伸手回抱了一下,周巡因此而满足,总算松开了力道。

     那天晚上周巡抱够了,就放对方回了家,周巡难得没说太多杂话,天有点黑,所以是关宏宇来接的人,电话是周巡坚持打的。

     关宏宇到医院时,周巡对他笑的特别好看,好看到关宏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打量了对方半天,又打量自己一切正常的老哥半天,总觉得大嫂梦可能已经破灭了,直到坐车上时,鸡皮疙瘩也没消除。

     为此,周巡一晚上没怎么睡好,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惊慌,带着些兴奋又心慌意乱,不安稳的进入梦乡,第二天早早醒来,躺在病床上,安安静静做好准备,等待关宏峰的慰问电话,或者亲切探望,毕竟他们已经确认了关系,可以开始名正言顺更亲近的交流,虽然他的心情还仿佛在梦游,没有感受到真实。

     然而,关宏峰波澜不惊,照常休息,照常在第二天起床后,喂完鱼准时上班,专心工作,然后准时下班,天还没黑准时到家,安安静静吃晚饭、喂鱼、看书、休息。

     周巡:“……”

     小汪:“师父,我大清早就奔来给你送早餐,中午又不辞辛劳给你送午餐,这晚上刚下班又来送晚餐,你用白眼翻我,不太好吧?”

     周巡:“有新案件了?”

     小汪:“没有啊。”

     周巡:“那老关呢?”

     小汪:“峰哥下班回家了啊。”

     周巡:“……”他是交了个假男朋友么?!!!

     周巡因此清醒了过来,感受到了真实,突然意识到,他家老关大概对在一起这件事的认知与自己是有差距的!所以才会轻易同意了自己!周巡总算确认了昨晚不是场梦,也再次确认了他追求关宏峰的路途。

     |果然……还很远很远!


评论(29)
热度(170)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