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四|饭钱

        周关,不逆


     04|饭钱

  

     其实,关于“磨叽”这个形容周巡十五年感情进程的词,他本人并不是第一个听到的,或者说,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关宏峰,才是被迫第一个接收词汇的人。

     那时候,213事件还没解决,关宏宇好不容易见到他哥一面,却忍不住用了非常诡异的眼神打量了自己亲哥半天。

     关宏峰承认,自己对感知他人情感方面不是很拿手,精准的说……就是没人直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大概就一辈子都不晓得,毕竟他无暇他顾,所有心思都补在案件上。

     因此,周巡长达十五年“卧薪尝胆”的经历,关宏峰愣是半点没察觉到,这点关宏宇是不意外的,他意外的是,周巡这老小子居然对自己亲哥有这么个小心思。

     幻想中未来有个温柔端庄的大嫂梦,是要泡汤了么?!

     关宏宇表示,我不同意!!!

     但即便如此,在他藏不住秘密的打量完老哥后,还是在关宏峰审讯的目光下,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他亲哥坦白了,以保全兄弟之间的信任关系。

     关宏宇心想,反正我哥除了破案,其他方面那都是棒槌,知道了能怎么滴?!他周巡还能上天修成正果了不成?!

     果然,在转述周巡自白后,关宏宇甚至故意加入了些“啰啰嗦嗦、磨磨叽叽、拖拖拉拉、怂”等形容词点评周巡,以缓解心中不待见的情绪,然而他哥关宏峰压根没琢磨出情啊爱啊的讯息,大体感受只是:“我倒是没听他提过,当初是他自愿降职回的津港,但就算如此,周巡一向心思多,你不要大意了。”

     他说什么来着,他哥根本抓不住重点啊!

     怎么突然同情起周巡了?要不得!

     再后来,关宏宇再没跟他哥细掰过这事,全当自己感情上也是个棒槌,什么都不知道。

     但,关宏峰也许在感情上迟钝,可从来不是个傻的,也不是块儿真的没有七情六欲的木头。

     他确实没明白周巡对自己的追随,到底出于什么样的执着情分,但他也确确实实在关宏宇转述后,感受到了这份执着的重量。

     好像他与关宏宇,那是兄弟之间避免不了的牵绊。

     宏宇是,大概……周巡对自己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哥儿们兄弟……吧。

     他有些犹豫的下定论。

     与其说关宏峰不敢确定,不如说,他并不喜欢又多出一个感情牵绊的人,他不是很想要过深的人际牵扯,这是性格造就的规避。

     关宏宇是割不去的血缘,周巡不是。

     但这也并不算什么大事,213事件过程中,关宏峰顺其自然的正视了这份瓜葛,因着多年相处的情分,接受了周巡在自己身边的位置。

     不管怎么说,那次转述进了关宏峰的耳,于是他记住了,思考了,即便不是很了解瓜葛本身的真实情感,但足以让他更加注意起周巡,因而接受。

     即便位置摆在了朋友兄弟上。

     可这份注意,不仅仅是在213中存在,结案后关宏峰依然探究着这个躁动的男人,并逐渐感觉奇怪。

     比如,关于归队,他清楚分析出周巡一举一动每一句台词,都是期望他们能各归各位,重新做回搭档,甚至对方又一次打算自愿降职,但关宏峰不想。

     因为职位不是他犹豫归队的根本原因,他的犹豫,只是疲劳后的倦怠。

     之后,他发现了站在自家楼下的男人,路灯下是看不清的烟头。

     进而让他想起很多年前,也曾偶然见过几次这样的场景,那时周巡还是莽撞的年轻小伙儿,他猜测,桀骜不驯的人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大抵是为了白天的案子没有头绪,却又不想服输的上楼来请教自己,所以每次又不了了之的走了。

     根据是,当周巡可以独立办案后,关宏峰再没在楼下见过他。

     而今次,迟迟未上楼的周巡,他猜,是为了归队的事。

     第二天他答应了归队,周巡笑的有些傻,关宏峰因此妥协了一次午饭的提议,即便过往那些邀约的结果都不算美好。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周巡会习惯找自己吃饭,并经常不带钱,但去过的地方关宏峰记得清楚,不外乎那么几家价格便宜的店铺以及食堂,寥寥可数的地点中,大概只有油泼面是关宏峰满意的。

     关宏峰升支队长时,周巡自愿降职回来给他当助理,那些年周巡经常大献殷勤,忙前忙后,关宏峰现在回想分析,对方可能也不全是为了省下饭钱。

     然后是庆祝归队的酒宴上,周巡滴酒未沾,很早时候,他已经学会把控喝酒的度,关宏峰是满意的。

     同时他也注意到那双常会望过来的眼神,比对下往日记忆里的那双眼睛,也常会跟着自己,带着求知的欲望。

     从什么时候开始,暴躁的周巡学会了收敛脾气,懂得了进退时机的把握,会专心听取意见,拼命吸纳知识,会时常望过来,专注的等待自己吩咐,寸步不离在身边候命。

     周巡是个愿意学着当好警察的人,而关宏峰愿意教任何一个有潜力愿意当好警察的同事,从某方面来说,他们有一样的执着,关于打击犯罪,伸张属于他们的正义这一方面,因此关宏峰以前从没奇怪过,这么多年身边一直有个周巡在。

     周巡是个聪明人,关宏峰一直知道,他更知道这个人不仅仅聪明,且心思缜密,以至于213事件时,他最提防的也是周巡。那段时间里,即便周巡会对自己说信任,但理智告诉关宏峰,这个信任毫无根据,尤其在危险局势中。

     关宏峰教的徒弟很多,来来去去,如今身边只剩下一个周巡,还是跟自己最长时间的一个,现在忆起那句信任,倒是越发有重量。

     接着便是数不清的靠近,周巡莫名喜欢做搭肩动作,喜欢各种方式贴上来,但关宏峰不喜欢跟人过多接触,然而每次避开都不见对方的收敛,捉到了机会就会靠近,不知疲累,索性关宏峰也算习以为常,他把这定义为雏鸟情节,大抵因为他们的师徒关系,对方会下意识亲近自己,于是躲累的时候,也就不再推拒那些小动作。

     最后……就是水泥电线杆上那个斜靠着的身影,兜兜转转,似乎又回到了起点,还是这根电线杆,关宏峰这次不是在楼上,周巡不是抬头望着灯火,他斜着靠在那里,侧头看过来。

     第一次,关宏峰近距离观察到在自家楼下的周巡,即使在昏暗的路灯光晕下,那双眼睛透出的讯息也准确的告诉关宏峰,哪里不太对,但他依然没找到那个破解的点。

     直到……那个吻。

     关宏峰睁开双眼,看着满室明亮的灯光,没有伍玲玲的出现,心里却是惊慌的。

     一直到刚刚周巡那冒失的吻,关宏峰才真正意识到,周巡这份情感的重量代表的是什么,自己弟弟关宏宇的诡异眼神,又该怎么解读!

     如今拼凑起过往所有讯息,他终于理清了周巡这宗迷案,却没有任何事件解决的放松感。

     显然他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这让关宏峰并不是很愉快,关宏宇说的对,他哥除了破案就是个棒槌,感情上尤其,但到目前为止迟迟没给他找个大嫂,是因为关宏峰对情感并没向往,或者说他没法向往,因而忽视。

     关宏峰曾经跟周巡说“谁不想过普通人的生活,结婚生子”。

     但他的生命里,都堆满了案件,于一条充满危险的道路上前行,本就无心与更多人产生过多牵扯,自然更不会去选择结婚生子,无谓多一份顾虑的筹码,放在危险的职业生涯中让人惦记,自己牵挂。在过去的十多年,尤其是他还年轻,有一张没杀伤力清秀的脸庞时,不是没有姑娘喜欢上他,小心翼翼试图接近,也不乏勇敢的姑娘大胆告白,却每每被关宏峰用忽视回绝了去。

     后来随着岁月,他身上的冷漠威压感越来越重,脸上的岁月痕迹,也让他严肃的脸加重了拒人千里的气场,那些靠近与表白便越来越少,他倒是更习惯这种生活,进而都忘记了还有伴侣……这件事。

     他想,他这辈子应该就是这样了,作为警察不停的破案,以减少犯罪造成的破坏为一生追求,一直到退休,到死亡,他都会一个人。

     可如今,一片空白的感情路上突然蹦出一个周巡,还是从事业路线上急转弯,突然拐向感情路口的人,关宏峰很清楚,周巡不是任何一个过往表白的小姑娘,十五年……这大概只能说是个麻烦。

     新养的肺鱼突然活跃起来,好像不满意鱼缸的大小想跃水而出,搅的鱼缸里的水打起水花。

     关宏峰转头望着,最后走过去取了些鱼食投喂,这条肺鱼是关宏宇送的,说是一回家面对的不是灯便是墙,还没有帅气的亲弟陪伴,这没个活物总会孤独,便送了只“小虎”,继承“老虎”陪伴他哥的使命。

     关宏峰没有拒绝。

     “这条,就别吃了呗哥,挺贵的。”临走前,关宏宇还是没忍住,规劝了杂食动物的老哥一句,说完就跑路了。

     想到这,关宏峰嘴角露出难得的笑容,兄弟的这段情感重量,他是很愿意背负的,不仅仅是因为愧疚亏欠,也是因为他的弟弟是关宏宇。

     负重等于负累,这一点不假。

     可他跟宏宇,说不准谁是谁的负累。

     那么……周巡……

     对方心心念念的初遇,关宏峰其实记的并不清楚,他只记得当时的周巡颓废气比煞气重,他叫对方向自己报道,是因为他听过周巡的事迹。

     他想,这可能是个可塑的苗子,因此伸出橄榄枝,就此带在了身边。

     相处的两年,关宏峰从不藏私,是因为他的性格,周巡从不让他失望,不仅仅是因为性格。

     只是关宏峰对此一无所知。

     后来因为调动,他们分别的三年里,关宏峰从来没想起过这个半拉徒弟,他的生活轨迹有的都是工作,以至于,对方走进办公室报告,说担任自己助理时,关宏峰也没多想过。

     便没察觉,这不只是一个巧合的任命。

     情感的重量,在那时,便被彻底的背上了身,那么负重前行的人是谁?关宏峰想,不是自己。他知道这段感情的时间并不长,不知道,便不会感受到。

     望着在水里安静下来的小虎,关宏峰抬头看了一眼钟,还有三分钟十一点整,是该休息的时候了。

     走向卧室,关宏峰握住门把手,刚要带上卧室的房门,却顿了下,周巡临走时的话,不自觉又冒了出来。

     “行吧老关,我习惯听你的。”

     简短,却足够表达岁月的恼人。

     “习惯”……只从对方这一句“习惯听你的”,关宏峰已经感知到了这份重量,清晰的提醒着自己,十五年这个数字。

     所以当周巡轻轻关上房门时,不大的落锁声音居然也变的惊心动魄。

     这大概就叫做情感的负累。

     麻烦……

     关宏峰皱眉。

     但面对麻烦,他又从来不缺少镇静跟应变能力。

     只要把感情刨除去的话……

     松开门把手,卧室门并没有被关上,室内的灯光稍微温和些,正是十一点整,关宏峰准时休息。


  

评论(14)
热度(170)
  1. 昭然若堂隐约 转载了此文字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