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磨叽】周巡X关宏峰|一|十五支烟

         周关,不逆。

    

     01|十五支烟

 

     “周巡,你可真够可以的,磨磨叽叽这些年,还能不能像个男人了?”高亚楠忍不住翻个白眼,吐槽的语气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作为一个已经拥有幸福家庭,并且雷厉风行的现代新女性,看别人在情感路上蹉跎多年,怂到连半步都没能迈出去,难免恨铁不成钢。

     于是在这个风清日朗,213案件彻底侦破解决有三月余的日子里,高亚楠决定就周巡十五年怂包事件,加以点评跟刺激。

     周巡被堵的一口气没上来,望着对面一脸鄙视,潇洒转身走人的高亚楠,差点憋出内伤。

     周巡自认为从来不是个磨磨叽叽的人,像他这种早年一点就爆的脾气,花了多年时间才学会收放自如,怎么也不该跟磨叽这样的字眼有瓜葛,可是望着高亚楠走远的背影,他得说,的确无从否认。

     在面对关宏峰这个问题上,他没法否认自己确实有够怂,拖拖拉拉十多年,愣是没在这层关系里有任何进展,不是怂、磨叽还能是什么?!

     以至于在这次日常互怼里,他一句辩驳的词也没找到,被高亚楠漂亮的一击必杀。

     好气啊!

     这样想着的周巡大胆做了一个决定——今晚就去找他的关老师摊牌!

     于是当晚,10点46分,站在关宏峰家楼下路灯旁的周巡掐灭手上这不知道第几根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他已经站这有两个小时了,想起白天高亚楠对自己的评价,烦躁地忍不住又点起一根烟。

     夜晚微凉的风吹散熏人的烟,吹起又长了的刘海。周巡抬头眯眼,远望着那盏还没熄灭的灯,自嘲的笑了笑——得,又怂了。

     十五年漫长岁月里,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想找关宏峰摊牌,更不是第一次鼓足勇气来到关宏峰家楼下,却只能望着人家窗口抽烟。

     他的第一次是在十四年前,那时候的关宏峰还长着一副奶不兮兮的脸。那时周巡跟着关宏峰还不到一年,脾气已经改了不少,酒没怎么戒掉,还在对着那张看起来比自己年轻稚嫩的脸叫关老师,语气里带着尊敬,还有……那份说不出口的情绪。

     那天夜里跟今天差不多,有些凉意却并不寒冷。他刚跟朋友喝酒以庆祝对方脱离了单身,即将踏入有家有室行列。酒桌上被对方小夫妻秀了一脸恩爱,喝高了后,心里就有点委屈跟愤愤不平。

     老子难道就没有心上人么?!

     于是散了伙儿,周巡打了辆出租车迫不及待地直奔关宏峰楼下,打算把他的关老师堵在家门口雄赳赳气昂昂地直接摊牌。

     “关……关老师,我…….老子他妈的好像看上你了!”

     周巡对着电线杆子喊完话后,忍不住打了个酒嗝,扶住电线杆子就吐了起来,直到胃中空荡再吐不出什么来,才背靠着电线杆开始喘气。背后的凉意让他脑子更清醒了些,平复喘息后,才抖着手点了一根烟。

     望着眼前的烟圈,周巡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用来醒脑,安静的夜晚里只有清脆的巴掌声跟加重的呼气声,周巡抬头再望向夜幕下那扇黑乎乎的窗户,算是彻底清醒了。

     那晚的风不大,空气里的味道却很呛,合着呕吐物的味道,呛的周巡之后喝酒收敛了不少,于是再没发生过大半夜冲着电线杆子告白的事件。

     然而酒少了,烟却更勤,关宏峰家楼下的电线杆子变成了烟民周巡的秘密基地,就像上瘾。后来的一年里,每次被莫名的情绪压抑太久,难受烦躁得紧了,他便去对方楼下抽一次烟,想着要堵人家门口摊牌。大概是年轻情绪难免浮躁,去的次数便为实不少。而因此他才知道了他家关老师每晚11点准时熄灯休息的严谨作息。

     直到一年都已过去,他的摊牌,也只是想想。每当他故意在对方熄灯前一秒转身离开时,总有一种错觉——对方似乎是知道自己在楼下,目送自己走后才安心熄灯。

     后来,他去的次数变的越来越少,直到再也不去。因为他被调职去了其他地方。

     周巡被调走时,其实多少有点松口气感,想着分开也好,趁着时间还不算太长,还来得及,分开也许……就能了结,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都会随着时间磨的精光,不都说时间是最能磨灭情感的?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其他过了界的什么情谊,都逃不过时间这磨人的妖精。

     两个人因为工作自然的分开了,关宏峰没什么表情,更没什么表示,只应约跟周巡吃了顿告别饭。周巡还像平常一样跟他的关老师说着打趣的浑话,爽利的告别。唯独不同的是,这次再不是地摊,饭钱也终于不是关宏峰掏。

     以后的两年,他们不再是亦师亦友的搭档。周巡带着一去不回的心情,在外面单打独斗立功升职。他俨然已经出师,并没给他的关老师丢人。

     而关宏峰也一路顺风顺水,在周巡离开的第三个年头,被下方混资历的关宏峰回到津港,直接顺理成章升任支队队长。

     那段看似风光的时间里,周巡过的却并不算太好。他侥幸的离开,他所以为的了断,他的单打独斗和立功升职,都没能让他的烦躁减少半分。

     两年的相处,他挣扎在感情的泥沼里,怀疑自己是否做出正确的感情认知,害怕、不确定、小心翼翼再到逃避,三年的分别,却只让他越陷越深。

     那天周巡听着同事说起关宏峰升职支队队长的消息,多年没再喝高的人吐了同事一身。

     两周后,周巡递交了资料,自愿降职,回去给关宏峰关队长做支队助理。

     他是直接带着支队长助理任命进的关宏峰办公室,没提降职,也没提他的自愿申请。

     对方那张奶不兮兮的脸经过三年还是没太多变化,只是面上神色更为严肃了些,望向自己的眼神依然没什么情绪波动。但周巡心里就是莫名踏实。

     再回头面对这个人,周巡心里平静了很多,也认清楚了很多。于是他又做回了三年前那个跑前跑后的半拉徒弟与搭档,却比过往更殷勤了,狗腿的程度常常让被他伺候惯了的关宏峰都忍不住侧目。

     再后来日子久了,出去吃饭的次数多了,关宏峰为两人的饭钱花的更多便不觉奇怪,这大抵就叫做互通有无。

     周巡就这样继续陪伴关宏峰同进同退,破获各类重大案件。偶尔兼职下保镖与猎犬,为那个人保驾护航冲锋陷阵。不同的是,他现在不喊对方关老师,他叫对方关队,再后来叫老关。

     就这样,一晃神又是七八年。

     周巡再没去过那栋楼下,也没喝高过。只是这烟还是没断,勤的时候真真烟雾缭绕,每每熏得关宏峰直皱眉,周巡看到也只是笑。

     他想,这段感情,大概就是这样。前进不得,后退不能,未来几十年,他可能都会作为关宏峰的好搭档,好兄弟伴在对方左右,打定主意赖死不走。

     好在,关宏峰除了身手是个棒槌,感情上也是,这么些年依然单身,并没对任何女性动过心思。关于这点,周巡心里是舒坦的。

     然而,人算总也赶不上天算,213事件让周巡的心又不平静起来,不说那些烦心伤脑的案子,单单一个关宏峰就让他那早被撸顺的脾气又翘起了头。

     周巡一想起关宏峰脱掉警服那天,自己半夜又跑人家楼下去抽烟,就郁闷的要死。

     本以为自己长进了,以为自己跟对方的感情有了进步。虽然不能成为特殊的那一半,至少也是特殊的朋友兄弟,不成想,在人家关老师眼里,自己从来不是那个特别。

   这些年的殷勤都给了木头。

     “真他娘的磨磨叽叽,怂的跟孙子似得!”扔掉烟头,周巡顺了顺刘海,忍不住压着嗓子骂了自己一句。

     迎着路灯的光,周巡低头数着地上的烟头,心里却是关宏峰已经不再年轻的脸,于是把烟头当他们经历的岁月一样数,还不够十五支,想到这,他又掏出一根点燃。

     深吸一口后,抬头继续望着那扇窗户,已经不是十多年前那一扇,也不再像十多年前一样11点会准时熄灭,伍玲玲事件让关宏峰患上了黑暗恐惧症,213事件让关宏峰搬了家,这些变故的开头,周巡都参与了,可变故本身,却是他靠着从关宏峰那里学来的侦查手段绞尽心思才知道的。周巡背后的电线杆,变成了路灯,面前窗户里的灯光,也再不会伴随着周巡离开的脚步准时熄灭。说不上来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周巡自嘲的笑了笑。

     这一年多,他自嘲的次数只多不少,除了自嘲,他也后怕,尤其在他真正意识到关宏峰与关宏宇交替出现在自己身边时,想起他曾追赶带着口罩的“关宏宇”,几次将人逼到死路,那种后怕与愤怒便无处发泄,没人知道,那段时间他在做噩梦,内容模糊不清,唯一记住的是关宏峰的脸,没有血色。

     于是每次他从梦境中醒来,镜子里那张,也没有血色。

     然而他习惯了对这段感情妥协,有些梦做着做着,也习惯了,于是他继续没脾气的去求证猜测,不知疲倦地再接再厉去靠近老关,想着大爷我大发慈悲,再给你一次跟兄弟坦诚的机会!

     显然,对方没接收到此类信号,或者收到了,并没打算回应?

     是了,他也在重新靠近时忍不住发脾气,埋怨十五年换不来的真情,试图刺激下这感情木讷的男人,奈何……找错了人。

     周巡拿烟的手顿了下,突然意识到高亚楠早不来点他,晚不来点,偏偏在自己没忍住真情告白后来刺激自己,一准是关宏宇这大嘴巴跟老婆八卦了。

     那……老关呢?他知道么?关宏宇这小子跟老关提过么?

     又吸一口烟,扔下还剩下半根的烟头,周巡感觉嘴里有些泛苦,今晚的烟还是抽的太多,想着自己这满身的烟味老关闻到一定嫌弃死,不是摊牌的好时机。

     于是深深叹了口气,搓了搓满是烟味的手,为自己找好理由的周巡没再看那扇窗户一眼,转身上了自己的车,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一踩油门,夹着风逃之夭夭。

     路灯下的烟头,正正好好十五根,散落在橙黄色灯光下,彰显着刚刚这里站着个没环保意识的男人,而远处那扇常亮灯的窗户映出个人影,遮住的窗帘掀开条缝隙又放下,人影徘徊了几秒,安静的转身离去。

     深夜中,只剩下窗户的灯光,与楼下的路灯遥遥相望,同样昏黄的灯光在深夜里显得静谧温暖。


评论(12)
热度(276)

© 隐约 | Powered by LOFTER